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七十一章:狹路相逢勇者勝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蓉抬眸,看了一眼還被官兵控制著姚管家一行人,漫不經心看向領頭之人:「頭領大人說是。」 領頭之人面色微喜,以為柳蓉終於不再折騰了,便見柳蓉再次開口:「我很想將兵符什麼地方告訴頭領大人你,只是我非...

「還不些將你家小姐茶送到你家小姐手裡1領頭之人見冬兒動作微微顫抖,腳步有些慢,不耐煩喝斥道,卻是將無法對柳蓉發脾氣發到冬兒身上。

冬兒小碎步趕忙了幾步。

柳蓉卻是淡淡開口:「我家丫鬟不禁嚇,頭領若是將我家丫鬟給我端茶水弄灑了,燙傷了,恐怕就要頭領你親自去給我倒茶了。」

領頭之人看著柳蓉滿面怒意,卻為了兵符不好做什麼,只是皺著眉看著柳蓉,柳蓉就這般直視著領頭之人眼睛,領頭之人後看向別處。

心底卻是醞釀著拿到兵符后如何教訓柳蓉,他絕對要這柳三小姐生不如死。

冬兒將茶水遞給柳蓉,便擔心站柳蓉身後,看著柳蓉。

柳蓉卻是沒有很喝茶,緩緩將茶水上浮著茶葉拂開,才緩緩抿一口,雖然真正喝茶人都將喝茶叫吃茶,就是連茶水帶茶葉一起吃下去,但是柳蓉卻一直不習慣這一點,不過對於這會拖延時間卻是正正好。

不過這慢動作,除了為了拖延時間外,也是為了自己有充足時間思考。

若是楊少閔真能帶來救兵,要她們逃跑,姚管家一行人這麼被控制絕對不行,到時候即便有救兵,恐怕也逃不過去,必須想辦法讓這些官兵不再控制著姚管家一家,要讓他們自由才行。

領頭之人看著柳蓉慢悠悠動作,只氣青筋暴立。

好一會,柳蓉才喝好,將茶杯放到身側石桌上,辦法她已經想好了。

「現茶也喝了,口也不甘了,這會應該可以說兵符什麼地方了吧1領頭之人卻是看著柳蓉速開口道。

柳蓉抬眸,看了一眼還被官兵控制著姚管家一行人,漫不經心看向領頭之人:「頭領大人說是。」

領頭之人面色微喜,以為柳蓉終於不再折騰了,便見柳蓉再次開口:「我很想將兵符什麼地方告訴頭領大人你,只是我非常不習慣,我人被人拿著刀子對著脖子放我跟前,逼我說事情。」

「哎,我這人膽子特別小,一緊張,就特別容易說錯話。」柳蓉說著微微一頓:「要知道,取兵符可是要用暗語,說不定我一不小心就因為害怕不說錯掉。」

接連被柳蓉用這種方式對待,領頭之人面色瞬間陰沉可怕,冬兒看著領頭大人眼神都不禁顫抖,心底對自家小姐這般走鋼絲狀態,擔心到極點。

只是這一會,她只能這麼看著,若是說什麼做什麼,萬一給她家小姐lu了馬腳……

佛祖,求佛祖派個人來救救我家小姐,救救我們吧!

柳蓉平淡看著領頭之人,面上毫不相讓:「頭領大人都允許了我這麼多事情,難不成想這后時候功虧一簣嗎?」

就是控制姚管家一行人幾個官兵都不禁佩服柳蓉勇氣了,這樣環境下,竟然還能神態自若,還敢和掌控著她們性命人這樣談條件,這柳三小姐真是不一般。

柳蓉若是知道這些官兵想法,恐怕只能苦笑,所有人只看到她面上淡定,卻沒人知道她如今可是手腳冰涼到極點。

楊少閔怎麼這麼慢,她都拖延了那麼長時間了,怎麼還沒搬救兵來。

幾個官兵卻是看向領頭之人,等著領頭人命令,只見領頭人面色黑沉,幾乎是處於某種臨界點。

好一會,才看著柳蓉冷聲開口:「我勸你好不要耍什麼花樣,若不然,我定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柳蓉無所謂看著自己手。

「鬆開這幾個人,讓這幾個人站起來。」領頭人速吩咐官兵,說完便看向柳蓉:「現你該說兵符哪裡了。」

領頭之人看著柳蓉眯起眼睛。

冬兒和姚管家也不禁看向柳蓉,對柳蓉擔心到極點,這個時候還能回答什麼,若是回答一個不小心錯誤,都極有可能惹來殺生之禍。

死且不會是柳蓉一個人。

柳蓉腦子也速動作,她很想再繼續拖延時間,可是她已經沒時間了。

她究竟該怎麼回答這個頭領。

領頭之人見柳蓉沒有速回答,眼睛變得危險:「柳三小姐,你再不回答,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1

冬兒和姚管家不禁屏住看向柳蓉,兩個人心已經提到嗓子眼。

所有官兵也都看著柳蓉,等著柳蓉說一個結果。

「柳蓉1見柳蓉還是沒有回答,領頭之人已經壓制不住怒氣,抬手就要對著官兵開口吩咐。

「兵符一個叫董護衛人手裡。」柳蓉速回答,趕領頭之人怒氣爆發之前說出,她實想不出來可以說誰了,到得后卻也只有說這個被她救過護衛比較靠譜了。

好歹是果親王府人,以上官煜當初對這個人乎程度,想來也是一個比較重要人。

現這樣情況下,好還是說出一個這些人有印象人,才比較安全。

果然,領頭之人聽到柳蓉說董護衛,眉頭挑起:「他手裡?」

「這倒確實有可能,聽主子說過,上官大將軍身邊確實有一個姓董護衛,還是上官大將軍左右手。」領頭之人自己思考了一番,對著柳蓉開口:「那如今董護衛什麼地方?」

柳蓉見領頭之人買賬,不禁松下一口氣,卻沒有立刻回答領頭之人問題。

冬兒和姚管家也跟著鬆一口氣,只是這片刻,冬兒和姚管家額頭上都已經沁滿了汗,只差沒像水珠子一樣劃下。

越是這樣,姚管家便越佩服柳蓉。

他一個男子,都只剩下冒汗力氣,若叫他這個時候應答,恐怕都答不上來。可她家小姐不僅這樣壓迫下速答出來了,看這領頭之人反應,還是編有依有據,不叫人懷疑。

他家三小姐實是太厲害了。

「只要你告訴我這董護衛什麼地方,我便放了你們所有人。」領頭之人見柳蓉沒有立刻回答,看著柳蓉繼續開口說道,只等著柳蓉速給答案,好事情結束后,直接對付柳蓉。

柳蓉深吸一口氣:「頭領大人,您覺得我有膽量相信你話嗎?」

「這樣我不佔利情況下,若我告訴頭領大人董護衛哪裡,豈不是是直接將自己命交給別人1

領頭之人瞬間怒起:「那你想怎麼樣?若你一定不說,我也可以和你玩殺到你願意告訴我答案為止遊戲。」

領頭之人說話間,完全沒有等下去意思,伸手就想吩咐官兵動手。

柳蓉心中一緊,知道領頭之人已經完全沒有興趣再等下去,柳蓉一咬牙,看著領頭之人開口:「直接告訴你們董護衛哪裡肯定是不行,但是我可以帶你們一起去找董護衛。」

「不過作為條件,你必須放掉蓉府人。」柳蓉看著領頭之人一字一句說道,楊少閔到現都沒有回來,看來只能破釜沉舟了!

「你條件太多了1領頭之人根本沒有再繼續遵照柳蓉意思繼續意思,再耽擱下去,他即便拿到兵符,恐怕主子也會對付他:「我要你現就告訴我具體什麼地方。」

領頭之人看柳蓉眼神越來越危險。

柳蓉手微微握緊,不能妥協,這個時候妥協就完了,恐怕蓉府所有人都會賠進去,必須堅持到對方答應,只有這樣,才能逃出一些人!

柳蓉看著領頭之人開口道:「不能確定我蓉府人安全,我是絕不會告訴你董護衛哪裡。」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若是你敢對我用強,或者利用我府中人對付我,無論是哪一樣,我都會直接自。」

「那麼,這個世上就沒有人知道兵符什麼地方,但是它會直接調動整個京城兵力。你們既然這麼緊張這兵符,想來你們兵力要拿下京城還是有些吃力,恐怕遇到這兵符調動兵,就完全沒有勝算1

「頭領大人確定要賭一下?」柳蓉說著話間,手心都是冷汗,要知道這兵符如今其實就她身上,還是掛她脖子上,若領頭之人真選擇直接對付她。

那這京城準備兵,恐怕就真沒有調動機會了。

領頭之人深深看著柳蓉,柳蓉也毫不示弱,不知道是不是柳蓉這股勁道影響。

領頭之人好一會才開口:「好,這次算你贏了。我會放了他們。」

說著領頭之人讓官兵放蓉府人離開蓉府,冬兒和姚管家不僅沒走,還都向柳蓉靠近,卻被柳蓉一個眼神制止,讓他們些離開。

后姚管家陪著姚氏離開,冬兒卻是死活不走,跪地上,柳蓉無奈,只能留下冬兒身旁。

不一會,蓉府人就剩下柳蓉和冬兒。

「現可以領我們去找董護衛了吧1領頭之人看著柳蓉開口。

柳蓉深一口氣,站起身:「好,我這便帶你們去找董護衛。」

柳蓉話雖這麼說,可事實上,她根本不知道要帶這群人去什麼地方,因為她根本不知道董護衛家哪裡!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