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七十章:玩的就是心跳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止我對付文定侯府,害我沒辦好差事,在我主子面前丟人,我會放掉你的人嗎?」 柳蓉面色一沉。 領頭之人見柳蓉的面色變化,面上更加高興:「來人,將這些人,一個個摁到柳三小姐面前,一個個當著柳...

柳蓉無奈的看向領頭之人:「我還真不想再和你見面,每次和你見面,都沒好事。」

「我倒是很期待和柳三小姐見面,若是一直都見不到,我怎麼還柳三小姐這幾次害我在我主子面前丟人的仇呢?」領頭之人看著柳蓉笑眯眯的說著。

冬兒聽到這領頭的話不禁更擔心她家小姐,卻又不知道做什麼好,只能盡量站的離自家小姐近一些,心底卻是詛咒楊少閔,老大一個爺們,看她家小姐回來,竟然自己一個人跑了。

只是想完,卻又有些低落,若是楊二少爺在,即便沒什麼用,好歹也能適當的保護到小姐一些,這個沒骨氣的,竟然就這麼跑了。

柳蓉卻是沒有注意到冬兒的動作,只是淡淡的看著領頭之人:「我現在出來了,是不是該放了我府邸里的這幾個人了?」

領頭之人卻是笑起:「沒想到柳三小姐也和你家管家一樣蠢笨,你覺得我會留下一群看到我將柳三小姐帶走的人嗎?」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柳三小姐你的人。」領頭之人看向柳蓉:「你覺得你這麼多次阻止我對付文定侯府,害我沒辦好差事,在我主子面前丟人,我會放掉你的人嗎?」

柳蓉面色一沉。

領頭之人見柳蓉的面色變化,面上更加高興:「來人,將這些人,一個個摁到柳三小姐面前,一個個當著柳三小姐的面殺了。」

冬兒面色大變,慌張的看著柳蓉,只是這般看著也沒能幫到她什麼。她已經被官兵控制住跪在柳蓉面前。

柳蓉忍不住咬住下唇:「你不要太過分了1

「太過分,還有更過分的呢。」領頭之人得意的看著柳蓉:「三小姐喜歡手還是眼睛。我可以按照三小姐喜歡的,一點點切給三小姐。」

柳蓉院子里被這些官兵控制的人忍不住扭動身子。那車夫已經嚇的面無血色,只是聽到這個話,還是忍不住說了一句:「你們……你們還有王法嗎!這……這裡可是官宅1

大約是上次聽到柳蓉對付那群西柳衚衕派來的人說的話,忍不住哆哆嗦嗦的重複出來,卻是沒有一點力度,反倒是叫院子中的官兵都笑了起來。

柳蓉不斷快速的思考,看著領頭之人的狀況,恐怕手上就是有命案的,對方主子既然抓她來對付永城郡主。肯定不會現在就要她性命,可即便這樣,她也絕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些人殺了她蓉府的人。

必須快一些想到辦法才可以,對,必須快一些想到辦法,必須在他們笑完要動手之前阻止這幫人才可以。

正當柳蓉想著,領頭之人笑夠,對著官兵們抬手,示意他們不要笑了:「不要再耽擱時間了。趕緊將這些人處理了,就帶著柳三小姐去主子那邊。」

官兵將刀抬起,就要對著幾個人砍下,冬兒和林山都忍不住閉上眼睛。等待死亡。

「慢著1柳蓉快速開口,腦子快速的動著:「你們難道就不想知道上官大將軍的私印在哪裡嗎?」

柳蓉話一下,心忍不住撲通撲通快速跳起。

姚管家和冬兒瞬間睜開眼睛看向柳蓉。一致擔心柳蓉,擔心柳蓉將大將軍的私印交出去。即便是他們,也知道這領頭之人不是善茬。若真是將這東西交出去,恐怕柳蓉也要直接在這裡斃命。

領頭之人聽到柳蓉的話眉頭一皺,快速阻止官兵動手,看了柳蓉好一會,才開口:「你知道上官大將軍的私印在什麼地方?」

柳蓉深吸一口氣抬頭:「自然。」

領頭之人面上露出不信:「你恐怕是之前聽到我們提及大將軍的私印,為了救你府中的人,才說的謊吧1

柳蓉雖然手微微發抖,卻是對著領頭之人笑起:「你覺得我像是會撒謊的人嗎?」

領頭之人神色不定。

「你不信也無所謂,我就說個你信的。」柳蓉不等領頭之人思考落定,便對著領頭之人再次開口:「據我所知,上官大將軍的私印不僅僅是私印,還是聖上在京城裡為應對三皇子謀反安排好的一支軍隊的兵符。」

領頭之人面色大變:「你怎麼會知道?」

冬兒和姚管家手微微發抖,看著柳蓉擔心到極點。

柳蓉卻是笑的更加燦爛:「我自然知道,我還見過這私櫻」

「這不可能。」領頭之人完全不信。

柳蓉卻是完全不管,還走到院子中的石凳上不緊不慢的坐下,事實上她不過是借著走路快速的思考,待得坐定,才看向領頭之人:「想必你的主子應該知道西柳衚衕和上官大將軍的關係才是。」

「你覺得若我和大將軍關係簡單,大將軍會允許我插手西柳衚衕的事情,還讓西柳衚衕拿出這麼多銀子,供我辦研究所?」柳蓉看著領頭之人淡淡的笑著。

柳蓉越淡定,領頭之人越不禁相信柳蓉的話,好一會才看著柳蓉開口:「沒想到上官將軍竟然將私印是兵符這麼隱秘的事情都告訴你。」

領頭之人想了想看向柳蓉:「我可以不殺你的人,只要你告訴我兵符在什麼地方。」

柳蓉突然咳了咳,用手摸了摸嗓子:「說話說的太多了,嗓子啞了,冬兒,還不快去給你家小姐倒茶。」

領頭之人皺眉,一旁被控制的冬兒哭喪著臉,她家小姐怎麼到了現在還能有心情說這樣的話。

「冬兒,沒聽到我的話嗎?」見冬兒沒動,柳蓉再次開口。

冬兒不知道自家小姐葫蘆里賣的什麼葯,見柳蓉嚴厲的開口,只能動了動,只是被控制著,卻動不了:「小姐……不是我不想去倒茶,可是我動不了埃」

聽了冬兒的話,柳蓉看向領頭之人不咸不淡的開口:「整個京城恐怕只有我和那拿著兵符的人知道兵符在哪裡。」

「不過我這個人習慣不好,如果我的人受傷了,又或者我口乾了,沒有貼身丫鬟好好伺候,我就很容易忘記兵符在哪裡。」柳蓉微微一嘆:「也許拿著兵符的人很快就知道京城出事,去調護衛京城的軍隊。」

「哎,可憐的三皇子,恐怕很快就只能將這次謀反當成做夢了。」柳蓉看著自己的手指淡淡的說著。

領頭之人的面色一變再變,他雖然覺得柳蓉了解一些事情,卻沒想到柳蓉竟然了解那麼多。

「時間可不多了哦1柳蓉看著領頭之人最後說了一句。

領頭人看著柳蓉只恨的咬牙切齒,每次都是柳蓉破壞他的事情,害得他不能完成,沒想到這次只是做帶走柳蓉的事情,竟然也會這麼難,這樣被打亂。

只是想到了主子的大事,領頭之人還是看了一眼控制冬兒的官兵,隨即,冬兒被鬆開了。

冬兒一獲得自由,趕忙走到柳蓉身旁,擔心的看著柳蓉低聲詢問:「小姐,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柳蓉皺眉瞪了一眼冬兒:「還不快去給我倒茶,你真的想叫你家小姐渴死嗎?」

冬兒實在想不明白柳蓉這般繼續下去是做什麼,不過她到底是個聽話的,快速對著柳蓉點完頭,便趕忙走進柳蓉原來在的屋子裡。

見冬兒走進屋子給柳蓉倒茶,領頭之人這才看向柳蓉著急的開口:「現在你可以將兵符在誰手裡告訴我了吧1

柳蓉閑閑的依靠到石桌上:「不急,等我喝了茶再說也不遲,我這人向來有個毛病,喝了,就愛說錯事情。」

領頭之人被柳蓉氣的攥拳。

卻說柳蓉心底也緊張,手心更全是汗,事實上她不過是在拖延時間,給楊少閔拖延找人來救他們的時間。

柳蓉說話間,冬兒微微顫抖的端著茶水的從屋中走出來。未完待續。。

ps: 一更送上,為粉紅票加更完成。/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