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六十七章:不要臉的最高境界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到了現在竟然還能如此厚 顏無恥的開這樣的口。 柳重權卻彷彿完全沒感覺到氣氛的變化,對著柳蓉的面上,笑容變得更大:「為父可是聽說這琉璃茶具如今是有價無市的物件,若是能拿出一件給讓去,恐怕...

「小姐,不然我去將老爺叫你去書房見他的事情告訴老侯爺去吧。」冬兒偷看了一眼通報的小廝,擔心的低聲對著柳蓉開口。

.必了。」柳蓉否了冬兒的意思,老侯爺身體不好,府不叫他沾染就不叫他沾染的好。特別是遇到她便宜父親的事情,很可能是會氣到老侯爺的事情,還是不叫老侯爺的好。

冬兒見這樣不行,不禁更加著急:「沒有老侯爺在,萬一老爺上火,對小姐也出手可如何是好。」

柳蓉見冬兒急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不禁笑起,對著冬兒逗趣道:心,不會有這樣的事情,就憑你家小姐的聰明智慧,也不會叫這樣的事情發生的。」

只是雖然這麼說著,柳蓉的眉頭卻是微微皺起,她這便宜父親找她,肯定不會有什麼好事,不過既然便宜父親派人找她來了,她也只好過去看看。

至於情況,什麼樣的情況便什麼樣應對就是了。

但她還真想不出來,便宜父親找她能有什麼事情,難不成是因為從鍾姨娘那邊要不到銀子,想拿她這裡做突破口?

如果真是這樣,也太可笑了。一一一一冬兒聽柳蓉這般說,知道不能再做什只能緊緊的跟著柳蓉,心底希望不要在這個時候出什麼問題才好。

柳蓉卻是對著小廝說了句領路,便領著冬兒跟著小廝去柳重權的書房。

和老侯爺的書房不一樣,柳重權的書房放著的書要少上一半,大部門也沒有動過的痕,恐怕就是做做樣子。

走進書房,便見柳重權坐在正,如今正用手肘杵著額頭,見柳蓉進來,竟是露出一個笑容。

冬兒有些害怕的落到柳蓉身後,上一次柳重行阻止柳蓉離開是實實在在的踹了冬兒一腳,那一腳,讓冬兒現在依舊有陰影。

柳蓉看到柳重權笑容,不禁微微皺眉,卻還是對著柳重權福了福身子:「見過父親。」

動作是規矩的,聲音是平淡的,這,也沒有什麼尊敬只是平平淡淡,就如同對待一個陌生人。

若不是大夏是個以孝治國的地方,鍾姨娘又都在重權畢竟是鍾姨娘的夫君,柳蓉說不定都不會來書房見柳重權。————柳權笑容卻是大起來.日既然回怎麼在一府里住幾日再走?」

出乎柳蓉的意料,柳重權不僅難得的對她笑了,還對著她溫言開口。

冬兒不知道為什麼打了個寒顫,忍不住又挪了挪腳步,躲到柳蓉身後,盡量縮著身體。

.日到府上,本就是為了給九姑姑送添妝來的,如今東西送好了,所以便打算回去了,畢竟外面還有許多事情等著女兒做。」柳蓉眼底冰冷,面上卻不表現出來。

她可不會被柳重權突然裝溫情的狀態欺騙,當初離開柳重權鬧成那般程度,她身邊伺候的丫鬟冬兒,都差點被要了性命,這些,她可都是一一記著,如此也就將她這便宜父親看的更加清晰。

柳重權是絕對不會對她無事獻殷勤的!態度越好,恐怕要提及的事情,就越棘手。

柳蓉想著,眼底防備也就越深,為了不叫柳重權看出來,卻是斂下眼瞼。

「這樣啊...柳重權的聲音微微拉長,似乎想要對柳蓉再一些什只是拉會後-卻是句都沒多來只是完全沒有尷尬。

柳蓉卻是直接開口:「父親喚蓉兒來只是問這件事情嗎?若是沒有其它事情,那蓉兒便先告辭了,府外的事情比較急,西柳衚衕的楊二少爺還等著女兒去拿主意呢。」

柳重權聽到柳蓉的話,瞬間眼睛亮起,彷彿不經意的對著柳蓉開口:「我聽說你給你九姑姑送了一個琉璃茶具當添妝,可有這回事?」

柳蓉微微皺眉:.確實有這件事情。」

冬兒臉色瞬間變得難看,不禁擔憂的看向柳蓉,她怎麼也沒想到老爺叫小姐過來,竟是打小姐的琉璃茶具的主意,一直以來對小姐不好也就罷了,到了現在竟然還能如此厚

顏無恥的開這樣的口。

柳重權卻彷彿完全沒感覺到氣氛的變化,對著柳蓉的面上,笑容變得更大:「為父可是聽說這琉璃茶具如今是有價無市的物件,若是能拿出一件給讓去,恐怕是能直接減掉壓力埃」

柳重權說著看著柳蓉,等著柳蓉接話,眼底的笑容篤定,這人,可沒一個敢拒絕他。

沒想到他這三庶女,竟然還有這等能耐,不僅能說會道,還能和琉璃廠扯上關係,弄出這麼值錢的東西,老侯爺就不該讓他放走女兒,如果沒放走,關在府哪裡還能缺銀子,也肯定不會落到現在的情況。

就是到了現在,柳重權還是沒有覺得自己有什麼問題,反倒是總往歪門邪道去想。

柳蓉看著柳重權,眼底不禁露出一絲諷刺:「父親說的是。

柳蓉的話一下,柳重權面上的笑容便大了起來,他就知道,他這三庶女肯定能明白他的意思,能給他一套琉璃茶具,不過一套琉璃茶具是不是太少了,即便按照最貴的賣,也不過一萬五千兩銀子而一已,也許他該多要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正當柳重權想著,面上的笑容越來越大時,柳蓉冷笑著再次開口:「只可惜這琉璃廠女兒只佔了一成,其它九成都屬於西柳衚衕,女兒在琉璃廠根本沒有話語權,也沒有許可權取這東西,不然就給父親取幾套來了。」

柳重權的面色從好看變得難看。

柳蓉看在眼裡,心底的冷笑更大:這次給九姑姑添妝,也是西柳衚衕楊二少爺也想表示一份心意,才取來的,可以說這不單單是女兒給九姑姑添的妝,也是琉璃廠給九姑姑添的妝。」

柳重權的面色不禁沉下:.你既然能給你九姑姑拿出一個琉璃茶具來,難道就不能去和西柳衚衕的人再說說,替我再要一套琉璃茶具嗎?」

柳重權卻是已經完全沒有掩飾的意思,直接開口對著柳蓉要了。

冬兒不禁暗自罵老爺不要臉,連這樣的話也好意思對她家小姐開口,只是這個時候也只能擔心的看著她家小姐應對老爺了,只希望不要出什麼問題才好,這會卻是萬分後悔沒有去找老侯爺。

如果老侯爺在,那什麼樣的問題也都不是問題了。—————琉璃廠再如何也是你兩人的即便你一層也一該有權利才是。」柳重權說著,對著柳蓉直接命令道:「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給我弄一套這個茶具來,朝堂上有位大人想要這東西,如果你爹我能獻上去,以後多的是好處。」

「恐怕要叫父親您失望了,我沒這個權利1柳蓉冷笑,直接對著柳重權回道。

還真當自己是她父親了,若是一開始在這個身體落水的時候,能有幾分良心,派個大夫,來細心照顧,她還說不定願意給對方一套琉璃茶具,反正也不是什麼重要的東西。

可對她的存在,除了提供了一顆外,就再沒有任何親情可言,每次不是找她麻煩,就是想要利用她,上次甚至差點將冬兒踢壞,這會竟然還能理直氣壯的和她開這個口。

她真不得不佩服這個便宜父親的臉皮厚的程度,簡直堪比北京萬里長城的城牆,都能起到擋彈的作用,估計炸藥都毀不了這樣的臉皮。

柳重權一聽柳蓉的回答,瞬間翻臉無情,完全沒有之前的溫和:「能給你九姑姑拿到這琉璃茶具,為什麼給我就拿不到,養你是做什麼用的?真是廢物1

柳蓉眼觀鼻鼻觀心,完全不搭理柳重權,任著對方隨便開口一作沒聽見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待得柳重權罵了一會,罵累了,柳蓉才對著柳重權再次開口:「若父親沒什麼事情了,那女兒便告退了。」

見柳蓉三句話不離離開,唯獨沒有幫他拿一套琉璃茶具的意思,柳重權面色更加陰沉,那眼底的怒火,卻是將冬兒嚇到。

冬兒不禁擔心的看向柳蓉,只希望柳蓉能再溫和一些,若不然叫老爺怒到動手,以小姐這身體,恐怕根本不夠老爺動手的。

柳蓉卻

是不見柳重權開口,便對著柳重權福了福身子,直接領著冬兒離開,完全不看柳重權幾乎變成黑色的臉。

冬兒跟著柳蓉出來后,才拍著胸口呼出一口氣:「小姐,以後可不能再這樣惹怒老爺了,老爺可是真的會動手的人,若是萬一傷到小姐就不好了。」

柳蓉卻沒有回話,對付這樣的人,若是稍微態度軟一些,就是個麻煩的無底洞,所以絕不能叫對方開了這個口子。

「我們回蓉府吧,以後若不是有緊要的事情,還是盡量接鍾姨娘到我們那邊去會好一些,這..恐怕還是少來的好。」她那便宜父親這一次能這麼對她開口,下一次肯定會拿其它的事情和她開口,若想躲開,那便是少在對方面前出現。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