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筆六十六章:鍾姨娘的變化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都靜了。」 珊瑚說著聲音更小了:「但是這樣,我反倒是覺得巧兒做了通房,可怕了。」 珊瑚微微嘆著氣:「恐怕對我們姨娘都是個威脅,以前兩邊關係這麼不好,巧兒如今算是陪在老爺身邊最年輕的,若...

冬兒跟著柳蓉離開大夫人屋子,卻是氣憤著:「祖母給孫女準備嫁妝怎麼了,就許給她,不許給小姐嗎?小姐可是為了文定侯府做了那麼多事情,如果沒有小姐,她這婚事恐怕都要黃了1

冬兒越想越憤憤不平:「小姐,我們就不該為了給大夫人面子回來,還送一套琉璃茶具給九姑娘,瞧九姑娘那個勁,就不該對她這麼好。」

「好了,難得回來,正好去我娘那邊瞧瞧。」柳蓉打斷冬兒,不願在這件事情再糾纏下去,這麼說下去,只會讓大夫人尷尬。

更何況她送琉璃茶具,也並非是因為這個價值高,送出去有面子,只是因為這東西是自己家生產的,不必花銀子罷了。

要知道琉璃廠如今堆積了許多琉璃茶具,若不是為了不讓琉璃茶具貶值,這會恐怕整個京城都是這玩意了。

不過這東西對柳蓉來說,雖然算不得什麼,但是對於旁人來說,看到這琉璃茶具的感覺就不一樣了,京城多少貴族瘋搶,就是搶不到,她卻這樣輕輕鬆鬆的送出去一套。

而這樣的東西柳璇能帶著陪嫁到榮國府那也是面子,卻說柳蓉離開了大夫人屋子,大夫人看看柳蓉送的東西,看著自己的女兒,最後不禁又嘆了口氣,讓胭脂送有些失神的柳璇回自己的屋子。

「沒想到小三小姐竟如此能耐,旁人拿不到的東西,她竟都能輕而易舉送來。」送完柳璇的胭脂不禁對著大夫人感嘆。

大夫人搖搖頭:「這算得了什麼。外面都傳這琉璃出自山西的琉璃廠,可又有誰知道。這地方也是三丫頭整出來的。」

卻說柳蓉不知道大夫人和胭脂談論自己弄醫用器材研究所的事情,緩緩的走在文定侯府的石子路上。

這一次到文定侯府。卻和往常不一樣,至少整個文定侯府看著井井有條多了,丫鬟們各自都忙碌著,少了那般閑坐著的。

問了才知道,為了縮減府里的用度,那些不用的丫鬟都遣了,而到得鍾姨娘的住處,也比上一次不一樣了許多,多了許多生氣。

陳媽媽正在院子中指揮著丫鬟做事情。見到柳蓉來,趕忙迎了上來:「三小姐,沒想到你今日也回來了,鍾姨娘這兩日正念叨著你呢,一會看到你,准心情好。」

說著話,迎了柳蓉進鍾姨娘的屋中,珊瑚正在屋裡面忙碌著整理,而鍾姨娘就坐在小塌子上。手裡拿著賬冊來回仔細的核對,認真的模樣,比之以前靜靜呆著,總多了幾分味道。

這味道似乎是英氣多了。也似乎年輕了。

珊瑚一見柳蓉進屋,就想要開口,卻被柳蓉阻攔。卻是自己小心翼翼一步步走到鍾姨娘身旁。

不得不說,屋子裡的東西雖然少了。但是整體卻更乾淨簡單,顯得大方了許多。

「珊瑚。一會讓廚房掌事的媽媽過來,這每日的菜品還要再調整一下才成。」鍾姨娘淡淡的對珊瑚吩咐,良久不見人應答,不禁抬頭,當看到柳蓉就站在自己跟前,不禁一愣,不知為什麼眼眶就紅了一些。

「怎麼來了,也不和娘說一聲。」鍾姨娘說著拉著柳蓉到自己身旁坐下,仔細的打量了好一會,才開口:「又精瘦了些,可是外面太辛苦了?」

柳蓉卻是笑起:「精瘦了才好,之前出了文定侯府,便覺得自己有些虛胖了,這會瘦一些回去,開心還來不及呢,娘不覺得我漂亮嗎?」

鍾姨娘被柳蓉沒臉沒皮的模樣逗的忍俊不禁,卻是對著一旁的珊瑚吩咐道:「去三小姐取些她愛吃的棗糕來。」

說完,才看向柳蓉:「圓潤一些才好。」

說著,鍾姨娘又恢復了往常的沉默,好一會才開口:「娘在府中好了許多,你也許可以回到文定侯府祝」

柳蓉聽到鍾姨娘的話,不禁微微一愣,隨即想起鍾姨娘以前的想法,對於鍾姨娘家的依靠重過一切的想法,如今能日子過得好些,自然會希望柳蓉回來。

柳蓉雖然也希望在鍾姨娘身旁呆著,卻是對著鍾姨娘搖了搖頭:「女兒在外面野慣了,恐怕沒有辦法再適應府中的生活了。」

「娘在府里最近過的可好?」不想叫鍾姨娘太失望,柳蓉趕忙對著鍾姨娘開口。

以前從不問這樣的問題,怕的是傷了鍾姨娘的自尊心,這會見鍾姨娘都對她開口說這樣的話,琢磨著日子還成,才對著鍾姨娘開口。

鍾姨娘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回答,一旁拿著紅棗糕進來的珊瑚見了,卻是幫忙對柳蓉開口:「鍾姨娘過的好著呢,楊姨娘快要臨盆了,其它的姨娘不是被遣了,就是有其它問題,老爺最近又和大奶奶生氣了,有幾晚是在姨娘屋裡住的呢。」

珊瑚說著笑的開心。

柳蓉卻是忍不住皺眉,忍不住抬頭看向鍾姨娘,只見鍾姨娘面上有些尷尬的紅暈,卻沒有多少開心的模樣,似乎也不太想提及。

柳蓉見鍾姨娘對這事情並不太在意,才鬆一口氣,她可不相信她那便宜父親會無緣無故,和劉大奶奶有問題后,突然到將近十年都不曾到的鐘姨娘屋中,恐怕是因為鍾姨娘管了府中的賬簿,老侯爺又說了些什麼,才會轉了態度。

只是這醉溫之意在什麼地方比較多,就難說了。

鍾姨娘是個聰明的,不可能不清楚,柳蓉便轉了話題,聊了一下文定侯府賬面上的問題,大約說了小半天,了解賬面上的問題,能解決的就不說了,不能解決的,想了想現代有沒有簡單的辦法,給鍾姨娘出出主意。

這一說,便是不少時間,鍾姨娘也到了要到賬房聽帳的時候,便帶著陳媽媽離開了,留下珊瑚一旁伺候柳蓉。

直到兩人都離開了院子,柳蓉才對著珊瑚開口詢問:「最近這些日子,府中還可發生了其它事?」

珊瑚聽柳蓉詢問,四周看了看,壓低聲音對著柳蓉說道:「大奶奶抬了巧兒給老爺做了通房。」

「什麼,這太夫人去了還不足三個月,大奶奶怎麼能做這樣的事情,這可是大逆不道的事情……」冬兒忍不住插嘴。

珊瑚見冬兒都忍不住開問,才對著冬兒解釋:「楊姨娘快要臨盆了,精力大不如前,大奶奶沒了楊姨娘相關的顧忌,似乎便和老爺鬧起了大小姐嫁妝的事情,想讓老爺想辦法多出一些。」珊瑚一邊思考,一邊對著柳蓉緩緩的說著:「結果一鬧,老爺便到姨娘這邊歇著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擔心老爺和姨娘關係太好,還是想讓老爺從姨娘這邊給大小姐多弄些嫁妝,便將身邊的巧兒抬成了姨娘。」

珊瑚說著微微一頓,面色比之前嚴肅許多:「不過說來,巧兒和以前大不一樣了,再也沒了以前的氣盛,如今將府里的丫鬟們一個個處的非常好,像變了個人一樣,突然就頓悟了一般,整個人都靜了。」

珊瑚說著聲音更小了:「但是這樣,我反倒是覺得巧兒做了通房,可怕了。」

珊瑚微微嘆著氣:「恐怕對我們姨娘都是個威脅,以前兩邊關係這麼不好,巧兒如今算是陪在老爺身邊最年輕的,若是吹個不好的枕頭風……」

珊瑚面上擔心,卻也知道這後面不能再議論下去了。

冬兒不禁看向自家小姐,她可不希望鍾姨娘難得日子順暢了,又出些其它的問題,想來她家小姐一定有辦法解決才是。

柳蓉卻是沉思,好一會見冬兒看著自己,才緩緩開口:「這事情暫時不用管,只讓陳媽媽想辦法盯著就好了。」

「可是小姐……」冬兒還是忍不住擔心。

「巧兒若是能起來,還不一定是對誰不好。」柳蓉對著冬兒開口,只是說到後面聲音卻是變小,幾乎要聽不見:「這個世界上,真正可怕的是讓一個對自己有敵意,又在自己身邊多年,最了解自己的人上位。」

珊瑚滿臉不解,冬兒也似懂非懂的看著柳蓉。

柳蓉卻是不再提這件事情,對著珊瑚開口:「珊瑚你跟我有些日子,也知道我平日里怎麼處理事情,府邸里的債,一時半會想清也不是件簡單的事情,但是經歷了喪禮上的事情,這些人不會扎堆來。」

「不過我還擔心一個人,就是喪禮時來找文定侯府要十萬兩銀子的人,如果對方來了,記得要立刻派人到蓉府通知我。」柳蓉對著珊瑚細細的囑咐著,旁人鍾姨娘應對肯定沒有問題,但是這個人目的本就不純,她卻是有些不放心。

將一切都吩咐好了,又去看了一下二奶奶和六姐兒,確定兩人的狀態不錯,七哥兒長的也不錯,讓冬兒拿了特地給六姐兒帶的禮物,柳蓉這才準備離開文定侯府。

畢竟明日就是柳璇的成婚送嫁的日子,府邸里雖然因為太夫人的事情不會大辦,卻也忙碌著,她在文定侯府主人不像主人,客人又有點像客人,這個時候在,反倒是有些添亂。

所以既然決定明日不參加柳璇的婚事,自然也就不準備在文定侯府過夜。

就在她領著冬兒快到文定侯府的側門,卻突然被一個小廝叫住:「小姐,老爺讓您先別急著走,去書房見完他再走。」

柳蓉皺眉,她這便宜父親怎麼突然想起找她了。

冬兒也不解,老爺可是從來沒有主動找過她家小姐的,不會有什麼問題吧?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