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六十四章:瘋狂的琉璃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 大夫人沒能再說下去,眼眶也略微有些紅。 老侯爺沒有說話,一時之間,屋子裡完全沒了之前的歡聲笑語,所有人廡按碳さ嚼蝦鉅的身體。 良久,老侯爺才輕嘆一口氣:「老咯。情總操心...

這個人她很早之前就想過要要到身邊,這回也不隱瞞:「我想要原來在太夫人身邊伺候的掌事媽媽,陳媽媽。

大夫人聽到柳蓉要的人後,卻是笑起:「你倒是會要人,陳媽媽以前跟在太夫人身邊可是看過賬本的,有她在一旁看著,就更不容易有問題。」

大夫人都這般說了,老侯爺自然相信大夫人的眼光,不禁對著柳蓉點點頭:「那就都按照你說的辦吧,一會便派人告訴陳媽媽這件事情。」

說完正事,大夫人和老侯爺便問了一些柳蓉在外面生活的情況,柳蓉盡量撿好的,逗趣的事情說,了那麼多事情,還是輕鬆的話題說著要好。

只逗得老侯爺也忍俊不禁,柳蓉才和老侯爺開口:「祖父,您的身體最近總是不大好,這病症要多休養才會好,我已經和王大夫說好了,以後讓他每日來給您針灸,也已經和廚房打了招呼,仔細告訴了廚娘您不能吃什麼,吃什麼對您的身體更好。」

柳蓉仔細的說著,說到最後,卻是認真的看向老侯爺:「祖父,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祖父把手裡的事情都交代出去,住到別院去休養身子,這樣身子也會好的快一些。」

大夫人一直就擔心老侯爺的身體,這會聽到柳蓉的話,也不禁看向老侯爺:「三丫頭說的是,這什麼事情,都沒有身體重要,若是……」

大夫人沒能再說下去,眼眶也略微有些紅。

老侯爺沒有說話,一時之間,屋子裡完全沒了之前的歡聲笑語,所有人廡按碳さ嚼蝦鉅的身體。

良久,老侯爺才輕嘆一口氣:「老咯。情總操心不過來的,那便等這次的事情了了,將去吧。」

聽了老侯爺的話,柳蓉才笑起:「祖父這病,每日針灸,不要操勞,還是很好控制的。」

將一切安排妥當,又私下裡和老侯爺打了招呼,花費一些從楊少閔那裡借來的銀子,從業里買下一部分尚可的。柳蓉才離開br /

而京城這段時間除了為了南方霜凍的事情,撥了款,賑災這件大事外。還出了點小事,那便是永城郡主最近得了一套很漂亮的琉璃茶具,在宴請賓客的時候用了,很多人都震驚這透明琉璃茶具的美麗,忍不住詢問了東西是哪裡來的。

這才知道。這麼漂亮的東西竟是西柳衚衕里賣的。一夜之間,很多有身份的人家都派了小廝去西柳衚衕詢問,只是一問,才知道,這東西西柳衚衕只有三套,一套給了永城郡主。如今就只剩下兩套了。

而每一套的價格是五千兩銀子,只這價格便嚇住了不少人,可還是有很多人想要買。這剩下的兩套也是在一日之間便被人偷偷買走了。

買到了的人,自然會炫耀這茶具,最後這有名的茶具竟都穿到了宮裡,而永城郡主的那一套都送進了宮,給了宮裡的貴人。就是宮裡的人也誇這器物乃是大自然的瑰寶。

一時之間,所有有家底的。都以能拿到一套這樣的琉璃差距為榮。

而西柳衚衕在這同時傳出消息,這茶具還有,只是製作工藝繁雜,一個月只能做出三套,喜歡的,可以在每個月初來買這東西。

蓉府

柳蓉坐在會客廳喝著茶,一旁的楊少閔簡直可以用眉飛色舞來形容:「柳三小姐,你真是絕了,這幾兩銀子的東西,折騰一下,竟賣了五千兩銀子不說,現在整個京城都在瘋搶琉璃茶具呢,就是那已經賣出去的茶具,都被抬到一萬五千兩銀子一套了。」

「這哪裡是賺銀子,這根本就是搶銀子。」楊少閔興奮的說著:「你向我借的銀子,哪裡需要多長時間,只要我們拋出個幾十套琉璃茶杯,就足夠我們把所有銀子都收回來了。」

楊少閔說到這裡卻是肉痛起來:「大將軍當初怎麼就會同意這醫用器具研究所讓你分兩成呢,只這個琉璃茶具就能賺那麼多,你這繼續研究下去,肯定能出現其他的東西,說不定還能有比琉璃更賺銀子的。若是當初大將軍只分你一層,西柳衚衕這得能多賺多少銀子。」

楊少閔想著都忍不住流口水。

「小姐,我們趕緊將這貪心不足的人丟出蓉府吧,靠著我們賺了那麼多銀子,竟然還想讓我們少分一些。」冬兒嘴巴斜起:「真是貪心不足蛇吞象1

楊少閔也是興奮壞了,才把自己心底想的最真實的想法給說出來了,這會看柳蓉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不禁尷尬的求饒:「別,別,別,只是一時口誤,一時口誤,不要那麼認真嘛。」

冬兒卻是不依不饒:「就算是要少分,也應該是你們少分,叫我們家小姐占的更多一些,要知道所有的方子和辦法都是我家小姐想的,你們除了出了銀子,什麼也沒有,竟然還想讓我家小姐少拿……」

楊少閔面上更加尷尬:「是是是。冬兒姑娘說的是,冬兒姑娘說的是,這都是我口誤,哎,該罰,該罰還不成嘛。」

楊少閔不斷的開口,若是叫西柳衚衕的人看到這一幕,恐怕會目瞪口呆,他們的少掌柜,竟然低著頭任著一個蓉府的小侍女隨便訓。

這也是因為冬兒是柳蓉的侍女,除此之外,便是冬兒最開始的時候幫過楊少閔,還差點因為楊少閔被柳蓉給趕離身邊。

所以對別人楊少閔還能態度堅硬一些,對待冬兒,他就只能剩下無奈了,只能聽著了。

「好了。」柳蓉看了一會這個有趣的場面,才阻止冬兒繼續找楊少閔麻煩,對著楊少閔開口囑咐:「你可別因為一時高興,就放出太多琉璃茶具,每個月只能三套,就是三套我都覺得有些多,不過如今也就只能這樣了。」

見楊少閔看著自己面上還有些不解,柳蓉不禁開口解釋:「若是放出的琉璃茶具太多了,那這琉璃茶具就不值銀子了,要記得,物以稀為貴,所有人越是沒有越想搶著買這東西。一直讓這些買家處於飢餓狀態,我們才有機會賺更多的銀子。」

楊少閔心底還真有要再多放點琉璃茶具的想法,被柳蓉一說,冒了一身汗,趕忙點頭:「還好柳三姑娘你提醒,不然我恐怕就要把這樁買賣給弄砸了。」

楊少閔心底卻是對柳蓉更加佩服,想起這段時間賣琉璃茶具出現的問題,不禁有些遲疑的對柳蓉開口:「柳三小姐,還有一件事情。」

柳蓉挑眉。

楊少閔想了想,終於還是對柳蓉開口說道:「最近在西柳衚衕外徘徊的人明顯多了,我看都是來查探我們的琉璃茶壺哪裡來的。這窗戶紙總有捅破的時候,這些人一直監視著,肯定會知道我們的琉璃茶具來自於琉璃廠。」

楊少閔說著有些擔心:「這琉璃的配方這麼簡單,這些人查到琉璃廠,恐怕只要有心的人一查,就能知道製作琉璃都需要些什麼東西,到時候叫人知道了配方,也跟著做出來了,恐怕我們就無利可圖了。」

楊少閔說著不禁看著柳蓉詢問:「柳三小姐你最有主意的,可有什麼辦法讓這配方變得讓人捉摸不透一些,讓別人不好查出來一些,最好是能別人一直都不知道我們的配方是什麼。」

「這琉璃畢竟是暴利的買賣,我還真捨不得叫旁人分去,想著以後還能運出去,到別的地方賣,我們還能賺更多的銀子。」

柳蓉接過冬兒重新換過的茶水,緩緩思考,好一會輕輕抿了一口茶水,才抬眸看向楊少閔:「配方想永久不泄露的可能性不大,畢竟肯定會有人研究出這些東西,只要認真研究,就會有研究出來的時候。」

聽著柳蓉的話,楊少閔不禁哭喪著臉。

冬兒也不禁微微失落,這麼好的買賣,竟然不能一直只有她們可以做,這可是多少銀子啊,雖然小姐將大部分向楊二少爺借的銀子都還了,卻還是留下了一些,買了業,偷偷給鍾姨娘做了私產。

若是能一直賺這琉璃茶具的銀子,至少小姐也能很快將欠楊二少爺的銀子還上,以後也就完全不用愁蓉府的生活。

柳蓉見兩人表情這般一致,都是瞬間失落,不禁失笑:「好了,別失落了。」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直到兩人都看向自己,才繼續開口:「雖然沒有一直不讓人研究出配方的辦法,不過,卻有一個能讓配方變複雜,讓人晚一些知道配方的辦法。」

楊少閔一聽柳蓉的話,一改失落,興奮的上前幾步,湊近柳蓉只差沒伸手直接拽住柳蓉:「快,快,柳三小姐趕緊告訴我,為這事情我都快急死了,頭髮都快想白了,就是一直都想不出好辦法。」

冬兒也忍不住眼巴巴的等著柳蓉回答,這琉璃的配方瞞得越久,她們能賺的銀子,可就越多啊!

PS:感謝清蒸鱖魚和獨孤求輸的打賞。晚上還有一更會十二點前獻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