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六十一章:控制全場!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主,對著所有人一字一句的繼續說著:「如果你們沒有債據,就想隨便渾水摸魚,看文定侯府忙著,想偷佔一些便宜。這可不成!如今京城權貴都在這裡,大家都看著,就是我們文定侯府勢弱,這些京城權貴想必也不會放過你們...

第一百六十一章控制全場!

「住手1所有人都不禁看向聲源,卻見說話的正是一直扶著老侯爺的柳蓉,一旁賓客不禁微微一愣,沒想到了這個時候,這個之前和丞相千軍叫板的少女,竟這會還敢開口。

畢竟和丞相千金對峙,最多就是小女兒家吵鬧,如今可不是這麼簡單,若是鬧的大了,這些人衝動起來,可不一定會出什麼事情。

債主們看開口的是柳蓉,都不禁嘲弄,連老侯爺都沒辦法了,一個小小的少女,開了口還能有什麼用,沒有銀子還他們,天王老子來了,也不行。

那領頭之人眼睛微微眯起,就是他也不信柳蓉還能有什麼辦法,這次他弄來的,可都是文定侯府欠了債的人,這些債可也是一大筆數目,對文定侯府來說,壓力絕對也不小,以他們對文定侯府狀況的估計,文定侯府根本不可能在這個時候還的上來。

要知道,文定侯府之前因為倒賣鹽引賠的就不少,這中間還有向他借的十萬兩銀子,而這會又因為太夫人的喪事,幾乎將整個文定侯府都掏空了。

連老侯爺都束手無策,只能看著他收拾柳重權,丟盡文定侯府的顏面,一個小小的庶女,又怎麼可能會有什麼辦法。

唯獨冬兒見柳蓉開口,滿臉希望的望著柳蓉,只有她知道,她家小姐身上現在存的銀子,完全可以解決這次文定侯府的麻煩。

只要這一次當著所有人的面解決了這件事情,以後文定侯府誰還敢對小姐怎麼樣,小姐可就是整個文定侯府的恩人,而現在的情況,恐怕整個京城都要知道她家小姐的厲害。

文定侯府的三小姐,力挽狂瀾,救下文定侯府……

冬兒有一點性格不錯。一旦知道一件事情成了定數,反倒會向好的方面去想,只見她如今一反昨夜的不甘,只這會這般想著,便興奮的不行,直直的盯著柳蓉,就等著柳蓉繼續開口。

柳蓉卻沒有注意到冬兒的反應,只是深吸一口氣,才看向所有債主開口道:「你們既然來文定侯府要債,只憑口頭上說說。就要搬文定侯府的東西,這怎麼行!還請各位將欠條取出來1

「如今文定侯府忙著喪事,可沒時間理會這件事情1柳蓉說著。目光掃過所有債主,對著所有人一字一句的繼續說著:「如果你們沒有債據,就想隨便渾水摸魚,看文定侯府忙著,想偷佔一些便宜。這可不成!如今京城權貴都在這裡,大家都看著,就是我們文定侯府勢弱,這些京城權貴想必也不會放過你們1

「誰家都有喪事喜事急事,若都被你們這麼耽擱,以後京城裡但凡有些地位的人家。豈不是在這樣的日子都要亂了,京城貴族的臉面還往哪裡擱1簡簡單單的幾句,柳蓉說的鏗鏘有力。

賓客們仔細一思考。不禁都覺得柳蓉說的也沒道理,所謂這事情有一就有二,如果這些人,就是趁著這些急事上鬧事,想佔便宜。這次在文定侯府成功了,下次折騰到他們府上……

一時之間。不等這些債主拿出欠據,就已經對這些人不喜,更有很多賓客已經厭惡的看向那些債主,他們可受不了自己府邸發生這些急事,卻遇到這麼一群人的情況。

更有那性子急的已經對著這些就勢鬧事的債主開口:「若有債據,就去文定侯府賬房要去,到這喪禮上搗什麼亂!再鬧事,順天府府尹也在此,直接讓順天府府尹抓你們回官府1

「文定侯府再不濟,這也是官家,你們這樣沒經過同意就進入,就是私闖官宅,可知道私闖官宅可是要被抓官的1有那厲害的賓客更是直接威脅這群債主。

一時之間,債主們都是一愣,怎麼也沒想到,這庶女只是這麼簡單的說了兩句,風向竟然就變了。

而有那賓客中厲害的,卻是看柳蓉的目光瞬間不同,就比如平昌侯夫人,見柳蓉這麼簡單的把這件事情撥回去,面色沉下,而威北侯夫人看著柳蓉的目光卻是直閃,這文定侯府的三女兒真有點意思,到了這樣的情況,竟能想出這樣的辦法解決。

只可惜是個庶女!

那領頭之人直接面色一沉,當初他到文定侯府要債,最後灰溜溜的離開文定侯府,就是從柳蓉突然開口開始,而這會柳蓉一開口,風向和上次一樣,突然又變了。

上次是讓他的那些手下人人自危,不敢繼續搬東西。這次卻是讓賓客成了文定侯府的後盾,從之前的劣勢,一下子變成了優勢。

不行,必須做些什麼,絕對不能讓柳三小姐再如意了!

冬兒卻是崇拜的看向自家小姐,看她家小姐就這麼一句話,竟然就讓所有圍觀的人幫文定侯府,瞬間更加崇拜。

就在這個時候,領頭之人突然開口:「各位大人們,我們這也想去賬房要賬,可賬房先生都不在賬房,我們又怎麼要,只能到老侯爺跟前說話1

領頭之人對著所有賓客快速的說道:「這些銀子,可是我們救急的銀子,如今南方霜凍,恐怕糧食要顆粒無收,我們在南方的生意越加不如意,只能靠文定侯府還這筆銀子撐過去了1

領頭人幾句話間,卻是打了感情牌,所有人都同情弱者,這會賓客一聽這個,也不忍再插口,因為南方霜凍的事情,已經不是秘密,朝堂早就爆出來了,現在就是等著處理。

領頭人說著微微一頓,卻是對著老侯爺哀兵起來:「老侯爺,您若是有銀子,還請趕緊給我們,若是沒有,我們也只能拿你府邸里的東西抵債,賣了支援我們難辨的買賣。」

這話直接同老侯爺開口,完全沒有看柳蓉,卻是有直接要將柳蓉撇開,不讓她開口繼續參合的意思。

一旁的平昌侯夫人不禁微微點頭,這話說的不錯,即便文定侯府的人再能耐,都說到這種程度了,這會恐怕是逃不過去了!

威北侯夫人也忍不住看向柳蓉,大約是因為之前柳蓉表現的出彩,雖然她也覺得什麼都不好再說,但還是隱隱希望柳蓉能有不一樣的表現。

「這位員外說的話沒道理。」柳蓉卻是沒讓領頭之人繼續說下去,上前一步越過老侯爺,讓所有人的注意力停留到她的身上,才繼續開口:「各位員外在南方的買賣不好,總不能就因此到文定侯府來打秋風1

「我們文定侯府可不是什麼專門叫人打秋風的地方,想讓幫忙,直接開口就是,何必如此上府邸上逼迫,挑這樣的時間找事。整個京城的官家府邸,可不是讓你們這麼隨便亂來的。」

「若你們隨便來一句,買賣虧本,就可以到官家府邸鬧事,那我們京城的官家府邸豈不是就可以隨便任人宰割了1

柳蓉最後一句是看著所有賓客說的,所有人都忍不住點頭,覺得柳蓉說的有理。

柳蓉卻沒有停止,而是微微一頓,話鋒一轉:「你們這還是運氣好,遇到我們文定侯府向來心軟講理,即便今日是我太祖母的喪禮,你們這般來鬧,也沒有用激烈的手法對付你們,若是遇到的是不心慈手軟的,無論你們有沒有道理,恐怕你們都已經在順天府大牢里呆著了1

一些債主忍不住遲疑,心底也覺得柳蓉說的有理,本身就是從眾的,如今不禁有了那退縮的意思。

「這位小姐,沖著您這些話,我今日不要你們文定侯府的債了,過上幾日再來要債1突然,債主堆中,靠的最後的一個,忍不住開口,說完,對著所有人點了點頭,便轉身離開。

債主群中,見有人離開,另幾個要債意願不是很大的,也忍不住互相看著對方,有意跟著離開。

領頭之人面色難看,沒想到自己這麼努力了,這柳三小姐,竟然還是弄出了這麼大的影響,還叫其中一個債主離開,絕對不能繼續這麼下去,不然恐怕走的債主多了,今日就形不成對付文定侯府的狀態了!

平昌侯夫人也跟著領頭一樣面色難看,看著柳蓉的目光深了又深。

而威北侯夫人卻是目光略驚訝,沒想到柳蓉竟然不僅沒有因為那領頭之人的話,局促,反倒是從容的連被糾集到一起的債主,一個。

威北侯夫人忍不住再細細打量柳蓉,只覺得每一次看到柳蓉的變化都大不相同,難怪府中的小子這般喜歡柳蓉,還幫柳蓉,只可惜,是個庶女,還是被趕出家門的庶女,若只是當個妾,倒也可以。

柳蓉不知道這幾個人的想法,更不知道領頭之人的急切,她只淡淡的看著所有人,這會見一個債主主動離開,嘴角微微扯開:「這位員外果真是識大體,待得文定侯府喪事結束,文定侯府定派上賬房直接到您府上與您對賬結賬1

她的意思清晰明了,直接傳到所有債主耳中,只要今日好好離開的,文定侯府定會在喪禮之後,第一時間去清帳還債!

PS:

感謝丼中之蛙和我是天上一片雲投的粉紅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