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五十九章:喪禮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劉大*奶一聽大夫人的話,面色變得難看,從前太夫人壓著大夫人,她合適被大夫人管過,這會卻是直接當著賓客的面,不依不饒起來。 不斷的哭鬧著說大夫人連她管教庶女都不讓。 賓客看著劉大*奶,不...

「小姐,我……」冬兒不禁愧疚的低下頭,局促的不知道說什麼好。

柳蓉沒有責怪冬兒,而是走上前將冬兒手中的剪子取下,放回桌子上,又就著桌子上縫製口袋剩下的布料,剪下,替冬兒包紮了傷口。

冬兒眼眶紅起:「小姐對不起。」

柳蓉將傷口包紮完,打了個蝴蝶結,繼而對著冬兒上下打量了一番:「嘖嘖,不錯,脖子上帶上個蝴蝶結,模樣不知不覺間竟變好了。外人看到這樣子的冬兒,指不定就有人願意娶你,不至於嫁不出去了。」

冬兒被柳蓉一取笑,忘記了難過,忍不住跺腳:「小姐,你怎麼能這麼取笑我。」

柳蓉笑眯眯的開口:「我不取笑你,我取笑誰,從小伺候我到大的,可就你這麼一個不懂事的丫鬟。」

冬兒心底忍不住又是一酸:「冬兒剛才口不擇言了,小姐……」

「好了,多大點事情,又開始眼紅了,明天還有很多事情呢,收拾收拾,一會便去休息吧。」柳蓉對著冬兒緩緩囑咐道。

說完才又走到孝衣前,對著那微微有些小的布口袋比劃著,完全無法下手,想到自己那能拿縫合針的手,卻拿不了hu針,不禁再一次鄙視自己。

冬兒卻是快步上前,搶過柳蓉手中的孝衣:「讓……讓奴婢給小姐縫吧。」

說著話,就著燭光重新拆了線,對著孝衣重新縫合起來。

夜,更重了,屋子裡,燭光搖曳……

第二天一早,鍾姨娘見到冬兒時差點沒嚇一跳,只因為冬兒眼睛紅腫紅腫的,不禁開口詢問:「這是怎麼了?」

柳蓉笑著看著鍾姨娘:「娘,您還是別問了,冬兒恨嫁了,所以哭了一晚上呢,可惜遇上了我這麼個主子,要守孝三年,這倒好,她也要跟著守孝,就傷心了一晚上。」

冬兒跺腳,眼睛里掛著淚水,又忍不住笑,最後都不知道自己是該哭,還是該笑。

鍾姨娘不禁搖頭:「若是想嫁,告訴我便成了,是你家小姐守孝,你反正也不需要,我回來託人幫你問問就是了。」

冬兒本來傷心的不行,卻被自家小姐弄的哭笑不得,不知道說什麼好,愧疚不知不覺散去。

柳蓉見差不多了,就喚了冬兒,一起到大堂,大堂門口已經和昨日完全不同,此刻貼上了長幅帛書,上面寫著太夫人的姓氏,門報兒下還掛著準備好了的凹字形楮錢紙,就是那種用白紙剪紮成的長條穗狀的紙錢。

據說這種紙錢是根據死者年齡來的,一年一條紙錢。

大夫人就在門口忙碌著,卻不見應該出現的老侯爺,柳蓉不禁皺眉,趕忙派了冬兒去打聽,從胭脂嘴中才知道,大夫人是擔心老侯爺再受刺j,死活不叫老侯爺過來。

雖然這樣不合禮數,卻也能理解大夫人的想法,如此卻是大夫人一個人勞累了,既要忙碌喪禮,還要承擔可能出現各種情況的壓力。

胭脂告訴柳蓉,太夫人的靈柩已經放在大堂,大夫人早就吩咐下來,看到她,便先領她在大堂前跪著。

按照輩分跪下,祭奠的客人就來了,茶博士一位位通報,都是柳蓉沒聽過的名字,大約是文定侯府的姻親。

不一會,就聽到左庭軒三個字,柳蓉抬頭,便見左庭軒帶著兩個人走進,一旁的大夫人瞬間臉色一變,趕忙迎上前,將幾人帶出了大堂,劉大*奶也跟著起身上前。

柳蓉隱隱約約聽到大夫人有些冷淡的聲音,卻是實實在在的對她那便宜父親寒了心。

最後也不知道說了什麼,就讓小丫鬟帶著柳蓉的便宜父親和二叔離開了。也不知道會不會讓兩個人到堂前守孝。

直到兩個人走了,大夫人才對著左庭軒感謝。

「要謝就謝三小姐吧,是她讓我替她找你們附上這兩位老爺的。」左庭軒淡淡的說道。

大夫人點點頭,對著左庭軒認真的說道:「柳蓉為文定侯府做了許多事情,這些事情,文定侯府都會記得的。」

一旁看著大夫人不斷說著柳蓉好,劉大*奶卻是恨的咬牙切齒,絲毫沒有對柳蓉讓左庭軒將自己丈夫找回來,有任何感j。

不過對著左庭軒,卻是擠著小臉也跟著大夫人感j。

左庭軒卻是疏遠的點頭,然後重新進入大堂,就著茶博士的話,對著太夫人的靈位行禮,行完禮,對著柳蓉擠眉弄眼,弄得柳蓉有些無奈,才裝著面無表情的離開。

一旁的劉大*奶嫉妒的就更厲害了,忍不住訓了身旁的柳茗一句:「你瞧人家,再瞧你,這麼好的人在面前,你怎麼就不能搭上關係1

柳茗被一訓,心中本就有著很多憋悶,對柳蓉就恨的更加厲害了。

柳蓉卻是完全不看她們,只低著頭,跪在最中央跟著所有人哭靈。

「tu好疼,這究竟要跪到什麼時候才能結束?」突然,左側傳來刻意壓低的聲音,柳蓉挑了一下眼角,便見柳璇對著身旁的柳芙開口,柳芙大約是安撫了一下,柳璇才沒繼續說,面上有氣無力的哭著,還不時的用衣袖間藏著的東西擦一下眼睛,讓眼睛變紅,只是神色里卻有不耐煩。

柳蓉跪在中間,所有東西都看得一清二楚,不禁看向堂前的靈柩,也不知太夫人知道自己死後,最疼愛的人連半日跪靈都不耐煩,連傷心的眼淚都要作假,會是何感想。

想著,柳蓉不禁看向太夫人最疼愛的另一個人,劉大*奶,這才發現,她那便宜父親竟已經換好了孝衣,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到了靈堂,這會正聽著劉大*奶說話。

而劉大*奶也不知道說著些什麼,說話間還時不時的看向自己,神色十分不好,就是賓客上前進禮,也忘了回應,還是大夫人回的,直到大夫人瞪了一眼,才低下頭乾巴巴的哭著。

就在這個時候,茶博士大聲念道:「甄二夫人、甄府小姐、秦府三小姐到了。」

柳蓉聽到最後一個人,不禁一呆,抬起頭,恰恰對上秦兮意味不明的眼神,不過這眼神也只是一閃而過。繼而便見甄二夫人對著她點頭,甄小姐有些擔心的望著她,直到她點頭回應了一下,才跟著甄二夫人離開,而秦兮卻沒有快速離開,而是緩緩的走向柳蓉。

劉大*奶見丞相千金都只關注柳蓉,絲毫不關注自己的女兒,就更加不高興。

秦兮走到柳蓉身旁,微微行禮:「柳三小姐光彩依舊,似乎比年前更要美了,只恐怕是笑不過今日的喪禮了。」

說話的聲音刻意,只有柳蓉能聽到。

柳蓉卻是眼睛都沒抬,淡淡的開口:「秦姑娘竟然被丞相大人放出來了,是面壁的時間到了,丞相大人放心秦姑娘你不會在府外多惹事端,和那不三不四的人攪和了嗎?」

聲音沒有刻意壓低,身旁的人都忍不住看向兩人。

秦兮面色瞬間難看:「柳三姑娘倒是淡定,不過靈堂之前還是孝順一些好,這眼淚還是多流一流的好,我看現在要哭就趕緊哭吧,別呆會連哭都哭不出來了。」

「秦姑娘多慮了,太夫人在的時候待府里的姐妹最是好,太夫人如今過了,也就沒人疼我們了,我們怎麼可能哭不出來呢。」柳蓉淡淡的一語雙關的說著。

秦兮深深的看了眼柳蓉:「希望你一會還能這麼說。」

說著話,秦兮快步向外走去。

所有賓客都不禁面面相覷,忍不住看向大堂中跪在最中間,看起來不起眼的柳蓉,有那不知道的,更是詢問,敢這麼和丞相千金說話的人是誰。

劉大*奶看著柳蓉面色一沉,她想巴結還來不及的人,柳蓉竟然如此不屑一顧,還如此得罪,忍不住開口便對柳蓉訓斥:「柳蓉,你可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賓客來了,怎麼可以這般態度,你難道不知道對方是丞相千金,你是不想文定侯府好過了是不?」

「我就知道你是個掃把星,就是不想文定侯府好過,不害文定侯府家破人亡,就不罷休1劉大*奶一句連著一句:「當初知道這樣,就該將鍾姨娘和你一道處理了1

所有人聽著劉大*奶的話,不禁議論紛紛。

柳蓉眉頭皺起,她本就有些煩躁秦兮最後一句話透l出來的信息,沒想到劉大*奶竟然這會還找麻煩。

「閉嘴1柳蓉抬頭便要開口,卻被大夫人搶先一步。

大夫人對著劉大*奶低聲喝斥,府中發生那麼多事情,最後都是誰處理了的,她這大媳f重要的時候不出現解決事情,只會鬧麻煩,這會還如此不顧場合,在賓客前憑的丟文定侯府的面子,大夫人本就已經忍不住了,這會聽劉大*奶說柳蓉,終於忍不住喝斥。

喝斥完,大夫人才關心的看向柳蓉:「沒事吧?」

劉大*奶見大夫人如此維護柳蓉,面色難看:「娘,我哪裡說錯了,今日可是她惹事情了,我難不成作為嫡母,連管庶女的權利都沒有了嗎?」

「柳蓉會這麼做,自然是有她的道理,你只要照顧好賓客就是了1

劉大*奶一聽大夫人的話,面色變得難看,從前太夫人壓著大夫人,她合適被大夫人管過,這會卻是直接當著賓客的面,不依不饒起來。

不斷的哭鬧著說大夫人連她管教庶女都不讓。

賓客看著劉大*奶,不禁面面相覷,這不是太夫人的喪禮嗎?怎麼突然就變了。

「文定侯府看來是真不行了,連喪禮的大事,都這般鬧騰,太夫人走了,恐怕整個府邸也要熬不過去了。」

「就是,我聽說,昨日有人找了所有文定侯府的債主,打算今兒個到文定侯府討債呢。」

「真的嗎?」

「那還有假,我看她們也就是自己再鬧一下,不多久,就完了。」

一時間,大*奶自己鬧著,賓客竊竊s語著,喪禮的大堂亂成一團。

「給我閉嘴,難道不知道今日是太夫人的喪禮嗎?」就在大夫人被劉大*奶氣的不輕的當口,突然一聲喝斥響起,老侯爺一身孝服竟是走了進來,將將走到靈柩之前,對著劉大*奶冷冷的便是一句:「若是你再不知禮儀,也不用再等什麼,今日我便讓重權以不孝,休你出門。」

「爹,我……」劉大*奶一直就怕老侯爺,聽到老侯爺的話,嚇得趕忙開口解釋,若是被休了,沒了大*奶的地位,她以後還怎麼活。

大夫人不禁站起,擔心的看著老侯爺趕忙迎了上去,柳蓉也不禁擔心的站起身,老侯爺的身體,恐怕是不能再受刺j了,這會來,見好好的喪禮鬧成這樣,不要承受不住才好。

老侯爺對著擔心的柳蓉點了點頭,卻是沒看劉大*奶,完全不搭理劉大*奶,只是轉身對著所有客人道歉:「不好意思,叫大家看笑話了,我母親的喪禮,大家能來,我在這裡先謝過了。」

賓客們一向敬重老侯爺,趕忙客氣。

老侯爺說著,走到太夫人的靈柩前跪下,大夫人也跟在老侯爺身旁跪下,柳蓉想了想,重新跪下,沒有上前,只是除了思考秦兮剛才的話外,還分了幾分心思注意老侯爺的情況,以免出現什麼意外。

還好這當口,教養姑姑常姑姑來了,又有威北侯夫人領著小屁孩來了,最後竟是連平昌侯府夫人也來了,只是來的時候,看著柳蓉的眼神十分詭異,叫柳蓉都忍不住皺眉。

就在行禮快要結束,到了快送喪,所有人都覺得不會再有問題的時候,大堂外面突然出現一陣慌亂。

「趕緊還銀子,聽說文定侯府已經變賣家產,這是要敗了,趕緊把我們的銀子還給我們1

「我聽說世子柳重權回來了?還不快將世子交出來,他可是欠了我十萬兩銀子1

「繡房的帳還賒著,趕緊先把我們繡房那批布料的銀子結了1

隨著外面的聲音傳來,一個小丫鬟快步走進:「不好了,那日要債的人又來了,這次還帶了一堆一樣要債的人來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