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五十六章:琉璃燒出來了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賺大發了。 作為大夫最高興的事情是什麼,自然是知道一些無法治療的疑難雜症如何治療,而現在可是就有一個寶庫在他面前。 王老大夫心底暗暗得意自己的選擇,面上卻是可憐的巴巴的望著柳蓉,只等著...

柳蓉也沒想到這個王老大夫竟然會這樣,這架勢竟然是她不答應,就絕不起身,不禁有些糾結。

王老大夫卻是看著柳蓉,等待柳蓉答應,在別人看來也許會覺得他吃虧,賭輸了,不僅丟面兒,還要認一個黃毛小丫頭做師傅,作為當事人,他可不這麼想。

要知道,整個京城,他的針灸術認了第二,絕對沒人敢認第一。

這麼多年來,他給人看病,已經瓶頸多年,雖然也有努力研究各個穴道對其它病症的作用,但是一直收效甚微,卻沒想到今日到得文定侯府,竟能有這般收穫,如何能不如獲至寶。

他相信,今天柳三姑娘能說出一個他都不知道的,利用針灸治療癲癇的辦法,就肯定能說出第二個可以利用針灸治療的病症。

這代表什麼,這代表著柳三姑娘手裡肯定還有治療其它疑難雜症的針灸術,這一跪,他不僅不覺得自己虧了,反倒是覺得自己賺大發了。

作為大夫最高興的事情是什麼,自然是知道一些無法治療的疑難雜症如何治療,而現在可是就有一個寶庫在他面前。

王老大夫心底暗暗得意自己的選擇,面上卻是可憐的巴巴的望著柳蓉,只等著柳蓉答應。

柳蓉若是知道王老大夫的真實想法,恐怕要哭死,而且絕對死也不答應王老大夫,當他師傅。

她就是一個外科大夫,能記得這麼一個急救癲癇的針灸辦法已經不錯了,這還是被逼急了。又實在不想對老侯爺動手術,才努力回想起來的。

現在的狀態。是誰都別想從她這裡再知道一些其它科治療方式,她已經江郎才盡了。

就在柳蓉遲疑的檔口。大夫人看不過去一個年過半百的人這般跪在柳蓉跟前,忍不住上前替王老大夫說項。

柳蓉無奈,只能點頭,扶王老大夫起來,算是默認了這件事情,只是心底卻是想著過了這個關,以後不再和這王老大夫見面便是了。

可惜柳蓉想的雖好,但事情往往是想的越好,就越不會向她想的那個方向發展。

可憐的柳蓉答應后。才後悔莫及。

王老大夫的性子兼職和劉老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別看性子都有些奇怪,可對醫術卻是執著非常,一得到柳蓉的同意,就拽著柳蓉不斷的詢問各個疑難雜症,是否可以用針灸治療。

柳蓉不過一個外科大夫,怎麼可能知道這些事情,最後被問的滿頭大汗,只能落荒而逃。而王老竟還津津有味,覺得自己問到了不少東西,只弄的柳蓉哭笑不得。

好在已經到了晚上,王老大夫也不能在文定侯府多呆過夜。待得王老大夫被送走,侯爺屋裡的人也都散了,柳蓉才安靜下來和大夫人到外屋說老侯爺以後都需要避諱那些食物。吃什麼療養對身體會比較好,這麼一說。便折騰到了子時。

「祖母,若是可以的話。以後便帶著祖父到莊子里住吧,看看花,養養魚,也是好的。」柳蓉說著微微一頓,忍不住認真的看向大夫人:「祖父的身體,已經經不起再這麼折騰了。」

癲癇病人最忌諱驚氣急,若還在這文定侯府呆著,以文定侯府現在的狀況,恐怕會三天兩頭出問題,要知道癲癇是發病次數越多,對人影響便越大,再這樣下去,恐怕老侯爺堅持不了多久。

大夫人神色終於露出苦悶:「我倒也想你祖父離這些事情遠一些,可如今府邸里發生的這些事情,若你祖父撒手,直接將侯位傳出去,恐怕整個文定侯府就垮了。」

大夫人說著苦笑:「府中的情況你也知道,今日若不是你,恐怕不用等到太夫人喪事辦完,文定侯府就已經誇了。更何況,還有那些個不懂事的……」

想到劉大奶奶,大夫人忍不住嘆氣,這都是太夫人留下來的問題,如今卻是怎麼都不好解決。

柳蓉不禁沉默,這些東西確實沒有辦法改變,但是作為大夫,也只能說這些,至於作為孫女,就是盡量給老侯爺和大夫人放手文定侯府的機會。

大夫人見自己說了,柳蓉便沉默了,以為柳蓉擔心,不禁開口安撫:「你也不用太擔心,文定侯府再不濟,不還有祖母嗎,想來我當初的那些嫁妝,抵出去一些,能好過一些的。」

一個府邸,若到了動用女人嫁妝的時候,也就代表著真正的沒落了。

屋中的氣氛不禁有些沉重,誰也沒有開口,好一會,大夫人才故作輕鬆的看著柳蓉開口:「這些都是我們長輩的事情,你也不用多擔心什麼,放心,一切都會好的。」

大夫人大約也覺得自己的話不大可信,便轉了話題,看著柳蓉開口道:「倒是今日叫你平白受委屈了。」

想到今日柳蓉為了文定侯府,差一點便叫柳茗傷著,不禁對這三孫女更加心疼。有心想要對柳蓉好一點,可如今文定侯府的情況,卻是什麼也做不了,只能嘆氣。

柳蓉微微搖頭,一時間,屋子裡又是一陣沉默,好一會,柳蓉突然抬頭看向大夫人。

「如果我能幫文定侯府度過這個難關,祖父是否能脫手不繼續管文定侯府的事?」柳蓉忍不住對著大夫人詢問。

大夫人微微一愣,不禁看向柳蓉,卻是沒有直接回答柳蓉的話。

大夫人恐怕也回答不出來,若是文定侯府再出現什麼事情,他們又怎麼可能完全撒手不管。

這裡畢竟有他們的血脈,是他們的根,即使再恨鐵不成鋼,真到了危急的時候,他們也只會上前幫忙,飛蛾撲火。

柳蓉微微搖頭,不再多勸說什麼,卻是起身同大夫人告辭,這一夜,很多人都睡不好,不僅僅是因為老侯爺的病情,也因為大家都不知道自己的出路在什麼地方。

轉日一早,一直沒有出現的楊少閔竟然親自來了,柳蓉這才知道,楊少閔之所以昨日沒來文定侯府,竟是因為西山研究琉璃的鄭老,燒制出了琉璃。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