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五十五章:

作者:安筱樓  |  更新時間:2013-10-25 02:15  |  字數:3561字

只要是王老大夫說了針灸行不通,這病症針灸就必定行不通。。

她還真不信,柳蓉在別的醫術上厲害,還能在這針灸上也有功夫,若真會針灸,為何不自己下針,卻要叫別人下針,恐怕根本就是完全不懂。

除了劉大奶奶不信,王老大夫也不信柳蓉有這個本事,要知道針灸這東西,不僅僅要學上許久,還必須有人可以下針,練針,可和一般的把脈不同,女子因為男女之防,更是甚少有機會接觸這些。

就這麼一個小黃毛丫頭,都不曾和外界有什麼接觸的侯門待嫁女子,怎麼可能懂得針灸。

他這一次是贏定了,正好叫這文定侯府這群井底之蛙好好了解一番什麼叫做針灸,這可不是什麼小丫頭幾句話可以隨便比擬的。

見王老大夫如此篤定,大夫人卻是有些擔心的看著柳蓉,雖然柳蓉表現過不凡的醫術,可是當著人前,卻是從來沒用過針灸,不說對柳蓉救醒侯爺的期待,她這個做祖母的,也不希望自己的孫女在外人面前出醜。

若真的最後為了老侯爺,要對著外人下跪磕頭認錯,恐怕侯爺知道了,心底也會難過。

冬兒卻是盲目的相信柳蓉,滿眼小星星的望著柳蓉,等著柳蓉將需要針灸的位置都和王老大夫說。

柳蓉卻沒有著急的先同王老大夫說需要針灸的位置,而是走到一旁,取出一根筷子,又拿起布頭包住。然後走到老侯爺跟前,捏住下巴。將這包了布的筷子塞到上、下牙齒之間,這是為了避免接下來讓王老大夫行針。老侯爺咬肌痙攣咬傷舌頭。

做完一切,柳蓉才對著王老大夫淡淡的開口:「接下來你要行針的位置是兩隻手食指和拇指之間的合谷穴,以及耳朵和臉頰之間的下關穴。」

柳蓉這話一出,王老大夫面上便不禁露出驚訝,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要知道柳蓉將這穴位可是指的明明確確,且沒有一絲一毫的錯誤。

之前的小窺之心不禁收斂了一些,從身上取出布包的銀針。

卻說柳蓉也是心底緊張。當初外科離中醫大夫坐診的位置比較近,她雖然因為興趣了解了一下,卻記得不是很清楚,也不知道說的對不對,只能靠著對方的表情來判斷。

這會柳蓉之所以會這般直接指位置,是為了讓這王老大夫信任她,認為她真的懂穴位和針灸,若不然,對方陰奉陽違。沒有將針落實,就沒有辦法用針灸的辦法將老侯爺弄醒。

手術本身最好就是選在病人沒有發病的時候,如果現在不將老侯爺弄醒,最後為了保老侯爺的性命。迫不得已要直接開刀做腦神經細胞異常放電阻斷術,恐怕本來小的救治概率就更小了,到時候反倒是害了老侯爺。

更何況。她也真心不願意做這個手術,不說這個手術需要配合的人數太多了。不是她一個人能隨隨便便做好的,就是這個時代沒有正常的開顱工具。她也不想嘗試。

最重要的是,對於老侯爺這個年紀的人來說,控制病情比大動要好的多。

而王老大夫取出銀針後,就彷彿變了一個人一般,面容變得嚴肅,神情也變得認真萬分,仔細小心的取出布包里的銀針,然後對著柳蓉說的四個位置,一一紮下。

所有人看著王老大夫的動作,心都忍不住跟著提起來。

這一刻,除了劉大奶奶和柳茗外,所有人都私心的希望柳蓉能贏,畢竟柳蓉若是贏了的話,就代表著老侯爺被救醒,若是柳蓉輸了……

只是紮下後,老侯爺並沒有直接醒,所有人的心不禁沉下,大夫人不禁握緊拳頭,眼底微微濕潤,劉大奶奶卻是笑起,等著王老大夫開口要求柳蓉下跪認錯,冬兒更是後悔自己太魯莽給柳蓉招來麻煩。

所有人都不禁看向柳蓉和王老大夫。

王老大夫仔細觀察老侯爺,確定老侯爺沒有醒來的跡象,也抬頭看向柳蓉,準備開口。

「捻轉這些穴位上的銀針,刺激這些穴位。」不等王老大夫將話說出,柳蓉已經對著王老大夫開口,目光卻是緊緊盯著老侯爺,緊張的注視著老侯爺的情況。

「哼,說的針法沒效,就假裝認真,救不了就救不了,還不趕緊下跪認錯!」王老師大夫都沒有開口說什麼,劉大奶奶已經冷冷開口。

「就是,不懂裝懂,我看祖父會出現這樣的問題,恐怕都是你這害人精害的。」柳茗跟著一旁幫腔道。

擔心柳蓉的人都不禁低下頭,不願意看到柳蓉下跪給人磕頭認錯的那一幕。

「王老大夫,趕緊捻轉這些穴位上的銀針,刺激這些穴位。」柳蓉卻是完全不為這些人說的話所動,只是對著王老大夫再次焦急開口道。

王老大夫本也想要開口說話,但看到柳蓉認真的神情之時,卻不自覺的被柳蓉的認真神情感染,眉頭一皺,最終決定給柳蓉一個機會,繼續按照柳蓉說著做,一根根銀針在穴位上捻轉過去,到得最後一根,老侯爺的手指突然動了一下。

一直盯著老侯爺的冬兒不禁滿臉驚喜:「大夫人,你看,你看,老侯爺的手指動了一下。」

大夫人獃獃的望著床上的老侯爺,眼睛濕潤,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只剩下不斷的點頭。

劉大奶奶更是不禁瞪大眼睛,完全不能相信眼前這狀況,竟然峰迴路轉了!該死,剛才就不該讓王老大夫繼續捻轉銀針的,這樣就能狠狠的教訓柳蓉了。

王老大夫也是愣住,忍不住仔細看向老侯爺,要知道用銀針救治癲癇,以他的閱歷都從來不曾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