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三十九章:鍾姨娘的變化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西,只是收拾一半,似乎又有些擔心巧兒:「不過你千萬不要小窺了喜鵲,我看那喜鵲是個精明的,聽說給大奶奶出了不少對付小三小姐的注意。」 翠兒說著聲音壓低:「你可要小心著點,據說那是一招比一招厲害,...

最終太夫人也沒有責怪陳媽媽。

畢竟有一個人心心念念想你所想,念你所念,關心你的一切,對這樣的人,你還能責怪什麼?所以太夫人嘴巴上雖然要顧忌劉大奶奶的面子,說了陳媽媽兩句,可從面上就能看出來,從頭到尾都是維護的。

太夫人老了,要的就是這份貼心,當從她最重視的人身上都得不到,自然而然也就轉移了。

當柳蓉離開太夫人的屋子,陳媽媽還親自將柳蓉送了出來。

一回到鍾姨娘的屋中,鍾姨娘立刻從屋裡翻出所有對燙傷有效的東西,仔細的給柳蓉擦抹,只是看著依舊紅著的一片,最終眼淚忍不住落下。

鍾姨娘不擅長多說話,落淚也是低著頭,默默的繼續給柳蓉抹著,一層,兩層,三層。

藥膏抹了許久,還似乎不夠,恨不得能這麼抹著,就把手上那一片紅直接去掉。

柳蓉知道鍾姨娘心底難受,不說話,任著鍾姨娘用這種沉默發泄。

珊瑚和冬兒一旁看著,見柳蓉不說話,也跟著不說話,一屋子人,就這麼沉默到用晚膳的時候,才零星的為晚膳的事情說了幾句話。

只是鍾姨娘的精氣神變了一些,不是低落,也並非高亢,只是說不清道不明的,似乎堅定了些,不再這般……逆來順受,對,就是骨子裡的那股子沉默和不在意,少了。

柳蓉有些不放心,便叫珊瑚仔細看著。至於冬兒,被她派去找二奶奶屋裡的翠兒了。

卻說劉大奶奶從太夫人處回來。就在屋中發脾氣,對著新來的喜鵲一陣罵。喜鵲默默乖巧的站在一旁,任著劉大奶奶罵著,待得劉大奶奶出了氣,才上前伺候劉大奶奶。

屋中的人都是沉默著的,只有上午去給柳蓉傳話的小丫鬟有些幸災樂禍。

至於劉大奶奶屋中原本的大丫鬟巧兒卻不在屋中,這會在自己住的地方養傷,那十大板,一下比一下實,別看打的不多。卻叫她皮開肉綻。

對她來說,疼是一方面,最難受的卻是自己不能在大奶奶跟前伺候著,憑的給了新來的喜鵲機會,叫對方站了上風,想到以後屋裡大奶奶屋裡自己不是第一了,心底忍不住如螞蟻咬過。

事實上她心底還有一絲難過,只是這難過的地方,她自己也沒意識到。

這難過叫做失望。對劉大奶奶的失望,她為劉大奶奶做牛做馬,到頭來又當了替罪羔羊,這替罪羔羊。她心甘情願。可她這般受傷,這般付出,再不近人情。也該過來看看她……她反倒是被遺落在了角落。

吱呀——

門打開了,巧兒抬頭。便見二奶奶屋中的小丫鬟翠兒又來了,手裡還提著一個小食盒。

「傷口可好些了。我從李媽媽那邊給你要了些藥膏,聽說是小三小姐從劉老大夫那邊拿的上好的金瘡葯,是二奶奶用剩下的,你抹了,這傷口興許也能好的快些。」翠兒一邊說,一邊自然的將取出來的一小瓶藥膏放到巧兒床頭前。

爾後又從食盒中取出一盤小點心,拿出一個遞給躺在床上的巧兒:「嘗嘗,這是二奶奶賞的,我一個人吃覺著沒勁,便想著帶過來,我們一起吃。」

巧兒有些感動,除了來送飯的小丫鬟,沒了在大奶奶面前頭一號的體面,她幾乎被完全遺忘了,也就翠兒會每天來看她。

望著遞過來的點心許久,才默默的接過來吃著。

「還是你好,雖然不是二奶奶跟前體面的,卻有李媽媽護著,有什麼好的,都想著你。」巧兒吃著,忍不住停頓,她以前所有的事情都想著主子,得意時是體面,可也將所有的小丫鬟得罪光了。

翠兒笑起:「巧兒姐姐平日里可不是這樣的,雷厲風行的很呢,怎麼今日突然這麼感嘆了。」

說著,翠兒微微一頓:「說來這日子,也是靠自己過出來的,若是你自己都沒了鬥志,以後在這府中,還要怎麼生活?」

翠攪飼啥的床邊,替巧兒檢查了一下傷口,傷口猩紅,雖然抹了葯,還是觸目驚心:「這些人怎麼就打的這般狠心。」

「一個被主子當了棄子的人,誰還會下輕手。」巧兒有些自棄的開口。

翠兒卻是面容一整:「話可不是這麼說的,你到底還是大奶奶屋中的一等丫鬟,再如何,這地位也是旁人動不了的,等你傷好了,還是那一等丫鬟,可若是你自己都這般想,到時候誰還會高看你,憑的叫那喜鵲如了意。」

巧兒不過是自己躺在床上胡思亂想,有些自怨自艾罷了,這會聽到喜鵲兩個字,卻是立刻面上露出憎惡來:「你說的是,怎麼也不能叫喜鵲爭了先。」

「說來,我在大奶奶面前還是體面的,到底是一等丫鬟,我又是為了大奶奶才受了這罪,在大奶奶面前怎麼也比喜鵲體面。」

巧兒雖然這樣說著,可心底忍不住想著這幾日劉大奶奶一次都不曾過來的事情,隨即對著自己解釋,大奶奶只是太忙了……

巧兒決定不想這些,對著翠兒開口:「這幾日可發生了什麼事情?」

「倒也沒發生什麼,年節那晚大奶奶是帶了喜鵲去的,說來平日這份體面可都是你的,到太夫人跟前,那些賞賜,也都是你的,你身體不好,倒是叫她佔了先。」翠兒忍不住替巧兒抱不平:「你說這大奶奶也是,怎麼就不帶旁的人去呢。」

巧兒咬著下唇:「叫她得意一時,待我好了,就是她倒霉的時候。」

翠兒點頭,又不禁羨慕的對著巧兒開口:「說來年節的晚上,大奶奶走的比其她人都早呢,大奶奶應該是回來看你了吧,畢竟大老爺氣大奶奶也沒到大奶奶屋中,若不是為了看你,又怎麼會回的早呢,真是羨慕你,讓大奶奶想著……」

巧兒卻是腦子一懵,後面的話卻是聽不清了,腦中只有一句話,大奶奶有閑的時間,也不願意過來看她……

「好了,我也該回去了,還要去給二奶奶準備七少爺要用的東西,不能再耽擱了。」

翠兒見說的差不多,站起身,開始收拾東西,只是收拾一半,似乎又有些擔心巧兒:「不過你千萬不要小窺了喜鵲,我看那喜鵲是個精明的,聽說給大奶奶出了不少對付小三小姐的注意。」

翠兒說著聲音壓低:「你可要小心著點,據說那是一招比一招厲害,這樣算計精明的人可不好對付。」

巧兒眉頭瞬間皺起,平日里若是有人這麼說,她不會多想,而今這般說起,她卻忍不住多想,要知道自從喜鵲到大奶奶身邊后,她倒霉的巧合也太多了,難不成……

說人這心啊,旁的時候什麼也不想,可一旦種下點小芽芽,就忍不住多想。

翠兒說完也正好把食盒子整理好:「我這便先回去了。」

「嗯,好。」巧兒還沒回過神,只是茫然的應著,待得翠兒走到屋門口,卻是猛的將翠兒叫住,翠兒有些疑惑的回頭看巧兒。

「如果你事事為一個人著想,還為對方弄的眾叛親離,而對方卻對你無情無義,還對一個暗中陷害你的人好,你會怎麼對待這兩個人?」巧兒望著翠兒問道。

翠兒略有些疑惑,卻還是快速的開口:「若是我,我便毀了那個對我無情無義的人最重視的東西,且叫她認為是暗中害我的人做的。」

毀掉一個人最重視的東西嗎?

說完,翠兒便離開了,只留巧兒一個人趴在床上,腦海中一直循環著翠兒的話。未完待續。。

ps: 修,發現這章少複製了五百字進去,所以修了一下,所以雖然是四點訂閱,卻是兩千五百字。/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