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三十八章:陳媽媽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 柳蓉不禁訝異的看向陳媽媽,沒想到對方竟然會在這個時候幫她,畢竟這件事情和陳媽媽無關。 卻說陳媽媽在柳蓉為了鍾姨娘用滾燙的開水燙了自己,便一直處於震驚中,她這一生見過這麼多人,卻從未...

劉大奶奶看著太夫人說完微微一頓,轉眸看向柳蓉繼續一字一句的說道:「我看不如就將鍾姨娘賣了,讓人牙子送到邊疆,叫她再回不到文定侯府,和三姐兒永不得相見,也好對府邸中的其它人以儆效尤1

「看她們還敢不敢再繼續做這樣忤逆欺騙的事情1說著,劉大奶奶對著柳蓉冷笑起,眼底掩飾不住的得意!

鍾姨娘面色一白,身子不禁晃了晃,柳蓉趕忙上前扶住鍾姨娘。

鍾姨娘不禁看向柳蓉,眼底悲切清清楚楚,柳蓉看著心中難受,卻是用手緊緊握住鍾姨娘的手,對著鍾姨娘搖頭,告訴鍾姨娘不要擔心,一切都有她。

一旁伺候鍾姨娘的珊瑚聽著劉大奶奶說的話,卻是心中一寒。

劉大奶奶這哪裡是懲罰,這分明是要直接將鍾姨娘毀了!

真要是將鍾姨娘賣到人販子處,還送到那麼遠的地方,還提什麼小戶人家,恐怕是會被送進什麼見不得人的地方。

真真好狠的心。

一旁的冬兒更是急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般。

若是這樣的事情叫劉大奶奶得逞了,不說以小姐對鍾姨娘的感情會做出什麼事情,就是小姐以後出了府邸,生母被人這般處置,恐怕也再不能昂首挺胸。

而看現在的情況,根本就已經沒有人能阻止劉大奶奶了,恐怕鍾姨娘真的要被送出去賣了。

這……這可如何是好。

看著所有人變色,劉大奶奶不禁笑的更加得意,要知道自從這該死的三姐兒落水救回來后。她便一直諸事不順,這回終於可以叫三姐兒痛苦難看!

想著。劉大奶奶對著太夫人繼續開口:「外祖母,您覺得這樣懲罰如何?」

太夫人看了一眼柳蓉。有些遲疑。

見太夫人遲疑,劉大奶奶身旁伺候的丫鬟趕忙開口幫腔:「容奴婢插一句嘴,鍾姨娘如今能如此不守規矩,忤逆欺騙,這和當初的鐘家有何區別。這鐘家人恐怕命里都有那幾分反骨,若是現在不處置,恐怕以後就不是借太夫人您的名義欺騙大奶奶,而是禍害到府外,將整個文定侯府都給害了。」

「若真到了那個時候。恐怕後悔莫及……」

太夫人眼睛一凝,再不看柳蓉,張嘴就要開口下決定!

「太祖母,母親派來的丫鬟根本不曾見過鍾姨娘,又怎麼可能發生鍾姨娘忤逆欺騙的事情?」柳蓉上前一步,在太夫人張口的一瞬間開口,說完卻是深深看了一眼這個一旁幫腔說話的小丫鬟。

劉大奶奶看向柳蓉冷笑:「若小丫鬟不曾見到鍾姨娘,又怎麼會傳回來這樣的消息,三姐兒。你不要仗著老侯爺寵著你,就以為可以這麼胡來1

「你說到底不過是個庶女,即便是你做了這樣的事情,府中也不可能輕饒。我看你們還是好好想清楚了再說話比較好1

鍾姨娘忍不住想要上前,她怎麼能允許自己就在一旁看著,任由自己的女兒承擔所有責任。卻被一旁的珊瑚拉祝

柳蓉見鍾姨娘要上前,心裡好一陣擔心。這會見被珊瑚拉住,心裡輸出一口氣。看著劉大奶奶的面容也更加鎮定。

只要鍾姨娘不上前,今日這事情即便到她身上又如何,她已經離開府邸住,這幫人就算是想要對付,兩天時間又能做出什麼來!

柳蓉想著越加面無表情:「母親要怪也該怪那小丫鬟才是,也不把誰說的這些話說清楚,明明都是我說的,鍾姨娘都不在場,又何來鍾姨娘欺騙人的說法?」

「母親您若整治家風,想要找人懲罰,也要先看清誰是真正做錯事情的人才是,怎麼能這般胡亂找無辜的人懲罰。」

「你1劉大奶奶明明是勝利者,可這會卻被柳蓉說的一句話都反駁不出,最後還變成所有的錯誤,都是她手裡的丫鬟傳話傳錯了,她如何不憋悶!

只氣的手腳發抖。

柳蓉只是閑閑的看著劉大奶奶。

「即便這話是你說的,鍾姨娘也有教養不當的過錯!是罪魁禍首,還是要懲罰1劉大奶奶已經完全不顧其他,現在就只有想法,非要懲罰鍾姨娘,滅柳蓉的威風不可!

即便你再能耐又如何,你母親還控制在我手上!只要你敢得罪我,我就拿你母親開涮!

柳蓉氣樂了:「母親若是這般說,那母親恐怕也是有錯了,您身為嫡母,聲兼管教妾侍和子女之責,如今我若算是犯錯了,最大的罪魁禍首,恐怕是你才是,若要懲罰,怎麼也輪不到鍾姨娘,也應該是你才是1

「你1劉大奶奶忍不住用手指著柳蓉。

柳蓉完全不看劉大奶奶,卻是對著太夫人開口:「太祖母,還請您連母親和我一起懲罰,也好正了這家中的不正之風1

「畢竟也是我沒有同母親的小丫鬟說清楚,仔細告訴小丫鬟一定要告知母親,這些話是我讓小丫鬟傳回去的,才會引出這樣的事情。」柳蓉說著微微一頓:「這才讓母親不分青紅皂白,不帶著孝心善心,到太祖母這邊給您探病,而是借看病之名,行這等錯事。」

劉大奶奶面色大變,沒想到自己沒能對付柳蓉,還被柳蓉將話題引到這邊,不禁擔心的看向太夫人。

果然太夫人聽到劉大奶奶借著看病的名義,其實是來太夫人屋中藉機對付鍾姨娘和柳蓉,面色沉下。

老人家人老了,最需要的是發自心中的孝心!

劉大奶奶身旁的小丫鬟見了這些情況,不禁開口:「大奶奶自然是發自內心孝順太夫人的,不過是聽及太夫人提及不曾請過鍾姨娘,這才發火,小三小姐怎麼可以這般混淆視聽,陷嫡母與不義。」

劉大奶奶面上一喜:「就是!重點在於鍾姨娘沒受太夫人的請,卻到太夫人這邊來了,還對丫鬟說太夫人請了她過來,這才是關鍵。」

「可別給我說什麼請安,一個區區姨娘,可沒有這樣的資格1

「三姐兒,你有孝心是好的,但是為了庶母,卻忤逆欺騙嫡母,你覺得這樣的人,在這京城這片地上,還有人家敢要你這樣的媳婦嗎?」

鍾姨娘一顫。

冬兒和珊瑚臉色一白,古人心中,這終身大事,關乎下半輩子,這事情若是毀了,才是大毀!

即便從未抱有希望,但誰不對未來渴望!

柳蓉擔心鍾姨娘承受不住,想要開口打破這種狀態。

陳媽媽一旁突然開口:「都是我的錯,昨夜我見太夫人身子不適,便想著請小三小姐今日過來給太夫人瞧瞧,小三小姐說鍾姨娘能幫她一起看病,我便隨口一起請了。」

柳蓉不禁訝異的看向陳媽媽,沒想到對方竟然會在這個時候幫她,畢竟這件事情和陳媽媽無關。

卻說陳媽媽在柳蓉為了鍾姨娘用滾燙的開水燙了自己,便一直處於震驚中,她這一生見過這麼多人,卻從未見過這般感情至深的人。

只這一點,便能看出這位小三小姐對身邊的人也絕對不會差,這樣的主子以後若是有機會跟上才是真正的福氣。

陳媽媽想著對著太夫人跪下:「太夫人,都怪老奴自作主張,才引來這樣的波段,之前又害怕您責罰,不敢說出實情,還請太夫人懲罰1

劉大奶奶面色瞬間難看,本以為已經讓柳蓉退無可退,即便懲罰不到鍾姨娘,也將柳蓉陷進去,沒想到這邊陳媽媽竟在這最關鍵的時刻跪下替柳蓉擋災責。

該死,這陳媽媽腦子讓驢踢了嗎,還是傻了,平白的檔了她這難得的對付柳蓉的機會!

偏偏陳媽媽說了這些話,劉大奶奶不能再多說其它,否則只會惹太夫人生氣,一想到大好機會錯過,只氣的劉大奶奶一口氣悶在胸口。

狠狠的瞪了一眼陳媽媽!

陳媽媽頭碰地,她才不像劉大奶奶想的,腦子讓驢踢了,更不是傻了!她這會比誰都清楚明白,可現在是在為自己爭取一個光明的未來!

以太夫人的身體情況,恐怕已經時日無多。她又是太夫人屋裡的人,太夫人若是去了,她恐怕就完全沒有了立身之處。

不說大夫人和太夫人關係一般,不可能接收她,就是大奶奶這樣的性格,恐怕也會將文定侯府敗光,跟著毫無前途可言。

再加上她幫了小三小姐,劉大奶奶也對她心存厭惡,她現在只有一條出路,而且她也覺得是最好的出路!

那就是以後跟著小三小姐!

更何況小三小姐這般重視感情,以她的性子,跟在她身邊做事情,定會一直念著她的好,到時候只要有小三小姐好的,絕不會虧待了她。

而以小三小姐連老侯爺都誇獎的聰慧和能力,以後的日子還能差嗎?

只要幫了小三小姐,未來就廣闊無比。

平日都沒有什麼大的機會施恩,這會再不抓緊時機出面幫忙,更待何時!

這才是她的機會。

陳媽媽很久以後想起自己今日的這個抉擇,都無比慶幸,更是對身旁的人說,這是她人生中做的最大,也是最正確的一次選擇!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