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三十四章:大年初一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沒想到事情竟然會出乎意料的發展成這樣。 小丫鬟反應過來,卻是有些慌了,大奶奶可沒說小三小姐說太夫人請她和鍾姨娘過去,她要如何反應。 她出來的時候,大奶奶的態度可是勢在必得。而她沒將小三...

大年初一一早,大夫人便和老侯爺去了宮裡,這是每年的慣例,但凡有爵位的大人和誥命在身的夫人,都要入宮見拜。

府中因為這事情忙碌著,照理說這樣的事情和柳蓉以及鍾姨娘沒有多大關係,又有著守歲的事情,該可晚一些起才是。卻是在大夫人和老侯爺一出府,劉大奶奶便派了人過來,要鍾姨娘立刻過去立規矩。

冬兒一聽來人的話,面色便變得難看,一個府邸再如何有規矩,也不可能在大年初一立規矩,劉大奶奶這分明是找鍾姨娘的麻煩。

更荒謬的是,一邊叫鍾姨娘過去立規矩,另一邊竟是柳蓉也去劉大奶奶屋子裡過初一。

這分明是借著懲治鍾姨娘向柳蓉示威。

一時之間,冬兒和珊瑚都不禁看向柳蓉。

她們都知道以鍾姨娘淡然的性子,為了不惹出什麼麻煩,肯定會去劉大奶奶處,而柳蓉激動的性子,以往每次遇到鍾姨娘的事情便不能淡定,這次聽到這事情恐怕……

出乎兩人的意料,柳蓉竟是像沒發生什麼事情一般,接過珊瑚遞過來的布巾擦臉,直到擦完臉,才淡淡的看向劉大奶奶派來的丫鬟:「你回去同母親說,鍾姨娘病了,恐怕去不了她那邊立規矩。」

「至於我,母親既然都派了人過來,我過一會去她那裡過初一便是了。」柳蓉說完,將手上的布巾遞迴給伺候洗臉的珊瑚,珊瑚接過去。便投到水中清洗。

小丫鬟一陣為難,過了好一會才開口:「大奶奶說了。鍾姨娘今日必須去她那裡,便是病了。也得去。」

柳蓉微微眯起眼睛。

小丫鬟卻是立刻變了臉色,她以前便跟著巧兒到小三小姐這邊,巧兒從一開始對柳蓉的態度和到得最後對柳蓉的態度變化,看的最清楚不過。

甚至是巧兒現在不得勢了,那些丫鬟們聚集在一起聊天分析下來,都認為巧兒之所以會變成現在這樣,就是因為得罪了柳蓉。

而這次卻是要她一個人承擔罪責,她可不是巧兒,在夫人面前最得臉。若是遇到什麼事情,恐怕只有被逐出府的命,想到以後可能有的凄慘,小丫鬟面色更加難看。

這會不禁將大奶奶屋裡新晉的大丫鬟喜鵲恨慘了,自己不來做這惡人,叫她們來做也就罷了,卻還在大奶奶面前提及小三小姐可能會用這個做借口,還讓大奶奶吩咐她們遇到了這件事情必須這麼說。

若她以後被逐出府,這就是喜鵲害的。

柳蓉不知道這片刻。小丫鬟想了那麼多,但是她的面色確實不好看。

劉大奶奶這麼做,是想當面使喚鍾姨娘,借著這件事情羞辱她。即便她現在說自己病了不去,小丫鬟恐怕也會這麼回復。

「不要叫人家小丫鬟為難了,去立規矩便是了。也不是什麼大事情。」鍾姨娘對著柳蓉淡淡的開口,就彷彿在說一件最平常的事情一般。

只可惜鍾姨娘說的平淡。微微顫了顫的手卻出賣了她。

她畢竟是這府邸中曾經的大奶奶,即便是如今被廢掉了。骨子裡的尊嚴也是。

若只是叫她一個人去立規矩還好說,閉著眼當做被蛇咬了也就是了,可如今卻是要和自己的女兒一起去,看著別人借著羞辱她,來對付她女兒,即便她的性子再淡薄,這會也有些受不祝

柳蓉將一切看得分明,眉頭深深的皺起,她們都想到了劉大奶奶會借著大夫人和老侯爺不在的時候對方柳蓉,卻沒想到劉大奶奶竟會想出這樣的法子。

鍾姨娘不比柳蓉,一旦忤逆劉大奶奶,劉大奶奶可是有權利將鍾姨娘賣出府去的,之於文定侯府而言,一個妾侍和丫鬟的區別不過是妾侍陪過主人過夜,但一旦犯錯忤逆主子,懲罰的結果卻是和丫鬟是一樣的。

「小三小姐,您不要怪我們,我們也只是來傳命令的,大奶奶說了,你們必須在卯時之前到她那邊。」小丫鬟小心翼翼的對著柳蓉開口。

眼前可是讓大奶奶都吃過癟的小三小姐。

柳蓉沉默了好一會都沒說話。

冬兒看著柳蓉不禁嘆氣,事情都到了這種程度,劉大奶奶連鍾姨娘裝病這條路都堵上了,小姐還能有什麼辦法,恐怕只能跟著鍾姨娘一起過去,眼睜睜看著鍾姨娘在劉大奶奶跟前受辱了。

這該死的劉大奶奶,就該挨雷劈!

珊瑚站在一旁,也不禁替鍾姨娘難過,自己一個立規矩也就罷了,卻要在小三小姐面前這般,鍾姨娘可怎麼受的了。

小丫鬟見柳蓉沒有再說話,不禁鬆一口氣,總算是可以回去劉大奶奶那邊交差了。

想了想,小丫鬟還是看著柳蓉提醒:「小三小姐,您是不是該和鍾姨娘一起去劉大奶奶那邊了?」

聽到小丫鬟的話,柳蓉彷彿才想起什麼事情,反應過來一般:「恐怕要叫你失望了,我和鍾姨娘恐怕都去不了母親處了。」

「我才想起來,昨晚守歲,太夫人吩咐了陳媽媽讓我和鍾姨娘今日去太夫人處,替太夫人看病,之前聽到母親叫我們去她那邊,卻是一慌,給忘記了。」

小丫鬟瞬間目瞪口呆。

柳蓉卻是頓了頓才重新開口:「不過,若是母親一定要見我們,也可以去太夫人那邊找我們,相信鍾姨娘在太夫人那邊給母親立規矩也是一樣的。」

冬兒和珊瑚都不禁呆住,沒想到事情竟然會出乎意料的發展成這樣。

小丫鬟反應過來,卻是有些慌了,大奶奶可沒說小三小姐說太夫人請她和鍾姨娘過去,她要如何反應。

她出來的時候,大奶奶的態度可是勢在必得。而她沒將小三小姐和鍾姨娘請回去,恐怕是要倒霉。

柳蓉卻是不管幾人的反應。走到鍾姨娘身旁,撒嬌著開口:「娘。您可要快些,太夫人說了,我們卯時之前必須過去呢,若是晚了,太夫人恐怕要生氣了。」

柳蓉對著鍾姨娘說完,不等鍾姨娘開口,便打發劉大奶奶派來的小丫鬟:「你還不快回去告訴我母親,若是叫她等久了,恐怕會狠狠的懲罰你。」

小丫鬟這才反應過來。想到自己事情沒搬好,若是再晚些回去,大奶奶恐怕就不是簡單的遷怒了,趕忙對著柳蓉福了福身子,慌忙離去。

見小丫鬟離開,冬兒不禁滿臉笑容:「小姐,你也真是的,太夫人既然叫你去給她看病,你怎麼也不早說。害得我們白白擔心這麼久。」

「雖然太夫人也挺可怕的,但是比頻繁不斷找麻煩的劉大奶奶要好太多了。」

柳蓉只是笑笑,珊瑚卻在一旁已經開口:「小三小姐不過是騙那小丫鬟的,為的不叫鍾姨娘去劉大奶奶那邊。」

冬兒不禁愣住:「這怎麼會?小姐為什麼要說這樣的謊?」

珊瑚卻是沒有回答冬兒的話。而是一臉不贊同的看著柳蓉:「小姐,這事情若是叫劉大奶奶知道了,恐怕鍾姨娘會更加不好。」

這分明是飲鴆止渴。

鍾姨娘微微皺眉。雖然她不想在自己女兒面前丟人,可更不願意柳蓉因為她受牽連。不禁對著柳蓉開口:「我們還是趕緊追回那小丫鬟,這會去追說不定還來得及。」

柳蓉趕忙攔住鍾姨娘:「這話都說出去了。怎麼還能追回來,這事情若是傳出去,恐怕也不好。」

穩住鍾姨娘,柳蓉才看著鍾姨娘笑起:「娘,您就放心吧,您什麼時候見女兒打過沒把握的仗,我有十二分把握,大奶奶不敢去太夫人那邊詢問這件事情。」

以最近太夫人對劉大奶奶的態度,劉大奶奶想來也不敢去太夫人那邊撞槍口,她只要處理的好,這件事情應該沒有任何問題。

這也是她思前想後后,想到的對付劉大奶奶讓鍾姨娘當著她的面站規矩的辦法。

想著,柳蓉對著幾個人開口:「不過你們要趕緊準備準備,我們換上一身衣裳,快些去太夫人那邊。」

「不然不用劉大奶奶查這件事情,卯時我們沒有去太夫人那邊,這謊話恐怕就自己戳破了,到時候我們反倒是更被動。」

被柳蓉這麼一說,冬兒和珊瑚趕緊忙碌起來。

鍾姨娘卻是定定的看著柳蓉許久:「娘不想拖累你的,到底還是拖累到你了。」

鍾姨娘說著有一些失落。

柳蓉卻是笑起:「娘說的什麼話,什麼拖累不拖累的。我可是巴不得娘能拖累我,不然怎麼顯得你女兒聰明智慧,超級厲害1

柳蓉說著對著鍾姨娘撒嬌:「娘,您好歹也叫我有些表現的機會嘛,不然女兒顯得多沒用埃」

卻說小丫鬟回了劉大奶奶處將柳蓉的話一說,劉大奶奶不禁氣的拍桌子:「沒想到這小賤人的女兒運氣竟然這麼好,連這麼好的機會,都不能讓她過來受辱1

一旁一個看起來很是機靈的小丫鬟不禁開口:「大奶奶,我看這件事情恐怕不對。」

「怎麼不對?柳蓉難不成還敢撒謊騙我們不成?」劉大奶奶皺眉。

「還真有可能撒謊騙我們1小丫鬟想了想,看著劉大奶奶繼續說道:「大奶奶您想,以太夫人的性格,和愛面子的狀態,根本不可能請小三小姐去看病,還在大年初一這樣的日子請小三小姐過去1

劉大奶奶卻是沉著臉:「說謊了又怎麼樣,難不成我們還能去太夫人那邊直接問?」

「太夫人因為丹藥有毒的事情已經對我十分不高興了,若是我為了這麼點小事,還過去詢問,太夫人肯定更加氣我,恐怕念起丹藥的事情,還要懲罰我1劉大奶奶說著微微一頓:「這些事情倒都還好說,萬一我的事情叫太夫人再病上加病,恐怕連老爺都不能饒了我。」

「要知道老爺現在被楊姨娘那個小賤人迷的七葷八素,我這邊若是再出點事情,不正好如了他的意,叫他抬了楊姨娘那個賤人1

「要知道他當初能夠因為鍾家敗落的事情廢掉鍾姨娘,不代表他現在就不能因為我氣病太夫人的理由廢掉我,所以我一步都不能踏錯。」

小丫鬟不禁沉默,過了好一會,突然笑著對劉大奶奶開口:「大奶奶,雖然您不能直接去問,但是可以去旁敲側擊啊,只要您旁敲側擊出小三小姐撒謊的事情,然後叫太夫人和所有人知道,到時候即便我們不能自己直接對小三小姐做什麼,也能叫太夫人她們生氣主動懲罰小三小姐和鍾姨娘1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