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三十四章:大年初一

作者:安筱樓  |  更新時間:2013-10-25 02:15  |  字數:3993字

大年初一一早,大夫人便和老侯爺去了宮裡,這是每年的慣例,但凡有爵位的大人和誥命在身的夫人,都要入宮見拜。

府中因為這事情忙碌著,照理說這樣的事情和柳蓉以及鍾姨娘沒有多大關係,又有著守歲的事情,該可晚一些起才是。卻是在大夫人和老侯爺一出府,劉大奶奶便派了人過來,要鍾姨娘立刻過去立規矩。

冬兒一聽來人的話,面色便變得難看,一個府邸再如何有規矩,也不可能在大年初一立規矩,劉大奶奶這分明是找鍾姨娘的麻煩。

更荒謬的是,一邊叫鍾姨娘過去立規矩,另一邊竟是柳蓉也去劉大奶奶屋子裡過初一。

這分明是借著懲治鍾姨娘向柳蓉示威。

一時之間,冬兒和珊瑚都不禁看向柳蓉。

她們都知道以鍾姨娘淡然的性子,為了不惹出什麼麻煩,肯定會去劉大奶奶處,而柳蓉激動的性子,以往每次遇到鍾姨娘的事情便不能淡定,這次聽到這事情恐怕……

出乎兩人的意料,柳蓉竟是像沒發生什麼事情一般,接過珊瑚遞過來的布巾擦臉,直到擦完臉,才淡淡的看向劉大奶奶派來的丫鬟:「你回去同母親說,鍾姨娘病了,恐怕去不了她那邊立規矩。」

「至於我,母親既然都派了人過來,我過一會去她那裡過初一便是了。」柳蓉說完,將手上的布巾遞迴給伺候洗臉的珊瑚,珊瑚接過去。便投到水中清洗。

小丫鬟一陣為難,過了好一會才開口:「大奶奶說了。鍾姨娘今日必須去她那裡,便是病了。也得去。」

柳蓉微微眯起眼睛。

小丫鬟卻是立刻變了臉色,她以前便跟著巧兒到小三小姐這邊,巧兒從一開始對柳蓉的態度和到得最後對柳蓉的態度變化,看的最清楚不過。

甚至是巧兒現在不得勢了,那些丫鬟們聚集在一起聊天分析下來,都認為巧兒之所以會變成現在這樣,就是因為得罪了柳蓉。

而這次卻是要她一個人承擔罪責,她可不是巧兒,在夫人面前最得臉。若是遇到什麼事情,恐怕只有被逐出府的命,想到以後可能有的凄慘,小丫鬟面色更加難看。

這會不禁將大奶奶屋裡新晉的大丫鬟喜鵲恨慘了,自己不來做這惡人,叫她們來做也就罷了,卻還在大奶奶面前提及小三小姐可能會用這個做借口,還讓大奶奶吩咐她們遇到了這件事情必須這麼說。

若她以後被逐出府,這就是喜鵲害的。

柳蓉不知道這片刻。小丫鬟想了那麼多,但是她的面色確實不好看。

劉大奶奶這麼做,是想當面使喚鍾姨娘,借著這件事情羞辱她。即便她現在說自己病了不去,小丫鬟恐怕也會這麼回復。

「不要叫人家小丫鬟為難了,去立規矩便是了。也不是什麼大事情。」鍾姨娘對著柳蓉淡淡的開口,就彷彿在說一件最平常的事情一般。

只可惜鍾姨娘說的平淡。微微顫了顫的手卻出賣了她。

她畢竟是這府邸中曾經的大奶奶,即便是如今被廢掉了。骨子裡的尊嚴也是。

若只是叫她一個人去立規矩還好說,閉著眼當做被蛇咬了也就是了,可如今卻是要和自己的女兒一起去,看著別人借著羞辱她,來對付她女兒,即便她的性子再淡薄,這會也有些受不住。

柳蓉將一切看得分明,眉頭深深的皺起,她們都想到了劉大奶奶會借著大夫人和老侯爺不在的時候對方柳蓉,卻沒想到劉大奶奶竟會想出這樣的法子。

鍾姨娘不比柳蓉,一旦忤逆劉大奶奶,劉大奶奶可是有權利將鍾姨娘賣出府去的,之於文定侯府而言,一個妾侍和丫鬟的區別不過是妾侍陪過主人過夜,但一旦犯錯忤逆主子,懲罰的結果卻是和丫鬟是一樣的。

「小三小姐,您不要怪我們,我們也只是來傳命令的,大奶奶說了,你們必須在卯時之前到她那邊。」小丫鬟小心翼翼的對著柳蓉開口。

眼前可是讓大奶奶都吃過癟的小三小姐。

柳蓉沉默了好一會都沒說話。

冬兒看著柳蓉不禁嘆氣,事情都到了這種程度,劉大奶奶連鍾姨娘裝病這條路都堵上了,小姐還能有什麼辦法,恐怕只能跟著鍾姨娘一起過去,眼睜睜看著鍾姨娘在劉大奶奶跟前受辱了。

這該死的劉大奶奶,就該挨雷劈!

珊瑚站在一旁,也不禁替鍾姨娘難過,自己一個立規矩也就罷了,卻要在小三小姐面前這般,鍾姨娘可怎麼受的了。

小丫鬟見柳蓉沒有再說話,不禁鬆一口氣,總算是可以回去劉大奶奶那邊交差了。

想了想,小丫鬟還是看著柳蓉提醒:「小三小姐,您是不是該和鍾姨娘一起去劉大奶奶那邊了?」

聽到小丫鬟的話,柳蓉彷彿才想起什麼事情,反應過來一般:「恐怕要叫你失望了,我和鍾姨娘恐怕都去不了母親處了。」

「我才想起來,昨晚守歲,太夫人吩咐了陳媽媽讓我和鍾姨娘今日去太夫人處,替太夫人看病,之前聽到母親叫我們去她那邊,卻是一慌,給忘記了。」

小丫鬟瞬間目瞪口呆。

柳蓉卻是頓了頓才重新開口:「不過,若是母親一定要見我們,也可以去太夫人那邊找我們,相信鍾姨娘在太夫人那邊給母親立規矩也是一樣的。」

冬兒和珊瑚都不禁呆住,沒想到事情竟然會出乎意料的發展成這樣。

小丫鬟反應過來,卻是有些慌了,大奶奶可沒說小三小姐說太夫人請她和鍾姨娘過去,她要如何反應。

她出來的時候,大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