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三十三章:除夕夜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也嚮往這樣的生活,也是可以向老侯爺太夫人請示的。」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現在若是去說,太夫人還說不定開心的立刻送母親出府住呢。」 劉大奶奶面色瞬間一黑。 一旁的三奶奶不禁有些驚...

時間過的很快,一下子便到了除夕,不過這中間卻是發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據說是劉大奶奶去看望楊姨娘,卻是差點害得楊姨娘摔倒,好在沒出事情,不過就是這樣,柳蓉的便宜父親也甩了臉子給劉大奶奶。

據說劉大奶奶為了撇清責任,在跟在身邊的兩個丫鬟中選了一個將事情推清了,最後說的是巧兒不小心,才弄出這樣的事情,結果是巧兒被推出去打了十個板子,最後才了事。

待得到了旁晚,柳蓉到得太夫人屋中,便見到心事重重的劉大奶奶,卻沒見她那便宜父親。

太夫人大約是記著丹藥的事情,也沒有搭顧一旁比平時沉默的劉大奶奶,一時之間劉大奶奶身邊顯得有些冷清。

這恐怕是劉大奶奶自從抬正了后,過的最不好的一個年節。

也不知道二姐兒柳茗和劉大奶奶說了什麼,也被劉大奶奶一陣訓斥,最後大夫人訓了劉大奶奶一頓,又說了這會是年節,就該開開心心的,才落了幕。

不過柳茗卻是不高興,請示了一下,便帶著柳芸離開了。

而跟著柳蓉的珊瑚,卻是時不時的看柳蓉一眼,欲言又止,都快叫柳蓉懷疑自己面上是不是沾了什麼東西,後來叫冬兒一問,才叫柳蓉哭笑不得。

卻原來是因為柳蓉送了一個卡通兔的娃娃給六姐兒,她也想學著做一個給自己的妹妹。

柳蓉一想,便叫冬兒帶珊瑚回去,正好教珊瑚怎麼做那娃娃。順便照看沒有過來參加守歲的鐘姨娘。

而六姐兒一見柳蓉到得屋中,便圍著柳蓉不斷的說著。後來還對著其它人不斷的炫耀著柳蓉送她的,卡通版的兔子的布娃娃。

一旁一個看著也就六歲的小男童看到六姐兒手中的布娃娃。忍不住上前摸了摸,便被一個年紀看起來比柳博長一些的少年訓了一頓,另外一個看起來很是文氣的青衫少年不約是看不過去,上前將這小男童帶走了。

柳蓉還是第一次見這些人,問了珊瑚,才知道這幾個竟然都是她的兄弟,那個年紀最長的,看起來也最凶的,是劉大奶奶的兒子。柳鑫,那文氣護著男童的卻是三奶奶過繼的的兒子柳源。

至於六歲的男童卻是柳蓉那便宜父親的庶子,柳澤。

珊瑚還告訴柳蓉,還有一位庶子名柳淮病了,沒有來。

柳蓉看著這一群人,有些恍然,這個世界的生活似乎在放大,見到的人越多,也似乎越真實。而上一世的記憶也漸漸模糊,被這些人替代。

不過另一點叫柳蓉印象深刻的,便是這府邸中的嫡庶差別,只看太夫人對孩子的態度便可以清晰的分辨出哪個是嫡出哪個是庶出。但凡嫡出的,太夫人的態度明顯和藹一些,那些庶出的。卻是看都不看一眼。

就連發的紅包,也是嫡出的厚一些。庶出的薄上許多。

這麼說起來,她恐怕還要感謝太夫人。好歹她現在雖然是庶出的,這年夜過下來,太夫人還看了好幾眼,還有這紅包,也比一般庶出厚些,看太夫人那鬥雞似的恩賜表情,柳蓉心底揚起一股子說不清的情緒。

最後只剩下哭笑不得了。

就這樣,劉大奶奶和柳璇還是瞪了她很多眼。

瞪吧瞪吧,反正多看幾眼身上也多不出個窟窿。

不過熱熱鬧鬧確實是好,即便文定侯府在走下坡路,也發生了很多事情,在這一刻也是簡簡單單歡歡樂樂的。

只看著這些繁雜的生活狀態,柳蓉對這麼一大家子的人,厭惡似乎也少了許多。

這大約便是老侯爺一定要求她回家過年節的原因吧,看到這個家最快樂的一面。

不一會,太夫人大約是覺得孩子們一直在屋中也坐不住,便允了孩子們出去看打炮竹,只把一群憋壞了的猴子都樂壞了。

就連抱著布娃娃的六姐兒都嚷著要出去,最後也是囑咐了必須離那些炮竹遠遠的,才叫這些人全都去了。

待得這般一散,屋裡便剩下零零散散的幾個人,除了年長的長輩們,剩下的竟只有柳蓉。

「我也不知能再陪你們過幾個年節了。」太夫人有些感慨,話語間不禁有些傷感。

「誰說的,娘肯定會長命百歲,這子孫福還沒享夠呢,怎麼也得看得看著柳鑫娶妻生子埃」二夫人趕忙逗趣的開口。

大夫人一旁應和,笑容明顯比往常要勉強些。柳蓉能看到大夫人面上的疲憊,這才多久不見,髮髻上竟多了許多白髮。

「好,一定看我們大哥兒成親。」太夫人應了幾聲,便有些疲憊了,身體狀況明顯越來越不如以前。

陳媽媽說了幾句,便將太夫人勸進了屋子,這裡不禁更安靜一些,一時間便剩下大夫人二夫人,大奶奶,三奶奶,以及柳蓉和柳源。

幾個人沉默了一會,大夫人才看向柳蓉:「這些日子忙,也沒顧得上你,在外面過的可還好?」

「她若是過的不好,恐怕這府里就沒人過的好了,這在外面吃穿用度可是比府里的嫡女都要好。」劉大奶奶忍不住開口諷刺。

柳蓉笑笑:「倒是叫母親記掛了,竟是日日想著我在外面如何生活,若是母親也嚮往這樣的生活,也是可以向老侯爺太夫人請示的。」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現在若是去說,太夫人還說不定開心的立刻送母親出府住呢。」

劉大奶奶面色瞬間一黑。

一旁的三奶奶不禁有些驚訝的看向柳蓉,似乎沒想到府中竟還有這麼一個女兒,敢這般說話態度。

柳蓉卻是不理劉大奶奶,這人是不刺她幾句就不舒服。反正也是傷害不到她的,卻是看向大夫人:「祖母最近神色看起來似乎有些疲憊。可是府中發生了什麼事情?」

柳蓉的話一出,屋中的人都瞬間沉默了下來。

柳蓉大致能想到這幫人心底惦記的恐怕都是她那便宜父親的事情。她對這個時代的銀子狀況並不是特別了解,但是看老侯爺能輕鬆的給她一千兩銀子,照理說這一萬兩銀子也不該能影響文定侯府這麼深才是。

怎麼就突然似乎都不行了。

柳蓉想了想,還是對著太夫人開口:「日子便是這般過,也沒什麼過不去的坎,累壞了自己的身子,反倒是不好。」

「若是實在不行,我府中的用度就不用從侯府出了,反正我可以替人看診。也會有些銀兩。」

「不行1

「這個可是你說的。」

太夫人喝劉大奶奶的話幾乎是同時出來,一聽大夫人說不行,劉大奶奶不禁看向大夫人:「娘,為什麼不行,蓉兒既然自己有本事養活自己,文定侯府現在的狀況大家都清楚,為何就不能讓她自食其力。」

大夫人冷冷的看了一眼劉大奶奶。

劉大奶奶大約是從來沒看到大夫人用這種眼神看過自己,想到太夫人這會也不會幫自己,之前又惹了夫婿的不喜。一時竟是不敢再說話,不過看向柳蓉的目光卻是更加厭惡。

好一會,劉大奶奶不知道是想到了什麼事情,才笑起。只是看著柳蓉的神色帶著一股子冰冷。

也不知道是在算計著什麼。

大夫人卻是定定看向柳蓉:「你再如何也是文定侯府的女兒,文定侯府再不濟,也不會少了女兒的用度。」

大夫人說著微微一頓:「只要我在文定侯府一日。這規矩便一直在。」

像是下了什麼決定一般,大夫人看著柳蓉又提了一句:「若是我和老侯爺都不在了。這府邸里的事情,決定。你便不用管了,她們若是做什麼事情了,你也不必顧忌。」

柳蓉有些訝異的看著大夫人,沒想到大夫人這會竟如同交代後事一般說著這些事情,只覺得其中有些個不對勁的地方,卻又想不上來。

一直安靜不曾開口的三奶奶也不禁開口:「娘,瞧你說的,您和老侯爺的身子骨好著呢。」

大夫人卻是笑起,眼睛有一絲濕潤:「也是,瞧我這說的什麼,我就是還不大放心你,你一個人寡居,最近府中賬面也拮据,擔心虧待了你什麼,不成回頭你便帶著三哥兒去遠郊的別院住著,也免得被府邸里的事情影響到。」

大夫人說著又不禁瞪了一眼劉大奶奶:「免得有些個人到時候真的沒了良心,連你的嫁妝都肖想。」

看大夫人說的話,恐怕劉大奶奶還真曾伸過手,做過類似的事情。

柳蓉雖然對文定侯府的事情還不是很了解,卻還是笑起:「祖母,你看這大過節的,我也難得回來,你就不能說些開心的嗎,瞧這整的一個個這般沉重,不就是家中生意一時周轉不開嘛,過了年節也就好了。」

二夫人趕忙跟著笑著開口:「就是,家裡家大業大的,一時有這麼點風波再正常不過。你啊,就不要多想了。」

「待得過了年,柳芙進了宮,到時候運氣好選上了,文定侯府就有的是好日子了。」二夫人說著不禁笑起。

大夫人望著二夫人不禁搖了搖頭:「這些事情都不要多想的好,你手裡有些個不好的生意該收就收了,聖上最近身體不好,讓太子監國了。」

柳蓉這還是第一次聽到大夫人提及國家的事情,不禁看了大夫人一眼。

「太子監國又怎麼了,不會影響到我們府上的。」二夫人面上尷尬了一下,卻還是笑著開口。

大夫人看著二夫人忍不住搖了搖頭:「影響不影響別的不知道,恐怕是年後選秀的事情會拖上一拖。這事情我也是從常姑姑那邊聽來的。」

見大夫人提及常姑姑,柳蓉才想起那個對自己不錯的老人,這會過年竟也不在,不禁開口詢問:「常姑姑人呢?」

「自你離開文定侯府後,你常姑姑便回自己家了,不過恐怕過不了多久,便會去別的府邸繼續當教養姑姑。」大夫人感嘆了一下,卻沒有詳細說常姑姑回自己家后的生活,但聽這樣提及,恐怕也是不好的。

柳蓉想了想,最終說了一句:「過了年,一切就都會好的。」

這一夜過的平靜,還沒守完歲,六姐兒便受不了,乳娘派人來說了一聲,便帶著六姐兒回去休息了,至於那幾個柳蓉初見的兄弟,似乎柳鑫和柳博還因為什麼事情鬧了起來,最後還是二夫人出去了,才平息的。

就這麼一折騰,就過了守歲的時辰,大家念叨了幾句,又說了幾句吉祥話,柳蓉才回到自己住的地方,便見鍾姨娘坐躺在搖椅上睡著了。

冬兒見柳蓉回來想叫醒鍾姨娘,卻是被柳蓉攔住,噓了一聲,拿起一個毯子小心給鍾姨娘蓋上,卻沒想到反倒是將鍾姨娘弄醒了。

鍾姨娘見柳蓉,面上露出一個笑容:「在太夫人那邊守歲守的如何?」

「還好,就是大夫人面色看著不大好,說的話也有些叫人擔心,似乎府邸里的事情鬧的挺大的似的,叫人怪擔心的。」柳蓉看著鍾姨娘乖巧的說道。

鍾姨娘微微嘆一口氣:「這府中的事情恐怕真是不小,府邸里不單單是因為生意上少了一萬兩銀子的事情,恐怕還和前些日子,老爺和二老爺沾了一些不好的生意有關,具體的卻是不大清楚了。」

柳蓉有些不解,不過鍾姨娘會這麼說,肯定就是知道的不多了,卻也看出些什麼不好說的了。

「這次打算什麼時候回去呢?」鍾姨娘頓了頓,看著柳蓉問道,眼底之間有几絲不舍。

「大約會住到大年初三。」柳蓉心底也不禁不舍,但最終還是強忍耐下,這一次回府,她卻是更清楚出府後究竟要做些什麼,比之之前那股子茫然,遇到事情再做事情的狀態要好上許多。

鍾姨娘想了想,對著柳蓉囑咐道:「還有三日,這三日便都在屋裡呆著吧,明日夫人她們應該會去宮裡朝見,只留下劉大奶奶當家,你在屋子裡呆著會比在外面要好上許多。」未完待續。。

ps: 大約是今天最後一章了,四點的火車,要出門了。/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