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三十章:見二奶奶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是對方的侄女,又是未出閣的閨女,難怪二奶奶這般羞於出口。 「我們本來是尋了旁的大夫詢問,但那大夫不敢說,說不了解這剖腹產的情況,也不敢隨便說,擔心出什麼問題。」李媽媽對著柳蓉開口,想了想,終於...

第二日一早,柳蓉便領著冬兒去了二奶奶處,不知是不是因為七哥兒身體不錯,二奶奶操心少的緣故,比之離開前見面,二奶奶豐腴了不少。

只是二奶奶屋裡的裝飾似乎比上一次來,要差了不少,不少擺件都收了起來。

二奶奶一見柳蓉來,便笑眯眯的將七哥兒遞到柳蓉手,趕緊叫你三姐姐抱抱,這可是把你從娘肚子里接出來的三姐姐,和旁的姐姐可不一樣。」

柳蓉不禁有點汗顏,事實上自她替二奶奶接生后,除了拆線什麼的,就很少過來關心二奶奶和七哥兒,只覺得一路忙碌,不曾多想,便離開了br /

七哥兒長的虎頭虎腦,十分可愛,和旁的孩子不同,被二奶奶塞進她懷裡,竟是一點都不認生,柳蓉只是做了個小表情,便樂的什麼一樣,討喜的不行。

就是柳蓉本有些沉重的心情,看到這孩子,也不禁完全放鬆下來。

「你也是,離開可不是和撇乾淨關係,怎麼能這麼一出去,就回來都不帶回的,好在老侯爺和你的約定有這逢年過節,你必須回來的這一條,不然你可是打算就完全不回來看看了?」二奶奶看著柳蓉不贊同的開口。

柳蓉將七哥兒挪了挪位置,才看向二奶奶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一忙碌便忘記了。」

她確實像二奶奶說的,並不是大想回來,但回來后發現,其實又是另一番景象,這景象和她想的略有些相同,又有些不同。

二奶奶依舊笑眯眯的看著七哥兒在柳蓉懷裡來回的爬:「你瞧這孩子多淘氣,就沒一刻安穩的。總喜歡這麼來回的爬,不過好在你抱的好,不然說不定就摔了。」

柳蓉笑笑,不過待看到七哥兒像登小山一般要爬到自己肩膀上,小的不行的手還伸扒伸扒像似想抓住點什麼,不禁笑容更大:「小孩子這麼點大就是能動一些好,能動一些,以後有勁。」

大約見柳蓉抱的有些吃力了,二奶奶便喚了乳娘抱走七哥兒,又讓一些人退下才看認真的看向柳蓉:「你也不能這般老不回來的。你多回來些,鍾姨娘的日子便好些。」

柳蓉不禁皺了皺眉:「可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也沒什麼事情,我聽李媽媽說。你走後老侯爺便給鍾姨娘屋子裡多添了些東西,還添了照顧的丫鬟,生活的倒也挺好。」二奶奶說著微微一頓:「就是不知道你嫡母怎麼的似乎開竅了,不像以前那般直接讓巧兒去鍾姨娘屋子裡了,現在改了讓她們一旁伺候布飯。」

「同懷了身孕的楊姨娘一起。」二奶奶最後這句話稍稍加重了一點。

柳蓉若有所思。不禁對著二奶奶詢問:「楊姨娘現在多大的身子了?」

「說來也有五六個月了,這個時候身子倒不容易落,但是一直站著也是不好的,又是投胎,聽說大爺看著很心疼,但是這又是規矩。擔心鬧了叫老侯爺知道了生氣,終歸是按著規矩來了,這樣一來。鍾姨娘少不得要受點委屈。」二奶奶看著柳蓉說道。

大家都是明白人,柳蓉自然知道這話里的意思,恐怕不是一點委屈,就連當初想留她在府里,她偏偏拒絕了的帳。恐怕也算在鍾姨娘身上了。

也是她考慮的不周,以為侯爺祖父答應了的事情。應該沒有問題。

但這樣的事情,畢竟是父親房裡的事情,侯爺祖父即便有心,恐怕也無力照顧。

偏偏鍾姨娘又是個什麼都淡定從容,也從來不P牡模只怕是受了什麼委屈,還是像以前一樣,就這麼藏在心。

可這日子若是一直忍著,恐怕是怎麼也過不好的。

她如果想要安安心心的在外面做事情,恐怕不能僅僅就讓鍾姨娘自己這麼應對,也該想想其他的辦法。

柳蓉不禁若有所思,好一會,才看向二奶奶:「謝謝二嬸嬸,以後鍾姨娘那邊,恐怕還要二嬸嬸多看顧一些,若是有什麼事情,還請差個人到我的院子里告訴我。」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看著二奶奶詢問:「二嬸嬸最近的身體如何?」

她不會,雖然看著二奶奶面色不錯,還是尋摸著問一下,面色好,不代表身體好。

二奶奶聽到柳蓉的詢問,面上有些不好意思,卻似乎又些想說的事情。

柳蓉有些疑惑,照理說應該沒什麼問題才是,難道是這縫合的傷口還有些炎症?那可能是要吃上一些消炎的藥物才行。

二奶奶想了想,屏退了左右,即便這般似乎還有些不好意思,最後只得示意李媽媽。

李媽媽老臉也一紅,最終還是上前:「前些日子二爺來了,二奶奶想了你當初的話,便拒絕了二爺。」

「這回還好你回來了,便想問問這房事……」

柳蓉恍然,對於現代人來說,這樣的事情正常,古代的人又怎麼好說的出口,更何況她還是對方的侄女,又是未出閣的閨女,難怪二奶奶這般羞於出口。

「我們本來是尋了旁的大夫詢問,但那大夫不敢說,說不了解這剖腹產的情況,也不敢隨便說,擔心出什麼問題。」李媽媽對著柳蓉開口,想了想,終於還是又說了句:「二爺最近都因此又納了一名妾侍……」

柳蓉輕嘆一口氣,對於古代的女人來說,最重要的便是自己的丈夫,即便是二奶奶知道自己不宜再生子,身子狀況也不好,但是眼睜睜看著自己的丈夫因為這些不滿而娶妾,心底恐怕也是難過,能挨到這會詢問,已經是不容易。

即便如此,柳蓉還是認真的看著二奶奶:「若是可以的話,最好在產子四個月後,那樣才安全一些。如果實在挨不過去,那也一定要足了三個月才成,畢竟二嬸嬸身體好,才有七哥兒未來的好。」

事實上現代剖腹產三個月後便可以行房事,但是現在畢竟是在古代,而她當初的手段又這麼粗陋,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遺留的問題,所以還是多預備一些時間才好,到時候也少一些問題,二奶奶才能安全一些。

二嬸嬸面上更紅:「我理會的。」

大致事情都說完了。柳蓉也就不在二奶奶這邊繼續多呆,二奶奶見留不住,又吩咐李媽媽取了包東西給柳蓉。打開裡面卻是漂亮的赤金頭面,顯然是為了她特地打的。

柳蓉直接拒絕,上次離府就拿了二奶奶的東西,那時候收了是情誼,這會若收。就說不過去了。

「三姐兒,這東西你在外面用的時候多,帶著和永城郡主出去走動也體面些,若是銀根緊了,也可以當掉。」二奶奶勸說著微微一頓,不禁又開口:「況且近日侯府確實不如以前了。這會好在年節忙,又趕上太夫人身體不好,你嫡母想要討好你太祖母。才將事情都讓大夫人管了,若不然,恐怕你那宅子的用度也維持不祝」

「你就當這是二嬸嬸給你過年的壓歲錢吧。」

柳蓉皺眉:「侯府的狀況已經不好到這種程度?要讓府邸里的女人都縮衣減食了嗎?」

「倒也不是,只是偏偏到了緊要的關頭,府邸里花了一份大的銀子出去。只能暫時縮一下銀根了,不然今年這年節也不會過的這般簡單。就是包紅包的紙,都要比往年給的少。」二奶奶低聲說著。

李媽媽卻是忍不住上前:「還不是大爺無道,竟迷上了什麼風塵女子,和人鬥氣,一夜花了萬兩銀子出去,侯府都這般了,哪裡是能和人斗銀子的。這倒好,卻叫這後院的女人來承擔後果了。」

柳蓉不禁又想起昨日老侯爺發怒的事情。

「好了,別亂說了,都是無憑無據的事情,怎麼這般嚼舌根。」二奶奶不禁瞪了李媽媽一眼,又偷偷的看了一眼柳蓉,估計是擔心柳蓉不高興,畢竟說的是她父親。

李媽媽大約是什麼事情氣倒了,難得沒有停下:「這事情也就瞞著老侯爺罷了。蓉姐兒,好在你離開侯府離開的及時,這些腌臢的事情,也沾惹不上,不然也要和府一樣,又要愁了。」

畢竟是說柳蓉的父親,雖然柳蓉對這位招人恨的父親一點好印象都沒有,卻也不能順著旁人的話說什麼,只能沉默。

二奶奶不禁有些怒了:「好了,小三小姐難得回來,也不說些開心的事情。」

李媽媽趕忙噤聲,她也是因為二奶奶的補藥縮減了,心底不爽利,才忍不住對著柳蓉說這些。

「你別聽李媽媽亂說,這都是府里亂傳的,不過這壓歲錢,你還是要收的,我估摸著年節這晚上我也不會和你們一起守歲,李媽媽特意說了我身體不適的,到時候就是在屋子裡陪七哥兒了,也沒時間給你送壓歲錢。」二奶奶接過李媽媽手裡的東西遞給柳蓉。

柳蓉實在不想再收二奶奶的東西,二奶奶給的已經夠多了,這次又拿這些出來,恐怕就是擔心她因為府里的事情,在外面吃苦。

可二奶奶畢竟在府女人的進項不多,二奶奶還要給七哥兒以後攢聘禮,畢竟以現在的情況來講,不住的。

而二爺這般冷血的相公,多半也是靠不住,這般靠著自己,還要拿出這麼些東西……

偏偏二奶奶話說到這份上,柳蓉接了過不去心裡這道坎,不接又抹不過這個面。

「你若是心裡過意不去,以後便常回來看看我和七哥兒。」二奶奶看著柳蓉笑著說道:「我們七哥兒多和三姐姐一起,以後說不定能聰明一些。」

柳蓉嘆氣,終歸將東西接到了手二奶奶開口:「二嬸嬸,這次這般的壓歲錢我收了,但是下次可不許再這般了。」

「好好好。」見柳蓉收了,二奶奶才滿意的笑起。

離開二奶奶屋子,就是冬兒也忍不住開口:「二奶奶待小姐真好,我看府里許多大擺件都收了,恐怕這些日子不大如意,二奶奶還給小姐分量這麼足的赤金頭面,恐怕便是親生閨女也捨不得這般。」

柳蓉恩了一聲,好一會才開口:「記著便是了,以後待得在外面生活好了,多想著二奶奶些便好。」

不知道為什麼,這會她突然有些希望,希望這落敗,雖然憎惡劉大奶奶這幫人,可畢竟府邸里待她好的也不少。

想到六姐兒、二奶奶、七哥兒以及大夫人以後的日子不好過,柳蓉心底也不禁有些難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