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二十九章:遲暮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接對自己說這樣的話,也沒有想到老侯爺竟會如此高看自己,一時之間不禁有些心亂。 過了許久,才狠心開口:「病入膏肓的地方,恕柳蓉無能為力。」 柳蓉說完,幾乎是逃出老侯爺的書房,不忍心看被自...

出了太夫人的屋子,柳蓉只覺得呼吸都暢快不少。

「小姐,你真是太厲害了,你沒看九姑娘和劉大奶奶的臉色,整個都綠了。太夫人這次肯定不會輕放她們。」冬兒興奮的開口:「我們現在就回去說給鍾姨娘聽吧1

柳蓉卻是搖搖頭:「也就是會砸幾個杯子罷了,都要過年了,不會有什麼大事的,我們先去祖父那裡請安。」

畢竟能夠離開文定侯府,還是要多謝這位祖父,如今仔細想想當初的事情,這位祖父會提那些苛刻的要求,從側面來說也是在幫她,若不然,以這一大家子的性格,根本不可能允許她離開文定侯府。

冬兒聽了柳蓉的話不禁有些蔫吧:「怎麼能這樣!畢竟是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小姐以前不過是發生了一點小事,就被這群人揪著不放。這也太不公平了。」

「好了,對她們來說,太祖母冷她們兩日就是大問題。」柳蓉說著不禁笑起:「趕緊走吧,還有一些人要見呢,都見完了,就能好好陪我娘了。」

柳蓉說著向前走去。

好在老侯爺住的地方離西苑不是很遠,不一會,柳蓉便隨著冬兒到了老侯爺的書房前。

「你這帳是怎麼管的,出了如此大的紕漏,竟然一句話都不坑,你可知道這是整個侯府最賺錢的生意?」屋裡傳來老侯爺氣的喘氣的聲音。

「不要以為我不知道,這賬面上的銀子除了管事們取了,你柳重權自己也取了。就拿這麼一份賬簿到我面前粉飾太平!你是當我老糊塗了還是什麼?」

「柳重權,你究竟知不知道待我百年之後。這偌大的侯府就要你一人支撐,你如今都多大了。兒子都快要娶妻生子,竟還能做出這樣的荒唐事,你讓我百年之後如何安心1

「爹,我也不想的……」

「我……我這不是擔心您罵我嗎?」

「你還有臉說!滾,都給我滾!給我滾出去好好反省1隨著老侯爺的話下,一個身影從書房衝出來,柳蓉趕忙退讓到一旁,才沒衝撞上。

不過就是這樣,柳蓉還是看到自己這便宜父親衝出去后。狠狠瞪了自己一眼,看這眼神,恐怕沒有太夫人和劉大奶奶折騰她,她這位便宜父親也不會輕易叫她過個好年節。

書房裡一時之間沒了動靜,冬兒有心擔心的拽了拽柳蓉的衣角:「小姐,我們要進去嗎?」

柳蓉想了想,讓冬兒在外面,自己一個人走進書房。

書房的光線很暗,幾本賬冊散落在地上。看來是老侯爺祖父用來扔了她那便宜父親的。

老侯爺坐在書桌前,閉目喘著氣,明顯在平復自己的情緒。

柳蓉不禁嘆一口氣,彎身將地上的賬冊撿起。書本窸窣的聲音叫老侯爺睜開眼睛,本是怒目,待看到是柳蓉才變得柔和一些:「回來了?何時回來的?回來過節就好。」

柳蓉將賬本放到書桌上。才對著祖父請安:「祖父安好,蓉兒是今日下午回來的。府里派了我娘去接的我。」

老侯爺聽到最後一句話不禁沉默,過了好一會才開口:「打算在府里呆幾日?」

「待邁過年節這三日便回去。」

「回去也好。」老侯爺嘆一口氣:「回去了。就少些心思應對這些不將心思用到正途上的人。」

「整個侯府傾塌,哪還有他們安好的日子。」老侯爺說到最後,略有些頹然。

柳蓉不禁嘆一口氣,走到祖父身後替祖父拍了拍背:「以後都會好的,祖父這麼厲害,自然讓他們覺得天塌了也不怕,就容易孩子心性了。」

「剛才的事情,你可是在屋外都聽到了?」老侯爺不禁抬眼看向柳蓉。

柳蓉動作一頓,過了一會才點了點頭,她不想知道文定侯府的事情,也不想和這些事情牽扯到。

「放心,侯府再如何也不會動給你了的東西。」老侯爺說著微微一頓:「我聽說你說服大將軍同你合作要開一個什麼醫用物品研究所?」

柳蓉微微訝異,沒有想到老侯爺會知道這件事情,不過想到楊少閔那邊找許多工匠,上官煜掌握邊關大權,透露出來叫老侯爺知道也不是稀奇的事情,便對著老侯爺點了點頭:「是有這樣的想法,年後會開始。」

「有想法是好事。」老侯爺點了點頭,突然對著柳蓉開口詢問:「你覺得你那所謂醫用物品研究所將來會辦的如何?」

柳蓉眉頭微微皺了皺,好一會才中規中矩的回答:「蓉兒也說不好,要看以後研究的如何。」

「怎麼說?」老侯爺看著柳蓉繼續追問。

「若是研究出來的東西有用,想必就會有人用,到時候自然會好。若是不是太實用……」柳蓉略有些敷衍的回答。

看著柳蓉明顯有些拒絕的表現,老侯爺不禁有些百無聊賴:「算了,你下去吧。」

柳蓉沉默的點了點頭,向外走去。

「你有能力解決張學士府的事情,又有能力說服大將軍和你合作,自然就有能力管府邸里的事情。你是文定侯府的人,為何就不肯幫幫文定侯府呢。」剛走到書房門口,卻聽老侯爺有些不甘的聲音響起。

柳蓉的腳步一滯,沒想到老侯爺會直接對自己說這樣的話,也沒有想到老侯爺竟會如此高看自己,一時之間不禁有些心亂。

過了許久,才狠心開口:「病入膏肓的地方,恕柳蓉無能為力。」

柳蓉說完,幾乎是逃出老侯爺的書房,不忍心看被自己傷到的老侯爺祖父。

她確實不想再和文定侯府的事情有太多的牽扯,況且她也不懂一個府邸的運營和管理。但文定侯府里雖然有許多人對她不好,可老侯爺祖父和大夫人祖母對她一向都還是可以的,她實在不忍心這樣對待一個對她不錯的人。

冬兒見柳蓉從從容容的進的書房,卻這般匆忙的跑出來,不禁有些擔心的看著柳蓉:「小姐,怎麼了?」

柳蓉搖搖頭:「我們回去吧。」

柳蓉說話間要帶著冬兒離開,便見對面走來臉色有些沉重的大夫人,腳步不禁一頓,慌忙對著大夫人福了福身子:「蓉兒見過祖母。」

大夫人這才注意到柳蓉,勉強的露出一個笑容:「是今日回來的吧,瞧我這忙的,也沒能去接你,待過了這兩日,我再去鍾姨娘那邊看你。」

柳蓉可以明顯感覺到大夫人的焦急,趕忙開口:「應該是蓉兒過來請安才是,祖母有什麼事情要忙的,便先去吧,蓉兒明日再過來給祖母請安。」

大夫人點了一下頭,便快步向書房走去。

想著太夫人那邊滿屋子的熱鬧景象,又想到之前在老侯爺屋裡見到的,以及大夫人這急匆匆的狀態,柳蓉不禁微微搖頭。

照理說,這整個府邸該是劉大奶奶這一輩人忙碌才是,而文定侯府反倒是該享福的大夫人和老侯爺日日愁心。

第一次,她似乎看到整個府邸的衰敗之氣從房基開始往上爬,那牆壁的裂痕都似乎歷歷在目。

「小姐……」見柳蓉站著不動,冬兒不禁輕聲喚了柳蓉一聲。

柳蓉才愣了一下回神。

「小姐,你這是怎麼了?」冬兒不禁開口詢問。

柳蓉搖頭:「沒什麼,我們回去吧,這會也到了用晚膳的時辰了,我們明日再去看二奶奶。」

冬兒重重的點了點頭,不過看著自家小姐嘆氣,心底只覺得自家小姐一定有什麼心事。想了想,她絕對回去告訴鍾姨娘下午的事情。

想來只要鍾姨娘開口,就一定能開解到小姐。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