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二十八章:作死的節奏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使人容光煥發,那是因為鉛汞本身就有美白的效果,只看現代效果好的化妝品就知道了,裡面就是靠這些化學物質維護皮膚。 但是這種東西一旦在身體內積累的多了,就是大的毒素,會造成人體機能下降,嚴重的甚至...

見柳蓉低著頭,沒有很快回話,太夫人的面色不禁沉下:「怎麼,府里關心你,讓你回一下府,好給你定一門好親事都不成嗎?」

「哪裡有姑娘家就搬出府邸,獨自成府的,你可知道文定侯府就因為你,已經成了整個京城的笑話了?」太夫人說著話,不禁咳了起來,一旁的柳璇趕忙給太夫人拍了拍背,又遞上了上手帕。

站在柳蓉身旁的柳芸不禁眼底露出一絲不屑,當初看不上柳蓉,便想將柳蓉逼死。

待得知道柳蓉和果親王府交好,和太子府也有交道,還有一手叫所有人都要討好的醫術,就想把人弄回府中,好叫府里的姑娘能沾光,找個好人家。

這世上的好處,怎麼可能叫一群不知道珍惜的人占齲這些人現在不想著和柳蓉打好交道也就罷了,還如此,偏偏這中間還有個人是她母親,她真心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一旁的冬兒不禁擔憂的看著柳蓉,擔心柳蓉頂不住壓力,同意回府。

這個時候真要是同意了,之前所做的一切恐怕也就全都白費了,而且以劉大奶奶的性格還不知道要怎麼對付小姐呢。

就在這個時候,一旁一直不曾開口的劉大奶奶也看向柳蓉:「你看你,都把你太祖母氣成什麼樣子了!我們也不是逼你不好的事情,你都搬出去住了近一個月了,瘋也該瘋夠了。是時候該回府了1

劉大奶奶的話一下,柳芸就知道壞了。

連冬兒都能看明白的問題。柳蓉怎麼可能看不清楚,只見柳蓉眼觀鼻鼻觀心。完全不接劉大奶奶的話,叫劉大奶奶唱獨角戲就知道了。

劉大奶奶一直等不到柳蓉的話。面色不禁難看。

柳芸無奈,只得笑著開口替她母親緩和尷尬:「母親,蓉妹妹才回來,你怎麼就開始說這些,若是叫外人聽到了,說不定還以為我們巴不得蓉妹妹不回來,想將蓉妹妹氣走呢。」

柳芸話一出,劉大奶奶面色一沉。

柳芸不禁嘆一口氣,轉了話:「母親。不若一切等一會祖母過來了再說,畢竟蓉妹妹出府的事情是祖父答應的,我們這裡這樣說話,恐怕不好。」

「這種事情你母親作為當家嫡母的有什麼不好說的1一直緩和氣息的太夫人不禁怒聲開口。

柳芸眉頭一皺,不再說話。

她母親本就和柳蓉關係不好,以柳蓉和那麼多人關係交好的狀態下,現在最好的情況該是同之交好才是。

沒想到太夫人竟還這麼助長母親的氣焰。

她真的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祖母說的是1劉大奶奶見有太夫人撐腰,不禁笑的開心:「我看柳蓉這次回來,就不用再離開府了。正好過了年。她也及笄了,到時候我們可以給她物色個人,物色好,就讓她呆在家中嫁妝1

柳蓉眉頭緊皺。終於明白這一群人為什麼急著叫鍾姨娘去接她回來過節了。

原來是擔心她看出這些,不肯回來。

柳蓉的面色微冷:「母親確實好想法,只可惜。我當初出府,便是和祖父約定了很多條件答應好了的。可不是您這麼一句話,說改就能改的1

「當然。若是您不喜歡我回府過年,我立刻離開文定侯府回去,也不是不可以的事情1柳蓉冷淡的開口。

「你1劉大奶奶不禁氣的站起。

而一旁的太夫人,更是重新咳嗽起來,尖銳的聲音叫整個屋子都只剩下這粗重的咳嗽喘氣聲。

柳芸擔心劉大奶奶和柳蓉弄僵,趕忙起來走到劉大奶奶身旁低聲開口:「母親,您這般做事情,萬一祖父知道了不高興,恐怕爹爹也要不高興。」

劉大奶奶聽到柳芸提及柳重權面色變了變,看了一眼還在咳嗽的太夫人,終於沒有繼續說話。

柳芸說完不禁看了眼柳蓉,見柳蓉沒有因為她說話,對她印象不好,才輸出一口氣。

要知道她以後到夫家,全要仰仗自己這位三妹妹,畢竟這位三妹妹可是自己未來夫婿的救命恩人,只有三妹妹對她印象好,態度好,她去了未來夫婿家,日子才不會太難過。

怎麼母親就不明白,還非要這樣同三妹妹作對。

還是說,在母親心中就只有妹妹一個人才是她的女兒!她的未來,母親就一點都不在乎!

柳芸心底終於忍不住對劉大奶奶生起一股子怨氣。

柳蓉看著一切,不禁微微笑起:「太祖母若是身子不爽利,不若讓屋裡的陳媽媽扶著先去歇息,不然真累著了,恐怕好多人都要心疼了。」

卻說一旁站著的陳媽媽聽到柳蓉提及自己,不禁對著柳蓉點了點頭。

自從九小姐一直在屋中伺候,她便接手不到太夫人了。所有的事情,都被九小姐攔著,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當初在二奶奶屋中接生的時候,她幫了小三小姐,叫著九小姐敵視了。

太夫人只是任柳璇拍著背,沒有說話。

直到拍了好一會,才順過氣,看那面色經這一咳嗽,明顯沒有之前明堂了,多了點污紫。

若按照現代遇到的病人來判斷,這應該是血液不幹凈的結果。

若要說病症,也應該是高血壓和高血脂這一類的老年病,若是再嚴重一些,可能和心腦血管也會有些干係。

這樣的身體狀況,最好的便是修養,多走走逛逛,再吃些清淡的養生,不過看太夫人這樣子,柳蓉不禁微微搖頭。

這是作死的節奏!

就在這個時候,太夫人終於稍好一些,卻是看向柳蓉。張嘴就要訓斥,還不等開口又咳了起來。不禁急著對柳璇開口:「璇兒,快。快將陳仙師給的丹藥給我取一顆來。」

柳蓉聽到丹藥二字眉頭不禁微微一皺。

一旁照顧的柳璇卻是趕忙走到一個鎖著的柜子前取出一個小葉紫檀的盒子,小盒子一打開,便見裡面一顆拇指大的藥丸。

柳璇轉身小心翼翼的捧著送到太夫人跟前,取出就要給太夫人服下,手臂卻被一隻突然橫過來的手拉祝

柳璇抬頭,便見柳蓉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走到了她們身旁,不禁眉頭皺起:「你這是要做什麼?」

「難不成你將太祖母氣成這樣還不夠,還要連葯都不叫你太祖母吃。想讓你太祖母一直不舒服死嗎?」

這問話,卻是一句比一句尖銳!

所有人看到這突如其來的一幕,也都不禁愣住,誰都沒想到柳蓉會這麼直接上前,再看柳蓉嚴肅的面容,和動作,都不禁心中一緊。

難不成柳蓉真的已經忍不住太夫人,這會要直接阻止太夫人吃藥,害死太夫人不成?

這……這膽子也太大了!

所有人都不禁緊緊的盯著柳蓉。一時之間都緊張的忘了上前攔著柳蓉。

太夫人聽了柳璇的話,更是滿臉怒意,卻是氣的一時說不出話,只能眼巴巴的看著柳璇手中的葯。想要快點吃下去。

柳蓉卻是直接用另一隻手將丹藥從柳璇手中取下,急的柳璇想要上前搶回太夫人的葯:「你究竟要做什麼,這可是祖母救命的葯1

柳璇的聲音不禁更加尖銳!

太夫人看著這一幕。不禁氣的不斷喘氣。

一旁靜坐的四姐兒柳芙眼睛不禁微微眯起,真兩敗俱傷才好。這老太婆直接叫柳蓉害死,再將柳蓉送進宗廟就不孝之罪賜毒酒才好!

冬兒卻是擔心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張嘴想要開口,卻是都不知道要說什麼好,若是她都叫自家小姐不要繼續,只要說一句話,可就真的坐實了她家小姐的罪。

這可如何是好,萬一小姐做了什麼大逆不道的事情,這一輩子可就完了!

這一刻,冬兒無比希望鍾姨娘在這裡,只要鍾姨娘在,無論小姐多麼憤怒,絕對都會立刻平復下來。那接下來也就不會出現問題了!

柳蓉卻根本不知道這一群人一瞬間,腦海里會過這麼多想法,只是看著柳璇開口問道:「這葯,可是道士煉的丹藥?」

她真心沒想到自己到了古代,竟然還會見到中國醫藥史教科書里,說的古代含有鉛汞劇毒的道士煉的丹藥。

這些葯服用一點點,確實會使人容光煥發,那是因為鉛汞本身就有美白的效果,只看現代效果好的化妝品就知道了,裡面就是靠這些化學物質維護皮膚。

但是這種東西一旦在身體內積累的多了,就是大的毒素,會造成人體機能下降,嚴重的甚至還會直接叫人喪命!

只看歷史上有很多煉丹師服丹藥服死就知道了,卻沒想到這幫人竟然還讓一個老年病患者,吃這樣的葯。

要知道血液不幹凈,就是新城代謝作用不不足夠,使得這些不好的東西還積留在血液里,這會還給血液繼續增加負擔,這可不是幫太夫人,而是害太夫人的性命!

柳璇眉頭一皺:「柳蓉,你是不是中邪了,這自然是道士煉的丹藥,這可是很多人都求不到的陳仙師煉的延年益壽的大還丹1

「你趕緊將葯還給回來,祖母現在就要吃藥1柳璇看著柳蓉大聲呵斥道:「你看祖母現在都怎麼樣了1

柳蓉順著柳璇的目光看向太夫人,便見太夫人精神越來越不好,面色不禁難看:「冬兒,快,快去給太夫人倒杯溫熱的水服用1

冬兒聽到柳蓉的話,不禁一愣,卻是面上一喜,知道事情根本不像自己想的那樣,柳蓉這是在替太夫人看病,不禁快速的點了點頭,趕忙去倒水。

一旁一直沒有吱聲,太夫人屋中管事的陳媽媽眉間也微微緩過來,吩咐了屋中的小丫鬟一起幫冬兒倒水,才走到柳蓉身旁:「小三姑娘可是看出太夫人身體有什麼不妥了?」

陳媽媽這一句話卻也是在幫柳蓉,幫柳蓉和害太夫人的事情撇清。

柳蓉不禁對著陳媽媽點了點頭。

柳璇卻是眉頭一皺。不等柳蓉回答,便快速再次開口:「祖母她根本不需要用水。祖母她只需要服藥1

「快些將葯給祖母,不然祖母若是出事了。就是你害的1

柳璇這明顯是不願意放過柳蓉,到了這會,不緊張太夫人的身體先,卻想著要將太夫人可能出現任何問題的情況,都推到柳蓉身上。

冬兒快速將水送過來,聽到柳璇的話,不禁又氣又急,她家小姐又沒挨著這些人什麼事情,這些人怎麼就這麼不肯放過她家小姐!

柳蓉卻是完全無視。只是接過冬兒遞過來的溫熱的開水,主動上前扶起太夫人喂水。

一旁的人見太夫人嚴重了,卻是都怕攤上干係,不敢上前。

太夫人見柳蓉喂水,卻是緊閉著嘴巴,就是不喝,面色也越來越慘白。

那些個見太夫人如此對抗柳蓉,不喝柳蓉喂的水,不禁笑起。只等著柳蓉倒霉。

柳蓉不禁無奈,她本來可以安安心心的看著這些人給太夫人喂葯的,反正丹藥毒死的不過一個總是想要叫她不舒服的老太婆。

只是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她醫生的本能就偏偏做了這樣的事情。阻攔這些人給太夫人喂葯,也就只能將這件事情做到底了。

不過看著眼前這個倔強的老太太,不禁嘆一口氣。微微低頭在太夫人耳邊輕聲開口:「太祖母,這水您喝下去。您說不定就沒事了,不喝。說不定就一命嗚呼了。」

「說來,您死您活,其實和我不大相干,畢竟一個總想害我的老太婆一直在我身邊,我也覺得鬧心。您不喝更好1

柳蓉話一下,太夫人便狠狠的瞪了柳蓉一眼,卻是張開嘴喝水。

所有人看著這一幕不禁目瞪口呆,要知道太夫人一旦做了決定的事情,可是誰都勸不回來的,卻沒想到柳蓉竟然能勸得太夫人喝她喂的水。

待得太夫人喝了一會熱水,精神看起來好一些,柳蓉才對著陳媽媽開口:「以後這所謂的丹藥,不要再給太夫人吃了。」

「為什麼,這可是延年益壽的葯,你難道就不想太夫人活的久一些嗎?」柳璇死死盯著柳蓉。

柳蓉抬眼看向柳璇,她本來是一直不想教訓這位腦子裡沒放腦細胞儘是漿糊的九姑姑,畢竟對方的母親,大夫人對她一直都不錯。

但是今天這位所謂的九姑姑一再對付她,真的是將她惹惱了。

「你確定這丹藥是給人延年益壽的?」柳蓉將喂太夫人喝水的事情交給陳媽媽,專心的看向柳璇。

「笑話,這葯可是無數人求都求不到的仙丹,陳仙師是見我們誠心,才給了我們幾顆1見柳蓉這麼看向自己,柳璇心中一慌,不知道為什麼,竟覺得有點可怕,隨即覺得對方不過一個庶女一個晚輩,若被對方嚇到,面子沒地方擱,不禁又抬頭挺胸!

柳蓉勾唇笑起:「若我說它是害人性命的毒藥呢?」

柳璇和一旁的劉大奶奶瞬間面色大變,要知道這葯,可是她們倆給太夫人請回來的,若真是毒藥……

兩人瞬間臉色慘白!

「怎麼可能,這不可能!這葯許多貴族都在用!若是毒藥她們怎麼可能還會自己服用1好一會,劉大奶奶才看著柳蓉開口辯駁。

柳璇聽到劉大奶奶的話,心底也才鬆一口氣,跟著劉大奶奶看著柳蓉:「不要以為你懂點醫術,你就可以隨便亂說,危言聳聽1

「這葯絕對沒有問題,休想隨便陷害我們1

柳蓉望著幾個已經氣息薄弱,還在催死掙扎的人,準備再次開口,直接解決,好回去陪鍾姨娘,卻聽一個清脆的聲音,不輕不慢的響起。

「嬸嬸和姑姑說的是,三姐姐你可不能這樣叫太祖母不舒服后,就仗著一點醫術污衊人呢,太祖母可是最精明的,對她和不好,看的可都清清楚楚。」

柳蓉轉頭,果然是四姐兒柳芙。

她還說這位四小姐怎麼到現在都沒有冒頭,原來在這個地方等著她了!

柳芙見柳蓉看向自己,笑臉盈盈的望著柳蓉:「三姐姐,我這只是在說公道話呢,沒有特別的意思,畢竟你們都是為了太祖母好,想來太祖母都知道的呢。」

柳蓉也跟著笑眯眯的看向柳芙,只看的柳芙心裡一緊,眉頭一皺,才開口:「沒想到這麼久沒見四妹妹,四妹妹長的是越加的水靈了,要進宮的人果然是和一般人不同,見識心機也不同了。」

「不過,四妹妹這話說的確實沒錯,實在是太對了1柳蓉說著微微一頓:「想來事實能戰勝一切雄辯1

「陳媽媽,我想問一下太祖母最近的身體近況。」

「太祖母近日可是經常頭痛、眩暈、乏力、睏倦,就是去如廁也萬分不舒暢,肢體總是有些酸痛癥狀?」柳蓉看著陳媽媽就是一串問題。

一旁喝完水的太夫人卻是目瞪口呆,只從她面上的表情,所有人也就知道柳蓉說的究竟是真是假。

柳蓉卻是微微一笑,對著太夫人躬了躬身子:「四妹妹說的最是明白,太祖母您最是精明,想來也最清楚誰對您好,誰對您壞,玄孫女這就不在這裡繼續陪著太祖母夫人您了,太祖母……您就好好休息吧。」

柳蓉說著轉身離開,冬兒趕忙放下茶壺,小跑跟著柳蓉走出去。

緊接著,便聽屋子中傳來茶杯碎裂的聲音……未完待續。。

ps: 今天的最後一章,五千字大章,一萬字更新完畢。這裡謝謝,列兵藍顏、淡雨思涵、dragen777的打賞,還有dragen777的粉紅票。萬分感激!/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