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二十七章:年節回府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卻搬出來獨門獨院,雖少了屋宅爭鬥,可這孤苦,又有誰了解。只看小姐今日笑的比平常開心幾倍。就能知道小姐其實也是愛熱鬧的。 不知為什麼,他便想到了她婆娘和他說的話。 不是文定侯府住不下去。...

柳蓉同楊少閔談完,便送了客,不願意叫楊少閔在蓉府多呆。

至於劉老,卻是留了午膳。

大約是這幾日柳蓉的冷漠嚇到劉老了,聽到柳蓉留他用午膳的時候,劉老受寵若驚的竟都有點手足無措,還被六姐兒笑話了一番。

「鍾姨娘,我們沒有立刻迴文定侯府,這樣可以嗎?」乳娘有些擔憂的看著鍾姨娘低聲詢問。

鍾姨娘微笑:「難得出來,我也在文定侯府憋壞了,正好在外面呆一會也好。」

見鍾姨娘這麼說,乳娘微微搖頭,嘆了一口氣。

柳蓉卻是沒有注意到這一幕,不然恐怕就會詢問情況,可惜終究是錯過了這一幕。

午膳其實只是叫廚娘做了一些簡單的菜肴,弄了兩桌一起放在大堂中,她和鍾姨娘劉老她們一桌,送了鍾姨娘過來的車夫和管家廚娘們一桌。

一開始管家死活不肯同堂用膳,畢竟主僕有別。最後還是柳蓉說了就是想熱鬧一些,姚管家和廚娘心中一酸,才帶著大家坐下。

這一頓吃的其樂融融。

就是六姐兒比之在文定侯府也活潑了不少,一個勁的求著也要出來和柳蓉住,逗得所有人笑起。

只是姚管家聽著六姐兒的話,看看柳蓉,卻只是覺得心酸。

那麼大的文定侯府不住,卻搬出來獨門獨院,雖少了屋宅爭鬥,可這孤苦,又有誰了解。只看小姐今日笑的比平常開心幾倍。就能知道小姐其實也是愛熱鬧的。

不知為什麼,他便想到了她婆娘和他說的話。

不是文定侯府住不下去。不是文定侯府依靠不了,一個女兒家。誰會搬出來獨住,誰又會自己出外奔波……

姚管家心中一酸,趕忙低頭夾了幾筷子菜,掩飾自己的神色,免得影響了這滿座的歡愉。

柳蓉吃完,便叫了冬兒和姚管家,將要回送的禮單都準備好,叫姚管家接了兒子后,一一回禮。其實要回禮的地方不多。

也就是果親王府、威北侯府、張學士府、甄府以及太子府。

雖然只是回這幾個府邸里的小輩,可若是叫外人看了這回禮的府邸,恐怕也都是要嚇一大跳,這些府邸,可是囊括了大夏大半的權勢。

不知不覺,在這古代,柳蓉竟是安頓下了,有了自己的家,也有了自己的交際。過的雖說不上錦衣玉食、榮華富貴,卻也一個人過的小康。

交代完所有事情,柳蓉才告別劉老和管家,同鍾姨娘一起上了馬車。

馬車裡。柳蓉再不如一家之主一般,只是賴在鍾姨娘的腿上,像個小孩一般。

六姐兒一旁看著有些羨慕。看看乳娘又看看鐘姨娘,最後竟也撒嬌著要和三姐一樣趴在鍾姨娘身旁。就是乳娘拉著,還是一定要和柳蓉一起在鍾姨娘身旁。

柳蓉孩子氣的說了一句不許和我搶。便緊緊抱著鍾姨娘的腰,明明都要及笄的人,做這動作做的卻是那般自然,卻是叫一車人都不禁笑了起來。

鍾姨娘輕輕拍了柳蓉一下:「都多大了,還欺負你六妹妹,來,六姐兒也來鍾姨娘這邊坐著。」

六姐兒重重的點了點頭,便從馬車這頭,爬到了鍾姨娘這邊。

大大的杏眼一眯,甜甜的笑起,竟和柳蓉一起趴在鍾姨娘身旁睡著了。

鍾姨娘緩緩的拍著,臉上也露出濃濃的幸福的笑意。

一旁的乳娘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看得有些心酸,也不知道是為了六姐兒心酸,還是柳蓉心酸,又或者為了這個一輩子都凄苦,卻總是這般闊達的鐘姨娘心酸。

歡樂的時間總是過的快一些的,柳蓉是被鍾姨娘輕輕的拍醒的,醒來才發現已經到了文定侯府。

下的馬車,一旁的乳娘便發現柳蓉和馬車上孩子氣的柳蓉不一樣了,似乎突然間長大了一般,淡定從容,突然間就有些像鍾姨娘了。

不一樣的地方是,這淡定從容間比鍾姨娘少了幾分溫和,多了幾分凌厲。

下人們一早等著了的,見到柳蓉來了,便對著院子里大喊了一嗓子通報。管事媽媽便迎了出來,將柳蓉一行人迎了進去。

只是管事媽媽和丫鬟們看著柳蓉目光冷淡:「太夫人上午可就吩咐了,小三小姐到了,就讓小三小姐先去她屋裡請安。」

柳蓉哪裡聽不出來這話里話外的意思,是她回來晚了。

不過她依舊目光平淡,面上也沒有什麼大的變化,也不搭理管事媽媽的話,只是先回頭看向鍾姨娘和六姐兒:「娘,你先回去休息一會,等我請完安,就回去看你們。」

鍾姨娘卻是有些擔心的看著柳蓉,柳蓉安撫的笑笑,便轉頭看向管事媽媽:「有勞管事媽媽帶路了。」

管事媽媽瞥了柳蓉一眼,便向太夫人在的院子的方向走去,邁著的小碎步略快,似乎刻意折騰柳蓉一般,叫柳蓉按照正常的速度跟不上,若是跟上了,恐怕是要小跑著,便少了小姐的從容。

柳蓉卻是完全不跟管事媽媽的步調,只是緩緩的向前走著。

一旁跟著的冬兒不禁有些擔憂,卻也不敢說什麼。

冬兒回到文定侯府便少了幾分在府外的靈氣,雖然比以前要好一些,但是還是能看出那一絲的畏首畏尾。

畢竟是呆了那麼多年,限制了那麼多年的地方,又怎麼可能是出去一個月半個月鍛煉,就能改變的。

不過到底是比以前要從容了些,至少知道管事媽媽走遠了,會自主的上前給柳蓉領路,而不是勸說。

走了小半柱香的時間,終於到了太夫人屋前,管事媽媽見沒叫柳蓉出醜。面色不大好看,卻是讓柳蓉在外面候著。自己進屋通報。

只是這一等,便是小半盞茶的時間。就是通報的時間再長,也該通報完了。

冬兒看了看柳蓉,又看了看緊閉的屋門,不禁有些擔憂。

柳蓉卻是看了一眼周圍,突然開口:「不好了,不好了,西苑著火了1

冬兒一呆,這裡哪有著火?她怎麼沒看到?若是著火了,可得趕緊撲滅才好!

而柳蓉這一喊。屋子裡的人瞬間都沖了出來,不斷的詢問,哪裡著火了,就是太夫人也讓她那未出閣的九姑姑柳璇以及劉大奶奶一人一隻手扶了出來。

柳蓉看到太夫人出來,卻整了整衣裳,從從容容的上前給太夫人和九姑姑請了請安,之後才滿臉不好意思的開口:「是蓉兒一是看錯眼了,將那大紅的窗貼給看成了小火苗,卻是叫你們受驚跑出來了。」

「太祖母還是趕緊進屋吧。免得在屋外著涼了。」

柳璇和劉大奶奶不禁狠狠的瞪了柳蓉一眼,站在柳璇身後不遠處的四姐兒柳芙看著柳蓉更是不禁眯起眼睛,不過很快就低下了頭,彷彿根本沒注意過柳蓉一般。

柳蓉卻是毫不在意。趁著這當口,領著冬兒隨著眾人進到了屋中。

到得屋中才發現府邸里的姑娘,除了陪著鍾姨娘去接她的六姐兒柳全都到齊了。一個個全都穿的喜氣洋洋。

大姐兒柳芸見柳蓉進來,更是上前幾步將柳蓉迎到自己身旁坐著。氣的坐在她不遠處的二姐兒柳茗挪了位置,直接做到柳芙身旁去。

柳芸微微搖頭。卻還是對著柳蓉笑起:「本來想蓉方看看你的,只是快年末了,一直也沒得空……」

說著柳芸略有些害羞,好一會才低聲開口:「張學士府說明年六月便迎我過去,所以……所以都要忙著做喜帕什麼的了。」

柳蓉不禁笑著恭喜:「那是大大的好事啊,到了時候記得提前告訴我,我給你嫁妝添些彩頭,雖然不會多,但也做一份心意。」

「這……這一切都是多虧了你,若不是你……」柳芸眼眶有些紅,卻還是笑著說:「你到時候可不能賴在自己府上,不回來送我。」

「肯定不會,文定侯府第一個女兒出嫁,我怎麼可能不來。」說到這裡,柳蓉略有些疑惑:「那九姑姑呢?」

這古代禮儀多,女兒一輩出嫁,這肯定要在姑姑這輩後面才是,若是柳璇的婚事不成,柳芸這婚事又如何辦。

柳芸聽到九姑姑三個字明顯略微不喜,不過到底是感激柳蓉讓她的婚事不被退,還是瞅了一眼柳璇,很小聲的開口:「九姑姑一直挑剔,不過最終叫太祖母拍板下來了,過了年三月,便會出嫁,據說是榮國府次子。」

柳芸說著微微一頓,有些看不上的瞥了一眼柳璇:「說到底,她還是佔了你的光,若不是你替張學士府治病,以及給二奶奶接生的事情傳出去,大家又知道你同果親王府以及太子府交好,榮國府那樣的家室,又怎麼會取九姑姑。」

「現在竟還如此高姿態……」

柳蓉不禁看了柳芸一眼,以前只看柳芸面上淡淡的,對什麼都不多說,卻沒想到柳芸說起這些事情來,竟也能說出那麼多。再看柳芸略帶怨氣的面色,想必是和柳璇有些什麼摩擦才是。

不過想及柳芸的婚事必須在柳璇之後,而柳璇又挑挑選選一直不肯出嫁,卻大約有些明白了。

正當柳蓉聽著柳芸說著府邸間的事情,劉大奶奶不知道在太夫人面前說了什麼,便聽太夫人的聲音突然響起:「蓉兒這次既然回來了,便等到府里給你尋妥當婚事,再出府吧。」

柳蓉心底咯一下,該來的終於來了!未完待續。。

ps: 今天的第二章,已經更新五千字,晚上還會有五千字,滿地打滾求紅票和打賞。/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