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二十五章:狠心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的時候一樣,一難過,就這麼撲過來,蓉兒還是沒長大。」 柳蓉聞著溫暖熟悉的味道,不禁傷心的哭起,卻是什麼也沒有說。 鍾姨娘卻是絲毫不在意,只是彷彿回憶一般,喃喃過去的事情:「記得你小的時...

冬兒走出柳蓉的房間,便快步到院子中找姚管家,想要先和姚管家說好,卻是將將和姚管家錯開。

找了一圈沒能找到姚管家,冬兒不禁焦急。

想了想,卻是走出大門外,便見門外依舊站著兩個人,楊少閔和劉老。

這兩個人看到冬兒卻是面上一喜。

「柳三小姐可原諒我們了?」楊少閔趕忙上前一步詢問,當初得知那群人跟著劉老找到這裡來,楊少閔也是一驚,卻是沒有辦法再多做解釋,只得連日來一直在這裡請罪。

劉老卻是白了一眼楊少閔,到現在他都覺得他這是被無辜牽連的,要知道他們可是在這門前站了十日,楊少閔這樣的年輕人受得了,他這把老骨頭可怎麼受得了。

但是想到柳蓉的氣性,還是乖乖的在外面站著了。

這會看到冬兒出來,也不禁跟著上前,待看到冬兒哭喪著臉搖頭,不禁也臉一垮:「這柳三丫頭是想要我這條老命啊1

「我這都在這門外站了十天了,怎麼就還不原諒呢。若是再站下去,恐怕一條老命都要沒了。」劉老說到這個就來氣:「都怪你這個兔崽子,將好好的病人的傷勢弄成這樣,害的我晚節不保,竟然判斷錯了。叫柳三丫頭覺得我們是同夥。」

「要不然叫柳蓉這性子,也絕不可能讓我這老人家在外面站這麼久。」劉老越想越鬱悶:「肯定是因為你也站在外面,所以柳三丫頭才會不原諒我,你趕緊回你的西柳衚衕。說不定柳三丫頭這會就出來請我進屋坐了。」

冬兒哭喪著臉:「都別說了,小姐看到那灌腸。這會問我是誰送的呢,我……我說謊說是姚管家親戚送的了。可這會偏偏找不到姚管家,這可如何是好1

「要是叫小姐知道我收了你們的東西,肯定把我也一併趕出蓉府了,我以後就要是無家可歸的小丫鬟了。」

楊少閔卻是面上一喜:「你家小姐見了那東西后,是什麼表情?」

看到楊少閔的表情,冬兒不禁一怒:「你竟然還幸災樂禍,我就不該同情你們,收你們的東西。」

突然楊少閔和劉老看著冬兒身後表情一變,劉老更是對著冬兒擠眉弄眼。冬兒卻是完全沒有注意到:「我就不該貪這點小便宜,收你們的好處。」

「冬兒,你說什麼?」突然,冬兒身後響起柳蓉冰冷不帶溫度的聲音。

冬兒一驚,轉頭看到柳蓉腳一軟,直接跪下:「小姐……我……」

「你從現在開始,喜歡去什麼地方就去什麼地方,我柳蓉沒有你這種背主的丫鬟。」柳蓉的聲音冰寒刺骨。

「小姐1冬兒一慌,眼淚瞬間奪眶而出:「冬兒。冬兒真不是故意的,冬兒只是想替府中多收一些年節的禮。」

柳蓉卻是完全不看冬兒,她聽到那些話,已經寒心透頂!

冬兒慌忙爬到柳蓉身旁。她知道,她知道小姐越是沉默,就越不可能挽回。她不禁慌忙的拽住柳蓉的褲管:「小姐,冬兒知道錯了。冬兒只是想迴文定侯府給鍾姨娘多帶些東西,冬兒以後再也不敢了。冬兒求您了。求您不要趕走冬兒。」

「小姐,您說說話呀,您罵冬兒呀,您取笑冬兒呀,冬兒……冬兒真的再也不敢了。」冬兒慌亂的開口:「冬兒這些年在文定侯府,只是窮慣了,才會看到有那麼多人給蓉府送東西,就想給蓉府多存些東西。」

「冬兒只是不想小姐冬日用不上炭火了,也不想別的小姐有那些衣衫穿著,小姐沒有了。」

「小姐,冬兒知道錯了,真的知道錯了,小姐,你就原諒冬兒吧,冬兒真的不敢了。」淚水啪嗒啪嗒落地,濺起塵土。

柳蓉眼中濕潤,卻是一腳甩開冬兒,有今日這樣一次,她若是原諒了,那就會有下一次。她可以容忍一個人有小性子,卻決不允許最親近的人背叛!

劉老看著冬兒一下子趴在地上,面上也不禁慌起:「柳三丫頭,冬兒真的沒收什麼東西,她只是給蓉府收了些灌腸和臘腸,這也是因為我們說好吃,你家小姐肯定會喜歡的,她才收的。」

說到最後,見柳蓉面上依舊面無表情,不禁開口:「你……你近日怎麼突然變成這樣?」

柳蓉衣袖微微一顫。

冬兒卻是已經泣不成聲,她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她在這個世界上,就剩下小姐和鍾姨娘兩個親人,如果小姐都不要她了,她還剩下什麼。

「小姐,冬兒真的知道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冬兒伸手想要拉柳蓉的衣角,手卻僵在一旁:「小姐,冬兒真的不敢了……」

楊少閔微微皺眉,看著地上的冬兒心中不忍,不禁上前一步:「柳三小姐,你看到那灌腸外的腸衣了嗎?」

「這是我們特地按照你給大將軍的宣紙上寫的,按照你需要的東西,找出來,做出來的。」

楊少閔說著微微一頓:「之前西柳衚衕確實是有錯,我們也並沒有想到二掌柜會跟著劉老去你那邊,之所以讓劉老找你,也是希望能快速讓劉老帶你到西柳衚衕,讓這些人傷害不到你,沒想到反倒是弄巧成拙。」

「這次給冬兒這些東西,冬兒會收入府中,肯定也是因為我們在蓉府門口站了這麼久,加之我們說這東西真的不錯,冬兒才會收的,絕不是什麼背主。」楊少閔說著微微一頓:「柳三小姐……」

「閉嘴1柳蓉終於開口,望著楊少閔的眼神冰冷無比:「就是因為你們自作主張,才會害的我少了一個最忠心,最親的姐妹,你給我滾。以後不要再在蓉府門口再出現,蓉府不歡迎你們1

柳蓉說著就要進屋。冬兒趕忙抱住柳蓉的腿,不讓柳蓉走:「小姐。冬兒真的知道錯了,冬兒知錯了,小姐不要不要冬兒。」

柳蓉深吸一口氣:「蓉府給不了你好生活,你還是跟著西柳衚衕的楊少掌柜走吧。」

冬兒一呆。

「柳三小姐1楊少閔看著柳蓉背影喊道:「我們根本沒有任何惡意,你為什麼要這樣拒絕我們?」

柳蓉微微一顫,為什麼,似乎是很久遠的記憶了。

柳蓉一咬牙,還是要往屋裡走,卻聽馬車的聲音向蓉府而來。不禁回頭,便見文定侯府的馬車行駛過來。

不一會,馬車停下,從馬車上下來幾個人,最打先下來的卻是鍾姨娘,當看到柳蓉不禁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隨著鍾姨娘下馬車,便見六姐兒被乳娘從馬車上接下來,六姐兒一下來,便飛奔著撲進柳蓉的懷裡:「三姐壞。說要帶我來這裡玩,卻這麼長時間都不管兒。」

「還好祖父讓我和鍾姨娘來接你迴文定侯府。」

鍾姨娘走近,當看到門口站著的人,以及地上跪著的冬兒不禁微微皺眉:「這是怎麼了?」

柳蓉微微一顫。卻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

冬兒一僵,也不說之前的話,更不曾向鍾姨娘討饒。而是站起身,擦擦眼角的淚。走到鍾姨娘跟前:「鍾姨娘,外面冷。不是站著說話的地方,趕緊和小姐進屋吧。」

說著,卻是領著幾個人進屋,只是身子微微抖著,就彷彿做什麼最後的事情一般。

鍾姨娘眉頭微微皺著,吩咐了一下乳娘注意冬兒,又吩咐蓉府的小廝將劉老和楊少閔接進大堂招待。

這才跟著柳蓉進屋。

「兒乖,你去幫你三姐招待客人可好?」鍾姨娘溫和的看著兒,兒一聽自己能幫柳蓉做事情,卻是立刻點頭,完全感覺不到屋中不對勁的氣氛,重重的點了點頭,開開心心的向外面跑去。

待得屋中只剩下兩個人,鍾姨娘才看向柳蓉:「這些日子在外面過的可好?怎的也不回來看看娘。」

柳蓉心中一顫。

「可是在外面受了什麼委屈?」鍾姨娘說著話,從隨身攜帶的包裹里取出一雙工精緻的鞋子遞給柳蓉:「娘在府中也幫不了你,更不懂外面的事,和你的想法。不過娘給你做了雙鞋,以後出去走動,便穿這雙鞋吧。」

柳蓉心中一酸,不禁撲到鍾姨娘的腿上,鍾姨娘卻是拍拍柳蓉的頭和背:「怎麼還像小的時候一樣,一難過,就這麼撲過來,蓉兒還是沒長大。」

柳蓉聞著溫暖熟悉的味道,不禁傷心的哭起,卻是什麼也沒有說。

鍾姨娘卻是絲毫不在意,只是彷彿回憶一般,喃喃過去的事情:「記得你小的時候調皮,總喜歡往蓮花池跑,冬兒年齡和你相仿,很乖巧,聽我的話,一直跟在你身後,有一次你一生氣,將冬兒不小心推到了蓮花池裡,好在家丁將冬兒救了上來。」

「救回來后,你哭的傷心,也是這麼趴在娘的腿上,那時候躺在床上的冬兒就和大姐姐一樣拍你,安慰你,說,誰沒有個犯錯的時候,知錯了,就好。」

柳蓉只覺得什麼梗在喉嚨中,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鍾姨娘依舊拍著柳蓉的背,卻沒再說什麼,只是輕輕的緩緩的,溫溫的柔柔的,如同對待一個驚慌失措的孩童。

「娘,我前些日子做了一個夢。」良久,柳蓉才開口,依舊沒有抬頭,就這麼悶悶的說著:「我夢到我在另外一個世界,也有像娘親一樣這麼好的母親,還有一個訂了親事的未來夫婿……」

母親明明是父親的老婆,卻只能以淚洗面的看著父親去外面找小三,從也不敢開口說什麼,她從來憎惡母親的不爭氣,更憎惡父親的冷血。

憎惡母親眼睜睜的看著父親將小三的孩子帶回家,不僅沒有和父親鬧,還用心用力的幫忙照養。

她一氣之下離開家,去外地求學。

母親每過三個月都會看她,她總是甩手離開,一連五年。

並不知道母親的這種隱忍,只是為了她有更好的生活。

她努力學醫,做大夫,賺錢,交朋友,戀愛。

而有一日,她最親愛的戀人,卻為了她最好的朋友,將一起醫療事故推到她身上,她啞口無言,不知所措。

母親來了,她卻只會發火,生氣的向外沖,然後被母親推開,然後就是碰的一聲。

她要救母親,她拿出所有存款。

卻在這個時候,醫療事故的受害者衝進醫院,阻止她付款,搶了她所有的積蓄。

而她卻在拐角看著擁在一起,笑看著她所有積蓄被搶走的朋友和戀人。

背叛……死亡……

多久了,偏偏這些日子不斷的想起來。

鍾姨娘輕輕的拍著柳蓉的背:「這畢竟是夢。」

柳蓉微微一顫,是啊,是夢,不知是莊周夢蝶,還是蝶夢莊周。

這樣真實。

「眉間放一個寬字,就沒有過不去的坎。」鍾姨娘緩緩的開口:「這寬,放過的不僅僅是別人,也是自己。」

「我給你的那個泛黃的小布包可還在?」

柳蓉微微訝異,不知道鍾姨娘為什麼提及那東西,不過還是從身上取出來,她自從拿到手中后,便從未打開過,只想著以後還給鍾姨娘。

鍾姨娘打開泛黃的小布包,裡面卻是一個赤金長命鎖,柳蓉看到那長命鎖微微一震,因為這和她前世身上一直帶的長命鎖一模一樣。

這真的是一個新的輪迴嗎?

鍾姨娘卻是給柳蓉帶在脖子上,緩緩的整理好:「這長命鎖是娘小的時候帶過的,現在你帶著。」

「娘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夢畢竟只是夢,如果一再被一個夢困住,即便再好的生活,身邊再好的人也會變壞。」鍾姨娘說著微微一頓:「真的有朝一日失去了,才是你後悔的時候。」

柳蓉一震。

鍾姨娘收拾了一下自己,站起身:「娘先出去了,去看看冬兒,問問冬兒府中的東西可都收拾好了,弄好了,便一起迴文定侯府。」

「往年呀,雖然日子不好,卻過的最是開心。」鍾姨娘一邊說,一邊往外走,聲音漸漸遠去,淡去。

柳蓉卻是獃獃的望著鍾姨娘離開的背影。未完待續。。

ps: 感謝bmhqing和suky107的粉紅票,特別是熙mm的打賞,真的非常非常感謝,這幾日越寫越沒信心,看到你們在,突然被治癒了,無論如何,都會努力寫出自己覺得最好的狀態的。即便還有許多不足,但是我會努力。

明天五號了,六號就是這本書最後一天在新書銷售榜了,說貪心也好,不甘心也罷,真的想要在最後一天,在這個榜單上呆一個好的位置,這裡向大家求一下訂閱,也求打賞。就求這一天。五號這一天。我也會努力更新一萬字,希望大家能支持,在這裡謝謝大家了。/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