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二十五章:狠心

作者:安筱樓  |  更新時間:2013-10-25 02:15  |  字數:4850字

冬兒走出柳蓉的房間,便快步到院子中找姚管家,想要先和姚管家說好,卻是將將和姚管家錯開。

找了一圈沒能找到姚管家,冬兒不禁焦急。

想了想,卻是走出大門外,便見門外依舊站著兩個人,楊少閔和劉老。

這兩個人看到冬兒卻是面上一喜。

「柳三小姐可原諒我們了?」楊少閔趕忙上前一步詢問,當初得知那群人跟著劉老找到這裡來,楊少閔也是一驚,卻是沒有辦法再多做解釋,只得連日來一直在這裡請罪。

劉老卻是白了一眼楊少閔,到現在他都覺得他這是被無辜牽連的,要知道他們可是在這門前站了十日,楊少閔這樣的年輕人受得了,他這把老骨頭可怎麼受得了。

但是想到柳蓉的氣性,還是乖乖的在外面站著了。

這會看到冬兒出來,也不禁跟著上前,待看到冬兒哭喪著臉搖頭,不禁也臉一垮:「這柳三丫頭是想要我這條老命啊!」

「我這都在這門外站了十天了,怎麼就還不原諒呢。若是再站下去,恐怕一條老命都要沒了。」劉老說到這個就來氣:「都怪你這個兔崽子,將好好的病人的傷勢弄成這樣,害的我晚節不保,竟然判斷錯了。叫柳三丫頭覺得我們是同夥。」

「要不然叫柳蓉這性子,也絕不可能讓我這老人家在外面站這麼久。」劉老越想越鬱悶:「肯定是因為你也站在外面,所以柳三丫頭才會不原諒我,你趕緊回你的西柳胡同。說不定柳三丫頭這會就出來請我進屋坐了。」

冬兒哭喪著臉:「都別說了,小姐看到那灌腸。這會問我是誰送的呢,我……我說謊說是姚管家親戚送的了。可這會偏偏找不到姚管家,這可如何是好!」

「要是叫小姐知道我收了你們的東西,肯定把我也一併趕出蓉府了,我以後就要是無家可歸的小丫鬟了。」

楊少閔卻是面上一喜:「你家小姐見了那東西後,是什麼表情?」

看到楊少閔的表情,冬兒不禁一怒:「你竟然還幸災樂禍,我就不該同情你們,收你們的東西。」

突然楊少閔和劉老看著冬兒身後表情一變,劉老更是對著冬兒擠眉弄眼。冬兒卻是完全沒有注意到:「我就不該貪這點小便宜,收你們的好處。」

「冬兒,你說什麼?」突然,冬兒身後響起柳蓉冰冷不帶溫度的聲音。

冬兒一驚,轉頭看到柳蓉腳一軟,直接跪下:「小姐……我……」

「你從現在開始,喜歡去什麼地方就去什麼地方,我柳蓉沒有你這種背主的丫鬟。」柳蓉的聲音冰寒刺骨。

「小姐!」冬兒一慌,眼淚瞬間奪眶而出:「冬兒。冬兒真不是故意的,冬兒只是想替府中多收一些年節的禮。」

柳蓉卻是完全不看冬兒,她聽到那些話,已經寒心透頂!

冬兒慌忙爬到柳蓉身旁。她知道,她知道小姐越是沉默,就越不可能挽回。她不禁慌忙的拽住柳蓉的褲管:「小姐,冬兒知道錯了。冬兒只是想迴文定侯府給鍾姨娘多帶些東西,冬兒以後再也不敢了。冬兒求您了。求您不要趕走冬兒。」

「小姐,您說說話呀,您罵冬兒呀,您取笑冬兒呀,冬兒……冬兒真的再也不敢了。」冬兒慌亂的開口:「冬兒這些年在文定侯府,只是窮慣了,才會看到有那麼多人給蓉府送東西,就想給蓉府多存些東西。」

「冬兒只是不想小姐冬日用不上炭火了,也不想別的小姐有那些衣衫穿著,小姐沒有了。」

「小姐,冬兒知道錯了,真的知道錯了,小姐,你就原諒冬兒吧,冬兒真的不敢了。」淚水啪嗒啪嗒落地,濺起塵土。

柳蓉眼中濕潤,卻是一腳甩開冬兒,有今日這樣一次,她若是原諒了,那就會有下一次。她可以容忍一個人有小性子,卻決不允許最親近的人背叛!

劉老看著冬兒一下子趴在地上,面上也不禁慌起:「柳三丫頭,冬兒真的沒收什麼東西,她只是給蓉府收了些灌腸和臘腸,這也是因為我們說好吃,你家小姐肯定會喜歡的,她才收的。」

說到最後,見柳蓉面上依舊面無表情,不禁開口:「你……你近日怎麼突然變成這樣?」

柳蓉衣袖微微一顫。

冬兒卻是已經泣不成聲,她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她在這個世界上,就剩下小姐和鍾姨娘兩個親人,如果小姐都不要她了,她還剩下什麼。

「小姐,冬兒真的知道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冬兒伸手想要拉柳蓉的衣角,手卻僵在一旁:「小姐,冬兒真的不敢了……」

楊少閔微微皺眉,看著地上的冬兒心中不忍,不禁上前一步:「柳三小姐,你看到那灌腸外的腸衣了嗎?」

「這是我們特地按照你給大將軍的宣紙上寫的,按照你需要的東西,找出來,做出來的。」

楊少閔說著微微一頓:「之前西柳胡同確實是有錯,我們也並沒有想到二掌柜會跟著劉老去你那邊,之所以讓劉老找你,也是希望能快速讓劉老帶你到西柳胡同,讓這些人傷害不到你,沒想到反倒是弄巧成拙。」

「這次給冬兒這些東西,冬兒會收入府中,肯定也是因為我們在蓉府門口站了這麼久,加之我們說這東西真的不錯,冬兒才會收的,絕不是什麼背主。」楊少閔說著微微一頓:「柳三小姐……」

「閉嘴!」柳蓉終於開口,望著楊少閔的眼神冰冷無比:「就是因為你們自作主張,才會害的我少了一個最忠心,最親的姐妹,你給我滾。以後不要再在蓉府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