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二十三章:大怒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楊少閔認出自己,一點都不驚訝。 反倒是跟在身後的劉老有些吃驚:「你知道小柳大夫是女的?」 楊少閔有些尷尬。 「楊掌柜自然是知道我是女的。」柳蓉深深的看了一眼楊少閔,才跟著往裡面...

「慢著,我也一起去。」柳蓉叫住左庭軒,快不回屋,取出一個令牌,跟著左庭軒往外走。

而那被官差拉著站起的小賊看到柳蓉手中的令牌,腳一軟,差點沒再次跪下去,這東西他可是跟著二掌柜的時候看到過,二掌柜可是說了,那是這西柳衚衕幕後主人的令牌,只要這令牌一出,就是想要他們性命都可以。

他們這一次,究竟是惹了什麼樣的人物了!

柳蓉卻是沒有注意到幾個闖進蓉府的小賊看她的眼神的變化,她現在迫切的要去找楊掌柜,證實一下自己的猜想。

冬兒有些不放心,嘴巴上沒有說,卻是跟著柳蓉一起向外走,見柳蓉沒有阻止她,不禁高興的跟上前。

至於劉老,這樣的事情都是因他而起,更不可能不跟去。

一時間,一行人卻是浩浩蕩蕩的殺向西柳衚衕。

西柳衚衕事實上是整個京城中,最繁華的一個衚衕,這裡開創了整個大夏的一個新的經營理念,據說是上一代掌柜折騰出來的。

若是柳蓉知道全部的情況,恐怕會說這一定是穿越者開的。

要知道裡面集合了所有吃喝玩樂,就是vip制度,也十分完善,就和現代一般,可以說是京城最大的消金窟,一般的小商小戶,根本就不敢到這個地方來,最多也就是在外面逛逛。

而現在的主人,據說是一位京城的達官貴人,只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究竟是誰。

這裡既然集合了一切。自然也少不了當鋪,只是這裡的當鋪。也絕對不接一般的東西典當,也只有柳蓉那日看到的。楊老闆丟的羊脂玉,才會在這個地方進行典當。

至於其他的東西,卻是在其它分店進行典當。

一進到西柳衚衕,便立刻有那一身綢緞衣衫打扮的小二迎上來,見到左庭軒帶著衙役,不禁微微一縮,卻還是走上前詢問,當知道左庭軒找的是西柳衚衕二掌柜,小二的面色微微變了變。

「怎麼。要見你們二掌柜這麼難嗎?連官差辦案都見不了嗎?」左庭軒眼睛微微眯起,眼中露出的凶光,卻是嚇了那小二一跳。

小二趕忙點頭。

「我們還要見見你們的大掌柜。」柳蓉一旁看著小二開口。

小二不禁看向左庭軒,左庭軒雖然不明白害人的是二掌柜,柳蓉為什麼還要見楊掌柜,卻還是替柳蓉點了點頭。

面對說要見大掌柜,小二明顯比之前的態度要輕鬆:「大掌柜病了,若是要見他,恐怕要去西柳衚衕最後面院子的屋中。大掌柜這會就在裡面養病呢。」

「左大人你們是先去見哪位呢?」小二看著左庭軒詢問。

柳蓉卻是看到小二不遠處有個衣衫貴氣的人看到這邊情況,已經有人上樓,估計是去通知那所謂的二掌柜了。

柳蓉想了想,對著左庭軒說了一句分開做事情。

左庭軒雖然有些擔心。但是見柳蓉堅定一定要這麼做,還是點了點頭。

柳蓉直接對著小二說自己是大夫,要去給楊掌柜看玻小二本是不同意,見劉老出來。才將信將疑的點了點頭。

待得幾人到得楊掌柜住的地方,柳蓉幾乎覺得不可思議。既然是西柳衚衕的大掌柜,住的又這般好,為什麼還要到同善堂去看病,直接請了大夫到這裡看病不就可以了,也不是花不起銀子。

雖然疑惑,柳蓉卻沒有開口,只是直接跟著小二走進後面的院子,七繞八繞的一行人,才到得最後的小閣樓。

柳蓉不禁有些擔心的看著小二,這種走法實在是不像將他們帶到好的地方,直到在門口看到楊少閔才放下心來。

楊少閔看到柳蓉微微一愣,不過很快就認出柳蓉,目光中驚訝一閃而過,彷彿想到什麼一般,面上帶著一絲不自然。

小二和楊少閔通報了柳蓉的身份,楊少閔直接打發了小二,快步的將柳蓉迎進小閣樓中。

「這些日子一直想請你過來給我父親看病,但是派了人去同善堂,卻都不見你。」楊少閔看著柳蓉開口。

柳蓉面無表情,對楊少閔認出自己,一點都不驚訝。

反倒是跟在身後的劉老有些吃驚:「你知道小柳大夫是女的?」

楊少閔有些尷尬。

「楊掌柜自然是知道我是女的。」柳蓉深深的看了一眼楊少閔,才跟著往裡面走。

劉老目光中略帶不解,最後決定不繼續想,和柳蓉在一起,他算是明白了,跟柳蓉一起,別想跟上柳蓉的思維,只有被氣死的,根本不會有想明白的時候。

楊少閔的臉色卻是有一些不好,慘雜了一些內疚。

柳蓉直接走到了屋中,看到床上的病人時,快步走上前,待查看了傷口的狀態,才微微鬆一口氣。

「柳蓉,這病人的情況如何?」劉老不禁開口詢問:「用你的特效藥,可能治好?」

「不用擔心,說這病人狀況嚴重,不過是煙霧彈罷了。」柳蓉一邊說,一邊吩咐冬兒找人要了酒精消毒的東西,給病人清理傷口,直到將傷口都清理了一邊,才停下動作。

「楊掌柜真是心狠,為了引出背後出亂子的人,竟然自己父親的身體都敢這樣折騰,你就不害怕連累一個普通的大夫?」柳蓉站起身看著楊少閔開口。

她實在是不喜歡這種為達目的,什麼都不顧的人。

「你……你全知道了?」楊少閔低下頭:「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劉老卻是和一旁的冬兒面面相覷,完全不懂柳蓉在說什麼。

「你們那日不是來看病,而是到同善堂看我的吧?」柳蓉看著楊少閔開口。當看到楊少閔的表情更加尷尬,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她就說嘛。以上官煜的性格,怎麼可能隨隨便便的將一塊這麼重要的令牌交給別人。恐怕是這背後單獨見這令牌的人也不好相與,才會簡單的將這樣重要的東西交給她。

「這病不會也是你們用來試探我的吧?」柳蓉看向楊少閔,如果這個也是試探的話,她就不再求他們幫她建醫用物品研究所了,她寧可找別人,也不找這幫這麼複雜的人。

只不過是這麼一件簡簡單單的事情而已,竟是最後弄的差點讓她丟性命,雖然一切事情都沒有發生。

楊少閔立刻搖頭:「這真的是一個意外,我們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只是這東西當時我父親只是喜歡拿著看而已,不知道被誰下了暗手,才會弄進喉嚨里。」

說著楊少閔感激的看著柳蓉:「還好有柳三小姐在,不然我父親恐怕就完了1

「柳蓉,你們究竟在說什麼,能不能不要和我們打啞謎,我到現在都沒聽明白?」劉老終於忍不住詢問,看冬兒睜眼拚命的看來看去,看來也是很想知道問題所在。

柳蓉瞥了一眼劉老。深吸一口氣,將帶出來的令牌拿出來:「所有的問題都出在這個令牌里。」

「這,這不是當初大將軍給你的令牌嗎?」劉老疑惑的看向柳蓉:「這個令牌可是大將軍最寶貴的私印,至少我至今都不曾見到過他將這令牌交給別人過。當時看到那傳令兵交給你,我們都驚訝了呢。」

「你們大將軍,逼我救個人。都是能想出用立軍令狀的辦法對付我的人,自然不會簡簡單單的給我這麼一個令牌1柳蓉目光含怒。她早就知道和上官煜不好打交道,卻沒想到這麼不好打交道。

「這令牌能接到手裡。恐怕也是要看有沒有能力握在手裡的,而讓我去見楊掌柜,還不如說,讓楊掌柜來見我。」柳蓉說著微微一頓:「那一日,你們不是過來同善堂看病的吧,畢竟以你們的能力,請個大夫就好,而你們之所以過來看看我究竟有沒有能力,是不是真心要做這件事情的人。」

楊少閔的臉色更加尷尬:「我們本來只是打算暗中查看一下,這是我們以前和大將軍約好的,實在不是刻意針對小柳大夫你,卻沒想到後來竟然變成了現在這樣的情況。」

劉老大致明白了一些情況,卻還是不解:「柳蓉,你是說,大將軍答應了你一件事情,卻沒有完全答應是嗎?」

「這樣的事情不是正常的嗎?為何還要這麼生氣呢?」

柳蓉面無表情,沒有回復劉老的話,只是看著楊少閔繼續開口:「真正合作的人見一面,自然不稀奇,稀奇的是你們西柳衚衕內鬥,為什麼要牽扯到我這邊,難道就不怕我不小心一命嗚呼,被你們玩死嗎?」

「果然,和上官煜就是不能打交道,即便是做買賣,也只會是賠本買賣1柳蓉面色更冷。

遠在千里之外,看著廣闊戰場,研究著戰爭形勢的上官煜不禁打了一個噴嚏,旁邊的將領不禁耐著上官煜。

大將軍已經兩天兩夜沒有合眼了,這樣真的沒事嗎?

上官煜卻是若有所思。

這邊楊少閔聽了柳蓉的話面色更加尷尬:「這件事情真的和大將軍無關,只是我當初見柳三小姐一下子就將拿走羊脂玉的人找出來,所以想著這件事情應該不會出問題。」

說著面上一驚:「不過,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什麼一命嗚呼,若是柳三小姐真的出事,恐怕大將軍才不會放過我們1

柳蓉嗤鼻,她才不信,這樣的話,也就騙一下三歲小孩。

楊少閔趕忙解釋:「大將軍真的是看重柳三小姐的,來的信里還說希望柳三小姐能去邊疆呢。」

柳蓉一看這楊少閔的表情,就知道這純潔的孩子想歪了,但是她實在無心解釋什麼,也不想繼續歪樓下去。

「我今天過來,只是想看看病人,確認一下是不是像我想的一樣。果然不出我所料。」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另一件事情就是告訴你們,我和上官煜的合作就此取消。」

柳蓉看著楊少閔說完,轉身就要離開。

她可不想做個簡單的事情,就被這麼一個複雜的人利用的這麼徹徹底底,今日若不是她機警,先用氣勢鎮住了那幾個人,若是叫那幾個人反應過來,她說不定就被綁走了,最後會怎麼樣都不知道。

楊少閔大驚,趕忙上前:「柳三小姐,若是大將軍知道事情被我這麼搞砸了,肯定會責怪我的,我們真的當時只是過去看一下柳三小姐,根本沒有設計柳三小姐的意思,就是現在,我也沒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正當楊少閔說話的當口,外面響起了凌亂的腳步聲,不一會,就有一個小廝衝進來:「大少爺,不好了,二掌柜,二掌柜被順天府抓走了1

柳蓉回頭:「你還裝傻,病人的病根本沒那麼嚴重,你們卻合夥傳出只有我能治療病人的可能,然後引出背後想要給你們出亂子的人,我明明完全是個不相干的人,你們竟然如此設計,讓我充當那麼危險的誘餌。」

「你們還好意思說,和你們沒關係,不好意思,這遊戲,我不玩了1柳蓉一字一句的回道:「上官煜的當初幫我出文定侯府的恩情就當這次我還清了。」

柳蓉說著話將上官煜給的令牌丟了出去,直接離開。

劉老這會算是聽明白了,卻是心中一驚,回頭上下看了楊少閔一眼,最終快步離開,連給楊少閔開口的機會都沒給。

劉老這回也是焦急,快步的要跟上柳蓉,說楊掌柜病重的人可是他,這件事情這麼嚴重,可別叫柳蓉認為他也是同夥才好,不然恐怕連他,以後也進不了蓉府了。

這一夜,很亂。

京城最大的,最繁華的消金窟里的第二號掌柜被順天府帶走,不幾日就傳出二掌柜其實是大夏鄰國狼古煙的姦細,在京城隱居多年,就是為了打探大夏情報而來。

這事情直接影響整個西柳衚衕,一連幾日關門,京中富商一時之間也失去了一個可以玩樂炫富的處所。

而蓉府外,每日都多了兩個人,一個是負荊請罪的,另外一個卻是哭喪著臉,大喊所有事情真的和我沒關係的。

雖然蓉府依舊每日會開門進出,廚娘會每日出去買菜,所有人卻都一致的不搭理這兩個人。

一轉眼,年節卻是快到了,也就意味著,柳蓉到了該迴文定侯府的時候。未完待續。。

ps: 今晚也是四千字,若是平日可以算是更新四章了。我最近寫的有些不安,總覺得是寫的有些不好,因為大家看著看著沒任何反應了。可是有寫的不如以前了,如果是的話,還希望大家能留個言,叫我知道。如果大家懶得留言,也可以加一下我的讀者群:156830446,直接說。群里大家也可以催更什麼的

不過今晚我寫的鬆一口氣了,終於將所有事情都連接成一條線,將這段內容告一段落了。明天起,又有新的開始了。/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