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二十二章:戲弄小賊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嗎?」柳蓉再次開口詢問:「如果不說實話,我可就讓他們幫你們繼續磕頭了。」 聽到柳蓉的話,已經被這磕頭嚇傻了的小賊,趕忙搶過話,開口:「二掌柜……二掌柜說了,如果小柳大夫一直不聽話,要逃的話……...

雖然想不明白,冬兒還是快速的向外走去。

必須快點到順天府,只有左大人來了,小姐才會安全。

這突然的變故,叫闖進院子里的人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等到反應過來時,已經眼睜睜的看著冬兒跑出了府郟

他們頓時傻眼,彼此對視一眼,忍不住擦擦眼睛仔細的再看敞開的屋子,只見裡面雖然站著他們認識的劉老,可哪裡有什麼少年存在。

這……這裡難道真的院,天啊,他們竟然傻乎乎的闖進了官宅!

一時之間,幾個闖院子的全慌了,其前幾步:「這位小姐,我們真不知道這裡是院,我們是認錯了,才會闖進來,小姐你大人有大量,就饒了我們這回吧。」

柳蓉完全不看幾人,只上前扶起姚管家,仔細的檢查了一番,確定姚管家沒有損傷到骨頭,只是受了些皮外傷,才鬆一口氣。

那些人見柳蓉完全不回應,不禁更加焦急。

「不然我們跑吧,反正他們也不知道我們是什麼人1

「你二啊,剛才誰提了楊掌柜的1

「沒事,即便這樣也找不到我們……」

柳蓉涼涼的開口:「不要以為我沒聽到,你們是西柳衚衕二掌柜的人。」

幾個人一僵,瞬間動彈不得,這會卻是再也不敢耍任何花招。

他們根本沒注意到自己之前闖院子根本不曾提及過二掌柜這三個字,更沒意識到柳蓉無勁。

屋沒笑出聲,還是擔心叫這些被柳蓉嚇住的人發現懷疑,才勉強忍祝

不過即便如此,也忍不住對柳蓉佩服的五體投地。

一個人扮演了兩個身份,還能時時刻刻的分的清清楚楚,清楚的意識到其速的判斷出闖進來的人能否分辨自己兩個身份是否同一個人。

然後在最短的時間內,利用兩個身份的差別,制住這些想要對付自己的。

這樣的事情,即便放在一個男子身上,也絕不可能做的更好。

「來人,替我取把椅子過來,我今日要在這裡好好盯著這群目無法紀,私闖官宅的人。」柳蓉沒有注意到劉老的變化,卻是大聲吩咐道。

那一直不知道躲在哪裡的小廝兼車夫這才走出,屁顛屁顛的給柳蓉搬了把椅子。柳蓉卻是看都沒看對方一眼,就著椅子坐下。

柳蓉卻不知道這一幕對那幾個闖官宅的人的震撼,他們一直以為這府邸之個老管家。才讓他們這樣衝進府里。

卻不想柳蓉這麼一喊,就出來一個,幾個人相視一眼,更不敢輕舉妄動。

姚管家卻是擔心的走上前,低聲提醒:「小姐。這些人畢竟危險,雖然這會乖巧,卻不知道能堅持多久,小姐不然先離開,我在這裡守著這些人,等順天府的人來?」

柳蓉搖頭:「我就在這裡坐著。好好看看什麼樣的人敢這麼肆無忌憚的闖官宅,姚管家你若是身子不舒服,便到一旁找個椅子坐下休息會。」

姚管家不禁心蓉又感激又佩服,同時也擔心萬分。

感激的是面對這樣的情況,柳蓉第一時間卻是擔心的是他這樣一個奴才的身體安危,而不是懲罰他辦事不力,叫這些人闖進蓉府。

佩服的卻是。他這樣的男人都沒能把這些人鎮住,小姐一個女流之輩。卻能三言兩語將這些人鎮住,叫這些人不敢再輕舉妄動。

可即便如此,他也忍不住擔心,擔心小姐。

小姐畢竟只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這幫人若是發狠,出了事情,他可如何向老侯爺交代。

只是看小姐堅毅的模樣,完全不可能被自己勸動,姚管家這才不再開口。

不過他卻是走到柳蓉身旁,緊緊的站在柳蓉旁邊,心若是這幫人敢輕舉妄動,他就是拼了這條老命,也要攔在前面,不給這幫人傷害他家小姐的機會。

柳蓉不知道姚管家的想法,卻是態度從容的喝著茶。

越是如此,那幾個闖了蓉府的人越是緊張,只覺得這府邸恐怕不像他們想的這麼簡單,或許之前之所以不對他們動手,就是想這樣瓮r /

越是如此想著,幾個人越是不安,也越不敢有所動作。

柳蓉若是知道自己故意這麼喝喝小茶,叫這幾個人將蓉府當成龍潭虎穴,肯定會將嘴巴里的茶水一分不剩的噴出去。

她不過是想起一句話,才這麼做罷了。

氣勢決定勝敗!

就在幾個闖進院子的人受不了,想要直接逃走,院子外,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第一個衝進院子的就是左庭軒,當看到翹著二郎腿,喝著小茶,閑閑坐在院子禁哭笑不得。

回頭看向冬兒,這就是你說的所謂危急狀況?你家小姐這不是一點事情都沒有,這會還挺享受。

冬兒哪裡注意左庭軒的眼神,只是快速的小跑到柳蓉身旁,上下不斷的打量柳蓉:「小姐,你沒事吧?這些人沒對你怎麼樣吧。」

冬兒這一問,差點沒將對面幾個站著一動不敢動的人問哭,他們哪裡敢對這位小姐做什麼,他們可是硬生生的這麼一動不快小半個時辰,就擔心露出一絲一毫的不對勁,叫這位小姐對付他們。

柳蓉對著冬兒搖搖頭,卻是站起身看著左庭軒:「你們順天府的效率也忒慢了,等你們過來拯救,屍體都要處理完了。」

幾個站著一動不動的闖院子人身體一顫,他們這難道還要感激順天府的人來的快,不然他們的屍體都要被處理了?

左庭軒翻白眼:「已經是最快的速度趕來了,如果知道是這樣的情況,我就不領著這麼一隊人來了。」

「別啊,大人您不過來,我們就要死了。」突然其敢動的活寶害怕的開口。

柳蓉一口茶水直接噴出去。

左庭軒不禁似笑非笑的看著柳蓉開口。彷彿在說,你究竟做什麼了,把一群闖進蓉府的人嚇成這樣。

柳蓉欲哭無淚,她真的什麼都沒做,只是在這裡喝了兩杯茶而已,誰想這幾個匪徒竟然直接自己把自己嚇傻了!

不過即便如此,柳蓉也不打算隨便放過這幾個人,她蓉府可不是隨便叫人闖的,更重要的是,她蓉府的管家。可不是隨便可以叫人打的。

這麼想著,柳蓉將茶杯直接往桌子上一放,那幾個匪徒卻是嚇得一顫。

媽的。這麼膽小當初幹嘛出來做這一行!

左庭軒看柳蓉那一臉鬱悶模樣,不禁差點沒笑出聲,怎麼每次遇到這丫頭,就都能有這麼多有趣的事情呢,他是不是真的應該請這丫頭到順天府每個月兼個幾天差。增加點樂趣。

那跟著左庭軒進的院子的官差看到柳蓉只覺得有些眼熟,當看到他們家左大人看柳蓉的眼神之時,不禁捂住嘴,瞬間想到那位柳蓉小師爺……

柳蓉卻是沒注意到這官差的表情,只是閑閑的看著左庭軒:「左大人,我聽說大夏律法可是有規定平民私闖官宅是要殺頭的。我記得可對。」

左庭軒微微一愣,民闖官宅不過是關些日子罷了,什麼時候改的這麼嚴厲了?

左庭軒想不出柳蓉這葫蘆里賣的什麼葯。卻是很配合的點頭:「確實,大夏律法確實是有這麼一條。」

一旁的認出柳蓉的官差聽到左庭軒的話瞬間目瞪口呆,官府這樣幫人騙人也可以?

不過畢竟這騙人的話是他們的頭說的,他們只能低下頭裝作沒看見。

幾個闖蓉府的人面色一白,瞬間對著柳蓉和左庭軒跪下:「大人饒命埃我們只是錯闖府邸,是認錯地方了啊!求大人饒命啊1

「如果不是認錯地方。你們準備怎麼呢?」柳蓉涼涼的開口。

幾個小賊心裡一突,趕忙討好的開口:「即便不是認錯地方,我們……我們也絕對不敢對姐做什麼。」

「對,對,對,不敢做什麼,絕對不敢做什麼。」

柳蓉抿了抿嘴:「既然你們認錯的態度這麼好,我就饒你們一條命。」

幾個小賊面上一喜:「謝小姐不殺之恩,我們以後一定結草銜環報答小姐不殺之恩……」

幾個小賊後面幾乎胡言亂語。

「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柳蓉卻是不緊不慢的又跟了一句,叫幾個小賊聲音一啞。

「看在你們認錯態度良好的份上,就跪下對我家管家磕上十個響頭吧。」柳蓉對著幾個小賊淡淡的開口:「連我們家都敢動手,還給打成這樣,磕十個響頭還算輕的了。」

「你們覺得如何?」柳蓉淡淡的開口詢問。

幾個小賊對視一眼,便對著柳蓉點頭:「小姐說的是,我們這就磕,這就磕。」

說著,幾個人朝著姚管家跪下,磕頭。

只等著幾個人磕了兩個頭,柳蓉的聲音再次涼涼的響起:「所謂響頭,響頭,不響怎麼算的上響頭呢?」

幾個小賊動作一滯,一咬牙磕出動靜來。

「碰……碰……碰……」

「十,九,這些人的動作,柳蓉不冷不淡的數著。

「碰……」

「三……二……二……」

幾個小賊臉色大變。

見柳蓉這般對付幾個小賊,一群圍觀的人都不禁跟著愣住,所有人都沒想到柳蓉竟然會直接一直數二,就是一直不數一。

一時之間,大家都只覺得柳蓉下的手有些過狠了,這些人只是闖進府邸而已,畢竟沒做什麼實質的事情。

終於,有一個小賊忍不住,停下動作,對著柳蓉開口:「小姐,求您就給我們一個痛快吧,別再這麼戲弄我們了1

柳蓉嘴角勾起,她等的就是這一句!

這些人隨便闖人宅院也就罷了,一進來就敢動手打人宅院的管家,若不是她在氣勢上下到幾個人,還不知道這幾個人能在蓉府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來。

恐怕她若是穿男裝,這些人會直接將她帶走。到時候還不知道要這麼對付她呢,她可不信這些人是真的帶她見官。

就是從劉老嘴裡聽到的楊掌柜的事情,也可以判斷出來,這些人絕對不是找她這麼簡單。

「你們不想磕頭也可以。」柳蓉淡淡的開口,幾個小賊一致快速的看向柳蓉,等柳蓉的後半句話。

柳蓉笑起:「不過,我要知道,是誰派你們來找小柳大夫的,又想對小柳大夫做什麼?」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待得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她身上,才再次開口:「如果你們不實話回答,我就讓你們一直這麼磕下去。」

幾個賊人望著彼此額頭上的紅印子,不禁吞咽一口唾沫,卻還是沒有立刻開口,而是看向左庭軒,彷彿這會身份調換,想讓左大人救他們一般。

柳蓉面上卻絲毫不著急,只是對著左庭軒開口:「左大人,這些人既然不聽話,不若左大人讓人幫他們繼續對我家管家磕頭?」

左庭軒眼過,看著柳蓉有那麼一絲探視。

柳蓉卻是抬頭挺胸,理直氣壯的看著左庭軒。

就在所有官差都希望左庭軒,也認為左庭軒不會答應的時候,卻見他笑起:「好啊,來人,還不幫這些人對這姚管家繼續磕響頭1

幾個賊人心一沉,見幾個官差向他們走近,終於有一個忍不住開口:「我說,我什麼都說……」

卻原來是西柳衚衕的大管家和二管家爭權,二管家得知楊管家的傷勢嚴重,這世上只有小柳大夫一個人能治,便派他們借口將小柳大夫擄走。

「到時候關起來,直到楊掌柜死掉。」那賊人說完,卻是不安的低下頭。

「哦,真的只是將小柳大夫關起來而已嗎?」柳蓉再次開口詢問:「如果不說實話,我可就讓他們幫你們繼續磕頭了。」

聽到柳蓉的話,已經被這磕頭嚇傻了的小賊,趕忙搶過話,開口:「二掌柜……二掌柜說了,如果小柳大夫一直不聽話,要逃的話……」

「就……就弄死小柳大夫1

所有知道柳蓉就是小柳大夫的人都不禁看向柳蓉,這一刻不僅理解了柳蓉對付這幾人的手段,更是恨不得直接抽了這幾人的筋扒了幾人的骨。

左庭軒更是心一抽,眉頭瞬間蹙起,聲音低沉的如同暴風雨前的寧靜:「來人,將這些人帶回衙門,讓邢師爺將這些口供全都給我錄下,我們現在去西柳衚衕1

PS:十分感謝苓瑄投的粉紅票,因為新書月票榜過了,所以這個月開始,粉紅票累計超過十張,便多更一章。和上個月不一樣,這次一章按照三千字來計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