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八十三章:抉擇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這天翻地覆,弄的所有人都無法安穩! 就彷彿一個拉鋸賽一般,永城郡主這些人希望柳蓉不要答應留下,也全都看著柳蓉,心一定要答應留下。 就再所有人都看向柳蓉,等著柳蓉給一個結果的時候,柳蓉卻...

「哎喲喲,瞧你們這折騰的,本來就是的一件小事情,這鬧的。」不等旁人開口,二夫人笑著開口:「都快成三國開戰了。」

所有人都不約而同望向二夫人,大將軍久經戰場畢竟不同,目光掃過二夫人時,就是二夫人這種想方設法在貴婦能拉扯上些關係的,也不禁微微一僵,才繼續開口:「本就是一件小事,只是這小事牽扯了所有姑娘的婚事,才不得不慎重。」

「我也不說偏頗的話,剛才的事情,確實是大奶奶有些偏心了,不過這事情畢竟擱在誰身上,都會一時氣憤難忍不是,三姐兒你也要體諒。」二夫人一席話下來,卻是期望打圓常

好好的能給更多利益的金龜子,她怎麼捨得叫對方離開是為了她兒子的前途,這個和事老,她也做。

劉大奶奶卻是一喜,只要將柳蓉留在來這些皇子皇孫不注意了,要捏成圓的還是扁的,還不是她自己說了算。

「蓉姐兒,你二祖母說的是,都是一家人的事情,何必弄的最後誰面上都不好看,到底是血脈相連,實在不行,我便叫大奶奶給你單獨立個院子,以後你院子叫她插手,你院子里也單獨開個小灶,免得來來回回走動再出現什麼摩擦。」大夫人看著柳蓉說出比較實際的話來,卻是叫劉大奶奶臉色一變,僵在那裡。

若是這些都不叫她管了,她這嫡母以後還怎麼處理一個小小的庶女!

不對,即便現在說了這些又如何,等到這些人都走了,年輕人不過一時新奇。待得鬧騰久了,忘了柳蓉,到時候這些規矩還不是想改就能改的。

況且府都她管,獨立了又如何,她只要說府還不是想怎麼剋扣,就怎麼剋扣。

這般想著,劉大奶奶才重新露出笑容:「蓉姐兒,只要你不繼續要求離開切便按你祖母說的來。」

劉大奶奶說著露出得意的笑容。這麼多面上的好處,她就不信一個見識短小的庶女,還能不動心。出去單過。

冬兒聽的面上一喜,獨立個院子,劉大奶奶不插手她們院子里的事情,這豈不是代表著,以後她們院子里的炭火就不會少。冬天也就不用那麼冷了。

這般想著,冬兒便眼巴巴的望向柳蓉,恨不得立刻替柳蓉答應下這件事情。

小姐,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您趕緊答應吧,不然永城郡主她們走了。這些東西恐怕就沒了。

永城郡主以及左庭軒和大將軍一行人卻是擔心的看著柳蓉,他們和冬兒不同,他們卻是擔心柳蓉心尖一軟。同意這件事情。

這些人都是在陰謀詭計的,也最清楚這一時得來的平安不會長久。

這些人蓉不同意的,不是左庭軒和永城郡主,是帶著小屁孩來的威北侯府的二公子左庭宇。因為他在屋頂將開始到結束的所有一切都看在眼/>

他甚至是佩服一個女子在這樣的環境下。竟能生存這般久。

如果是他,有這樣的機會。絕對要將這天翻地覆,弄的所有人都無法安穩!

就彷彿一個拉鋸賽一般,永城郡主這些人希望柳蓉不要答應留下,也全都看著柳蓉,心一定要答應留下。

就再所有人都看向柳蓉,等著柳蓉給一個結果的時候,柳蓉卻是看向鍾氏,望著那張和平時沒有任何不同,依舊平靜闊達的臉龐。

柳蓉微微蹙眉,眼底有糾結,有掙扎。

沒有人比她更了解自己這段時間在子,除了六姐兒和二奶奶以及大夫人處稍稍有些善意叫她不舍外,其它地方得到的全是誣陷陷害。

她確實不想繼續在,雖然大夫人說的條件不錯,可畢竟什麼樣的事情都可以面上說的舌燦蓮花,背地裡偷工減料。

最重要的是,這一切都是因為永城郡主一行人出現,的,並不是心甘情願的。

真有一日,她同這些人的關係不在,恐怕不僅會變得更加麻煩,劉大奶奶以及太夫人這些人,說不定對她會更加變本加厲。

即便是現在,她還能感覺到太夫人冰冷憎惡的目光。

但,她不能不考慮鍾姨娘的感受。

這裡,可是鍾姨娘最想要繼續呆下去,看著她靠著好人家,有所依靠的地方。

那一日雪地散步的談話,她即便到現在,依舊記憶猶新。

「外面的世界雖好,但終歸不是家。」

「這裡雖然不好,卻終歸是庇護我們的地方,就像鳥兒飛的遠遠的,但最終會有歸巢的時候,這根再不好,也不能斷了1

「如今忍得萬般辛苦,以後定會苦盡甘來。」

柳蓉深吸一口氣,目光掃過所有人,看到永城郡主時,更是露出一個歉意的表情,才轉身看向就要說出自己的決定。

「三姐兒不同意留下。」鍾姨娘淡淡的開口,漫不經心的就彷彿在說一件最平常的事情一般,打斷所有人的猜想,給出一個出乎意料的結果。

一時之間,有人都不禁怒目看著鍾姨娘,柳蓉也是滿臉訝異的看向鍾姨娘。

就在剛才,她準備開口答應這個條件的。

鍾姨娘卻是對著柳蓉微微一笑,笑容平淡樸實,透著一個淀:「離開這裡也挺好的,只要你不嫌棄娘給不了你好的生活,以後再沒有錦衣玉食,只能辛苦度日。」

鍾姨娘又何嘗不想離開直不離開,是因為她沒有資格離開,同時也不放心柳蓉罷了。如今看著柳蓉憑著自己的本事就能高飛。

她,已經安心了。

柳蓉心間一松,對著鍾姨娘重重點頭,轉頭:「謝謝祖母的好意,但我們決定已定,自請離開后和相干。」

「啪」茶杯摔落地面的聲音響起。

所有人望向傳出聲音的地方,便見柳蓉的父親柳重權怒視柳蓉:「你祖母都說到這個份上,你竟然還敢說出這樣的話來!你還知道孝道兩個字怎麼寫嗎?」

柳蓉低眉,不看自己的父親,在她被受欺負的時候,這個人在哪裡,不僅沒有幫助,反倒是助紂為虐。

見柳蓉不回話,柳重權更加生氣,滿臉怒火:「今日無論怎麼樣,你都休想走出便有這些皇子皇孫撐腰也不行,你這一生都是兒,除非你嫁出則休想離開。」

「至於你們這些人,如何處理柳蓉是我們的事情,你們想幫著她脫離對不可能,便是告上御狀,當今聖上也不可能同意!你就死了這條心吧1

「既然柳伯父這麼說,那我們便回去吧。」冷淡的聲音響起,卻是大將軍上官煜開口。

只這一句卻是叫所有人都愣住,七皇孫上官辰和左庭宇都不禁怒視大將軍。

上官煜卻是拉著左庭軒轉身:「庭軒,你不是管著順天府的大小案子嗎,正好可以回去翻出當年鍾家謀反的案子再好好看看,看看究竟是不是真的同關聯,說不定當初的案子,有什麼問題是我們沒有注意到的。」

一直沉默沒有說話的大將軍淡淡的開口,卻是瞬間叫屋子

「好了,別說了。」老侯爺終於開口,目光望向柳蓉:「你要搬出去獨住也可以,只是有幾個條件,你要答應祖父。」

PS:今天的第二章,撒花,晚上寫好的挺早,可以的話,回來再更新一章。順便貪心的滿地打滾要各種東西,推薦票,粉紅票,打賞,都來砸死我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