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七十二章:鍾氏的希望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嗎?不會希望有一天離開這裡,自由自在的在外面翱翔嗎?」 「畢竟……」 鍾氏緩緩的起針落針,節奏沒有絲毫因為柳蓉的話停頓:「外面的世界雖好,卻終歸不是家。」 「可是這些人除了對我...

柳蓉病了,病來得又急又快。

不過這一場病,也在柳蓉的預料之/>

所以在此之前,柳蓉搬離了六姐兒的住處,雖然六姐兒哭著鬧著不肯,但最終胳膊擰不過大腿,柳蓉還是回了自己的住處。

鍾氏住佛堂,不過白日也都呆在柳蓉屋子裡了,依舊不愛說話,卻會一直坐在床邊,拿著針線做針線活陪她。偶爾難得的還會提幾句柳蓉小時候的趣事。

就是說了之後,會有一陣子的沉默。

柳蓉也是懶懶的,若是往常鍾氏這般沉默,她定會說些趣事哄鍾氏開心。而這幾日柳蓉卻也是沉默居多。大約是那日同劉大奶奶對峙,說的太多了,花的心神太多,乏了。

不過她聽到鍾氏說她小的時候,卻會變得很有精神。

鍾氏看在眼比以前一個月加起來的都要多,不過即便是這樣,也是不多的。

沉默慣了的人,很多事情更習慣用做的。

但柳蓉很滿足,呆在鍾氏身邊,她便會多一種安寧的感覺,這感覺叫回到家的感覺。

不浮躁,溫和,沒有害,也沒有任何危險。

平平靜靜才是真福氣。

這些日子來,她真的有些累了。

冬兒見柳蓉回來則是很開心,不過發現柳蓉病了后,就一直不高興,心疼的忍不住每天埋怨。

埋怨柳蓉不顧及自己的身體安危,明知道這病症會傳染,還要那樣救治蓮兒,最後累的自己病在床。

埋怨蓮兒秋兒沒良心,得了這般恩德,還這樣恩將仇報。

一個一心想害自己的人,救了做什麼!

所以每次蓮兒和秋兒上門來看時。都被她擋在了外面。

柳蓉知道冬兒是心疼自己,卻不想聽。

「小姐,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冬兒今日意外的心情好,腳步歡快走進屋,習慣性的先走到桌子前給柳蓉倒了一杯水,遞給柳蓉才繼續說道:「蓮兒和秋兒都被送出府了,這樣壞心的丫鬟,就該這麼狠狠的懲罰,害小姐受那麼多罪,還差點出事。怎麼能還在那裡逍遙。」

柳蓉微微一怔,一旁的鐘氏卻是微微搖頭,也不知道是不贊同。還是可惜。

「不過據說是太夫人下的命令,說這兩人帶壞了四小姐也就罷了,還設計欺騙大奶奶,便直接逐出府去了。」

冬兒撇嘴:「卻一句也不提小姐受委屈,太夫人太過分了。小姐。以後這樣的人,咱都不救了,免得沒好處,還碰一身腥。」

柳蓉沒有說話,靠在靠枕上,微微合上雙眼。面無表情的,誰也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鍾氏伸手握住柳蓉的手:「累了,就休息會。外面的事情其實沒什麼好聽的。」

「嗯。」柳蓉點點頭。

鍾氏見柳蓉睡下,才領著冬兒走到屋外:「以後別在三小姐面前說這些不好的事情了,」

冬兒疑惑,隨即低下頭:「我只是不想小姐以後再平白受這些委屈,整件事情下來。明明是小姐受傷害了,可是到最後……」

冬兒越說越氣憤。忍不住握緊拳頭,恨不得去將那些傷害柳蓉的,都揍上幾拳。

鍾氏微微一嘆:「有些事情無關受不受委屈,是她的生命,活著的意義,她必須做。」

鍾氏說完走回屋獃獃的站在屋外,想著鍾氏的話。

鍾氏拿出剪裁好的布料對著躺著的柳蓉比對了一下,見身量差不多,便又開始縫製起來。

柳蓉卻在這個時候睜開眼睛看向鍾氏。

「不睡了?」鍾氏沒有抬頭,卻知道柳蓉睜開眼睛了。

「嗯,雖然有些累,卻不想睡。」柳蓉側過身子仔細望著鍾氏,鍾氏的面龐是一貫的平穩,沒有絲毫起伏的表情:「娘,你在這府邸里這麼呆著不累嗎?不會希望有一天離開這裡,自由自在的在外面翱翔嗎?」

「畢竟……」

鍾氏緩緩的起針落針,節奏沒有絲毫因為柳蓉的話停頓:「外面的世界雖好,卻終歸不是家。」

「可是這些人除了對我們動心思,就是耍心眼,我沒感到一絲親情。」

鍾氏將縫完的線頭打了個結,又低頭用牙齒直接咬斷:「這裡雖然不好,卻終歸是庇護我們的地方。就像鳥兒會飛的遠遠的,但最終會有歸巢的時候,這根再不好,也不能斷了。」

「即便這裡迫害你,陷害你,叫你一天不得安寧?」柳蓉忍不住抬起身子,看著鍾氏。

「但她也養育你,供你吃穿住行。」鍾氏取出新線,穿了幾下都穿不進去。

柳蓉坐起身接過針線,一下子便穿了過去。

鍾氏嘴角勾起弧度:「哎,我老了,以前這針線就像你現在一樣,一下子就穿過去。現在卻不行了。」

「娘還年輕,哪裡老了。」這個年紀在現代,那可還是黃金歲月。

鍾氏笑起:「以前鍾家還在的時候,我恨不得它就這麼消失了,後來鍾家不在了,心卻空蕩蕩的了。」

柳蓉安安靜靜的聽鍾氏說話,鍾氏很少提及鍾家,每次提及也很是避諱,難得有願意主動提起的時候。

「那時候,你外祖母去世的早,你外祖父便娶了繼室,繼母待我面上好,底子里,卻是只疼她自己親生的。」鍾氏縫著衣裳:「後來提了親事,我在前,提的是皇上的親侄子,繼母的女兒提的是」

卻原來,鍾氏的婚事其實是被調了包,鍾氏說的平平淡淡,柳蓉卻能感覺到鍾氏當年那反差落差間的不甘和憤怒。

後來,鍾氏繼母女兒一家子造反,連累了整個鐘族滅門,唯獨鍾氏活了下來,還被貶成妾。

「若鍾家還在,你都不至於這般受冷落,再如何不待見,你也是女。」鍾氏說著抬頭看向柳蓉:「有母家的女兒,才能在夫家立足腳跟。」

「如今忍的萬般辛苦,以後定會苦盡甘來。」鍾氏定定的看著柳蓉。

柳蓉第一次在鍾氏眼爍的光芒,沉默許久,才重重的點了點頭。

PS:求打賞,求粉紅票……求再來一張粉紅票,這樣這書就有機會上首頁了,拜謝。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