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七十章:驚恐的巧兒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蓉冷笑:「你們跟我一起進屋吧。」 說著,柳蓉轉身走進蓮兒的房間。 見柳蓉這麼直接,劉大奶奶同巧兒不禁面面相覷,不過想到秋兒不敢欺騙她們,她們也覺得擔心,便跟在柳蓉身後走進蓮兒的房間。<...

突然,劉大奶奶靈機一動,看著柳蓉開口道:「只要將蓮兒的屍體取出來一看,不就一樣明了真假嗎?」

「蓮兒若是沒了性命,那自然是你醫死人了,若是蓮兒沒死,那就當巧兒污衊你了。」李媽媽聽到劉大奶奶這樣的話,心底都忍不住要大罵,這哪裡是讓柳蓉證明事實真相,這根本是直接將罪名安在柳蓉身上,手段如此明顯,絲毫不留餘地。

李媽媽不禁擔心的望向柳蓉,秋兒當初告狀柳蓉逼死蓮兒,既然能這麼說,還這般大張都招來,就絕不可能說假話,肯定是已經確認蓮兒生死。

這個時候,柳蓉怎麼可能變出一個大活人來!

李媽媽不禁急的團團轉,偏偏她雖然代表二奶奶,真和大奶奶站在一起,卻是身份不足。柳蓉卻是對著李媽媽一個安撫的微笑,才看向劉大奶奶:「母親,你真的確定要這麼做嗎?」劉大奶奶以為柳蓉這般詢問是怕了,立刻笑起:「自然,我從不冤枉人,既然你堅定說自己沒做過醫死人的事情,那就帶我們去看看蓮兒,到時候自然見分曉。」「不過,我可以給你反悔的機會,你現在就承認錯誤去皇覺寺,我便不再追究其它。若還如此冥頑不靈,到時候真相大白,懲罰可就不僅僅只是你了,到時候鍾氏也要跟著一起受罰1劉大奶奶看著柳蓉得意的開口!柳蓉看著劉大奶奶的目光卻是隨著劉大奶奶的話,越來越冷,污衊她,害她都好說,但劉大奶奶不該什麼事情,都扯上鍾氏!

「母親可以這般要求我,不過若事實不是如此。母親也不要忘記將巧兒逐出府才好1柳蓉看著劉大奶奶一字一句的說道。

劉大奶奶卻是覺得柳蓉不過是做最後的掙扎,渾不在意的點頭答應,一旁的巧兒雖然有些緊張,卻也覺得劉大奶奶的選擇才是正確的。

柳蓉冷笑:「你們跟我一起進屋吧。」

說著,柳蓉轉身走進蓮兒的房間。

見柳蓉這麼直接,劉大奶奶同巧兒不禁面面相覷,不過想到秋兒不敢欺騙她們,她們也覺得擔心,便跟在柳蓉身後走進蓮兒的房間。

劉大奶奶抬頭的瞬間愣住,而一旁的巧兒更是臉色大變!

因為。屋且這兩個人竟都是大活人!

屋是蓮兒同秋兒,秋兒一見劉大奶奶進屋。不禁害怕的躲到蓮兒的身後,低著頭不敢說話。

柳蓉卻是不給劉大奶奶和巧兒思考的機會:「母親,這事實真相如何?」

「您現在是不是應該直接將危言聳聽,謊言誣陷主家小姐的下人逐出府去呢?」柳蓉看著劉大奶奶一字一句的說道,所有人的眼睛都不禁看向劉大奶奶。等著劉大奶奶做決定,下結果。

跟著進屋的李媽媽見到這一幕,只覺得萬分解氣,只恨不得自己化身柳蓉,直接繼續逼劉大奶奶將巧兒送出府,又或者化身那些促使丫鬟。直接將巧兒拉出府去。

巧兒滿臉慌張,一時之間卻是亂了分寸,不等劉大奶奶開口。直接跪在劉大奶奶跟前:「大奶奶,不要啊,我這麼多年跟著您,鞍前馬後的,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埃您不能就這麼將我送出府埃」

柳蓉沒有插話打斷巧兒的話,只是淡淡的望著劉大奶奶。嘲弄的眼神看得劉大奶奶又氣又怒,偏又發作不得。

這會巧兒不認錯,還這般求饒,更是叫她退無可退,若是這會再不懲罰巧兒,恐怕以後這府邸上下的丫鬟婆子,就再也沒有任何人聽她的話了!

左右一衡量,劉大奶奶一咬牙:「來人!將巧兒送出府去1

巧兒一顫,趕忙上前拉住劉大奶奶的褲腳:「不要啊,大奶奶,巧兒自幼跟著您,若是這般出府,以後可怎麼活呀,大奶奶,您不能看著我這樣往死路上走啊1

劉大奶奶眼睛一閉:「你們還不趕快將人拖走1

那些粗使丫鬟趕忙一人一手的將巧兒拖離劉大奶奶,幾乎將巧兒雙腳撐的離地,向外面提。

巧兒不斷叫喚,到得絕望,眼見門口就再眼前,只要離開這裡,她就再也無法求情,也沒有人會再管她的生死。

「慢著1柳蓉再次開口。

所有人都是一愣,劉大奶奶更是狠狠的看向柳蓉。

柳蓉卻是對著劉大奶奶笑起:「母親,我之前做的一切,不過是和您開個玩笑罷了,巧兒是您身邊最得力的人,我又怎麼可能忍心叫您失去這麼得力的臂膀呢。」

劉大奶奶一呆,快要被拖到外面的巧兒更是一愣!

而一旁的李媽媽眼如此去除劉大奶奶身邊一大害人精的大好機會,柳蓉怎麼可以不抓住,還要放棄!要知道這巧兒可是多次陷害柳蓉,還處處同柳蓉作對。

這實在是沒有道理!

就算這麼做是拿這件事情去討好劉大奶奶這個嫡母,以劉大奶奶的性子,也絕不可能因此記得柳蓉的好,只會記得柳蓉叫她在一眾丫鬟奴婢面前失了臉面,這是絕對的賠本生意,得不償失!

這麼簡單的道理,在場的所有人都看得明白,怎麼三小姐就突然這麼不明白了呢!

柳蓉卻是笑起,就彷彿看不到周圍所有訝異不解的眼神一般,對著一眾抓著巧兒的粗使丫鬟開口:「還不快將巧兒姑娘放開,再如何,她也是母親身邊最得力的一等丫鬟,怎能弄的如此狼狽不體面。」

柳蓉說著,走到巧兒跟前,只見巧兒的髮髻都在之前的掙扎之就是頭髮上簪的金蝶簪子也落在了地上。

在巧兒驚恐的目光彎腰撿起簪子,又緩緩的將巧兒的頭髮撥順,簪上金蝶:「可憐的,多俏的人,擱在哪個府上,不是個風流人物。」

「母親你也是,女兒不過同你開個玩笑罷了,您怎就當了真,竟連多年的情分都不顧,就如此狠心的將身邊最得力的巧兒姑娘逐出府……」

PS:撒花,今天的第三章,順便求粉紅票,更新大甩賣啊,一張粉紅票一更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