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六十七章:愚忠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p> 「可是……」蓮兒淚眼朦朧的看向柳蓉:「可是我做了十惡不赦的事情……」 柳蓉更加確定心若你不說出,才是做了十惡不赦的事情,因為有可能更多的人因此喪命。」 蓮兒呆住,好一會才茫然的...

蓮兒聽到柳蓉的話怔住,想要開口卻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才好。

「我問你這些沒有別的意思,天花這種病有了一例,就會出現第二例,處理不好,就會將旁人都傳染上,若真是這樣,到時候就晚了。」柳蓉看著蓮兒緩緩的說道:「我不希望有那麼多人無端受傷害。」

蓮兒咬著下嘴唇,面上掙扎。

「蓮兒,現在只有你能救那些可能無端受到傷害的人。」柳蓉看著蓮兒:「不為別的,就為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也請你告訴我。」

「我……」蓮兒望著柳蓉吐出這第一個字,眼神不斷變換,卻怎麼也說不下去,卻是突然趴到床上嚶嚶哭起:「都是我不好,我是人,三小姐,就讓我死了吧1

柳蓉微微嘆氣,走回蓮兒身邊,輕輕拍著蓮兒的頭:「人,誰沒有個犯錯的時候,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可是……」蓮兒淚眼朦朧的看向柳蓉:「可是我做了十惡不赦的事情……」

柳蓉更加確定心若你不說出,才是做了十惡不赦的事情,因為有可能更多的人因此喪命。」

蓮兒呆住,好一會才茫然的開口:「我不想的,我真的不想的。」

只是這麼念叨了一會,才彷彿清醒過來,用著衣袖擦乾臉頰的淚水,彷彿下定什麼決心一般,才看向柳蓉:「我告訴你,三小姐。」

「傳染源就是那件破了的衣裳!是我,是我氣六小姐害了我家主子,所以去外面打聽,才拿了您昨日看到的那件衣裳回來,卻沒想到那衣裳帶的竟然是天花。」

蓮兒說著一頓:「就在昨日,我聽說那衣裳還會繼續傳染病給旁人。所以實在不敢放在身邊了,才會拿去扔,沒想到不小心絆倒了,卻三小姐瞧見了那件衣裳。」

「三小姐,我該死,求您幫我替秋兒看看,看看她是不是也……」蓮兒沒能繼續說下去,卻可以看出她眼己的懊惱、憎惡。

柳蓉微微搖頭。

蓮兒一慌:「秋兒也被我連累了嗎?」

說著蓮兒的眼角溢出悔恨淚水:「都是我不好,我該早些叫她搬出我的房間的,也就不會連累到她了。」

柳蓉皺眉:「我沒有說秋兒也感染到。這病毒的潛伏期是十日左右,所以我現在也沒有辦法判斷秋兒是否被你感染,只要過了十日沒事。就不會有事。」

柳蓉看著蓮兒:「我搖頭的是對你現在都不說實話,感到失望1

蓮兒臉色一變。

「這衣裳分明不是你不小心落在我院子前的,而是故意放到我院子前的。」

柳蓉看著蓮兒變幻不定的臉色一字一句的說道:「我院子前根本沒有什麼凸起絆腳的東西存在,你卻發出那麼大的動靜。你分明是知道我就在屋這樣的動靜。引我去屋外撿這件衣裳。」

蓮兒額頭溢出一絲汗水。

「如果我今日不去永城郡主處,你也沒有突然感染這病,恐怕就會有人去我那邊找那件衣裳了吧。」

柳蓉不置可否的繼續說道:「到時候府邸的人就會說,三小姐假惺惺醫治六小姐,實際上這病就是三小姐弄出來的。」

蓮兒眼底露出驚恐。

「為什麼要這麼做?」柳蓉看著蓮兒:「我柳蓉根本不曾妨礙到柳芙什麼,為什麼總要這麼一步一步相逼?」

蓮兒低頭。許久之後,聲音是從未有過的平靜:「和四小姐無關,是我自己的主意。既然你猜到了,你可以不用救治我的,我是罪有應得。」

「你就是到了現在,還要替柳芙隱瞞嗎?」

柳蓉看著蓮兒大聲問道,一個丫鬟怎麼可能會做這樣對自己毫無利益可言。可能還會害到自己的事情。

「三小姐不要隨便誣陷四小姐,她如今被關著。誰也見不到,怎麼可能陷害三小姐。」

「我只是恨你將我家主子害得那麼慘,才忍不住做的這件事情。」蓮兒看著柳蓉說道:「如今三小姐已經知道一切了,可以將我送到大夫人那裡受懲罰,蓮兒絕對不會叫一聲委屈。」

柳蓉定定的看著蓮兒的眼睛,蓮兒卻是眼觀鼻鼻觀心,躲著柳蓉的眼神。

柳芙笑起:「沒想到柳芙那樣的性格,竟然還有這樣忠心的丫鬟,寧可犧牲自己也不牽連柳芙。」

柳蓉看著蓮兒:「但是事情並非你不說,就可以躲過去,叫我不能還原這件事情的事實的。」

蓮兒咬住下唇。

「如果我現在派人去柳芙那邊說你一切都招了,你覺得會怎麼樣呢?」

蓮兒立刻看向柳蓉,手臂微微顫抖。

「你可以考慮一下,這件事情,究竟是你自己去說,還是我用著我說的辦法讓柳芙自己說出來。」

蓮兒咬住下唇,沉默了許久,才開口:「三小姐,我願意說實話,只是……您能給我一點事情,讓我一個人好好想一想嗎?」

蓮兒說到最後卻是帶著一絲哀求。

柳蓉皺眉,不明白對方為何突然要獨自一個人思考,但最後還是答應了蓮兒的要求。

她不想逼迫一個丫鬟逼的太緊,畢竟在這個大時代,庶女已經夠可憐了,丫鬟卻是更加可憐。

她只是想叫對方誠實的說真話,這件事情一環扣一環,明顯是很久之前就布了局,她想知道是從什麼時候起,柳芙就想到這些對付她的。

若不是她運氣好,看出來,這會她恐怕也要進柴房了。

當然,這些都不重要,柳芙要對付她可以,但是為了對付她,想出這麼卑鄙的方式害一個小孩,還向自己同父異母親妹妹投病源,這就已經過分了!

況且,一個人的挑釁陷害,她可以忍一,可以忍二,卻不代表她可以一再叫人設計陷害!

所以這一次,她一定要好好的給柳芙一個教訓,讓對方知道,以後見到她該怎麼樣!

柳蓉在外面正想著,不放心蓮兒的秋兒見蓮兒許久不見動靜,卻是到得蓮兒屋裡,卻見一個女子三尺白綾懸了梁。

PS:艱難的把晚上的兩千字寫出來了,感覺寫的有點糟糕,我先去睡了,最近休息不足。明天養足精神再多寫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