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六十一章:心的溫度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己放鬆下來,床上的小人兒卻是定定的望著她,也不知道是在想什麼,只是望著望著漸漸露出一絲笑容,就是睡著的時候,也是掛著一絲笑容入睡的。 六姐兒可以安心睡覺,柳蓉卻是不能靜下心來,吩咐著再打開窗戶...

乳娘面上糾結又略帶沉重。

「究竟是怎麼了?」柳蓉有些疑惑。

乳娘一咬牙,看著柳蓉開口:「我剛剛出去報喜,哪知劉大奶奶卻說三小姐你肯定在說假,天花和水痘怎麼可能認錯,說你……說你肯定是怕死,才編出這樣的謊話。」

乳娘微微一頓:「還說現在就要將六小姐的住處封了,就按照您之前說的,隔出這一塊地方出來,不叫人進出,只在外面給我們送吃的,免得屋裡的病向外傳播。」

「除非一個月後,我們全都好好的,不然不許屋子裡的任何一個人走出這院子一步1

柳蓉皺眉,心沒想到劉大奶奶會是這樣的反應,第一件做的事情不是找相熟的大夫確定病情,反而是要直接將這屋子封掉。而太夫人竟然也完全支持。

這真是一個已經病入膏肓的家族!

病人家屬認錯病的情況在現代每個月不說有十起,也會有個在都已經消滅天花的時代,還不時有人來諮詢自己的狀況是不是天花,更何況是古代這樣信息流通並不算髮達的地方。

她不信這樣的事情以前沒有發生過,劉大奶奶和太夫人卻這樣決絕,連個相信的大夫都不肯請來判斷一下。

真是絲毫不將庶女的性命當命,若是此刻是府二小姐發生這樣的事情,她們還會這樣對待嗎?

柳蓉為這偏心感到噁心。

「對不起,三小姐,對不起,都是我太緊張了,才會弄出這樣的事情,還連累你必須在這裡呆著。連常姑姑那邊的課都不能再去。」乳娘望著柳蓉不斷道歉,臉上全是懊惱和自責。

柳蓉對乳娘卻是微笑搖頭:「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正好六姐兒也需要人照顧,我一個大夫比你一個不懂醫術的人照顧會好上許多。」雖然這大夫不是兒科大夫,而是一個外科大夫。

柳蓉微微自嘲。

其實看六姐兒得了天花,沒有一絲請大夫來看病的意思,反而是第一時間要將她們趕出府自身自滅,柳蓉就理解乳娘為什麼要這麼做了。

至少在府邸里,有好住有好吃,再不濟也能這麼養著。外面可就不是這樣的情況了。

「水……」隱約床上傳來虛弱的聲音。

柳蓉不再繼續說話,而是快速的走到桌旁倒出一杯水,扶著六姐兒起來喝水。

「三小姐。這樣的事情我做就可以了。雖然水痘不致命,卻也是會傳染的東西。」乳娘看著柳蓉不禁開口道。

柳蓉卻沒有說話,直到讓六姐兒都喝完水,重新躺下,才抬頭看向乳娘:「你這話。倒是讓我想起一件事情,無論是天花,還是水痘,都肯定有傳染源頭,最近六姐兒都做什麼?靠近什麼了?」

乳娘臉色大變:「小姐的意思是說,這水痘……」

「這倒不是。這種東西一般又不會要人性命,別人不會閑著沒事用這個害人,我只是擔心府邸頭。別到時候又有人感染了才好。」

柳蓉望著乳娘不禁又提醒了一句:「水痘每個人一生只會得一次,但能不得總是好一些的,所以你要謹記它是呼吸道傳染的,也就是說,不要在靠近病人的時候說話。免得飛沫傳染……」

茫然喝完水的六小姐迷迷糊糊間聽到床邊有人交談,她頭疼的有些痛苦。卻似乎聽到一個熟識,叫她想要依靠,覺得安心的聲音。

待得許久,眼睛才完全睜開,待看到柳蓉的側臉時,不禁心住委屈的哭出來:「三姐姐……三姐姐我頭好疼,我難受……」

這幾日她一直被關在屋娘和丫鬟照顧,卻都神神秘秘,閃閃爍爍,小孩最是纖細敏感,怎麼會不怕,這一刻看到柳蓉終於忍不住爆發。

柳蓉趕忙不再同乳娘說話,而是轉身輕拍六姐兒沒有長水皰小手:「乖,不哭,我們六姐兒最堅強了,只是一點小病,不幾天就好了,況且有你三姐姐這麼厲害的大夫在,不會有事的,不怕哦,乖……」

六姐兒在柳蓉輕柔的聲音起眼睛,又有要入睡的樣子,柳蓉對著一旁的乳娘詢問:「六姐兒用午膳了嗎?」

乳娘搖頭。

「六姐兒不睡,先吃點東西再睡好不好,一會丫鬟就會送來可口的雞蛋羹……」

待得將六姐兒餵飽,又讓六姐兒再喝了一些水,柳蓉才鬆一口氣,六姐兒這會的臉色卻是比之前的要好看的多了。

柳蓉卻不知道自己放鬆下來,床上的小人兒卻是定定的望著她,也不知道是在想什麼,只是望著望著漸漸露出一絲笑容,就是睡著的時候,也是掛著一絲笑容入睡的。

六姐兒可以安心睡覺,柳蓉卻是不能靜下心來,吩咐著再打開窗戶通會氣,讓她們在屋加些濕氣,才走出六姐兒的屋子。

一出來,便見院子真的被一塊塊碎布連接的長布條圍住了,唯一還算有人性的是還叫了個丫鬟在這外面守著,時刻等待屋裡的吩咐。

柳蓉卻不知道這不是劉大奶奶吩咐下的,而是身體好些,卻無法出屋的二奶奶吩咐過來的。

柳蓉轉動身子放鬆一下,卻在看到院子正前方站著的兩個人時愣祝

只見冬兒扶著鍾姨娘站在冰天雪地之子,也不知道站了多久,就連柳蓉出來,她們倆也沒注意到。

兩人只是這麼站著,也不出聲叫屋裡的人讓柳蓉出來見她們,就彷彿是守候外出的孩子,心擔心孩子被自己這種不安綁住手腳,所以什麼話也不說,只是靜靜的在門口等著,守著,等到孩子回來,能第一眼就看到她們。

柳蓉忍不住熱淚盈眶,卻是快速擦掉,就如同鍾姨娘不願意她牽挂,她也不願意自己這麼微小的細節叫鍾姨娘看到,再叫她操心。

待得收拾好情緒后,才大聲喚著兩人,對著兩人揮手,且露出大大的笑容,絮絮叨叨的問鍾姨娘怎麼來了,又說起進屋之前還擔心六姐兒的病情,卻沒想到只是一個烏龍,根本就不是天花。

話,其實並不多,只是透出的意思,全是她沒有事情,讓鍾姨娘不要擔心,不要再這個地方守著,不要再著涼了。

鍾姨娘一貫微笑的望著柳蓉說話,一直靜靜的聽著。

天地靜謐,就彷彿整個世界就只剩下她們三人。

ps:這個世界就是這樣,有人叫你絕望的時候,就有人叫你又湧現無限的希望,終歸一句話,努力活著,就會越來越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