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五十四章:對賭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是手無良策,竟是只能看著。 「小三小姐,如今能救老侯爺的,只有小三小姐你了。」胭脂說的心酸:「可憐大夫人。這府邸里突然出了這麼多事情,大奶奶又這般不懂事,卻全都壓在她一個人身上。大夫人從早上到...

胭脂領著柳蓉快步前行,遲疑了好一會,才對著柳蓉開口:「大夫人帶著老侯爺回屋休息本都好好的,只是不大久,劉大奶奶便來看望了,知道了老侯爺在大堂,非說自己認識一位名醫,要給老侯爺找名醫看看。

胭脂說著一頓,有些遲疑,最終還是開口:「大奶奶如此有心,大夫人怎麼可能攔著。」

「只是當大夫來了,給老侯爺診了脈后,卻是一直搖頭。」胭脂聲音一緊:「大夫人就擔心詢問。」

「大夫說老侯爺是因為臟腑為邪所擾,導致功能失調而發,我們也聽不懂,只是後來卻說這病無藥可救,只能養著,養的好,也不會礙及性命,但也可能隨時不省人事。」

意思就是老侯爺隨時可能丟掉性命。

大夫人默默的聽著大夫的話,大約是心底有些預料,只是沉默,沒有多說什麼,就是靜靜的看著老侯爺,安撫老侯爺。

可誰知劉大奶奶聽了這個事情,就鬧了起來。說老侯爺在的時候,還能管著點柳蓉,老侯爺若是不在了,誰還管得了,柳蓉還不得無法無天了。又喊著說柳蓉今日就沒將她放在眼當家主母,府邸里來了順天府尹,七皇孫,沒讓她招待,一個庶女反倒是上前招待,將她隔在一旁,說著話就在老侯爺面前哭哭啼啼起來。

老侯爺本就氣見劉大奶奶鬧起來,氣的指著劉大奶奶說不出來話,最後只憋出一句閉嘴。

可誰想,劉大奶奶鬧的卻是更厲害了,竟是大喊著老侯爺偏心,肯定是想著鍾姨娘當這媳婦。見太夫人走了,就想違逆太夫人的意思貶了她。說話間卻是嚷嚷的不活了。

說是要撞柱子自盡,屋裡的丫鬟只好拉著劉大奶奶,阻攔著。卻是將老侯爺氣的又想過去。

大夫人就是按照柳蓉當時急救的辦法,也沒有效。問及那請來,據說醫術高明的大夫,也是手無良策,竟是只能看著。

「小三小姐,如今能救老侯爺的,只有小三小姐你了。」胭脂說的心酸:「可憐大夫人。這府邸里突然出了這麼多事情,大奶奶又這般不懂事,卻全都壓在她一個人身上。大夫人從早上到現在,是一點東西都沒吃。」

「我熬不祝」

說話間,到了老侯爺屋已經站了許多人,大約是知道老侯爺身體不好。擔心發生太夫人突然離去,子孫都不在的情況,屋子裡孫子輩的人幾乎都到齊了。

柳蓉一進屋茗就毫不掩飾的狠狠的瞪著柳蓉,四姐兒柳芙眼觀鼻鼻觀心,似乎沒有注意柳蓉。卻是面無表情,抬眼間掃過柳蓉,也是沒有溫度。五姐兒柳茜低著頭,眼睛抬著,看著柳蓉也是眼帶厭惡。

唯獨六姐兒柳看到柳蓉想要上前靠近柳蓉,只是被乳娘拉著,才安靜的站在原地。

柳蓉目光搜尋老侯爺不經意掃過大姐兒柳芸。大約是蓉不好意思,一對上柳蓉的目光。柳芸點了下頭,便看向了別處。

胭脂卻是快步上前說了聲小三小姐來了。

老侯爺不遠處的老大夫看到柳蓉時,眼色:「你們這是看不起老夫的醫術嗎?竟然找了這麼一個乳臭未乾的閨老夫1

柳蓉卻是沒有看老大夫,而是快步走到老侯爺身旁:「祖母,祖父昏迷了多久了?」

「大約兩盞茶的時間。」大夫人一聽柳蓉回答,趕忙回答道。

見屋理會自己,老大夫面色更加難看:「劉大奶奶,若不是給你面子,老夫絕不會到們老侯爺看病,沒想到你們竟然如此羞辱對待老夫1

「老夫以後定會和同行說這件事情,以老夫在京城針術上的地位,看以後還有什麼大夫肯到你們看病1老大夫看著劉大奶奶大聲說著。

不等劉大奶奶回話,跟著柳蓉一起來的冬兒卻是不願意了:「即便老大夫你針術厲害又如何,您恐怕是沒聽過我家小姐的名頭,就你這麼點名氣,恐怕連給我家小姐提鞋都不夠,還妄自在這裡威脅人,我看你還是趕緊滾出」

「你1

柳蓉卻是不管屋情,摁壓著人效果卻不到,老侯爺一直不曾醒過來,但當聽到那老大夫提及自己針術厲害,不禁想起一件事情,用直接的辦法刺激不到這些穴位,讓病人醒過來,還可以拿針灸才刺激埃

因為是直接作用,那樣的效果反倒是會更好,不禁面上一喜。要知道針灸在現代臨床的效果,雖然她是外科,卻也聽隔壁提及過這些。如此一想,趕忙抬頭,卻見老大夫已經被冬兒氣的夠嗆,甩手就要走出屋子。

「老大夫,等一下。」柳蓉趕忙開口。

「做什麼?這會才怕了,晚了1老大夫恨恨的開口。

「我們小姐會怕你,你想多了,我們小姐可是京城裡有名的大夫,不知道多少病人對我家小姐趨之若鶩,就是我家小姐都不出手罷了。」冬兒最見不得別人說柳蓉說什麼,不禁又說了一句。

「冬兒1柳蓉喝斥了一聲:「閉嘴。」

「小姐1冬兒不禁委屈的看著柳蓉。

柳蓉這個時候只關注針灸急救的事情,哪裡注意得到冬兒委屈的模樣,只是定定的看著那老大夫:「你說你會針灸,可是真的?」

老大夫面色更差:「不是我說,這京城之之術若是認了第二,絕沒有人敢認第一,若不是你們府邸里的劉大奶奶懇求我來你們附上給你們老侯爺看看,我絕不會到。」

柳蓉卻是笑起:「那就是了,我能懇請你幫我替老侯爺針灸幾個穴位嗎?」

老大夫面色瞬間難看,沒想到還有人竟然敢在他最擅長的行當上,對他開口,不禁快速開口道:「你們老侯爺的病症用針灸根本沒有什麼效果,即便我用針了也絕對不會醒過來,你們還是死心,趕緊準備辦後事吧。」

柳蓉眉頭皺起,沒想到這位老大夫會直接拒絕,眼睛一轉對著老大夫再次開口:「您這不會是怕我告訴您需要針灸的幾個穴位,針灸后,真把老侯爺弄醒了丟面子吧?」

只要有其它辦法,她實在不想對老侯爺用那最後一個辦法,不僅僅是太危險的問題,還有便是工具上不足的問題。

老大夫笑起,彷彿聽到了天大的笑話:「我說小姑娘,你可能是沒聽過老夫的名頭,這京城之最擅長針灸的就是我王先復,你還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竟然也敢在關公門前耍大刀。」

見老大夫人如此自負,柳蓉不禁鬆一口氣:「既然如此,王大夫試試我說的辦法,有什麼不可以,反正王老大夫您已經確定我說的那幾個穴位救人不可能有效。」

王大夫眉頭皺起,表情變得認真:「人身體的穴位是不能亂碰的你可知道,有很多穴位碰了,極有可能沒能起到治病救人的效果,反倒是害了病人1

說這話時,王大夫面容嚴肅,透出一股子大夫認真的勁,就憑這一點,柳蓉相信對方即便不是真的針灸術十分厲害,也應該懂一些。

如此,柳蓉的想法更加堅定,對著王大夫繼續開口:「話雖然是這樣說,但是王大夫,您都已經判定我祖父無藥可救,既然必死,為何不用這針灸的辦法急救試上一試呢?」

柳蓉說著定定的看著王大夫:「試了有效,也幸桓霾∪耍沒效,不過是同樣的效果。」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還是說,王大夫壓根不懂治病救人,不過是個招搖撞騙不懂醫術的騙子1

柳蓉這話一出,所有人都不禁看向王老大夫,還有那想的多了,懷疑什麼的人看向劉大奶奶,看得劉大奶奶面色一變。

王大夫聽柳蓉的話瞬間眉頭皺起,好一會,才看著柳蓉冷笑:「既然你非要自找麻煩,那我便針灸你說的那幾個穴位給你看看,若是無效,你便要跪下給我磕頭認錯1

冬兒被柳蓉說了站在一旁覺得委屈,一聽王大夫的話,不等柳蓉回答,禁不住又上前開口:「那如果你輸了呢?」

王大夫彷彿聽到什麼滑天下之大稽的笑話一般:「我怎麼可能會輸。」

「那意思就是王大夫你輸了什麼都不用損失,我家小姐卻要給你磕頭咯?」冬兒嘟起嘴:「你這是耍賴1

「既然你這麼說,若是我輸了,那我便拜你家小姐為師1王大夫經不得激,聽冬兒這般說話,不禁直接回道。

見冬兒這般,柳蓉不禁微微搖頭,趕忙上前對著王大夫開口,說自己希望對方針灸的幾個穴位。

一旁的劉大奶奶卻是冷笑起,等著看柳蓉的笑話,要知道這位王大夫說的可不是假話,他確確實實是整個京城大夫害的大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