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五十三章:老侯爺病發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起來便是了。」話一下,柳蓉便感覺鍾姨娘的身體放鬆了許多,也跟著鬆一口氣:「這幾日府邸里恐怕不安生,二奶奶帶著七哥兒忙,恐怕也照看不了六姐兒。」 柳蓉說著對鍾姨娘開口:「娘,我有些不放心,不若這...

見柳蓉沒有說話,冬兒忍不住又說了一句:「冬兒可不想小姐下次還要像今日一樣,一個人擋下所有事情,文定侯府又不是小姐的,就算攔著那幫搬東西的人,怎麼也輪不到小姐,應該是大少爺他們才是。」

說到柳鑫,冬兒就有一肚子怨言:「大少爺那幫人不幫忙也就算了,差一點用棍子打小姐,若不是三少爺,小姐現在說不定都受傷了。」

「小姐還為這樣的文定侯府著什麼急,將老爺和二爺找回來,讓他們該怎麼樣就怎麼樣,我們正好也參加完太夫人喪禮,直接回蓉府,以後再不管文定侯府的任何事情。」

「冬兒,不要再說了。」柳蓉皺眉,打斷冬兒的話。

「小姐1冬兒心不甘情不願,最後還是低頭不再說話。

但是就這些話,也叫幾個人知道柳蓉今日遇到了什麼樣的情況,才知道今日這要債的事情里,竟還有這麼一出。文定侯府里應該當家做主,承擔責任的人都不在,最後竟全靠著眼前這個還未成及笄的少女擋下來的。

左庭軒眼中目光閃了閃,又變回平日笑嘻嘻的模樣:「蓉蓉,這可不對,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竟然一句話都沒和我說,虧我還這麼大老遠的跑過來。」

上官辰卻是深深的看了柳蓉幾眼,不禁想起第一次到文定侯府,見到柳蓉時的狀況,那時候柳蓉便是為了救她二嬸嬸,自請出族。那是他第一次驚艷,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女子,用盡心機都是為了別人,過了這麼久,她依舊沒有變。

上官辰衣袖中的拳頭微微握起。不禁又鬆開。

柳蓉白了左庭軒一眼,沒好氣的開口:「沒說你晚到就不錯了,還提這個。」

鄙視了左庭軒一番,柳蓉才下定決心一般,對著兩人開口:「恐怕還要麻煩你們另外一件事情。」

說話間,柳蓉的聲音壓低,恰巧只有他們幾個人能聽到:「幫我找一下我父親和二叔,若是能找到的話,找到后還請不要向任何人透露,我希望這件事情能夠只有我一個人知道。」

左庭軒和上官辰微微疑惑。不明白柳蓉這究竟是要做什麼,不過既然柳蓉這般開口了,上官辰最先對著柳蓉點頭。

點完頭。還想問問柳蓉需不需要其它幫助,卻不等他開口,柳蓉已經笑起:「那今日之事,柳蓉便先在這裡謝過了。」

接著柳蓉便迎了兩人到客房去坐,讓冬兒取了茶水點心招待了一會。聊了一些日常的話,又約好了兩日後相見的時間,才送了兩個人離開。

只是到了兩個人離開,楊少閔也沒到文定侯府,也不知道楊少閔去做什麼了。

柳蓉等的有些焦急,只能和門房說好。一旦楊少閔來了,直接帶過去找她,才回鍾姨娘那邊。

到得鍾姨娘屋子前。便聽珊瑚正和鍾姨娘說大堂里發生的事情,屋子裡靜悄悄的,只有珊瑚一個人說話的聲音。

柳蓉進屋,鍾姨娘便站了起來,走到柳蓉跟前上下仔細檢查了一番。確定柳蓉沒有受什麼傷才開口:「這幾日便回蓉府住吧,待太夫人出殯的時候回來便是了。」

「反正你是老侯爺准許了在外面住的人。不會有什麼問題的。」鍾姨娘看著柳蓉說的認真。

這還是鍾姨娘第一次主動開口讓她回蓉府住,記得上一次離開,鍾姨娘除了不舍,還是不舍,話里雖然沒有說,但準備她離開文定侯府,回蓉府的東西時,卻是準備一會,停頓一會,總像再猶豫什麼,最終卻什麼也沒有出口。

柳蓉知道,那時候鍾姨娘是擔心自己的一句話,影響到她的決定,也知道,鍾姨娘心裡再明白不過,她是離開文定侯府更好。

而今這麼一句,就更能知道鍾姨娘聽著珊瑚說大堂里發生的事情時,鍾姨娘是多麼擔心自己了。

柳蓉心中一暖,面上卻是露出不開心的樣子:「才這麼幾日,娘便嫌棄蓉兒煩了。」

鍾姨娘握著柳蓉的手:「怎麼會,你在娘身邊多久,娘都不覺得煩。」

說話間卻是微微一頓:「那做什麼趕蓉兒走,蓉兒可是好久沒住這麼大的地方了,院子里逛著都舒暢一些的,心底喜歡的緊,就想等到太夫人喪事辦完了,再回去。」

鍾姨娘沉默,沒有再說話,只是拉著柳蓉到小塌子上坐下,許久,柳蓉才發現鍾姨娘哭了。

「娘,你這是怎麼了?」柳蓉不禁慌了,手忙腳亂的卻又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哪裡還有在大堂時,對峙來文定侯府找麻煩的人的氣勢:「您別哭啊,是不是我哪裡不乖,惹娘生氣了?」

鍾姨娘用手絹擦了擦眼角,扯出一個笑容:「沒,你那麼懂事,怎麼會有惹娘生氣的時候,娘就是有沙子吹進眼睛里了,有點難受。」

鍾姨娘說話間,吩咐珊瑚去準備柳蓉最喜歡吃的東西來,不叫柳蓉看到自己的表情。

柳蓉也不禁沉默,待得珊瑚拿了吃的進來,冬兒伺候兩人用膳,兩個人都沒在說話,直到用完晚膳,柳蓉才對著鍾姨娘開口:「娘,您別想太多,文定侯府會好的。您相信我。」

鍾姨娘微微一顫:「娘知道,娘知道有你在,文定侯府會好的,娘只是不想你再為文定侯府做什麼事情了。」

好一會,鍾姨娘才又補充了一句:「不想你為了娘再為文定侯府做什麼事情。」

柳蓉不禁鬆一口氣,快步走到鍾姨娘膝蓋前趴下,就如同以前撒嬌一般,靜靜的趴著,鍾姨娘緩緩的抬手拍了拍柳蓉的背,就像寵年幼的孩子一般。

「娘,我不是為了您,才做今天的事情的。」柳蓉趴了好一會,才緩緩的開口,因為趴著,聲音有一些悶:「祖父祖母待我都挺好的,六姐兒又還小,是庶女,離了文定侯府該怎麼過。」

「二叔是個薄情的,二嬸嬸雖然好,但沒了夫家依靠,帶著七哥兒以後怎麼過。」柳蓉說著微微一頓:「我就是不想看到這幫人過的不好。」

鍾姨娘拍著柳蓉的手頓在空中,好一會才拍下:「你父親和二叔不爭氣,這些事情,你是管不過來的。」

「我知道,我都知道。」柳蓉快速的開口:「但文定侯府畢竟是您的根,是祖父祖母的根,是六姐兒,二奶奶的根。」

「根若壞了,你們過的不好,我又怎麼好的了。」柳蓉緩緩的說著,雙手抱著鍾姨娘的腰,如同一個孩子一般,將臉貼在鍾姨娘的肚子上:「娘,我不單單隻是為了您,今日才站出去的。」

「若只是為了您,我還有更好的選擇,趁亂偷偷將娘帶出文定侯府,藏起來便是了。」話一下,柳蓉便感覺鍾姨娘的身體放鬆了許多,也跟著鬆一口氣:「這幾日府邸里恐怕不安生,二奶奶帶著七哥兒忙,恐怕也照看不了六姐兒。」

柳蓉說著對鍾姨娘開口:「娘,我有些不放心,不若這兩日你將六姐兒接過來,看著吧。」

見柳蓉難得對自己開口,鍾姨娘不禁笑起:「都聽你的,我會幫你照看好你六妹的。」

柳蓉孩子氣的笑起:「娘最好了。」

說著又嘀咕了一句:「有娘在真好,什麼都不用想,也不用擔心。」

「你哦1鍾姨娘忍不住輕輕的拍了柳蓉一下,面上終於沒了霧霾,看著柳蓉溫柔的笑起。

這一日到底是不安靜,待得柳蓉和鍾姨娘說了些外面的趣事,大夫人身邊的胭脂便來了,一見到柳蓉,便滿面慌張的開口:「小三小姐,不好了,老侯爺又像白日那樣暈倒了,這可怎麼辦?」

「大夫人已經慌了手腳了,還請小三小姐快些過去看看吧。」胭脂緊張的看著柳蓉開口。

柳蓉安撫胭脂,讓胭脂不要緊張,趕忙對著鍾姨娘說了兩句,便跟著胭脂快步的向外走:「祖母今日扶祖父回去的時候,不還好的嗎?怎麼突然就出事了?」

聽到柳蓉的回答,胭脂欲言又止,滿面的糾結。

「和我還有什麼不好說的,祖父這病,具體的情況若是不說,恐怕是沒有辦法治療。」雖然這麼說,柳蓉心底的沉重卻是無法言語的,恐怕即便是胭脂說了,也不一定能夠治療,現代治療癲癇一般是讓病人吃副作用比較大的卡馬西平片,或丙戊酸鈉和癲健安片,然後配著著其它藥物一起治療,年紀大了的人,還必須一直用藥,若不然恐怕是會產生反覆。

要知道癲癇又名慢性反覆發作性短暫腦功能失調綜合征,很難完全治癒。

而且老年人引起這個病情,大多數是因為腦血栓,腦部外傷,或者是腦血管病,嚴重的話,極有可能沒命。

而古代怎麼可能有這些葯,更何況她是外科大夫,也不是很懂這些藥物相關的東西,更不可能找到替代的藥物。

她所知道的辦法,只有一個,這個辦法在現代都很少使用,那就是開顱做腦神經細胞異常放電阻斷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