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五十二章:頭疼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都出問題,這些人本就都把事情怪在她身上,這個時候恐怕只會更怨念她,將一切怒意全都放在她身上。 她倒是不在意這些事情,只是這些人無法對付離開,恐怕就會將這些怨恨加註到鍾姨娘身上。到時候留在府怕再...

柳蓉也茫然,要說當初幫她離開孫上官辰她交集的最少,而現在她明明沒請對方到,怎麼就突然來了。

心裡雖然這麼想,還是叫了左庭軒一起出門去迎上官辰,畢竟來的是是七皇孫,而府邸之的人,不是病了,就是失蹤,至於劉大奶奶……柳蓉看了劉大奶奶一眼,終歸是搖了搖頭。

而一群人看著柳蓉出去迎接,小廝特地通報的也是柳蓉,不禁氣的不行,柳蓉走後,劉大奶奶還狠狠的訓了一頓那無辜的小廝。

這都是后話,卻說柳蓉帶著左庭軒向外走,左庭軒扶額故作頭疼:「柳蓉,你說我為你犧牲多大,過來救場也就罷了,如今聖上病重,威北侯府和太子府對立,我還陪你見太子嫡子七皇孫,你得怎麼感謝我?不然以身相許吧1

柳蓉動作微微一僵,隨即翻白眼:「少來。」

說話間便見柳博帶著七皇孫走了進來,這會正滿面笑容討好的看著柳蓉,只看這一眼,柳蓉還能不明白嗎,肯定是柳博借了她的名義去請的七皇孫,難怪之前在大堂之一直不見柳博的影子。

上官辰擔憂的看著柳蓉:「聽說了,你還好吧?」

柳蓉有些手足無措,面對一個不是特別熟的人過於認真的對待自己,這種感覺,總是有些彆扭的。

「等你來,黃花菜恐怕都涼了,哎,也就我,來的及時。把事情都解決了。」左庭軒沒等柳蓉回答,笑嘻嘻的看著上官辰,幫柳蓉回答道,說完還看向柳蓉調笑道:「說真的,看我每次都這麼及時來拯救你,你乾脆就以身相許得了。」

上官辰這才注意到左庭軒,聽到左庭軒的話,眉頭大皺:「你怎麼能這麼對柳三姑娘說話。」

說著上官辰微微一頓,看著左庭軒眼睛眯起:「真沒想到你也到來順天府太清閑了。對於左大人來說過於大材小用了,像左大人這樣的大才,應該外放才是。」

柳蓉不禁眉頭皺起。想要開口。

「確實是大材小用,不過如果不是大材小用,怎麼能先七皇孫一步到不是?」左庭軒笑眯眯的開口,卻是對上官辰絲毫不退讓。

一時之間,只剩下兩人夾棍帶棒的來回。

柳蓉初時還想說什麼。後來就懶得搭理兩人了。

柳博卻是擔心的看著兩個人爭鋒相對,忍不住對著柳蓉開口:「三妹,這都是來們的,這會這麼對上了,可怎麼好。」

說話間,看向周圍。便見收拾大堂來回走過的丫鬟小廝都忍不住看幾眼左庭軒和上官辰。

「讓他們鬧吧,說累了估計就能靜下來了。」柳蓉瞥了兩人一眼,對著柳博開口:「放心。這兩個人不會在的,若真動起手來,直接丟出了。」

柳蓉閑閑的說著,柳博瞬間哭喪臉,這兩個人。可沒一個他敢動的埃

「柳蓉,你也太不夠意思了。我為你犧牲了那麼多,你不以身相許,也應該獻個香吻吧,怎麼能這麼狠心還想把我丟出府呢。」左庭軒抽了空,對著柳蓉調侃。

柳蓉翻白眼:「再說一句,直接丟你出府。」

左庭軒故作受傷狀:「我太傷心了,你果然是用完了就不要我了。」

這句話將一旁的上官辰氣的夠嗆,一雙眼瞪著左庭軒。

柳蓉卻是哭笑不得:「好了,別耍貧了,我還想讓你們幫我查一些事情呢。」

「什麼事情?」上官辰先左庭軒一步開問,問完挑釁的看了一眼左庭軒。

柳蓉無奈,卻也懶得管了,只要不在就好了:「我想讓你們幫我查查,設計鹽引賠了那麼多銀子的,究竟是誰。」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另外,這次借兩銀子,又特地選在這個時候來要賬的,又是誰。」

如果真是沖著她來的,為此還要毀了恐怕不會這麼簡單的收手,後面恐怕還會有對付的後手。

別的事情她倒不擔心,怕只怕這些人在三日後,太夫人的喪事上,當著所有來參加喪禮的人面前爆發鬧事,再捅出什麼窟窿,煩了。

聽到柳蓉的問話,一旁的冬兒忍不住替柳蓉對著左庭軒和上官辰補充了一句:「老爺離開府前,說過成現在這樣,都是我家小姐害的,若這事情不弄清楚,恐怕我家小姐就洗不清這件事情了,以後還不知道要怎麼被劉大奶奶一行人陷害。」

上官辰微微皺眉,看著柳蓉面上變得更加認真:「鹽引的事情我有所耳聞,和平昌侯府有關。不過兩個大家族的摩擦,怎麼可能因為一個待字閨件事情我會幫你好好查一查的。」

「不過平昌侯府最近也沒發生什麼事情,怎麼就要對付」上官辰不禁疑惑。

左庭軒被上官辰這麼一說,卻是想起一件事情來,看著柳蓉開口道:「平昌侯府是沒發生什麼事情,不過聽說平昌侯府的嫡次子發生了一些事情,似乎被人傷了……傷了命根子,最近一直請大夫醫治,也不見好。」

「而平昌侯府就兩個兒子,長子因為早年去邊疆,出了一些事情,至今沒有子嗣,平昌侯府一直指望這次子傳宗接代,所以也就特別寵溺,才弄成如今的性情,卻沒想到突然就出了這樣的事情,也活該這一家人沒有子孫後代。」

「不過照理說,這麼一件事情,應該和上關係才是。」左庭軒也有些搞不明白了。

柳蓉一愣,突然想起一件很久遠的事情來。

當初劉大奶奶為了柳茗的親事,特地帶她去大鐘寺和那些夫人們見面,卻因為外面瘋傳她能給婦人接生,絕不是清白之身,女兒恐怕也都不幹凈的事情,離開屋子。

結果和冬兒說完話,打發了冬兒去找永城郡主后,被突然出現的鐘振璠攔住,回不了屋,因為對方想要調戲她,還狠狠的踹對方重要部位兩下,不會就這麼把對方給踹不行了吧?

這……這也太脆弱了……

若真是這樣,這事情又不能說出去,而平昌侯府最後一線希望也叫她破滅了,也就能理解平昌侯府為什麼要這麼對付

只是不知道今日來銀子的,是不是平昌侯府的人。殺人不過頭點地,若真是這麼一步一步下來的全是平昌侯府做的話,這平昌侯府的人也太可怕了。

這是不毀掉不罷休啊!

「柳蓉,你怎麼了?」見柳蓉聽了上官辰和左庭軒的話后,就愣住,一直皺眉不說話,一直沒多大存在感的柳博不禁擔心的看著柳蓉,的希望,可就全在他這三妹身上了。

柳蓉對著柳博勉強搖頭:「沒什麼,只是想到一些事情。」

左庭軒看著柳蓉不禁微微皺眉,面上若有所思,要知道他當初也在大鐘寺,當初還曾看到柳蓉和平昌侯府嫡次子對峙的事情,只是沒有看到柳蓉對對方動腳罷了。

柳蓉說著看向左庭軒和上官辰再次開口:「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這件事情,可以在兩日內查出來。」

柳蓉說著微微嘆氣:「大後天就是太夫人出喪的日子了,我不希望到時候喪禮上再出現什麼變故。」

若喪的日子鬧出大的事情,叫外人知道的情況,在外人面前丟盡所有顏面,恐怕也就不用再在京城立足了。

到時候府,那些定下來,說好了的婚事,恐怕也會全部毀掉。

張學士府再怎麼給柳蓉面子,恐怕也無法忍受有這麼一個丟人的親家,更何況是榮國府。

一旦,柳芸柳璇的婚事都出問題,這些人本就都把事情怪在她身上,這個時候恐怕只會更怨念她,將一切怒意全都放在她身上。

她倒是不在意這些事情,只是這些人無法對付離開,恐怕就會將這些怨恨加註到鍾姨娘身上。到時候留在府怕再別想有好日子過了。

柳蓉想著忍不住煩躁,偏偏她又不了解府,連避免一些事情都做不到。

如今唯一能想的,也就只剩下提前做好心理準備,到時候好好應對了!

「小姐,不需要查查老爺和二老爺去哪了嗎?」一旁的冬兒見柳蓉要開口送走左庭軒和上官辰了,忍不住開口詢問。

柳蓉皺眉,卻沒有說話。

「雖然大老爺和二老爺做了這麼多錯事,就自己逃走了,可的債,恐怕還是要他們親自去消才好,若不然出了什麼錯,恐怕對,更是雪上加霜。」

冬P牡目醋帕蓉:「萬一再出現像今日一樣的情況,還欠了其它府邸銀子可如何是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