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五十一章:出人意料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待這一切平復,大夫人趕忙送老侯爺回屋休息,三奶奶卻是留下指揮著丫鬟家丁收拾弄亂的大堂,一切入了秩序,左庭軒才帶著一群官差走進大堂。 「柳蓉,你沒事吧?」左庭軒一進大堂,便擔心的上下打量柳蓉,直...

大堂柳蓉不禁升起希望。

卻說領頭人將欠條打開,只見上面署名柳重權,迅速皺眉,哪來的問題,分明沒有問題,難不成被耍了?

領頭人眯著眼危險的看向柳蓉:「你不要唬我,上面的署名明明就是你的父親,子柳重權,根本沒有錯誤。」

所有人一聽領頭人的話,心快速的沉下,署名既然是柳重權,如今過了期限,又怎麼可能是找錯人要債!

這柳蓉分明是要再次惹怒這領頭人!

柳茗甚至要衝到柳蓉跟前張牙舞爪,若不是柳源攔著,恐怕已經衝到柳蓉跟前,而柳源也是不解的看向柳蓉,不明白柳蓉這葫蘆里賣的究竟是什麼葯。

這大堂之只有一個人對柳蓉布滿期待,那就是總是盲目相信柳蓉的冬兒。

柳蓉卻是不管這些人的變化,只是冷冷的看著那領頭之人開口:「是,這欠條確實署名的是子,可你覺得誰才是現在作主的人?」

領頭人眉頭深陷:「老侯爺。」

「這就是了。可以替人只有一個,也只會是一個人,那就是老侯爺,而今欠債之人不是老侯爺,你到么野?」柳蓉冷冷開口:「有事情找欠了你銀子的當事人去,讓他還你銀子,1

柳蓉這話一說,大堂侯府的人,還是到西的人都不禁目瞪口呆。

誰都沒想到柳蓉會說這樣的話,還說的這般合情合理。

有些個來西的人想到那私闖官宅的殺頭之罪,不禁偷偷將手,腳步也略略向大堂門口移去。

「你……你這是謬論1領頭人忍不住大聲開口。

柳蓉笑起:「是不是謬論,你自己知道!難不成你們府邸的一個小管家在外面欠了銀子。欠條上寫上拿你家府邸抵債,你也會認不成?」

「但今日寫這欠條的不是個管家,而是子1領頭人看著柳蓉辯駁:「是的繼承人1

柳蓉淡淡的看著領頭人,彷彿看一個笑話一般:「你也說了,他是繼承人,只有老侯爺不在了,才可能繼承。更何況,他可以是繼承人,也可以不是繼承人,這還不是老侯爺一句話的事情?」

「如今欠你們銀子的人是子。請你們去找他,亦或者是等他繼承了找他要。至於現在1

「請你帶著你的一群人滾出

柳蓉抬眸對上領頭人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開口道。

領頭之人被柳蓉這話氣的滿眼怒火,手緊緊握起,幾乎有要上前對柳蓉動手的架勢,一旁的柳源不禁快步攔上前,擋在柳蓉身前。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大漢慌慌張張的從大堂之外衝進大堂之頭之人跟前。

「老大,不好了,不好了,順天府的左大人帶著一群官差來了,說是小姐讓人報了案。說有人私闖,這會已經進了了,我們怎麼辦?」

那大漢說著擔心的看向領頭之人:「還要。還要繼續搬東西嗎?」

領頭人眉頭越皺越深,再看柳蓉從容的模樣,想到那人告訴他,柳三小姐和順天府尹關係密切,一咬牙:「我們走。沒搬好的東西都先不要搬了1

領頭人說完,狠狠的看了一眼柳蓉:「算你狠。你小心著點,只要還這債,日不會安寧。」

說話間,這領頭人走過柳蓉身旁,卻是壓低聲音:「而你,柳三小姐,即便是這筆銀子,你也休想安寧。」

聲音不大,只有站在柳蓉不遠處的三少爺柳源聽到,他不禁擔心的看向柳蓉。

柳蓉卻是面無表情,卻彷彿根本沒有聽到對方說的話一般。

隨著一群人快速的退去,大堂勁來,大夫人、三奶奶趕忙上前詢問柳蓉狀況,冬兒更是快步走到柳蓉身旁。

而看到府般轉折的柳茗不禁咬碎一口銀牙:「又叫這小賤人平白得意了1

「好了,別想了,以後有的是機會對付她,那領頭人離開了,不也說不會放過她嗎?我們正好在一旁看好戲。」站在柳茗身旁的柳芙低聲開口,眼底一絲深沉的嫉妒一閃而過。

而待這一切平復,大夫人趕忙送老侯爺回屋休息,三奶奶卻是留下指揮著丫鬟家丁收拾弄亂的大堂,一切入了秩序,左庭軒才帶著一群官差走進大堂。

「柳蓉,你沒事吧?」左庭軒一進大堂,便擔心的上下打量柳蓉,直到確定沒有什麼地方受傷才瑟的笑起:「看,夠意思吧,你一叫我就來了。」

柳蓉翻白眼:「等你來救我,黃花菜都涼了。」

左庭軒簡直是現代片察,總是等所有事情都結束了,才姍姍遲來。

雖然這麼說,柳蓉還是感激左庭軒能趕過來的。

左庭軒看大堂的狀況,也知道之前肯定發生了許多事情,不禁有些尷尬:「這不是衙門裡正好出了點事情,說來也奇怪,突然就來了一群鬧事的,糾纏著,害我沒辦法及時趕過來嗎,這還是將事情丟給師爺處理了,才趕過來的。」

說到最後,左庭軒嘀咕了幾句,才掃過大堂,見大堂亂糟糟的樣子,不禁開口詢問:「究竟出什麼事情了?再大膽的賊人,也不敢這麼白日隨意闖官宅吧?」

柳蓉輕嘆一口氣:「我父親和人借了一筆銀子,到了時間沒還上,欠條上寫了到時不還,就拿。」

左庭軒皺眉:「多少銀子?我看看我幫不幫的上忙?」

柳蓉笑起:「算了吧,就你那麼點俸祿,估計最後還是跑去和永城郡主拿,我有辦法。」

「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1柳蓉的話落,便聽一個尖銳刻薄的聲音響起,卻是府多事情,一直也沒出現的劉大奶奶來了。

一旁的柳茗趕忙快步走到劉大奶奶身旁,也不知道在劉大奶奶面前說了什麼,劉大奶奶面色變得難看,狠狠的瞪了一眼柳蓉:「庶女就該有庶女的樣子,莫要以為老侯爺寵著你,就可以無法無天,還這麼不知檢點的和男人說話1

這話尖銳刺耳,叫站在柳蓉不遠的柳源和冬兒,都忍不住皺起眉頭。

指揮著丫鬟家丁的三大奶奶更是忍不住站得遠一點,這般不會分場合說話,當著外人的面說自己的庶女不檢點,這不是往整個兒面上抹黑嗎?

簡直是丟盡面,她都不好意思叫人知道這是她的妯娌。

劉大奶奶卻還洋洋得意,說話間卻是對著左庭軒笑起:「左大人,叫你見笑了,三丫頭就是沒見過世面不懂事,府邸里出了這麼大的事情,跟左大人接洽的自然應該是我們這些長輩,何時輪的到她開口。」

劉大奶奶說著將柳蓉擠到一旁,看清左庭軒的相貌,忍不住上下打量,卻是越看越滿意,看了眼柳茗,又看了一眼左庭軒,眼珠子忍不住一轉:「左大人家」

到了這樣的情況,竟還是死性不改,不分場合時間,琢磨起柳茗的婚事來了。

左庭軒眉頭皺起,眼底一絲厭惡一閃而過,卻是壓根不搭理劉大奶奶,只看向柳蓉:「這大堂之了,我們還是到外面說話吧1

劉大奶奶面色一變,跟在她身旁的柳茗更是面色猙獰,嫉妒的發狂,她的婚事剛剛被毀,柳蓉卻能和如此青年才俊相處融洽,她如何不嫉妒,她不僅嫉妒,胸口還如同有萬隻螞蟻在啃咬。

她才是嫡女,怎麼可以讓一個區區庶女蓋了所有風頭,怎麼能叫一個庶女過的比她還好,一時之間,恨不得上前抓柳蓉,就連左庭軒不搭理她母親,她也認為是柳蓉的錯了!

站在柳蓉身旁的柳源,只覺得丟人,雖然如此,卻還是驚訝於柳蓉和左庭軒融洽。

他是過繼到三奶奶屋動,但也聽說過三堂妹是個性子軟弱,不起眼的人,卻沒想到之際,竟然爆發出這樣的能量。

那對峙之間的舉手投足,簡直叫人驚艷!都叫人不敢相信,這是,是他的三堂妹!

柳蓉沒有注意這身體的三堂哥柳源對自己的觀察,卻是對著左庭軒無奈搖頭:「恐怕還不能走,我還要在這裡等一個現在有銀子,能幫燃眉之急的人1

左庭軒面露驚訝:「誰?」

就在這個時候,又從大堂外面跑進一個小廝:「三小姐,七皇孫到了1

柳蓉一呆,左庭軒卻是眉頭皺起,眼睛看向柳蓉,這就是你說的能幫燃眉之急的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