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四十九章:條件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事情。」 大夫人一聽這人的話,只覺不好,之前見大堂里的人越來越多,卻沒有一個去阻攔這些外人強搬東西,反倒是一個個仇視的看著柳蓉,就已經又氣又急,偏偏是被這幫人氣的完全說不出話來。 要知...

柳蓉這一段話,說的鏗鏘有力,卻是將搬東西的人都鎮住了,一時之間,看看那領頭之人,又看看柳蓉,不知道如何是好。

領頭的人面色不好看:「怕什麼,整個文定侯府都是我們的了,快些將東西搬完,我們也好回去交差。」

柳蓉只淡淡的看著所有人,只是被柳蓉瞥過的人,都不禁心中一緊。

明明只是一個還不曾及笄的少女罷了,可這會在這大廳之中一站,卻叫所有人不敢輕視,更不敢再繼續動手搬文定侯府的東西。

領頭之人見所有人都變得畏首畏尾,被那一句砍頭大罪嚇住,不禁眉頭皺的更深:「你們不要被她裝腔作勢騙住了,文定侯府都已經是我們的了,我們到這裡不過是進入私產,怎麼可能有罪。」

「更何況她匆匆忙忙到這裡,怎麼可能報官,即便報官,白紙黑字的事情,即便官府也無話可說1

雖然這麼說著,但看柳蓉這般鎮定,領頭之人心底也忍不住犯嘀咕,只想著這中間是不是存在什麼問題:「都趕緊搬,搬完走人1

柳蓉卻是冷冷開口:「我看誰還敢繼續搬一樣文定侯府的東西。」

領頭人看著柳蓉,柳蓉也靜靜的看著那領頭之人。

卻說這屋裡無論丫鬟,還是後來的少爺小姐,都被柳蓉這般和人對峙震驚祝

不過最最震驚的恐怕還是大夫人,越是到了她這個年紀,閱歷越深,便越將這點點滴滴看的清楚明白。

在如此不好的環境和情況下,竟還能有這般氣勢,還能將這一群闖進文定侯府之人鎮住,就是比那最尊貴人家的嫡女也毫不多讓。恐怕真正比起來,那些見慣世面的嫡女還不如她這三孫女來的厲害。

鍾姨娘真正為文定侯府教出了一個好女兒啊!

想著,大夫人又忍不住擔心她這最是聰慧的三孫女,要知道那張欠條她也看過,白紙黑字,文定侯府辯無可辯,只能認栽,若是重權早些將這件事情告訴府中,說不定變賣家產還能湊出這筆銀子,如今卻是出了錯。就自己躲了,讓侯爺都無能為力,更何況是這麼一個搬出侯府的庶女。

大夫人現在已經不指望文定侯府能保祝只擔心這文定侯府里,唯一還算不錯的三孫女為了她們出事。

卻說領頭人和柳蓉對視了一會,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手下,卻見自己的手下沒繼續搬文定侯府的東西,面色瞬間難看。

若他拿著白紙黑字的欠條。後面又要那麼大的背景撐著,卻連一個庶女都鎮不住,讓一個文定侯府的三小姐將他的手下都鎮住,他也就不用再在京城混了:「你們還愣著做什麼,還不快搬東西1

說完,領頭之人看向柳蓉:「你。若是敢繼續這麼阻攔我們做事情,那就別怪我不客氣。我看這文定侯府的物件恐怕還不值十萬兩銀子,說不定還要將你們侯府里的小姐們也加上。方能抵得上十萬兩銀子。」

領頭之人這話一出,文定侯府後來到得這大廳之中的柳茗柳茜等人,不禁都怕了,柳茗更是看著柳蓉大聲喝斥道:「柳蓉,你個掃把星。還不快閉嘴,文定侯府整個被你害了還不夠。你還想讓我們也被賣掉才甘心嗎?」

「就是,我看她根本是記恨府邸里的人對她不好,才這般攔著這些人,這是要害了我們全部才甘心1五姐兒不禁竭斯底里的開口。

府中的丫鬟和家丁聽了柳茗和柳茜的話不禁又驚又疑,劉大奶奶和太夫人待柳蓉不好的事情,在文定侯府早就不是秘密。

現在文定侯府遇到這樣的變故,再經受不住一絲狀況,反倒是三小姐已經搬出府邸,文定侯府出什麼事情,對她影響都不大。

三小姐難道真像小姐們說的,就是知道這一點,才明知道這些人有欠條,這件事無可挽回,還這般攔著,為的就是惹怒這些人,讓這些人對府中的人不利!

柳蓉的幾個兄弟更是怒視柳蓉。

後來趕到大堂的冬兒見所有人怒視著柳蓉,不禁擔心的走到柳蓉身旁,身子更是將柳蓉的身體擋在身後。

她可不信這些人說的話,她家小姐最是善良,也從未將這些人看在眼中,如今做這樣的事情……冬兒不禁看向大堂之中獃獃坐著的老侯爺……

恐怕是為了當初放她出府的老侯爺,小姐就不該這般心善心軟,老侯爺當初也是提了條件才放她離開的,現在文定侯府變成這樣,全是他們活該,做什麼還要管這些人的死活,到頭來得不到好,還被這些人用這樣的態度對待!

那領頭之人看著府中的反應,不禁笑起:「你看,你的親人都不贊同你這麼做,怕你害了她們,我勸你還是站到一邊去。」

柳蓉面無表情,雖然明顯感覺到一道道不好的視線,也聽到柳茗和柳茜的話,卻完全沒有搭理柳茗和柳茜,而是繼續冷冷的看著那領頭之人:「你若有膽量,你便試試。」

卻是對那領頭人毫不退讓!

領頭人眉頭一皺,也不禁懷疑柳蓉是為了利用他,報復文定侯府以前對她的不是,不過為了自己不丟人還是開口:「既然這樣,我也沒什麼好給你們文定侯府留面子的了1

卻說柳茗柳茜幾個人聽到這領頭人的話,瞬間被嚇壞了,柳茗更是直接對著自己身邊不遠處的長兄柳鑫開口:「大哥,你還不攔著柳蓉,再這樣下去,這幫人恐怕就不單單的拿我們文定侯府的東西了,恐怕連我們也不放過1

柳鑫見屋中的架勢也有些害怕,這會聽到柳茗的話,再看柳蓉這般激怒來人,不禁色厲內荏的開口:「柳蓉,你還不快退下,你一個小小庶女,插什麼嘴,這裡有你說話的地方嗎1

一旁的三少爺柳源雖然覺得柳鑫的話不好,但是也覺得其他人說的話有理,忍不住也要上前勸說柳蓉,卻被一直在大夫人身邊幫忙,一直不曾插嘴開口的母親,文定侯府的三奶奶拉到一旁。

柳源不禁一愣,看向自己的母親:「娘,你這是做什麼?三堂妹若真是在害文定侯,我們應該上前攔著才是1

三奶奶卻是瞪了一眼柳源:「你胡說什麼,你三堂妹這是在幫文定侯府,若不是你三堂妹,你祖父恐怕連命都沒了,這文定侯府的東西也要叫這些人全都搬空了。」

「可是現在……」

「可是什麼,娘親眼看到的事情,難道還不如你聽這些沒本事幫忙家中,只會擔心自己安慰的兄弟姐妹說的對嗎?」

三奶奶說著不禁擔憂的看著柳蓉,只擔心柳蓉會撒手不再管文定侯府的事情。

「你要知道,若是文定侯府真的抵給這些人,屋中的東西真的叫這些人都搬走了,還哪裡來的文定侯府,還哪裡有文定侯府這個家1

「你三堂妹,這是為了幫文定侯府保這個家啊,若不是為了老侯爺和大夫人的好,恐怕她早就直接走人了,何至於在這裡受大哥兒和二姐兒的氣1

柳源不禁看向大廳之中柳蓉,只見柳蓉依舊抬頭挺胸,毫不怯弱的和那領頭人對峙的柳蓉……

柳蓉雖然聽到身後柳茗和柳鑫的話,卻是完全不搭理他們,她從來不是為了這些人做事情,自然也就不在意這些人說什麼,只是聽到這帶著一群人來文定侯府強搬東西的人的話,微微皺眉,心底想著已經拖延了那麼長時間,怎麼左庭軒還沒有趕到文定侯府。

別真的等她拖無可拖,出了什麼事情,左庭軒才趕來才好!

卻說領頭之人聽著柳茗和柳鑫的話,突然笑起,已經不打算繼續用他之前的辦法對付柳蓉,而是看向柳茗和柳鑫:「你們是府邸里的大少爺和二小姐吧,我還可以給你們個機會,不將你們拿來抵債,只是我要你們做一件事情。」

大夫人一聽這人的話,只覺不好,之前見大堂里的人越來越多,卻沒有一個去阻攔這些外人強搬東西,反倒是一個個仇視的看著柳蓉,就已經又氣又急,偏偏是被這幫人氣的完全說不出話來。

要知道柳蓉可是見老管家出事,才忍不住站起來出頭,而這些新來的人,竟連屋中的情勢都判斷不清,只顧著自己的安危。

她們文定侯府,究竟是被敗壞成什麼樣了!

她終於明白侯爺為什麼到最後放棄了將文定侯府里的事情讓三姐兒插手,恐怕是早就看清楚府邸中的情況。

文定侯府的根,爛了!

想到這裡,大夫人萬分擔心的看著柳蓉,擔心柳蓉用心用力,明明是幫著文定侯府,卻反被自己的兄弟姐妹傷害!

果然,就和大夫人想的一樣,不等柳茗柳鑫開口,那領頭人已經嘲弄的看向柳蓉開口:「只要你們兩個人,現在撿起地上的棍子將你們府里三小姐打出文定侯府,我就不拿你們抵債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