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四十四章:文定侯府出事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子斜,若不是你心術不正,怎麼可能會發展成現在這樣的狀況,現在還有臉怪你的女兒1老侯爺滿臉怒火的對柳重權呵斥。 大夫人看情況不對,便對著柳蓉開口:「蓉兒,你先去內屋看著吧,若是太夫人有什麼情況,...

柳蓉帶著珊瑚匆匆忙忙的趕迴文定侯府。

便見府中所有人都行路匆忙,而門口專門安排來接她的管事媽媽卻是帶著柳蓉快速到太夫人處。

路上匆忙詢問才知道,原來是柳蓉的便宜父親同府邸里的二爺在府外參合了鹽茶的生意,卻原來是倒賣鹽引的事情,這會東窗事發了。

結果旨意下來,是要罷掉二爺的官,事情鬧騰大了,叫太夫人知道了,卻是氣的昏倒,而今完全沒了知覺。

柳蓉到得時候,便見老侯爺,大夫人都在太夫人的外屋站著,此刻面色很是難看,而二夫人站在一旁,最前面跪著柳蓉的便宜父親,和二爺。

柳蓉看了一眼,便陳媽媽迎進內屋,只見史御醫已經站在一旁,柳蓉不禁開口詢問情況,史御醫卻是搖頭:「恐怕是不行了,若是明日不醒,那便是緩不過來了。」

陳媽媽不禁一顫,望著床上的太夫人忍不住落淚。

柳蓉卻是微微一愣,望著床上出的氣多,入的氣少的老太太,也不禁多了幾分沉重,卻還是走到太夫人身旁查看。

陳媽媽見柳蓉走到太夫人身旁,這才想起柳蓉的醫術比史大夫都要,不禁滿臉期待的看向柳蓉。

柳蓉查看了一下太夫人的瞳孔,眼皮撥開,瞳孔幾乎沒有什麼變化,脈搏也是微弱無力,不禁微微搖頭。

恐怕是氣的血壓升高,影響到腦血管了,如今這個癥狀即便是醒過來。恐怕也是中風的狀態,以後正常生活恐怕都不能了。

陳媽媽見柳蓉一直不說話。忍不住上前開口:「小三小姐可有什麼辦法?」

柳蓉看著陳媽媽滿臉的期待,面上微微發僵。最後終歸是搖了搖頭,將自己診斷出來的結果告訴陳媽媽,這才向屋外走去。

屋外,柳蓉的父親和二叔還是跪著,老侯爺和大夫人大約是年紀大了,站不住,此刻已經坐下了,只是屋子裡依舊是沉默,幾個人看到柳蓉出來。趕忙對著柳蓉詢問太夫人的情況,柳蓉心情沉重,卻還是重複了一遍。

老侯爺聽完拳頭握緊,看著地上跪著的兩個人面上怒氣更盛:「今外么跪著,太夫人沒醒你們就一直跪著,若太夫人出事,那你們就跪到死1

二夫人一聽到老侯爺的話,趕忙求情:「侯爺,我們二房就剩下這麼一個扛家的了。若是重行出事,二房就都剩下孤兒寡母的,這可怎麼活啊1

「侯爺,真的不能再跪了。這都已經跪了半天了。」二夫人看看二爺,又看看老侯爺不禁一句一句說著。

老侯爺卻是氣的手發抖,卻又不好說二夫人:「如果不是這兩個畜生將事情鬧的這麼大。又怎麼會這樣氣到太夫人,太夫人如何會突然倒下?」

「我早便說了。不正當的買賣,我們文定侯府不碰。也碰不起,可到底聽進什麼了?」老侯爺喘著氣:「只聽別人幾句話,便不知天高地厚去行這樣的行當,挪用府邸的銀子也就罷了,全部虧空也就罷了,還要這樣鬧得太夫人都知道,這樣的逆子,就該跪死,求都不該求1

二夫人面色難看:「侯爺這樣說我就不愛聽了,這事情說到底也和柳蓉也有關係,若不是她幫一個戲子,把平昌侯府的嫡次子給得罪了,又怎麼可能會有人來拿這樣的事情故意誘惑重行!最後還害得重行把官職都丟了。」

柳蓉微微一愣,沒想到這中間還有她的關係在,而二夫人說的平昌侯嫡次子,就是當初在威北侯府行為不檢點,以及在寺廟裡想要調戲柳蓉,卻被柳蓉一腳踢到命根子的鐘振璠。

如果不是二夫人現在提及起來,她幾乎都已經忘了這個人的存在,畢竟從她踹了對方一腳后,這鐘振璠就再沒出現過。

而同二爺一起跪著的柳蓉的父親,聽到二夫人的話后,看著站在一旁的柳蓉不禁怒目相視:「你這逆女,給府中增光的事情不曾有,卻是天天惹禍,害文定侯府1

「閉嘴!身正不怕影子斜,若不是你心術不正,怎麼可能會發展成現在這樣的狀況,現在還有臉怪你的女兒1老侯爺滿臉怒火的對柳重權呵斥。

大夫人看情況不對,便對著柳蓉開口:「蓉兒,你先去內屋看著吧,若是太夫人有什麼情況,隨時和我們說。」

柳蓉就要點頭,卻被二夫人攔祝

「這事情既然和蓉兒有關,就不該讓蓉兒離開,如今她父親和二叔都要在這裡跪死了,事情還是她引出來的,她卻一句話都不說,這算什麼事情。」二夫人看著柳蓉說道。

若是平常,二夫人巴結柳蓉還來不及,可這回涉及自己的兒子,眼看著已經跪了兩個時辰,她已經受不了了,見老侯爺和大夫人都心疼柳蓉,就扯住柳蓉不放。

柳蓉身旁的珊瑚忍不住氣憤,她家小姐一直不曾在府中,也根本不曾參合府邸里的事情,之前一句話想把所有責任轉嫁到她家小姐身上也就算了,老侯爺都已經說了和她家小姐無關了,怎麼這二夫人還扯著不放。

這回卻是連大夫人都忍不住皺眉開口:「二夫人,這件事情是柳蓉長輩做出來的錯事,怎麼能算到柳蓉身上,就是你想為重行求情也不能這樣對待一個小輩,這讓小輩怎麼想?」

柳蓉望著幾個人爭執來爭執去,眉頭越皺越深,最終忍不住開口:「祖父,我看還是不要再讓我父親和二叔跪在這裡了,你們傷心,二祖母也心疼,但這些並不能挽回什麼,這樣跪在太夫人屋外,這聲音傳到內屋都不好。」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病人處於昏迷狀態,不代表她完全聽不到外面的動靜,這些話聽到太夫人耳中,恐怕更不好。」

所有人都驚訝的看著柳蓉,沒想到柳蓉竟然會這般開口給自己的父親和二叔求情。

柳蓉若是知道所有人的想法,恐怕只會無奈,因為她說的都是實話,她才沒有心思給自己的便宜父親講情,她不過是不希望太夫人臨死,還要聽著外面這些動靜,再被氣上一頓。一切事情,都是病人最大。

老侯爺聽了柳蓉的話,也不禁沉默,好一會才嘆一口氣:「柳蓉留下,其它人都散了吧。」未完待續。。

ps: 最近卡文,然後現在又感冒了,想多寫點,補前面的,都沒什麼精神。一直咳嗽頭疼,寫一下咳一下,頓一下的,本來答應了編輯這三天一天萬字更新的,結果昨天也沒做到,發現自己答應的事情,都沒做到,心底十分愧疚。/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