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二十章:病變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僵著,進退不是,有心想要說告辭,又不好這般接著就說。 柳蓉卻是看著看向永城郡主:「你別把冬兒的話記在心裡,這裡除了上次你們來過一次外,就沒人過來,我巴不得有人來找我呢。」 柳蓉說著微微...

轉日一早,天微微亮,永城郡主便到了蓉府,催促著柳蓉去西柳衚衕。

冬兒不禁有些不高興,昨夜小姐心緒有些不寧,半夜一直身子不爽利,直到半夜才休息下。

這倒好,永城郡主來的這麼早,一下子便將小姐吵醒了。

冬兒望著柳蓉略帶不自然暈紅的臉色不禁擔心。

昨晚睡的本來就晚,這會還這麼早被吵醒,小姐的身體怎麼受得了。

這般想著,冬兒不禁陰著臉去給永城郡主泡了一杯茶,打斷永城郡主的催促:「郡主,您先喝杯茶歇歇。」

將冬既看在眼中,從床上坐起的柳蓉不禁笑起:「這會去太早了,就是那些店家都還沒開門,我們要是去了,恐怕只能在外面喝西北風了。」

永城郡主聽了柳蓉的話,立刻變得無精打采:「我也知道,只是一想到能做一些事情,不用像平日一樣那麼呆在家中無聊,就忍不住興奮衝過來了。」

這般說著,永城郡主眼底還略微帶著几絲歉意,想必她也看到冬兒不大好的臉色了。

柳蓉笑起,古人沒有什麼娛樂生活,平日里除了刺繡,就是上香。若是夏日還可以來個輕羅小扇撲流螢,冬日就剩下逛園子賞雪賞梅,可這些東西再有意思,也經不得反覆來。也難怪永城郡主見到她要做的事情會這麼興奮的參一腳了。

「可用早膳了?」柳蓉一邊說,一邊給自己後背墊了個枕頭,然後把被子捂了捂。

這會的天氣雖然有回暖的跡象。但還是很冷,冷氣灌進被子里。還是叫人受不了。

永城郡主見柳蓉的動作,趕忙上前幫柳蓉把被子掖了掖。望著柳蓉有些紅的臉,不禁有些擔心。

「郡主沒用呢,一大早起來,什麼都不想吃,就直接衝過來了。」永城郡主的貼身丫鬟大約大約是擔心永城郡主,一見柳蓉問起,趕忙對著柳蓉半告狀的說道。

永城郡主不禁瞪了一眼身邊站著的丫鬟,才看向柳蓉:「你別聽她瞎說,我這是一點也不餓。」

柳蓉覺得有趣。卻還是吩咐冬兒讓廚娘多準備些早膳,才看向永城郡主:「你總不能只顧著自己的肚子,你都沒用膳,你身邊跟著的那些人肯定也沒用,你這麼跑出來,倒是可以想到什麼時候吃,就去買上一點,可跟你身邊這群人豈不是只能挨餓。」

永城郡主本是個細心善良的人,今日就是興奮了。才忘了這茬,這會被柳蓉提及卻是有些不好意思。

不過抬頭看向柳蓉,見柳蓉捂了被子,面上還這麼紅。不禁有些擔心的用手碰了一下柳蓉的額頭:「臉怎麼這麼紅,可是著了風寒?」

一碰,卻是眉頭一皺:「比我的要燙。難怪精神看著也沒往日好,你這兩日可是沒穿好衣裳。在外面著涼了?」

柳蓉搖了搖頭,卻是大致的說了這兩日的事情。永城郡主一聽兩眼不禁發光。柳蓉直接打掉對方的小苗頭:「別想了,同善堂我是不會帶你去的。」

永城郡主瞬間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蔫了:「那你今日這般也是去不了西柳衚衕咯?」

替柳蓉吩咐完廚娘加早膳的冬兒回來,恰好見永城郡主這般,臉色不禁一沉,小姐身體都不好了,怎麼能還這麼磨著柳蓉,心中的不愉悅忍不住脫口而出:「郡主,不是我說,我家小姐都病了,你是小姐的朋友,不應該多體諒我們小姐才是嗎?」

柳蓉皺眉:「冬兒,不得亂說。」

永城郡主被冬兒說的一下子有些不好意思,她本來只是隨口說說罷了,這會卻是僵著,進退不是,有心想要說告辭,又不好這般接著就說。

柳蓉卻是看著看向永城郡主:「你別把冬兒的話記在心裡,這裡除了上次你們來過一次外,就沒人過來,我巴不得有人來找我呢。」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她知道永城郡主自從大將軍走後,肯定是憋的無聊壞了,想了想,便吩咐了冬兒去找一些紙和筆來。

「柳蓉,你這是要做什麼?既然不舒服就躺著便好了。」永城郡主趕忙說道。

「這病一直躺著是好不了的,病人其實還是多動動,才好的快。」柳蓉說完,難得俏皮的眨巴了一下眼睛:「我可是大夫哦。」

永城郡主不禁被柳蓉逗得笑起,那股子要走的想法才淡了下來。

不一會,冬兒便將柳蓉需要的東西都準備好了。還想說些什麼,卻因為柳蓉微沉的面色,不敢再開口。

柳蓉拿到冬兒準備的東西后,便讓冬兒用盤子放在她腿上,然後她就著盤子將紙裁成一片一片。

永城郡主不禁好奇的看著柳蓉:「柳蓉,你這是要做窗紙玩么?不過窗花用的不都是紅紙嗎?你怎麼用這白紙啊?」

柳蓉沒有停下手上的動作,低著頭一邊摺紙,一邊對著永城郡主解釋:「不是,你不是無聊嗎,我也恰巧在家中無聊,既然今日來了,我又不知道能不能去得了西柳衚衕,那便陪我玩會遊戲吧。」

柳蓉說著將摺疊好的紙順著紋路撕開,直到弄出五十二張紙片才停止。

又在所有人疑惑的眼神中,用筆在上面標了阿拉伯數字和字母,很快一副除了大王和小王外的紙牌就出來了。

不等所有人詢問這些鬼畫符的字元是啥,柳蓉便把冬兒和永城郡主,以及永城郡主的丫鬟都召集到了一起。

「今日我要教你們玩一個簡單的遊戲,這個遊戲叫捉老鱉。」

「這些紙牌中帶同樣符號的都會有四張,這捉老鱉很簡單,大家只要摸牌后。將手中能湊成一對的扔出去就可以。當然,在扔光后。手裡肯定會剩下一部分牌。接著就是按照順著的順序互相從別人手中抽牌,直到全部扔光為止。」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不過在大家分牌之前我會拿走其中一張紙牌。也就是說,最後肯定會有個落單的,落單的那個就是輸了,輸了的人到時候可是要回答大家一個問題的,而且必須說實話,你們可是小心了哦。」

柳蓉說著看著永城郡主壞壞的笑起,永城郡主卻是莫名其妙。

很快一輪下來,卻是永城郡主的丫鬟喜兒輸了,結果柳蓉問對方的心上人是誰。一下子將這喜兒鬧了個大紅臉。

而永城郡主也瞬間興奮了起來,將之前的不愉快一下子拋卻腦後。

最後竟還真叫永城郡主知道了喜兒的心上人是誰,還嚷嚷著要給她指婚。

外面的風越來越大,卻淹沒不了屋中的歡聲笑語,也將柳蓉最後一絲帶著煩惱的弦斬斷了。

朋友這樣一起開開心心就好,至於那個有些熟悉的眼神,或許也可以一樣這麼過去,如風過無隙,她何必糾結呢!

而柳蓉不知道的是。她屋子外這個時候站了一個人,這個人透著半透模糊的窗戶紙向裡面望,聽著裡面的歡聲笑語,也露出了笑容。

這一日柳蓉和永城郡主沒有去西柳衚衕。

不過過了幾日。整個京城的貴婦圈就開始流行一個叫捉老鱉的遊戲。

就連一些文人墨客聚會,也會玩上一下娛樂,唯一叫他們鬱悶的是。為什這個遊戲就不能取個高雅一點的名字呢?

哎,捉老鱉這樣的名字實在有實風雅……

柳蓉一連休息了大約三日。身體才轉好,本來想去給張麟拆線的事情。也因為感冒的事情耽擱了。

而外面的人找柳蓉卻是找瘋了,就連明知道柳蓉病了的劉老,也忍不住到得蓉府。

「究竟怎麼了?」柳蓉窩在爐子旁邊對著劉老詢問。

「楊掌柜出事了,和董護衛的狀況一樣,而且比董護衛還要嚴重1劉老的聲音很沉,看著柳蓉欲言又止。

柳蓉知道劉老這是想詢問她特效藥的事情,但是青霉素這種東西必須通過吊瓶慢慢的注射到人體效果才會最好,這個根本不能口服。

而且也不能看病人感染了病毒就立刻用,還要進行病毒檢測,也就是說要將病人身上的膿液放到幾個從培養基中取出的液體里,看哪一個會使膿液消失,才可以用。

不然極有可能不對症。

心中快速想著,柳蓉趕忙吩咐冬兒去查看那幾個培養基,看培養基中是不是已經有綠色的點。

冬兒應了一聲是,快步走了出去。

因為怕日常生活碰到這些東西,影響到培育,她特地開了一間房間培育青黴菌。

「現在可以和我說說具體情況嗎?」柳蓉看著劉老開口:「我想劉老你應該去看過了吧,不然也不會知道比董護衛的要嚴重。」

「恩,傷口紅腫流膿,也不知道是怎麼造成的,看起來就像你說的,是被感染了一般。」劉老看著柳蓉快速說著。

劉老說著微微一頓,好一會才重新開口:「可那傷口似乎比我上次看到的要大一些,似乎動過。」

柳蓉皺了皺眉:「可能是病人因為傷口腫癢抓了,手指甲里的細菌可是最多的,也最容易造成傷口感染。」

「不過傷口不是用紗布圍著嗎?照理說這天氣不能出事。」柳蓉皺著眉頭說道,腦中想著各種可能,卻還是想不出具體的原因。

脖子這個地方感染,會影響到呼吸道,還會影響吃東西,這個可是麻煩的事情。

這一會時間,冬兒已經看完培養基回來,對著柳蓉開口說道:「小姐,十五個培養基裡面,有五個都出現了你說的綠色點點。」

柳蓉想了想,對著冬兒快速的開口:「你今天跟著我一起去出診。」

冬兒不禁面上一喜,她可是早就想跟著小姐一起出去了,可惜小姐一直不讓,說家中需要她看著。

「你現在立刻去準備我需要用到的那些工具,將所有的東西都替我準備好。」柳蓉說完便看向劉老:「那楊掌柜現在在什麼地方?是同善堂,還是西柳衚衕?」

「在西柳衚衕,不過西柳衚衕有人守在同善堂外面。」劉老說著眉頭緊緊皺起,彷彿有什麼十分不好的事情發生了一般。

柳蓉忍不住跟著眉頭皺起:「劉老有什麼話就直接說好了,還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的事情嗎?」

「那守在同善堂外的人自稱是西柳衚衕的二掌柜的人,說因為你害的楊掌柜出事,所以要等你出現,抓你見官1

劉老說著微微一頓:「若不是大家都不知道你住哪裡,那人恐怕要直接沖你家來了1

正在此時,院子外,突然遠遠的傳來了敲門聲!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