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一十八章:順天府大堂?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個衙役耳語了幾句,便讓衙役帶著這對夫婦回村,相信這樣回村一趟,應該就能查出是誰割斷了耕牛的舌頭。 畢竟能做出這麼損人不利己的事情,只有可能是仇人,這夫妻倆恐怕是自己得罪了人還不知道。 ...

柳蓉目瞪口呆的看著左庭軒,這裡就是所謂的有趣的地方?

她怎麼也沒辦法將順天府審案的大堂和有趣的地方聯繫在一起,這貨確定不是拽她過來,陪他做事情的?

衙役們也都好奇左大人今日出去一趟怎麼還帶個人過來,不過大約是已經習慣了左庭軒每次都變著辦法玩花樣,也只是因為柳蓉稚氣的臉驚訝了一下,便恢復淡定。

柳蓉將一切看在眼中,不禁鄙視左庭軒:「看來你把這些衙役都訓練的挺好埃」

「那是1左庭軒一點也不覺得柳蓉這是諷刺,依舊滿臉笑容的看著柳蓉:「怎麼樣,這個地方夠有趣吧,這可是我能想到的,對你來說算是最有趣的地方了。」

「噗1柳蓉差點沒噴:「我看著就這麼無聊,誰也不會覺得審案子的大堂有趣吧?」

雖然這麼說著,柳蓉卻是仔細打量這順天府的大堂,這可是她人生第一次進到一個衙門大堂之中,要知道這古代女子里,一輩子能到大堂上走上一走的都很少,當然,這些人也不願意走這大堂。

只見大堂正中央的牆壁畫著一副江牙山海圖,堂桌之上掛著一副匾額書清正廉明四個字。

而四周圍卻是放著豎牌,分別寫著迴避和肅靜,再有那官差衙役拿著紅黑堂木,一下子就莊嚴肅穆起來,怎麼看,都和趣扯不上半毛錢干係。

柳蓉掃視著周圍,對著左庭軒開口:「左庭軒,你就是騙我到衙門來玩。好歹也找個好點的理由,竟還說這個地方有趣。這裡除了審案,還能有什麼有趣的?」

「嘿嘿。今天就是帶你來審案的,昨日我借了你這麼重要的東西,讓你抓了那偷羊脂玉的賊,你今日也來幫幫我吧,反正你也沒事做。」左庭軒說著,對著衙役吩咐了一句,便見陸續走進來幾對互相掐架的人。

「柳蓉師爺,還不到我旁邊來?」見人進來了,左庭軒趕忙對著柳蓉喚道。

柳蓉目瞪口呆。合著這位是找的免費勞動力埃

「好了,你們一個個到柳師爺處說你們的事情,師爺會把你們的事情都解決了的。」左庭軒說著翹著二郎腿,笑眯眯的看著柳蓉。

氣的柳蓉差點沒上前踹對方一腳。

「這師爺這麼年輕,能成嗎?」那些糾紛的人不禁微微一愣。

「哎,有總比沒有好吧1

不等柳蓉反應,已經圍著一圈上前,七嘴八舌的和柳蓉述說自己的情況。

柳蓉瞬間頭大,她只是一個外科大夫。不是現代偵探福爾摩斯,這都哪和哪埃

而一旁的衙役也全都合不攏嘴下巴,怎麼也想不到他們這個最不喜歡勝利雞毛蒜皮小事的大人,今日竟然會將專門交給師爺管的小案子。弄出來給眼前這個小少年,這……不會是想換師爺了吧?

所有衙役這麼一想,不禁看向左庭軒身後不遠處正提著毛筆等待記錄案情的師爺。只見師爺也是瞬間面色犯黑,看著柳蓉的眼神變得鋒利。

「你可以不幫忙的。我不介意和同善堂那些病人說一聲,小柳大夫現在就在衙門等著他們過來看病的。」左庭軒笑眯眯的看著柳蓉。他可是從劉老那裡不少消息。

除了柳蓉因為不善日常醫術不願意耽誤那些病人外,就是昨日那一場精彩絕倫的破案手段。

不過一想到昨日他不在場,就覺得有些撓心撓肺,好在順天府多的是小案子,今日正好可以欣賞欣賞。

想著,左庭軒臉上的笑容更深。

柳蓉被一群人說的暈頭轉向,不禁看向左庭軒:「不帶這麼玩的,我們可是好朋友。」

「嗯,你說的,朋友就是用來陷害的。」左庭軒笑眯眯的開口。

哭,她究竟啥時候對這個賤人說過這樣的話,再看對方一臉認真的模樣,柳蓉算是明白了,她這是出了狼窩又掉了虎窟。

而一旁的有紛爭的百姓依舊是爭著和柳蓉說案情,柳蓉只覺得腦子嗡嗡直想,心底打定主意,下次一定叫左庭軒好看,才對著這百姓呵斥,讓他們停下來,一個個來和自己說事情。

說話的同時,還問左庭軒面色犯黑的師爺要了筆墨紙硯。

「姓名,職業,年紀。」柳蓉認真的對著每個人詢問記錄了一番。

原來第一起事情的兩位百姓,一個是賣油餅的,一個是路人,這賣油餅的老漢指責對方偷了自己的銀子,而那路人卻死不承認,所以兩人一直爭奪著錢袋子。

柳蓉微微皺眉,如果是現代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用一下高科技測驗一下就可以了,唔測驗……

「來人,拿一盆水來,把這袋錢袋子泡到水裡。」說完,柳蓉對著兩人開口:「放心,很快就會出結果,你們先耐心等待一下。」

過了一會,柳蓉便將銀子判給了路人,老漢不禁不幹問為什麼。

「你是賣油餅的,手上天天都會接觸到油。如果是你的銀子,怎麼可能在水裡泡了這麼長時間都沒有冒油花。」

柳蓉的話一出,所有人恍然大悟,那路人更是對著柳蓉不斷道謝。

柳蓉卻沒有一點驚喜的感覺,這是瞎貓碰到死耗子,下次可就沒這麼運氣了。

而第二起卻是一對老夫妻耕牛被割斷了舌頭,沒有辦法耕地,想要找官府查究竟是誰做的。

柳蓉嘴角抽動了一下,這樣的東西,不該是師爺的事情了吧,怎麼著也應該派衙役去查才行埃

而一對老夫妻卻是一邊哭,一邊等著柳蓉給結果。

柳蓉能說自己也想哭嗎?一個大夫被人拽過來查案,這得多不靠譜的人才能做出這樣的事情。

無力的嘆一口氣,閉目仔細思考,又問了問夫妻倆有沒有仇人,夫妻倆一致都說沒有。

過了一會,柳蓉喚來一個衙役耳語了幾句,便讓衙役帶著這對夫婦回村,相信這樣回村一趟,應該就能查出是誰割斷了耕牛的舌頭。

畢竟能做出這麼損人不利己的事情,只有可能是仇人,這夫妻倆恐怕是自己得罪了人還不知道。

這對夫婦雖然有些不願意,但是見柳蓉完不再說話,只得跟著衙役回自己住的村子。

第三起更是一起奇葩到叫人側目的案子,她根本沒辦法想象古代怎麼累積出這樣的案子的。

只見來人指責自己夫人偷人,雖然面帶難看,卻還是說了自己不舉媳婦卻懷孕的事情。求官差抓偷人的漢子。

而妻子卻一再說這孩子是這男人的,是這男人半夜起來……這才……

媽的,掀桌,這個在現代做個親子鑒定不就可以了嗎?在古代她上哪裡來的儀器做這事情。

她真心是一個外科大夫,真心不是現代民警穿越。

柳蓉不禁有些煩躁的看向左庭軒,卻恰好對上一雙熠熠發光的眼睛,那閃閃的目光叫柳蓉不禁一愣,不知為什麼心中突然一慌,趕忙將這目光錯開。

「左庭軒,我下午還要去一趟張學士家中查看張麟的傷口,實在沒有時間再繼續耗在這裡,這……這些案子,你自己弄吧。」說著話,站起身就走,幾近落荒而逃。

左庭軒難得的沒有留柳蓉,任著柳蓉離開,只吩咐人護送柳蓉出去。

一出順天府,柳蓉的心不禁撲通撲通的跳起,心情也變得有些糟糕。

恐怕左庭軒也被她突然這麼大的反應嚇到了,嘆氣,不過之前的眼神真的是嚇了她一跳,因為和她前世男友看她的眼神太像了。

讓她忍不住想起過往不好的一切。未完待續。。

ps: 今天要從北京坐火車去我父母那裡,大約晚上九點十點才能到家,所以要晚一些才能更新第二章了,還請見諒。另外非常感謝書友110410192204613和xlyh投的粉紅票,以及有車才嫁你的打賞,非常非常感謝,因為你們的支持,我才能一直堅持著,還能每天這麼寫下去。/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