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一十五章:無所遁形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我,你快些將他抓起來。」 「不好意思,這狗是官府的,現在你必須跟去官府走一趟,因為你偷了楊掌柜的羊脂玉1 所有人看著解學徒目瞪口呆的臉都不禁笑起。 少年卻是看向柳蓉認真的道謝:...

解學徒的臉色瞬間大變!

「原來拿走東西的人是你1一直守在門口的漢子聽到柳蓉說的所有話后,不禁從門口箭步走向同善堂個賊喊捉賊的混賬,快將我們的羊脂玉還給我們1

「憑什麼說是我,即便我的鞋濕的又如何,那也不代表這事情是我做的啊1解學徒看著周圍大聲說道,可是目光所及之處全是懷疑,解學徒不禁更加緊張。

突然,解學徒看向柳蓉和另外兩個還站在手指向三人:「他們也有可能啊,他們都是接觸過病人的,而且靠的更近,更有可能取走羊脂玉,你們憑什麼懷疑我1

解學徒不禁微微喘息,而那漢子已經衝到解學徒跟前,一把拽住解學徒胸口的衣服,向解學徒再次討要東西:「快將我的羊脂玉還來1

「我沒有1解學徒一把推開漢子的手,依舊嘴硬:「東西不是我拿的!你們就都聽柳蓉的欺騙吧,說不定東西就是他自己偷的,見我說蔑我1

柳蓉微微皺眉,沒想到解學徒到了現在還這般死不悔改:「解師兄,你是真的不見棺材不落淚是嗎?」

見柳蓉開口,解學徒不禁更加激動:「我一直在同善堂里,如果真是我拿的,那麼多人和我一起,我肯定沒有時間藏東西,你們現在就可以搜我身,看看能不能搜出來羊脂玉。」

說到這裡,解學徒看著柳蓉狠狠的笑起:「如果沒從我身上搜到羊脂玉,那羊脂玉就不是我拿的,而柳蓉你說是我拿的,就是心虛污衊我1

說到這裡,解學徒卻是得意起,還好他有先見之明。早在之前就將放在身上的羊脂玉扔出去了。

不過柳蓉讓他這麼狼狽,他絕不許對方好過,如此一想,不禁目光掃向所有人,見沒有人上前搜他身,不禁更加囂張:「來啊,怎麼不搜我!還是怕,怕搜不出東西來,讓所有人都知道你是在污衊人,知道你想摘清自己。才這樣設計陷害別人1

柳蓉卻是淡淡的笑起,笑的解學徒微微一愣,心一沉。只覺得什麼地方要壞。

「說完了嗎?」柳蓉卻是看著解學徒緩緩的詢問:「如果你說完了,那讓我來說幾句。」

解學徒不禁皺著眉看柳蓉,直到前後仔細思考,都沒感覺到自己身上有什麼漏洞才哼了一聲。

柳蓉卻依舊滿臉笑容:「過一會,我就讓無可辯駁。」

解學徒心一緊。眉頭緊緊皺起:「什麼意思1

「你不想知道我剛才和那位小哥說了什麼,讓他去做什麼了嗎?」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見解學徒的眉頭越皺越深才開口:「你還可以再得意一會,等到他回來,就是你無所遁形的時候1

解學徒不禁咽一口唾沫,卻還是死撐著:「你就說笑吧。我才不相信,你還能無」

所有人都不禁鄙視的看向解學徒,卻也耐心的等待少年回來。所有人都已經被柳蓉提起好奇心。想要知道柳蓉究竟叫那少年做什麼去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解學徒卻是越來越緊張,突然,同善堂外傳來幾聲犬吠。

柳蓉卻是笑起:「好了,我們等的人回來了1

隨著柳蓉的話下。便見那少年帶著一隻狗走進同善堂。

「狗?柳小大夫說的辦法就是狗嗎?」

「這狗除了咬人看家還能做什麼,難不成還能查案子不成?」

解學徒也忍不住笑起:「柳蓉。我看你是瘋了吧,你所謂的辦法就是這隻狗?」

柳蓉依舊微笑:「有時候狗能做到你意想不到的事情。」

說著,柳蓉快步走到還躺著處於昏睡狀態的病人跟前。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嘴巴,用旁邊的布沾取一些病人的唾液又撒了一點酒在上面,才拿著這塊布,送到狗跟前。

只見那隻狗吐著舌頭聞了聞柳蓉手幾聲,便衝到解學徒跟前,卻是嚇的解學徒大喊:「柳蓉,你這是查不出來,就放狗咬我嗎?」

柳蓉卻是笑起:「我也想這樣,讓狗咬你幾下,我才覺得解氣,不過可惜,這隻狗的作用卻不是咬你,而是聞味道,找東西。」

柳蓉的話剛下,便見那狗已經躍起,一口咬住解學徒的衣袖,嚇的解學徒不斷的甩衣袖,看著柳蓉驚慌的開口:「這……這難道還不是咬人嗎?」

「錯1柳蓉簡單的開口:「這是取證1

隨著柳蓉的話,那狗卻是將解學徒的衣袖咬碎了下來,一咬下,立刻飛奔到少年身後,卻見少年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站了一位官差。

那官差接過碎布,拍了拍狗,便見狗又跑了出去,卻是繞到解學徒原來站的位置后,一個椅子旁,停在前面不斷的叫。

柳蓉趕忙走到那位置,將椅子一挪,便見那塊透綠的羊脂玉靜靜的躺在地上。

柳蓉彎身撿起羊脂玉,仔細的擦了擦,才遞給跟在身旁的少年笑起:「物歸原主。」

解學徒正因為狗咬的衣袖的那一口余驚未了,便見一個官差走到自己跟前,趕忙開口:「官差大哥,這裡的學徒柳蓉不僅污衊我偷東西,還放狗咬我,你快些將他抓起來。」

「不好意思,這狗是官府的,現在你必須跟去官府走一趟,因為你偷了楊掌柜的羊脂玉1

所有人看著解學徒目瞪口呆的臉都不禁笑起。

少年卻是看向柳蓉認真的道謝:「多謝小柳大夫救父之恩,也謝小柳大夫的尋物之恩,如果不是你,不僅我父親可能沒命,就是這羊脂玉恐怕也弄丟了。」

柳蓉笑著搖頭:「你要是這麼說,那我豈不是還要感謝你們的信任,敢讓我這樣乳臭未乾的小子看病,找東西?」

少年不禁笑起:「無論如何還是要謝謝你,如果不是你,現在不知道會多糟糕。」

「如果以後你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可以直接到西柳衚衕,只要說找楊掌柜的二子楊少閔,就會帶你來找我的1

PS:今日加更的一章,還欠債兩章,努力還債,這可能是晚上最後一章了,大家晚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