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一十四章:排除法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緊辨認取走東西的人是誰,好叫這個惹人討厭的人無話可說。」 柳蓉對著說話的人點了下頭,才繼續開口:「其實辨別起來很簡單,衣服上和褲腿上有酒味的肯定不是撿走玉的人,因為撿東西不會將上衫和褲腿弄濕。...

柳蓉笑起:「告訴你們也行,但是已經檢查完沒問題的,要幫我檢查剩下的人。

「柳小大夫你就說吧,我們肯定幫你。」病人們趕忙回答。

「你們看到那席子前面一塊地方,看到什麼了?」柳蓉指著病人躺著的席子前對這群人詢問道。

「水1

「錯,是酒。」柳蓉看著所有人說道,說話的同時目光掃過所有在場的人:「這酒是我做手術前,送酒的人弄撒的,撒的範圍挺多。而病人吐出羊脂玉的時候,恰好也吐在那個位置,如果注意仔細的話,還能看到上面有幾滴血點。」

「這說明什麼?這和拖鞋有什麼關係?」不禁有病人開口詢問。

「笨,這都不明白,柳小大夫都已經說明了,既然東西是掉在那個地方的,撿羊脂玉的人肯定踩過那個位置,也就是說,對方的鞋底肯定是濕的唄。」不等柳蓉回話,已經有聰明的病人替柳蓉回答了這個問題。

解學徒心一跳,臉上再也無法維持平靜,不等別人再開口說什麼,已經低頭看向自己的鞋子,仔細查看自己的鞋子是不是濕的。

「可是過了這麼長時間,萬一對方走了好些路,鞋子豈不是都幹了?」

「對,確實是會幹。」柳蓉卻是笑起,對著身旁的少年開口:「這位小哥,幫我將剛才低頭看鞋的人請出來吧。」

她可是注意到這少年之前一直注意著她的目光,肯定也看到了那幾個反射性低頭的人

聽到柳蓉的話,少年不禁露出笑容,終於明白柳蓉之前的一切是做什麼了。在這種情況下,會瞬間低頭的,肯定是去過那灘水前的,這樣就直接縮小了拿走羊脂玉的人的範圍。

解學徒瞬間面色鐵青。看著聽了柳蓉吩咐的少年依次從另一個方向將幾個人請出,他的手不禁攥緊衣袖。

少年走到跟前時,那人突然大聲開口:「不是我拿的,我腳上的酒是我弄酒過來的時候撒的,真的和我沒有任何關係。」

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解學徒眼睛微微轉動,快速的蹲到地上,將衣袖的羊脂玉放到地上,然後趁著所有人不注意,用腳踢到身後。

那羊脂玉卻是滾到不遠處的一把椅子下面,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

而那吸引了所有人注意的病人卻是看向柳蓉:「柳小大夫。真的和我無關,你一定要相信我1

柳蓉趕忙笑著對安撫道:「放心,並不是你低頭看了就是你拿的。相信我,我不會冤枉你的,你過來就好到,br /

「相信我,我有辦法證明究竟誰才是偷東西的人的。」

那人看著柳蓉好一會。才終於點了點頭,跟著走到 /

解學徒卻是回頭看了看後方,發現一直找不到自己踢出去的羊脂玉時,不禁一陣肉疼,看向柳蓉的眼神卻是更加憤恨。

都是這該死的柳蓉,才讓他白白的弄丟了這麼值錢的一塊玉佩!

待得少年走到解學徒身前。解學徒卻是和所有被請上前的人都不一樣,十分坦然的走到 /

只是看向柳蓉的時候,眼底一絲憤恨閃過:「柳蓉。這就是你所謂的辦法?我看也不過如此,找了我們這幾個人又如何,我們根本都沒有拿羊脂玉,你也肯定搜不到羊脂玉,這樣做根本就是浪費時間。」

柳蓉眉頭微微一蹙。沒有回解學徒的話,目光卻是在解學徒身上多停留了幾眼。卻是對著身旁的少年吩咐了幾句,便見她身旁的少年目光微微露出訝異,卻還是很快的對著柳蓉點了點頭,便快步的走了出去。

「柳小大夫都沒說話,你說什麼1柳蓉不說話,那些一心向著柳蓉的病人們卻是不願意了:「柳小大夫趕緊辨認取走東西的人是誰,好叫這個惹人討厭的人無話可說。」

柳蓉對著說話的人點了下頭,才繼續開口:「其實辨別起來很簡單,衣服上和褲腿上有酒味的肯定不是撿走玉的人,因為撿東西不會將上衫和褲腿弄濕。」

柳蓉說著,對著上來的五個人的衣服聞了聞,笑著讓之前大喊的人下去。

那人面色一喜,對著柳蓉道謝了好幾聲,才走到人群/

「那剩下的人呢?剩下還有四個人呢!總不可能這四個人都拿了那羊脂玉吧1一旁的學徒見柳蓉這麼快就排除一個,不禁開口詢問道。

「自然不會。」柳蓉對著學徒回答完,才看著所有人繼續說道:「只是路過的人,鞋底雖然會濕,但肯定濕的很少,因為速度比較快,鞋底承受的壓力較小,與那灘酒接觸的時間也少,所以這會應該完全乾了。」

柳蓉說著話,查看了一下鞋底,和鞋子周圍的狀況,又讓其小的人下去了。

一時之間,站在上面的人就只剩下三個人,兩個身材看起來較壯實男子,以及解學徒。

看著柳蓉這麼快就讓兩個人下去,解學徒心底終於忍不住再次慌起,直到想到羊脂玉已經不在自己身上,才微微輸出一口氣。

而其它人卻都是屏息等著柳蓉繼續分辨,等著看最後的結果,這會沒有一個人開口詢問,都等著柳蓉繼續解密。

柳蓉卻是走到解學徒身旁,上下打量了解學徒幾眼,解學徒不禁握住拳頭:「這麼看我做什麼,我鞋子濕的多又如何,大約是什麼時候走過那邊,卻沒注意到這攤酒,在那邊停駐了一會站造成的。」

解學徒卻是越說心r /

柳蓉卻是聳聳肩:「我沒說什麼,一切都是你自己說的。」

說著話,柳蓉微微一頓,看著解學徒繼續開口:「不過,另外兩位鞋底之所以會這麼濕,我卻是知道原因。」

解學徒的呼吸不禁一滯。

「因為他們的鞋底之所以會濕,就是因為我1柳蓉說著對著所有人解釋道:「之前我請求人幫忙扶起被噎住的病人,就是這兩位好心的小哥幫的忙,而站的地方,就是那灘酒水的位置。」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