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一十三章:請把鞋子脫了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學徒瞬間面容一僵,手不禁握緊衣袖,眼想尋個新的地方。 解學徒身後的跟的小學徒只道解學徒因為擔心輸掉,被迫退出同善堂,才會這般緊張。 有那也一樣擔心的學徒,不禁開口詢問:「你說這柳蓉真的...

所有人目醋帕蓉,這麼多人這麼亂的情況下,就是家失的東西找到,更何況是這葯堂。

「小大夫真不該說這樣的話,這萬一沒找到可如何是好1

「就是,這裡那麼多病人,萬一有個撿了,帶著就走了,怎麼可能查得到1

「哎,看來這善良的小大夫這回是要受罪了。」

劉老更是擠出人群,快步走到柳蓉身旁,指著柳蓉就罵:「你怎麼就這麼衝動說出這樣的話,就是生氣也不能這樣啊,做事情總這麼衝動毛躁,這樣的話說出去了,可怎麼改口!我老人家還有一些積蓄,你明日到我家能幫上你。」

柳蓉有些感動,卻對著劉老笑著搖頭:「劉老,你就這麼不看好我?覺得我肯定查不到是誰拿了羊脂玉?說不定我早就知道了是誰拿的,玉又在什麼地方,才誇下這樣的海口呢?」

「額……」

「你要知道,我可是從來不打沒把握的仗。」柳蓉笑對著劉老說道。

解學徒瞬間面容一僵,手不禁握緊衣袖,眼想尋個新的地方。

解學徒身後的跟的小學徒只道解學徒因為擔心輸掉,被迫退出同善堂,才會這般緊張。

有那也一樣擔心的學徒,不禁開口詢問:「你說這柳蓉真的有辦法查出誰拿走了羊脂玉嗎?」

「絕對不可能,就是神仙也不可能在這樣的環境下查出誰拿的羊脂玉,我看他根本就是虛張聲勢,估計一會我們就有好戲看了。」

「我看不一定,之前這病人的事情不也出人意料。說不定真像柳蓉說的,他真的絕不打沒把握的仗。」

「好了,不要再說了。煩不煩,直接看柳蓉怎麼做吧。」解學徒突然打亂幾人的對話,快步向前走。

幾個小學徒不禁一呆,不明白解學徒為什麼情緒突然就這麼激動,隨即想到他們之前說的,以為解學徒有些緊張了,不禁安慰道:「解師兄,不要擔心,無論怎麼樣,這買賣都是你賺。輸了最多就是離開同善堂而已,京城又不止這麼一個葯堂,怕什麼。」

「那柳蓉若是輸了。可是還要賠人家一塊羊脂玉。」

解學徒心裡就如同有一群螞蟻趴著咬著一般,不想再聽這些學徒說的話,隨即抬頭看向柳蓉:「那你打算怎麼查,可以開始了嗎?」

柳蓉笑起:「隨時都可以開始。」

解學徒抿著嘴,突然又對著柳蓉開口:「你必須今日一日內查出這件事情。這賭約才能算數1未出口的意思卻是超過一天就不再作數。

解學徒的話一出,所有人都不禁對著他怒目而視。

「這人怎麼這麼不要臉,查這羊脂玉本來就很困難了,竟然還想限制時間1

「真是過分,就欺負我們柳小大夫人好,柳小大夫。你可千萬不能答應1有那替柳蓉憤憤不平的病人對著柳蓉遠遠開口。

柳蓉對著那人點頭示意后,才看著解學徒笑著的開口:「你這話不說,我也要提呢。我都已經想好用什麼辦法讓這個拿東西的人原形畢露,為什麼還要用這麼多時間。」

一聽柳蓉的話,解學徒不禁吞了一口唾沫:「那……那你趕緊開始吧。」

「既然你那麼著急,那我就直接——」

解學徒一顫。

「直接開始吧。」柳蓉笑眯眯的說道,說著話。卻是看向所有病人開口:「接下來,為了查羊脂玉的下落。恐怕要麻煩所有今日來同善堂的看診的你們了。」

「不麻煩,如果能幫助到柳小大夫,我們樂意的不行1

「就是,小大夫,你趕緊說,什麼辦法吧。我們一定按照你說的做。」

柳蓉微微抬了一下手,示意大家安靜一下,才繼續開口:「接下來的事情,除了來看診的人要配合,同善堂里除了一直在坐診的大夫們,全都要做。」

解學徒手微微攥緊:「趕緊說這麼做吧,別再繼續浪費時間了1

「我們就不信你能查出什麼……你……你說吧,我們照做配合就是了。」

有那學徒想要大放厥詞,說到最後卻是聲音變小,卻是他一這麼開口,就被所有看診的人瞪著,想到之前那被揍的鼻青臉腫的大夫的下場,最終低聲乖巧的回話。

聽到這個學徒的回話,解學徒不禁瞪了對方一眼,就在之前,他還在想,若是柳蓉說的過分,他可以想辦法拒絕,這個人一說,卻是將他的退路也堵死了!

柳蓉笑起:「實在感謝你們的配合,接下來,請你們把鞋子都脫下來。」

「脫鞋子?」解學徒不禁笑起:「笑話!你不會以為拿東西的人會將拿了的東西藏在鞋子里吧!那可是玉,不是銀票1

柳蓉卻是沒有回答,轉頭看向劉老:「劉老,我要麻煩你一件事情,現在你去門口攔著,不要再讓新的看診的人進來,也看住出口,不要叫一個人跑出去。」

「我也去幫忙看著1不等劉老開口,那位長得有點著急的漢子一旁趕忙開口要求幫忙:「我身強力壯,肯定比這位老大夫能看得祝」

說著便快步走向門口,劉老對著柳蓉點了點頭,才跟著那漢子一起走到門口攔著。

那少年卻是站到柳蓉身旁,看向柳蓉,眼底滿滿的疑惑,他到現在都沒能想到柳蓉究竟能有什麼辦法將拿東西的人揪出來。

就像那解學徒說的,上好的羊脂玉,會將這東西藏在鞋子里的人幾乎不可能有!

最重要的是這東西放在鞋子里,絕對膈腳,若有人做出這樣的事情,豈不是會叫人一眼看出來。

柳蓉卻是笑眯眯的開始指揮所有人脫鞋子,也不管所有人的想法,從最雙的檢查鞋子。

「你沒有嫌疑,到一邊站著去。」柳蓉說完便看下一個。

那幾個快速被檢查完的忍不住詢問:「柳小大夫,你究竟是怎麼判斷我們有沒有嫌疑的,現在門也攔著了,不會有人逃出去的,能不能告訴我們啊?」

「就是,就是。」

解學徒雖然面上說的輕鬆,聽到病人們詢問不禁也豎著耳朵緊張的等待柳蓉回答。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