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一十一章:唯一的救人辦法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是一陣咳嗽。 「他……他竟然真的醒過來了1 「小大夫是神醫啊1 「我就說嘛,小大夫能這麼挺身而出,怎麼可能是一個差勁的大夫呢1 「剛剛哪個大夫要抓這厲害的小大夫,我們繼...

必須立刻進行應急解剖術!

「需要烈酒,或者沸水也可以,快點!快1

柳蓉快速的開口,說著也不管別人同意沒有同意,立刻站起身,快步沖向劉老坐堂的地方,卻是陰差陽錯的叫本要抓住她的夥計因此抓空,失了手。

那吩咐夥計抓住柳蓉的大夫見柳蓉跑動不禁大喊:「趕緊抓住這小學徒,他肯定是覺得救不了病人,這是要跑1

夥計們聽了大夫的話趕忙追著柳蓉身後,那些病人一聽不禁也跟著過去。

卻見柳蓉衝進劉老坐堂的地方,直接取出劉老手術工具,而後拽了一隻筆筒所有人目瞪口呆一把剪刀直接將毛筆兩頭剪斷。

大約是因為柳蓉的態度太過認真,也不知道是誰喊了第一聲:「這小大夫不是要逃跑,他這是在取救人的工具,我們趕緊給小大夫準備烈酒1

只這一喊,病人們才反應過來,見夥計想要阻攔柳蓉,趕忙將夥計攔住,柳蓉這才沒遇到阻擾,以最快的速度回到病人身旁。

沒有秒錶,她已經無法確定自己究竟用了多少時間,只能在心快,要再快!

吩咐夥計抓人的大夫不禁氣的跳腳:「你們這是造反嗎?攔著做什麼,沒見這小學徒害死人了害怕,想跑嗎?還不快退開,讓我們抓住這小學徒1

「你才害死人!庸醫!見到救不了,連努力都不努力,就想將病人扔出去,我們打死這個見死不救的庸醫1那昏迷病人的親屬卻是看著這大夫大喊。

他本來就積累了一肚子怒氣,這會見有人願意救他的家人,這大夫竟還如此不斷的阻攔,心起。也不管其他病人什麼反應,直接衝上前,一把拽住這大夫一頓狠揍。

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大夫平日里得罪的病人過多,有一個動手,竟是一群人都沖了上去!

只打的那大夫抱頭痛嗷,叫著那些夥計不要管柳蓉了,趕緊救他。

柳蓉卻是注意力全部集,烈酒一送過來,直接將手術刀和竹子筆管插入酒瓶之三秒。便將手術刀取出。

剝開病人脖子上的領口,就要往下放,卻是被這病人的另外一個年少一些的家屬拽住手:「你這是要做什麼1

「我要切開他的脖子讓他呼吸1柳蓉想將手拽回來。卻瞬間覺得手臂一緊,疼的幾乎連手術刀都拿不祝

該死,不能再拖延了,快來不及了!想到這些,柳蓉才勉強抓著手術刀。

「你這是害人性命。脖子開了怎麼可能還能活著1那少年堅決不讓柳蓉繼續!

柳蓉一咬牙,另一隻手直接抓出手術用的刮刀,直接指向那少年:「想要救人的話,就老實點不要動1

柳蓉看著少年深吸一口氣,才再次開口:「相信我,會沒事的!肯定會沒事的1

那少年看著柳蓉手不禁一松。

柳蓉的手腕便見一圈紅。那襲來的疼痛叫柳蓉不禁倒吸一口冷氣。不過這個時候已經沒有時間管手腕究竟疼還是不疼了。

柳蓉直接拿著手術刀對著喉嚨的豎著劃開一個小孔。

刀子一落,血便迅速溢出,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一口氣。就是那些在打那坐堂大夫的,也不禁都停下動作,看著柳蓉的動作。

柳蓉卻是手略帶抖動的快速的取出毛筆管,快速的甩了甩裡面的酒水,便對著喉嚨劃開的小孔放入。待位置準確后,便對著毛筆管努力吹。

吹一口。看一眼病患的情況!

一遍,兩遍,三遍……

突然傳來的微弱的胸口浮動叫柳蓉不禁鬆一口氣。

柳蓉趕忙抬頭看向那病人家屬以及其它病人:「快!趕緊幫我將病人扶起來1

不等那少年反應過來,旁邊那些圍觀的病人趕忙上前幫柳蓉扶起病人。

「動作小心,一定要將病人的身體微微向前傾1一邊說,柳蓉一邊用手使勁的往病人的後背敲。

想到自己的力氣根本不夠,無法利用哈姆立克急救法將病人喉嚨來,也擔心時間過長,病人脖子上的傷口影響到病人的狀況。

柳蓉趕忙對著發獃的少年開口道:「我要你的幫忙,按照我手術前對病人的動作,再對病人重複做1

說著不等少年答應,直接拉起這少年的手,環住病人,指導對方抱住病人的肋骨,一下一下的往內往上的擠壓。

「對,就是這樣,繼續1柳蓉緊張的盯著病人,對著少年繼續一遍又一遍的吩咐道。

所有人看著柳蓉和那青年人的狀態,都不禁心呼吸都快要忘記。

突然,病人吐出一塊透綠的羊脂玉,緊接著就是一陣咳嗽。

「他……他竟然真的醒過來了1

「小大夫是神醫啊1

「我就說嘛,小大夫能這麼挺身而出,怎麼可能是一個差勁的大夫呢1

「剛剛哪個大夫要抓這厲害的小大夫,我們繼續揍他去1

柳蓉卻是一屁股坐在地上,而那看著自己親人恢復呼吸的少年,卻是不禁看向柳蓉。

柳蓉緩了一口氣才重新開口:「趕緊將病人扶著躺下,現在都還不算好,還要將這傷口縫合上,縫合完了,才可以。」

說著,讓少年將病人扶著躺下,取出劉老常備的麻醉藥,以及劉老死皮賴臉從她手針,和一些線。

深吸一口氣,柳蓉將麻醉藥放到疼的皺眉的病人鼻口間,便見病人眼睛緩緩閉合,柳蓉這才取出筆管。

好了,可以對傷口進行縫合了。

傷口並不大,只要縫合個三四針即可,不好弄的是這傷口在喉嚨附近,除了注意消毒外,卻是不能傷到喉嚨,免得影響到病人以後的發音。

柳蓉專註處理手術針和手術線,那少年便認真的在一旁仔細看。

卻沒有人注意到,那塊病人嘴的羊脂玉被一旁一直盯著柳蓉的解學徒撿走。

PS:非常感謝bmhqing和刁蠻蠻的粉紅票,這樣我就欠了四章更新了。好在這是今天的第二更,正常的更新已經完成,晚上會盡量更新兩章,還掉一部分債。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