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零九章:柳蓉的誓言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牌匾。一陣起鬨下,竟是親自動手給柳蓉寫了個牌匾——蓉園,爾後又提了蓉府二字,全部弄好后,不等柳蓉開口。便吩咐了永城郡主的下人將東西送去裱起來。 「你倒是不客氣。」柳蓉沒好氣的好開口:「也不問問...

那將士說完對著柳蓉行了個禮,不等柳蓉反應,便翻身上馬直接離去。

永城郡主、左庭軒、劉老、冬兒不禁都圍到柳蓉身旁,當看清柳蓉手老不禁驚呼:「大將軍私櫻」

左庭軒眉頭微一蹙,隨即散開,看著柳蓉笑著開口道:「難怪剛才怎麼逗都不成,原來是要拿的東西沒拿到,趕緊說,這又是要做什麼事情了?竟然都不叫上我這大軍師幫你參謀參謀。」

永城郡主也有些好奇的看著柳蓉:「我哥哥從沒有將私印交給他人過,你這是怎麼做到的?」

柳蓉還處於反應不過來應慢,實在是上官煜做事情太不按常理出牌。她都已經放棄,準備回去重新寫策劃書,以後給人看病遇到富商再實行計劃,結果對方卻突然答應了,還將這東西送了過來。

她真心已經搞不明白上官煜的葫蘆里究竟賣的是什麼葯了。

「小姐……」冬兒卻是看了一眼左庭軒,又看向柳蓉,欲言又止。

柳蓉沒有注意到冬兒的表情,見所有人都看著自己,不禁略微不好意思的開口解釋:「因為張公子的那場手術那般危急,差一點就沒能救下來,所以便想建一個手術器具研究的地方,特地找了大將軍合作。」

「以為大將軍拒絕了的,沒想到竟然同意了。」

永城郡主卻是聽的眼前一亮:「怎麼弄,聽著很有意思的樣子,我要加入。」

柳蓉不禁笑起:「郡主願意加入我自然是雙手歡迎,有公主在,事情說不定會方便很多。」

永城群主聽到柳蓉的話,臉上的笑容變得燦爛:「這可是你說的,要找楊掌柜的時候。可不要忘了叫上我一起去。」

一早上折騰了這許久,大家雖然都有些累,卻也沒盡興,不等柳蓉開口說去同善堂,永城郡主便提議到柳蓉新居去。

劉老和左庭軒本就好奇,自然不拒絕,不過當看到這兩進的院子時,所有都微微一愣,表情最自然的的便屬劉老。

永城郡主卻是愣了愣,大約覺得這院子太校卻又不好意思開口,擔心打擊到柳蓉。

而左庭軒卻是一路嫌棄,最不滿意的便是柳蓉院子門口略舊的牌匾。一陣起鬨下,竟是親自動手給柳蓉寫了個牌匾——蓉園,爾後又提了蓉府二字,全部弄好后,不等柳蓉開口。便吩咐了永城郡主的下人將東西送去裱起來。

「你倒是不客氣。」柳蓉沒好氣的好開口:「也不問問郡主的意思,就差郡主的人去跑腿。」

「我這可是為了給你題字才折騰的,你也不感激,真是不識好歹。」左庭軒鄙視柳蓉:「就我這四個字,拿出去賣少說百兩銀子,你就知足吧。」

柳蓉翻白眼:「謝謝。下次我家裡揭不開鍋了,就領你出去寫字,賣字畫。」

「撲哧。」永城郡主不禁笑起:「這主意好。下次我們就出去試試吧,看看左庭軒的字是不是值這個價,如果到時候值不了這個價,就讓他答應我們倆一人一個條件。」

左庭軒臉一垮:「不要把,還來。就柳蓉那兩個條件我到現在還沒還完呢」

「如果隨隨便便能做到的,還有什麼樂趣。柳蓉你說是吧。」永城對著柳蓉示意。

柳蓉笑著點頭:「自然,不過在此之前還是先用晚膳吧,和你們折騰這麼久,我肚子都有些餓了,聽,這會都在叫呢。」

農家手藝不是很好,大約平日里不捨得放葷腥慣了,葦,幾乎沒放什麼鹽。

永城郡主和左庭軒顯是嬌慣了的,但基於教養還是緩緩的吃了下去,但也是一臉的艱難痛苦。

柳蓉有些看不過去,便自己下廚給兩人做了份簡單的西紅柿雞蛋面,卻是惹的兩個人目瞪口呆。

也不知是真好吃,還是假捧場,竟是眉開眼笑的各吃了一大碗,劉老更是吃了兩碗,這才心滿意足的拍拍肚子。

臨走時問清了柳蓉具體哪一日去找楊掌柜,又約好了時間,才心滿意足的離開。

待得送走所有人回到院子,便見一個婦人跪在地上,卻正是姚管家的媳婦。

柳蓉有些疑惑,待得冬兒說了才知道,原來是因為自己東西做的不好吃,擔心被趕出去,才跪在院子前。

柳蓉微微搖頭,姚管家不禁面色灰敗,但還是恭敬的開口:「小姐……小姐的意思是要換掉廚娘嗎?」

姚管家微微一頓,卻還是快速再次開口:「我明日便去人牙子那給小姐物色新的廚娘。」話雖然順暢,聲音卻有一點點顫。

柳蓉有些疑惑,卻還是對著姚管家開口:「姚管家,我何時說過要換廚娘了,廚娘不過是節儉慣了,以後多放些葷腥和鹽,多做幾次便好了,也不是什麼大事。」

跪在地上的姚氏立刻抬頭,見柳蓉不是說假,不禁喜極而泣:「小姐,謝謝小姐給我機會,我下次,下次一定做的好吃1

對於姚管家和姚氏的反應,柳蓉只覺得有些奇怪,不過是件小事罷了,這兩人的反應是不是太大了。

想了想,柳蓉安撫了兩人幾句,便讓兩個人都下去了,領著冬兒回屋,才對著冬兒開口:「你明日替我去查查姚管家的情況。」

冬兒不禁疑惑的看向柳蓉:「小姐是覺得姚管家和姚氏有問題嗎?」

「倒也不是,只是覺得這兩個人年紀這般大了,該有孩子才是,祖父既然覺得他們好,應該將他們一家子弄到府里才是,怎麼只來了姚管家和姚氏呢?」柳蓉卻沒有提及自己覺得姚管家和姚氏不對勁的地方。

冬兒的性子藏不住心思,若是說了,恐怕會影響到她對兩人的態度。況且,古代人對事物的反應畢竟和現代人不一樣,誇張一些也不算什麼,只是她既然獨立出來住了,就希望將自己住的地方的人搞清楚一些。

「這樣啊,沒問題,小姐你就放心好了,我明日就給你打聽出來。」冬兒滿嘴打包票說道,只是說完情緒卻有些低落。

柳蓉不禁抬眸:「怎麼了?」

「沒什麼。」冬兒看了一眼柳蓉,張了張口,最終卻只說了這三個字,面上卻是明顯掛著三個字,我有事。

柳蓉不禁調侃道:「和你家小姐還有什麼不好說的,可是看上哪家相貌好的小廝了?」

「小姐1冬兒跺腳:「不帶這樣取笑的,我才不會有這樣的想法呢,倒是小姐……」

冬兒卻是立刻頓住,沒繼續說下去。

柳蓉眉頭皺起:「倒是小姐什麼?」

冬兒咬了咬下唇,好一會才像下了什麼決定一般抬頭看向柳蓉:「倒是小姐朝秦暮楚1

柳蓉目瞪口呆。

冬兒一句話打開,卻是再藏不住心姐,我不明白,我不明白小姐在想什麼,左公子對你這麼好,你為什麼還要去和大將軍那樣的人牽扯1

「明明只要好好維持,將來說不定就有一份好姻緣,你為什麼還要去接近大將軍,破壞這種狀態1

「小姐,你明明沒有退路了,劉大奶奶不會給你找好姻緣,那些願意幫小姐的,又力所不及!你為何還要這麼做,這樣毀掉你可能的未來1

「這事情若是叫鍾姨娘知道了,該多傷心1

冬兒說到最後卻是帶著一絲哭音:「小姐,你可知道我有多害怕,我害怕啊,我害怕那麼優秀,那麼好的小姐,到得最後卻是被劉大奶奶安排,不幸一生1

柳蓉又好氣又感動。

氣的是這丫鬟竟然這麼胡思亂想,不說他和左庭軒是朋友,根本不可能走到一起,即便是進一步的關係,她要走的路也註定她不可能只是坐在家人。

感動,卻是感動身旁有一個人這麼心心念念的為自己著想,即便想的方向有所偏頗。

好一會,柳蓉才看著冬兒開口:「冬兒,你覺得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小姐是整個大夏朝最好的小姐,還是整個大夏朝最厲害的大夫1說到這裡,冬兒不禁滿臉驕傲:「所以這樣的小姐更應該幸福,而且比任何人都幸福1

柳蓉微微搖頭:「冬兒,我來和你說說,在我自己心目樣的吧。」

「我是鍾姨娘的女兒,你的小姐,最重要的,我還是一名大夫。一名普通,卻想一直繼續看病治病的女大夫1柳蓉在女大夫三個字上咬的很重。

「想做一名大夫,一名好大夫必定不能困在家可能有機會去救更,所以我從不曾想過我和任何人,和左庭軒更不過好友罷了。」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除非有朝一日,出現一個允許我這輩子就這般行醫下去,不介意我一個婦人拋頭露面的,否則,我終身不嫁1

冬兒不禁呆祝

好久,冬兒才喃喃的開口:「女人不嫁怎麼可以,更何況有劉大奶奶在,萬一劉大奶奶……劉大奶奶將你指給人家做妾……」

冬兒不敢再說下去。

「若真有這麼一天,我便傾盡所有,不惜一切毀了親事。」柳蓉說的斬釘截鐵。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