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零三章:新生活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邊了。 「令公子從手術完到現在,狀況如何?」柳蓉將食指在張麟的手腕上一邊尋找脈搏,一邊詢問。 「疼醒過三次,喝了好些你讓我們給他準備的鹽開水,最後是靠著劉老給的止疼的藥物,才讓他重新睡...

其實柳蓉的住所離是很遠,南,柳蓉在挨近城西的邊上。只是畢竟不是同個住的地方,以後相見不方便,卻是真正的會面上了。

兩進的院子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比一般小家小戶要大些。比起正經,稍微殷實的人家,卻又顯得小些。

這裡本來是接待一些遠客的,倒也裝置齊整,卻是方便了柳蓉。

柳蓉到的時候,門口排著四個人等待,後來一問才知道,這是老侯爺給配備的人,一個老管家,一個廚娘,一個漿洗的,再就是一個趕隆H艘煥醇由隙兒和柳蓉,這個院子就住了六個人。

老管家是個精細的,待得送行李的人都走後,才給了柳蓉一個盒子,柳蓉打開一看,眼盒子里竟是五張賣身契、一張地契和一張千兩的銀票。

「老侯爺特地讓老奴交給您的。」一旁的老管家對著柳蓉說道。

柳蓉想了想蓋上蓋子,遞給身旁的冬兒,讓冬兒保管好后,才看向老管家:「你叫什麼?原來是做什麼的?」

「老奴姓姚,原來是老侯爺馬場里管馬房的,老侯爺大約心疼我臨老了還干這麼累的活,便讓老奴過來跟著小姐了。」姚管家對著柳蓉緩緩開口。

說著卻是微微一頓,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柳蓉才又開口道:「老侯爺真是個好人,還將我家那口子也派這裡來了,這會在廚房做廚娘。」

「老侯爺說,若是您不喜歡,也可以打發掉。」說著似乎擔心柳蓉嫌棄一般,不禁又加了句:「小姐放心,我家那口子燒飯是把好手。肯定能做好的。」

柳蓉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又對著老管家繼續問道:「那漿洗的和趕車的小廝原來是做什麼的?」

「漿洗的洗娘和趕亂彩欠蚱蓿原來也都是馬場里的。」老管家說起旁人卻是很順暢。

柳蓉若有所思,卻是對著姚管家吩咐道:「你先下去吧,院子里的事情也不多,你們各安其職就好了,若有旁的事情,我會讓冬兒分派下去的。」

姚管家立刻點了點頭,很恭敬的退出去。雖然動作有些僵硬,明顯是臨時學的,但是態度卻是認真的很。看起來也很是老實。

至於真實情況卻是要慢慢觀察。

待得姚管家離去,冬兒將門關好,才走到柳蓉身旁:「老侯爺待小姐真好,知道小姐和劉大奶奶不對付,竟是院子里的人都換了新的。還將這些人的賣身契也給小姐,這是真正的讓小姐完全做主埃」

說著冬兒有點小興奮:「劉大奶奶也就插手不到我們這裡了,我們終於可以過些好日子了。」

「聽胭脂姐姐說,每個月會給我們這邊撥二十兩的生活用度,府邸里的人的份例卻是另算。而且換季就會給我們一人做一套新衣裳,小姐以後換季會有四套體面的衣裳呢。」

冬兒越說越興奮。只差沒在屋子裡舞起來:「小姐,我們過上好日子了,若是……」說到這裡冬兒突然頓祝神情變得有些低落。

柳蓉微微搖頭,冬兒這身體的年紀明明是比她大,這性子卻是變化的很:「怎麼了?」

「沒什麼,小姐,我們什麼時候才能把鍾姨娘也接出來住啊?」冬兒卻是搖搖頭。只是看著柳蓉詢問道。

柳蓉沉默了一會,才開口:「會有這一天的。」

將院子里洒掃的事情都排好。讓冬兒吩咐下去,柳蓉才離開的這院子,卻是讓小廝架著馬車將她送到張府。

張學士一見柳蓉過去,欣喜的不行,趕忙親自將柳蓉迎進張麟的房間,而房子里坐著一個眉目慈和的婦人,見到柳蓉面上微露驚訝,隨即迎上前:「可是小姐,柳三侄女?」

不等柳蓉回答,又趕忙招呼道:「趕了路過來,累了吧,趕緊先坐下歇會。」

柳蓉搖頭:「張伯母,我不累,還是讓我先瞧瞧令公子吧。」說著話,卻是向床邊走去。

張學士和張夫人本來就著急張麟,見柳蓉主動上前查看,不禁一喜,順水推舟的就跟著柳蓉到床邊了。

「令公子從手術完到現在,狀況如何?」柳蓉將食指在張麟的手腕上一邊尋找脈搏,一邊詢問。

「疼醒過三次,喝了好些你讓我們給他準備的鹽開水,最後是靠著劉老給的止疼的藥物,才讓他重新睡下的。」

柳蓉找到脈搏,卻是沒有再說話,只是眉頭略皺的在這個位置停了將近一分鐘時間。

張學士不禁擔憂的詢問張麟狀況,柳蓉卻是完全沒有回復,倒不是她不想回復,而是她這是在利用脈搏算著時間大致的計算心率狀況,不能停頓叫人打擾。

見柳蓉不回答,張學士和張夫人面面相覷了一下,不再詢問,擔心打擾到柳蓉,只等柳蓉做完事情。

心率還算正常。

測試完心跳速度,柳蓉掀開蓋在張麟身上的被子,將張麟包紮好的傷口拆開,仔細檢查傷口周圍,確定雖然稍稍有點泛紅,卻沒有出現流膿感染的現象,才讓張夫人喚人取些烈酒來,給傷口擦了一遍,重新敷上新葯。

做完一切才看向張學士:「張伯父,令公子暫時沒有事情,不過手術存在著感染的風險,所以必須過上一個月的時間,才能確定具體的狀況。而在這個月的前十日,可能會發生任何狀況,如果一旦張公子發低燒,就給他按照這個藥方抓藥。」

柳蓉說著遞給張學士一張早就寫好的藥單。

單子要比當初寫給劉老的詳細,除了那些天然的抗生素外,還添加了她向劉老請教的一些對傷口恢復有好處的 /

「若是傷口不見好,還有稍微的化膿現象,你們就要立刻找我。」柳蓉說著微微一頓,聲音微微下沉:「那就是病情嚴重了。」

張學士和張夫人認真的聽著,聽到這裡立刻點頭:「我們肯定會一直派人盯著。」

「只是……」張學士說到這裡微微遲疑。

「張伯父有什麼事情只管說好了。對我無需客氣。」柳蓉笑著開口。

「那我便不客氣了,柳三侄女,你不能天天過來查看一下張麟的傷勢嗎?雖然這個要求確實有些過分,可這十日,我實在擔心。」

「我大致會兩日來一趟,因為從明天我就要去劉老的同善堂做個小醫徒了。」

待得柳蓉離開張府,張學士和張夫人都還面帶不解。

「老爺,你說,柳三小姐畢竟是兒,可能允許她這麼拋頭露面。還去同善堂坐館?」張夫人不禁開口詢問。

就在這個當口,被派卻掖頤γ回來,卻是滿臉焦急:「老爺。不好了1

張學士抬頭挑眉。

「柳三小姐今日突然搬出我去請的時候,就已經離開。也不知道搬去哪裡,我在怎麼問都沒人告訴我。」

說著小廝對著張學士跪下:「小的該死,小的沒能到柳三小姐來給公子看病1

張學士和張夫人微微一愣。對視一眼,難不成真因為流言,個女兒趕出府了?

那他們這般讓柳蓉醫治他們的兒子,豈不也是害柳蓉的其r /

沉默良久,張學士才開口:「以後多請蓉兒到我們府上坐坐,恐怕她的日子不好過。有辦法的時候就多幫襯著點,還有她的婚事恐怕也要耽擱,若是可以。你也幫著看看。」

說著張學士想到左庭軒,卻是微微搖頭,畢竟身份有別,這位又是威北侯府外家最出彩的,若是柳蓉不搬出不定有些可能。現在……恐怕是威北侯夫人也不會答應。

柳蓉不知道張學士一家都擔心著自己,卻是開心的去成衣坊買了兩套適合她梢律選

明日就要去同善堂。自然要準備的完善一些才好,這可是她以後吃飯的傢伙。

說來,能幹回老本行她還是有些興奮的,也不知道在古代做大夫和現代做大夫會有什麼區別。

不過這次去同善堂她不是去坐館給人看病,而是當學徒,學br /

這幾次手術下來,她只看明白一件事情。

在沒有輔助手術器材的古代,必須學好能在沒有現代藥物,靠樣才能繼續發揮她外科大夫的作用,幫那些明明傷的不重,在現代可以救下的人。

而且,她已經計劃好後面的路究竟該怎麼走了。就連她需要的器材,要怎麼弄出來,她也已經想好了。

而現在,所有一切,這才是剛剛開始。

等到一切都進入軌道,相信她應該就有能力可以給母親一個好的生活。

如此想著,柳蓉不禁露出個開心的笑容。

轉日一早,柳蓉便早早的起了床,匆忙的趕到同善堂,便見同善堂里抓藥的看病的來來往往,等她進去,便有那小學徒上前詢問:「你是要抓藥還是看病?」

「抓藥去左邊,看病去右邊,大夫在右邊的屋子裡坐診。」

柳蓉笑著搖頭:「都不是,我是同善堂新來的學徒,以後跟著劉老學醫的,請問我要往哪裡走?」

那小學徒面上立刻一冷:「那你去後院找王管事登記一下就成。」

柳蓉對小學徒突然的變化微微不解,卻還是對著小學徒點了點頭,向後院走去。

隨即幾個門口站的小學徒立即聚在了一起。

「真是大言不慚,劉老是何等人物,一個剛來醫館的人竟然也敢說出這樣的話1

「放心,我讓他去找王管事登記了,要知道王管事可是同善堂里最嚴厲的,且又不管新學徒的事情,正好給她一個大教訓,讓他也知道一下自己幾分幾兩,別以為長了張俊俏的臉蛋,就萬事水到渠成了1

「不過劉老開口說過,只打算收一位徒弟,這麼突然出現一個新人,不會影響到我們吧?」

「放心好了,即便是有可能,我也叫他沒可能,我們都沒得到的機會,他一個新人還想得到?」那給柳蓉指路的小學徒不屑的開口:「要知道只要成了劉老的徒弟,立刻月例漲到十兩!這可不是誰都能拿的銀子。」

「可是……」

「沒有可是,我這不是讓他去找王管事了嗎,王管事只負責坐堂大夫,他一個新人學徒去了,只會叫王管事印象糟糕,狠狠訓斥,我們只要在這裡等著看好戲就可以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