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一百零一章:柳蓉父親的反應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頭看向柳重權:「請你立刻!馬上!離開我的屋子1 「你說什麼?」柳重權臉色瞬間沉下! 柳蓉深吸一口氣,想到鍾姨娘以後還要在這府性子開口:「我離開父親自同意並下令的。」 「我沒有同...

府外,柳蓉的父親柳重權和一群朝堂官員喝酒參加喜宴,隔壁桌一個官員定定的看了柳重權許久,突然開口:「這不是子嗎?」

柳重權微微一愣,不解的望向眼前這個生面孔,顯然他和對方在朝堂上很少交際,不然也不會覺得陌生:「這位大人可有事?」

那官員卻是立刻堆起滿臉笑容:「既然您是,那你定是那神醫柳三小姐的父親,說來,我家臨盆,聽說你家女兒醫術甚是高明,可活死人肉白骨,可否請你家女兒替我家夫人看看。

這官員一起頭,旁邊的官員不禁都跟著開口:「我也聽到這說法,據說就是他女兒救了墜馬,所有大夫都判定沒法救活的張家公子呢。」

「重權,你這就可就不對了,你一直知道我家好,有個女兒醫術這麼好,怎麼能不讓她到我府上,替我母親看看呢?」柳重權的至交好友不禁開口。

「柳大人,我家身體一直不適,是不是也能讓你家女兒看看。」

這一段話,順下來,全都是求柳蓉父親柳重權讓柳蓉去這些人府邸幫忙看病的。

自,柳重權還從未享受過這般眾星捧月的滋味,一時之間只覺得全身泰然,整個人都輕飄飄的,到得最後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答應了多少人,最後是滿臉笑容,興沖沖地回到br /

只是到得見門口兩輛馬車在運東西,不禁眉頭一皺,叫住一個小廝詢問:「這年節還沒有到,怎麼就搬運這麼多東西?這是做什麼?」

小廝一見是柳重權。立刻滿臉討好的笑容:「世子,老侯爺吩咐下來,送小三小姐去城西的二進的院子居祝」

「什麼!這怎麼行1柳重權瞬間臉色大變,他可是答應下不少的人讓柳蓉給這幫人看病,柳蓉這個時候怎麼可以搬出去住,那他以後還怎麼管著柳蓉,讓柳蓉去幫那些大人的親戚看玻

怎麼讓柳蓉幫那些大戶人家的關係,要知道這次請求看病的人里,可還有個三品的大員,不行。絕不讓柳蓉搬出府去住!

如此一想,也顧不得打發小廝,立刻前往老侯爺的書房。

一路衝進老侯爺的書房。便見老侯爺定定的站在屋寫著行草,只是筆法有些不穩。

「父親,絕對不能讓柳蓉搬出府1柳重權一進入書房,立刻對著老侯爺開口。

老侯爺微微皺眉:「你是想讓為父對自己的孫女都說話不算數嗎?」

柳重權面色一陣青一紅:「即便這樣也不能讓她離開不知道,我這三女兒竟是醫術超人,若是就這麼讓她離開么可以1

老侯爺眉頭一皺:「你就是為了她的醫術,才不讓她離開

「自然,要知道今日出去。許多同僚都求我讓我這三女兒給他們的親人看病,我可是全都答應了,若是讓柳蓉離開了還怎麼讓她給這些人看病,怎麼幫我們系1柳重權說的理直氣壯!

老侯爺瞬間氣的手指發抖:「難怪你女兒死活都要離開來就是因為有你這樣的父親,給我滾出去,以後這件事情不要再提。你女兒離開是我答應了的1

「你以後不得再參與她的事情1

「可是父親。我答應了那麼多人……這裡面還有正三品的官員1柳重權忍不住開口繼續說道。

「還不給我出去,自己沒本事,不要替別人亂答應事情。除非是柳蓉自己願意留在然你不得干涉她1老侯爺看著柳重權說的斬釘截鐵:「你現在立刻給我回你自己的房間好好反省1

說著老侯爺看都不再看一眼柳重權。

柳重權面色一陣青一陣紅,都怪這不乖的三女兒,才會害得他被責罵。隨即柳重權想到老侯爺說的只要柳蓉自己願意呆在以,立刻轉身向外走。

他是絕對不會讓這麼個金伯伯離開

柳重權快步向劉大奶奶住的地方走去,只是走了一會,才發現自己不知道自己這個三女兒住在什麼地方,隨手喚了一個小丫鬟前面帶路。

柳蓉這會正在搬動自己的瓶瓶罐罐,看著裡面的青黴菌發酵的如何,心底還擔憂著張家公子身體內的線不會自己消失的問題,雖然有案例顯示,人的體內可以存在一些異物,卻也極有可能因此發生什麼不適。

必須弄出羊腸線才行,只是她除了知道羊腸線和羊腸有關,利用的是羊腸外部纖維製造的,其它的卻是一點都不知道。

還有玻璃,做手術必須要輸血,這東西驗血什麼的都需要用到。而且這次是沒有傷到大的血管,不需要血管接合,不然也需要醫用的顯微鏡進行血管縫合。這東西也需要用到玻璃。

正當她專心一致的思考著什麼東西可以替代的可能性,便聽外面響起冬兒的驚呼的聲音:「世子,您怎麼來了?」

「你家小小姐呢,在什麼地方,我什麼時候允許她離開我兒,說離開離開成何體統,不要以為可以靠著永城郡主,就長了翅膀,這家族內的事情,這幫人還沒有權利做什麼參合1

柳蓉眉頭微微一皺,放下陶瓷實驗小碗,轉身看向屋門位置,便見冬兒不及阻攔,她的父親便硬生生的闖進來了。

「父親,您這是做什麼?」

「屋外搬運的東西,可是為了讓你離開備的?」柳蓉的父親柳重權張口就問,口氣十分不客氣。

「這是祖父答應的,只要大姐的婚事不被退……」

「我沒同意你出府,你就是不許出府,聽到沒有,立刻吩咐那些人,將你的行禮全搬回來1

柳蓉眉頭緊皺,卻一動不動。

「我的話你沒聽到嗎?還不快去1

冬目醋帕蓉,又看了看柳蓉的父親,好一會才壯著膽子開口:「世子,您不是一直很不喜歡我家小小姐嗎?小小姐搬出府去,您不就正好可以眼不見心不煩嗎1

「我的女兒,就該呆在府多的廢話!你家小姐不會動,你難道還不會去吩咐讓人將行李搬回來嗎?是吃什麼的1柳重權說著一腳將冬兒踢倒在地。

柳蓉快步扶起冬兒,擔心的看著冬兒:「可有哪裡傷著?」

冬兒擔心柳蓉的急脾氣,趕忙搖頭,但是緊皺的眉頭,卻是透露了這一腳的輕重,柳蓉心騰的燒起,恨不得上前對這個便宜父親動手,卻還是對著冬兒先開口:「我扶你起來,你先在一旁坐著。」

「不過是個奴婢罷了,用的這麼嬌貴嗎?還不快去外面吩咐那些人將你家小姐的行禮搬回來?你難道是想讓我將你的賣身契送到人牙子那裡嗎?」柳重權再次不耐煩的開口。

柳蓉瞬間轉頭看向柳重權:「請你立刻!馬上!離開我的屋子1

「你說什麼?」柳重權臉色瞬間沉下!

柳蓉深吸一口氣,想到鍾姨娘以後還要在這府性子開口:「我離開父親自同意並下令的。」

「我沒有同意1柳重權毫不講理。

柳蓉皺眉:「父親您這是讓我現在就去找祖父,告訴祖父他說的話對您不具任何效用嗎?」

柳蓉看著柳重權一字一句的反問。

柳重權想到自己父親之前對自己的態度,不禁微微一縮,卻沒有離開,只是看著柳蓉的面色陰晴不定,好一會才開口:「不要以為拿你祖父來壓我就可以1

柳蓉見柳重權沒有之前那麼底氣十足,知道老侯爺對這位便宜父親還是有點威懾的效果,才穩定下情緒,看著柳重權淡淡的開口:「大夏朝向來以孝治國,父親這樣的話,若是傳出去,不知道大家會怎麼想。」

柳重權一滯,被自己女兒拿這樣的事情說話,他的臉色更加難看,甚至惱羞成怒:「這也是你能說的?現在!立刻去讓那些下人不要再搬你的東西1

柳蓉完全不動!

柳重權瞬間滿臉怒火:「我是你父親,你必須遵從我,立刻去下命令,別讓我再開口說話。若你敢再不遵從我,你就是不孝,我就去御前告你!即便你有永城郡主,也不能改變你是我女兒,必須遵從我這個父親的事實1

柳蓉不禁覺得好笑,除了提供精子,完全沒有履行過做父親的責任,這會放狠話也就罷了,竟然還想這樣要求她:「對不起,我無能為力1

「說什麼1柳重權揚手就想扇柳蓉。

柳蓉將頭高高揚起,冰冷的看向柳重權,等著柳重權的手掌落下,她倒這個冷血無情的父親,能冷血極品到什麼程度,什麼地步!

「住手1屋門口響起老侯爺滿帶怒火的聲音!

PS:十分十分感謝13456書友的粉紅票,終於寫完一章,剛剛想撒花慶祝還欠三章,於是粉紅票一到,唔,我還是欠四章,只能吭哧吭哧的繼續寫,繼續還債。雖然債務累累,但是有人支持小安,小安好高興!*^__^*嘻嘻……撒花努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