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九十九章:針管的作用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不遠處等待結果,聽到那庸醫的話,俱是眼睛一亮! 要知道她們會留在馬場外,就是因為不甘! 她們都是家吃過這般虧! 即便有史御醫的話,她們也不信一個日日待字閨什麼好的醫術。 ...

沒有輸液工具,無法弄出血袋,沒有玻璃片和顯微鏡也沒有辦法檢驗所有人的血型是否和病人相同,最重要的是沒有時間做這一切。

柳蓉的情緒從來沒有像現在這般糟糕過,明明只是一個再簡單不過的手術,只要有血袋輸血,什麼情況都不會有!

而現在,她只能瓢竟去這樣的小概率事件發生。

看著病人的臉色越來越白,柳蓉不禁咬住下唇,究竟怎麼樣才能給病人補充血液?

究竟還有什麼沒有想到的地方!

突然,柳蓉腦海西,趕忙抬頭看向冬兒:「你可將針管和針筒帶過來了?」

巧兒微微一愣,快速點頭:「我擔心小姐要用到,這些小物件我全都手術一起,放在醫用的袋子裡帶來了。」

柳蓉面上一喜:「好,快將針管和針筒放到烈酒里泡著。順便將張大人請過來,我找他有事情1

不一會,張大人便倒了柳蓉身旁,望著近在眼前,他兒子猩紅的腸子,張大人不禁微微一顫。

他究竟是選對了,還是選錯了!讓兒做這個手術,會不會真的是他做的最錯誤的決定!

也許他真的害了他唯一的獨子!

柳蓉仔細的縫合小腸,感覺身旁有黑影當著光線,立刻知道是張學士過來了。

心急病人失血情況的柳蓉想也沒想,直接對著張學士開口:「張學士,我必須取一些你的血,才能繼續手術1

卻說屋請來的大夫,被張家總管請到屋外后沒有離開。

所有人在屋外等待!

等待柳蓉創造奇!

只是隨著時間越來越久,有些大夫漸漸皺起眉頭,漸漸不耐煩!

再大的傷口。再複雜的方式,過了半個時辰也該處理好了才是!

難不成這屋子裡出現了什麼變故?

「總管,你別擋著了,都醫治了這麼久了,讓我們進去看看吧,萬一發生什麼事情,我們也能一旁幫忙不是?」

年輕些的大夫忍不住開口,站起身就想往屋裡走,他實在想知道屋子裡的具體情況!

張家總管也因為時間越過越久,心底越來越不安。但還是上前攔著:「抱歉,沒有我家老爺准許,你們誰都不能進去1

「我們現在進去。可是為了你好1

「恐怕你們家老爺之所以到現在都沒通知你,是因為已經傷心的沒有力氣告訴你,不用繼續守著門口了1有人陰陽怪氣的開口。

「就是,我看那乳臭未乾的丫頭根本不可能有什麼能耐,恐怕是不小心將張公子給醫治死了。不然怎麼這麼長時間都沒出來!再難的病症也不需要花費這麼長時間1有重男輕女,最看不上女人醫病治人的大夫不禁跟著開口。

「我看也是,這麼久的時間,就連史御醫和劉老都沒有出來,恐怕這兩位都因為識人不清,不敢出來見人了1

「只可憐了張學士。唯一的獨子就這麼斷送了1

「這有什麼好可憐的,就是斷送了,那也是他自己選擇的。誰讓他不聽我們的話,要是聽我們的,說不定還能見上獨子最後一面1本就不滿史御醫說一個丫頭片子厲害,心幸災樂禍的開口。

「哈哈,說不定張學士一會就出來。要送那乳臭未乾的小丫頭見官1之前一直記恨柳蓉說自己是庸醫,幾次三番搗亂的大夫。這會看著緊閉的大門狠狠的開口。

而因為史御醫開口,被總管請出屋子的秦兮和陳二小姐,此刻也站在不遠處等待結果,聽到那庸醫的話,俱是眼睛一亮!

要知道她們會留在馬場外,就是因為不甘!

她們都是家吃過這般虧!

即便有史御醫的話,她們也不信一個日日待字閨什麼好的醫術。

想到這裡秦兮更是冷笑,她要看著柳蓉治人失敗,被趕出來!

她要柳蓉因無故醫死病人入獄,她要讓整個為有這樣一個女兒蒙羞!不恥!

她這輩子還從沒有像今日這般丟人過!

她堂堂丞相府千金,竟然因為說對方一個不是,被人趕出房間!

無論如何,她今日都要柳蓉好過,即便張學士容情,她也絕對不許!

柳蓉並不知道屋外有那麼多人準備看她的好戲,也不知道那些杏林老手早就因為嫉妒變得面目猙獰!更不知道一個陷害她沒有成功的人,等著她出差錯,準備送她去官府!

而張學士卻是因為柳蓉的話,驚的倒退一步!

取人內臟也就罷了,這會竟然還向他索取血液,這究竟是人,要是妖物!

柳蓉頭卻是根本沒有注意他的情況,只是顧自的繼續仔細的縫合傷口,不肯浪費任何哪怕一秒鐘的時間。

一旁給柳蓉當助手的史御醫和劉老也不禁手一顫,抬頭看向柳蓉!

冬兒見所有人都用異樣的眼神看著自家小姐,不禁心底一緊,趕忙對著柳蓉開口:「小姐,你在胡說什麼1

說完才看向所有人,略微尷尬的開口:「你們不要在意,我家小姐只是做手術累糊塗了1

柳蓉卻是完全沒有感覺到旁人的異樣,聽到冬兒的話,也只是有些疑惑,不明白冬兒怎麼突然說出這麼一句話來。

不過容不得她多想,她的注意力便又重新回到腸子縫合上,這一針必須平行縫合,才可以讓結頭擱置在腸道裡面。

不過縫合好后,還不見張學士回話,柳蓉不禁皺眉抬頭:「張大人,你還愣著做什麼?你究竟能不能獻血!你也看到手術過程了,這樣的手術病人會持續失血,你難道不知道一個人身體內的血量有限,一旦低於一定程度。就會造成失血死亡1

「還是你想看著你兒子就這麼失血死亡1

柳蓉的話說的又快又急,根本不給張學士反應的機會,待得張學士清醒回來,卻是發現自己已經因為柳蓉的嚴肅茫然點頭。

柳蓉完全沒有注意張學士的變化,也沒注意到所有人因為她兇悍的語氣怔愣,只是快速的對著冬兒吩咐:「快將準備好的棉紗布,針管以及針筒都取過來。現在馬上要用。」

冬兒慌忙將柳蓉要的東西遞給柳蓉。

柳蓉看也不看,直接接過棉紗布墊在縫合的差不多的腸管下面,用消毒過的紗布隔著,才能避免腸管和不衛生的物體接觸。

隨之伸手拿過針管和針筒接上。上下一接,對著一旁的蒸餾出來的一點酒精吸了一下,然後倒著將酒精打出去。才走到張大人跟前:「我要用針管從你身上取幾次血,過程會有些疼。」

不等張學士反應,柳蓉直接伸手幫張學士把衣袖向上擼。

張學士老臉一紅,嘴巴喃喃的想要說男女授受不親,柳蓉平淡鎮靜的聲音卻是先一步響起:「上臂比較容易出血。我要從上臂取血。必須快一些1

不一會,柳蓉就將血抽了出來,提醒張學士摁住針孔防止流血后,便直接轉身將針筒遞到病人的胳膊上插入。

做完一切,柳蓉才對著冬兒吩咐道:「冬兒,維持針頭的位置。不要讓它挪地方,然後拿著這個針管的屁股,一點點的往裡送。千萬不要太快1

柳蓉做完一切,深吸一口氣。

將針筒當輸液的東西來用,這是她現在唯一能想到,也唯一能做到輸血辦法。

「血輸送完立刻告訴我。」

說完,柳蓉便繼續縫合的工作。她必須快,一個人的血液根本不夠支持完一場完整的手術。即便如今只剩下半場手術,也很艱難!

柳蓉已經記不清從張學士身上取過幾個針筒的血,而輸液的工作已經從冬兒換成了永城郡主,又從永城郡主換成左庭軒,再回到冬兒手/

張學士的嘴唇已經因為失血有些多,而微微泛著不健康的白。

終於,柳蓉將最後一根線打結,剪掉。

「劉老,把止血藥給我1

劉老趕忙遞上去,柳蓉快速的將止血藥灑在傷口上,才一個踉蹌站不住身體坐在地上,她不知道這外科和術結果會怎麼樣,但是從目前來看,總算是完成了!

這絕對是她這輩子,做的最簡陋也最精細的一場手術!

想著,柳蓉對著史御醫吩咐道:「用紗布將傷口包住,這段時間內不許碰水,如果可以,要隔一小會,就給病人喂加一些鹽的清水。」

左庭軒快步上前扶起柳蓉,柳蓉對著左庭軒感激的點頭,才借著左庭軒的力氣站起,她是做手術做脫力了。

「我家麟兒怎麼樣了?這……這可是成功了?」一旁臉色有些嘴唇泛白的張學士忍不住小心翼翼的開口問道,一臉的緊張害怕,唯恐柳蓉回答個不是。

柳蓉不禁笑起,完全忘了自己之前凶張學士的狀態:「手術暫時是成功了,不過具體是不是完全好了,還要繼續觀察1

「不過只要過了觀察的危險期,就全都好了1

張學士喜的不行,身子一晃,柳蓉趕忙吩咐劉老扶張學士坐下休息。

一行人花了將近一個時辰的時間,才做完一切,得到休息。

休息了不一會,柳蓉便擔心鍾姨娘在家學士告辭,言明每日會過來做檢查,才讓冬兒扶著走出屋子。

PS:編編說,必須三千字一章才行,為了將兩千字一章改成三千字一章,我這一章寫的萬分艱難。首先感謝一棵無聊的樹的打賞,兩千字改成三千字,這還債的時間恐怕又要拖延了。另外感謝的粉紅票,如果晚上能再寫出一章,我就是還欠你們兩章,如果因此一章都寫不出來,就是欠你們三章了。

哭,欠的債越來越多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