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九十八章:腸切除手術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壞死的腸子就著止血鉗的位置剪掉。只留下好的部分,然後用鑷子夾著粘了之前蒸出來的一小杯酒精,對腸子周圍進行清理。 必須將這上面被污染的東西清理乾淨,才能不出現新感染的問題,要知道小腸感染可是可以...

得了張學士的同意,柳蓉立刻吩咐總管,將除去史御醫外,其它的大夫都請出屋子,又令總管在屋仔細的將病人放置四周沒有圍欄的塌子上,才讓閑散的人全都出去。

只留下她,史御醫,劉老,左庭軒,冬兒以及跟著趕來,要求一定要幫忙縫合傷口的永城郡主。

最後還多留了一個人,那就是張學士,只是柳蓉只允許張學士坐的遠遠的。

準備好一切后,柳蓉讓所有留下的人都用清水凈手,然後取出一早消毒過的口罩,讓所有人都帶上。

爾後取出一塊白色的棉布,蓋在病人身上,只在傷口部位露出一個口子。

柳蓉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才抬頭看向所有人:「這次手術我一個人無法完成,所以必須要你們配合我1

「而你們沒有接觸過手術,所以手術的過程指揮。」

「你們要記住一點,我們但凡有一步錯,一絲失誤,都可能造成無法挽回的結果!所以不管你們能不能,願不願意,你們都必須仔細!我說的你們都聽清楚了嗎?」柳蓉說到最後,聲音不禁拔高。

「聽清楚了1就彷彿上戰場一般,就是劉老和史御醫也不禁跟著喊著回答道!

柳蓉不禁微微點頭,這才是真正大夫應該具備的,以病人的狀況作為最重要的基點!

柳蓉得到所有人的同意后,才用手術刀對著用了止血藥的傷口劃開一個長道,確認沒有內臟疊加,才小心的取出腹膜。

所有之前還鬥志昂揚,準備大展身手,跟著參與手術的人看到這一幕都不禁倒吸一口冷氣。

這就是所謂的手術嗎?

什麼樣的女子,才能這般淡定自若的取人內臟?

不過很快的。所有人都收斂身心,因為柳蓉已經開始下命令。

「劉老將止血鉗取出來遞給我。」

劉老趕忙從柳蓉的小醫袋鉗子,又像剪子和鑷子的器具遞給柳蓉。

這也是之前柳蓉畫的圖紙里,特地讓造出來的東西,劉老一直好奇這個像剪子又像鑷子的東西,究竟是做什麼用的,只見柳蓉將手術刀放入冬兒遞過來的盤子鉗。

「史御醫,左庭軒,你們幫我拖住腹膜。」

即便是兩個見慣大場面的人。這會接過柳蓉的手拖著腹膜,感覺那不著力的軟,都不禁微微顫抖。

柳蓉眉頭一皺:「不要亂動。你們難道不知道隨便的動作,都可能造成不可接受的後果嗎?」

一陣呵斥,兩人立刻不敢再動。

柳蓉才用兩個止血鉗對著選好的,要剪斷的小腸部位的血管,同時間平行夾祝

確認沒有問題后直接用剪刀剪掉於有止血鉗在,血管並沒有流出血。

緊接著柳蓉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下,取出一根十分細小的絲線直接結紮斷端。

就連之前對柳蓉信任非常的史御醫看著這一幕都不禁牙酸。

這樣,真的可以嗎?

只是開弓沒有回頭箭,即便擔心的心都要跳出來,史御醫也只得硬著頭皮繼續配合。

柳蓉卻是完全專註。完全沒有注意到史御醫心思的變化!只是如次進行,斷掉所需要切的腸段的血供。

直到都完成了以後,才再次用同樣的方法將壞死的腸子就著止血鉗的位置剪掉。只留下好的部分,然後用鑷子夾著粘了之前蒸出來的一小杯酒精,對腸子周圍進行清理。

必須將這上面被污染的東西清理乾淨,才能不出現新感染的問題,要知道小腸感染可是可以直接要人性命的!

一切說來簡單。但是做起來卻需要極度專註的注意力。

無論是力道的控制,還是對行針位置的把握。這樣的手術都只有做過很多次類似手術的人。才能像柳蓉這般嫻熟,做的行雲流水一般,沒有絲毫拖沓。

唯一可惜的是,柳蓉這副身體本來就弱小,只做了一半的手術,就已經滿頭大汗,看起來叫人不禁擔心她是不是還有力氣繼續將手術進行下去。

不等柳蓉吩咐,永城郡主已經在冬兒察覺之前,用干布擦乾柳蓉眉眼間的汗水。

而冬兒卻是看著那血紅的腹膜又一陣噁心,心直至最後越看越害怕。

這樣折騰……真的可以將這位公子救回來嗎?

她真的不想懷疑小姐,可是這般匪夷所思的行為,實在叫人不敢想象!這樣完全不像再救人,反倒像……

冬兒不禁看向張學士,便見張學士緊緊盯著手術,而那手卻是狠狠掐著自己的大腿,眼睛死死的盯著柳蓉。

如果不是這麼極力控制,恐怕早就衝到柳蓉身前,不讓柳蓉繼續手術了。

望著張學士緊繃的臉,冬兒更加緊張。

公子千萬不要出事才好,否則張學士恐怕會直接報官抓小姐!

想到這裡,冬兒卻是越來越後悔,最後更是懊惱的左手握右手。

早知道就不將小姐需要的工具拿過來,這樣也就不至於冒這樣的險。

柳蓉不知道周圍的人在這樣的手術狀況下,冒出的各種想法,驚恐,擔憂,緊張,害怕!她卻是依舊專註認真,快速的繼續做著手術。

她額間的汗水越多,她的動作反倒是越平穩快速!即便如此若是有人注意,絕對能看到她眼底的擔憂。

手術之間,病人一直在流血。

如果這個時候有個兩百cc的血袋,還能輸液給病人就好了!無論如何,這次手術后,她一定要找出做輸液袋以及輸液管的辦法,絕不能再這樣下去!

終於,腸子的部分只差縫合了,而這最後的步驟才是最緊要的,必須按照特定的順序以及方式,一點點用鑷子控制著針從外往裡縫合。

而此同時還需要三個人控制著線才可以慢慢進行!

柳蓉微微喘著氣,手上的動作卻絲毫沒有因為她的疲憊有一絲顫抖。

「柳蓉,不然我來幫你指揮,我幫你拉這些絲線?」劉老有些看不過去不禁開口說道。

「不用1

柳蓉頭都沒抬的拒絕,不是她不想將這事情交出去,而這種兩腸壁後段全層縫合的工作,只有她能做,別人根本不知道這麼多種針該怎麼用,也不會知道這樣的狀態,怎麼才能下手!

一旁配合的左庭軒不禁抬頭望向柳蓉,只見柳蓉髮髻都已經濕掉,看著有些狼狽,但是神情極度專註。

照理說這樣略帶疲憊的模樣,根本沒有一絲美麗可言!可不知道為什麼,他竟是無法轉移自己的目光,只覺得此刻的柳蓉身上,似乎散發著一股光芒,值得吸引住任何人目光的光芒!

究竟什麼樣的內在,能讓一個女子在面對這樣帶著一絲血腥的場面,比面對拿針繡花那樣的場面更加淡定且冷靜。

究竟是什麼樣的教養,能讓一個女子在面對一個病人之時,能如此執著堅持!明明已經疲憊到極點,手上的動作卻依舊一絲不苟,比之戰場的士兵也不多讓!

柳蓉不知道左庭軒早從腹膜和縫合線上將注意力全部放到她身上,卻是皺著眉頭,小心翼翼的做兩斷端全層縫合,盡量不出太大的動作。可即便如此,一邊做著縫合,還是要不時的拿止血棉止血。

望著那些不斷流出的血,計算著手術的時間,她只覺得心都提到嗓子眼。

病人如果一直這樣狀態,恐怕手術還沒有做完,病人就直接因為失血堅持不住了。

不行!必須找辦法,必須讓病人堅持的久一些!

PS:呼呼,熬到現在終於又寫了一章,因為是手術,寫的特別緩慢,不過總算是還了一章債,就只欠一章了,明後天盡量補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