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九十七章:對病人家屬的尊重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如何,還請你對老夫講。無論怎麼樣,老夫都能承受的祝」連史御醫都說救治沒有可能。張學士臉色慘白的看著柳蓉說道,只是眼睛忍不住緊緊的看著柳蓉,面上忐忑不安,只期望從柳蓉嘴能。 看著張學士的目光,柳...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不禁僵祝

張學士更是瞬間揪心!

他怎麼也沒想到,柳蓉不僅會治療外傷,治療外傷的能力,竟是連醫術界治療外傷的泰山北斗都佩服,都忍不住說出,她如果治不了,就沒人能治的話。

要知道他剛才還開口讓柳蓉住手,而之前更是不信任柳蓉說的話,還固執堅決的退掉事!

這樣的事情即便是擱在男子身上,恐怕都不可能隨便揭過,更何況是放在一個還不曾及笄的少女身上。

柳蓉恐怕是不會替他救治他兒子了!

想到這裡,張學士面色灰敗,上前想要扯下這一張老臉開口,卻是不知道從何開口。

秦兮卻是臉色變得難看,心

她請史御醫來的目的可是對付柳蓉的,沒想到反倒是陰錯陽差的幫了柳蓉的忙!

早知道如此,還不如不請史御醫來,說不定這幫庸醫還能幫她阻攔柳蓉,最後弄得病人死亡,她還能借故將對方送入官府。

一旁陳二小姐也忍不住煩躁,若是叫她表哥知道柳蓉這般厲害,恐怕會比現在更痴迷柳蓉!

不行,她絕對不許!

「史御醫,這世上哪裡會有能給人看病的女大夫,您是不是老糊塗記錯了1

「我史某人還不至於到得老糊塗的地步。」史御醫面色瞬間難看,說著話看向張學士:「這是哪家不懂事的姑娘跑到這裡來了,病房重地豈容閑雜人等亂呆,她說我也就罷了,還侮辱打擾柳姑娘替病人看病,這樣的人怎麼能留在病房,還不快將她趕出去1

「若是張大人不將這姑娘請出去。我史某人就做一回惡人,直接將柳姑娘帶走,看還有誰替你幫兒子治療傷口1

一旁的總管卻是最有眼力勁,趕忙上前將陳二姑娘請出去,自然順道也將丞相千金秦兮請了出去。

只將秦兮氣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她什麼時候被別人這麼對待過,最終卻是氣的狠狠瞪了一眼陳二小姐,快步離開!

待得這兩個人都被請走,史御醫才走到柳蓉身旁,就著柳蓉的目光看向病人的傷口。待看清情況,面色不禁一沉:「柳姑娘,這樣的傷勢。恐怕是藥石無效了,還不若利用金針將病人刺激醒,讓他親人最後一面。」

聽到史御醫的話,其它之前判定病人狀況的大夫的臉色終於好看一些,不過想到眼前這姑娘是史御醫和劉老都佩服的人物。都不禁看向柳蓉,期待柳蓉對這病症的回答。

柳蓉沉默,若是現代,不過是一個簡單的腸切除手術,只要準備好血袋,防止血管大出血。一切都不成問題,可是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病人失血,無法補血的問題!

救。只有萬分之一的可能,不救,卻是必定死亡!

「柳侄女,情況究竟如何,還請你對老夫講。無論怎麼樣,老夫都能承受的祝」連史御醫都說救治沒有可能。張學士臉色慘白的看著柳蓉說道,只是眼睛忍不住緊緊的看著柳蓉,面上忐忑不安,只期望從柳蓉嘴能。

看著張學士的目光,柳蓉不禁咬住下唇。

冬兒和劉老怎麼到現在都還不來,如果再不來,恐怕這萬分之一的希望都沒有了!

「柳侄女!你……你有沒有可能救下……」張學士不敢再繼續詢問柳蓉。

他之前這般對待柳侄女,柳侄女又怎麼可能會幫他!與其親,還不如叫這定有親事的人去世,至少不會損及聲譽!

就在張學士越想越絕望之際,柳蓉終於開口:「我沒有太大的把握,而且還是在我家丫鬟和劉老送來我需要的東西的情況下。」

「沒有把握就是還有一線可能了?」張學士趕忙抬頭看向柳蓉。

屋禁看向柳蓉,有因為史御醫對柳蓉的推崇而驚嘆的,也有那不信任柳蓉,認為柳蓉是說大話的。

不過不管任何原因,所有人都定定的看著柳蓉,等著柳蓉繼續開口!

柳蓉眉頭緊皺,卻是習慣性的開口:「我可以試試,但是它可能會讓你連兒子最後一面都見不到!而且只有萬分之一的可能醫治好。」

「張大人您需要自己決定究竟是怎麼選擇。」

「還說別人是庸醫,自己也不過如此,到了現在這種情況竟然這樣開口,想讓張大人自己選擇承擔結果1那被柳蓉罵過庸醫的大夫突然間插嘴!

「我看你這乳臭未乾的女騙子還是趕緊走吧,即便是史御醫,是醫術界的泰山北斗,那也肯定會有看錯的時候。即便是醫術了了,也有瞎貓碰到死耗子,騙到人的時候。」

「張大人,我看你還是不要叫這個人治療了,免得她根本就是胡來,反倒是斷送你兒子的性命1

柳蓉眉頭皺起:「我不想多說什麼,醫治病人是大夫應有的職責,我不想用這樣的事情和你辯駁1

「但是你明知病人傷口上都是泥土,應該處理,卻因為治不了,只是開口動嘴皮子,連清理傷口的事情都不做,這就是大夫應該有的作為嗎?」

柳蓉的話卻是叫屋是一震,有些品性高的,不禁羞愧的低下頭。

「你不是也有一絲可能性的辦法,卻沒有立刻治療病人,而是將治療不治療的選擇權利放到張學士手上,這不是和我們一樣,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有什麼好說的。」被罵庸醫的大夫先是勉強的開口,說到最後卻是理直氣壯起來。

柳蓉微微搖頭,那庸醫不禁以為柳蓉被他說的啞口無言,不禁笑起。

「你錯了,我和你根本不一樣,我詢問,這是對病人家屬最根本的尊重。」

屋。

柳蓉不想再繼續和這個庸醫糾纏,只是看向門口,怎麼冬兒和劉老還沒有來,真的要來不及了。

張學士聽到這裡,卻是手一攥緊,突然再次抬頭看向柳蓉:「柳侄女,我兒子就拜託你了1

就在張學士的話下,冬兒和劉老一行人幾乎是同時到的馬場,也將柳蓉需要的醫用工具都帶了過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