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九十四章:對峙丞相千金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有立場多說什麼! 「我只是看不慣有人騙人,有人被騙罷了。」秦兮淡淡的開口:「不過你家小姐都沒開口,你這丫鬟就這般開口,還真是沒有規矩,矩,也不過就如此了罷。」 柳蓉對著左庭軒使了一個眼...

「慢著1柳蓉站起身,開口阻攔!

「柳蓉你還有什麼好說的?」張學士看著柳蓉開口,連侄女都不再喊了。

柳蓉深吸一口氣:「張伯父,柳蓉確實有做事失去恰當的地方,若是一早知道張伯父您是這般開明之人,我便不想這麼多,直接上府求見張伯父,將一切事情說清楚。」

「相信張伯父絕不會因為柳蓉在外面的流言牽連我大姐……」

「流言是真是假恐怕也有待考慮,畢竟柳三小姐連今日這樣的局都能想出來,還有什麼事情,是柳三小姐這般大能的女子做不出來的呢?」秦兮不咸不淡的插嘴,打斷柳蓉的話。

「你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一直陷害我家小姐,我家小姐和你無冤無仇的,你為什麼這麼害我家小姐1冬兒忍不住大聲開口。

就因為眼前這個人,她們這麼多日的努力,就全部都完了!

若是知道是因為小姐,才將本來沒事的婚事給弄黃了,絕對不會放過小姐,以後日日面對劉大奶奶的嘴臉,還不知道劉大奶奶會怎麼陷害她家小姐!

小姐,再也沒有立場多說什麼!

「我只是看不慣有人騙人,有人被騙罷了。」秦兮淡淡的開口:「不過你家小姐都沒開口,你這丫鬟就這般開口,還真是沒有規矩,矩,也不過就如此了罷。」

柳蓉對著左庭軒使了一個眼色,讓左庭軒替她留住張學士,才抬頭看向秦兮,她早就忍不住這個不知道哪裡闖進來,壞她事情的女人了。

「貴府有規矩,懂得教導丫鬟,卻不知道是如何教導的?我們矩就是丫鬟必須替主人說主人不能說的。做主人不能做的。」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望向對方:「也是,貴府真是懂規矩,小姐出門,竟然丫鬟都不跟著,連這樣的場面,呵斥一個丫鬟,都要小姐親自說話,貴府真是規矩1

「你怎麼敢這麼說丞相府1陳二小姐忍不住呵斥道。

柳蓉笑起:「原來是丞相千金,這也難怪。丞相日理萬機,哪裡還有心思在家難怪教出這般不經人同意就闖人包廂。還會在外偷聽牆角的小姐1

「你1秦兮面色微微難看。

「我也不過是說實話,不忍心丞相大人因為有你這麼一個女兒,被人看低了,說句公道話罷了。」柳蓉不咸不淡的開口。

小姐好樣的!冬兒忍不住看著柳蓉在心底開口。

雖然面對這莫名其妙的丞相府小姐口頭上扳回一城,柳蓉卻沒有喜色。她的目光一直就沒離開過張學士,張學士是被左庭軒擋住去路,才勉強攔住的。

即便她口才再出彩,今日這事情,恐怕都不好解決了。

但就這麼放棄,也不是她柳蓉的風格!

柳蓉深吸一口氣。再次看向張學士:「張伯父,您可以用任何方式懲罰與我,還請不要因為我的事情牽連我家姐姐。您見過我家姐姐。我家姐姐絕對會是一個賢惠的媳婦。」

「若是因為我就毀掉這麼一樁好親事,柳蓉萬死難辭其咎1柳蓉看著張學士十分認真的一字一句說道。

「張大人不要相信柳蓉的話,就這麼嘴巴厲害的,怎麼可能會有個溫柔賢惠的姐姐,恐怕你們府邸娶了姐。才是厄運的開始1陳二小姐快速開口說道。

張學士看向柳蓉,面無表情:「不用說了。我們張府,娶不起娘,不是娘不好,是我們張府的人配不上1

說完,張學士才看向左庭軒:「左大人,現在可以讓我走了吧?」

左庭軒不禁看向柳蓉。

柳蓉咬著下唇,若是這麼叫張學士離開了,就真的完全無法挽回了!

「不好了,不好了,老爺,不好了1正當柳蓉遲疑,便見領著他們上來的小二夏蛋大帶著一個滿臉慌張的小廝沖了上來。

張學士面色一緊,直接繞過左庭軒,走到那突然來的小廝跟前詢問:「發生什麼事情了,怎麼這般慌張1

「老爺,不好了,少爺……少爺騎馬落馬,落到了尖銳的石頭上,肚子都開了好大一道口子,大夫說……大夫說……」小廝不敢再說下去。

「大夫說究竟說什麼了1張學士緊張的問道,這可是他們家唯一的獨苗啊!

「大夫說,傷口都見內髒了,恐怕是救不回來了1小廝說完,張學士身體忍不住一晃。

柳蓉趕忙上前扶住張學士,看著小廝問道:「現在你們家少爺在什麼地方?」

「大家都不敢動,少爺現在在馬場1小廝見柳蓉扶著張學士,以為是熟人,便大聲回道。

柳蓉轉頭看向左庭軒:「你立刻去找劉老,讓他送麻醉藥到馬場1

吩咐完左庭軒,才對著一旁僵立著的冬兒吩咐道:「你立刻回府,去找我放在床頭的那個白色的布袋,袋子里裝了手術用的道具,務必要快速送到馬常」

柳蓉說著,就讓那通報的小廝帶他們去馬常

冬兒忍不住在背後開口:「小姐……小姐我不知道馬場在哪裡啊1

柳蓉眉頭一皺,看到領小廝來的小二:「你可認得張家馬場在什麼位置?」

夏蛋大立刻點頭:「認得,認得。」

「那你跟著我丫鬟走,到了再帶她到張家馬場,要最快的速度,趕到后必有重謝1柳蓉說著不再停留,扶著張學士,快速跟著小廝離開。

夏蛋大忍不住目瞪口呆,這……這究竟是要做什麼?

冬兒看著柳蓉的背影眉頭緊皺,小姐恐怕又要做不能做的事情了,張府的少爺沒了不是正好嗎,他們就不用擔心大小姐被退婚了!這萬一碰了張府少爺,張府少爺沒了,豈不是要責怪他們!

冬兒越想越不好,又擔心柳蓉沒有趁手的工具出事,最後只的氣的一跺腳,看了一眼夏蛋大:「還不趕快跟我走。」

PS:呼呼,狀態終於回來一些,今天終於恢復兩更了,晚上會盡量再寫,補之前兩天欠下的兩個章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