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九十一章:布局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說找不到就算了,張學士抹不開面子,攔住年輕公子,讓對方再給他一天時間,一定找到。 如此重複了兩日,卻是叫張學士愁眉苦臉。 早朝路上遇上同僚也沒那麼大的笑容了,也有詢問同僚,卻偏偏沒有人...

城西老楊樹下又如同往日一樣擺起了棋局,坐的老人都是些看起來比較貴氣的,有一起下的,一群圍觀的,也有等著人來破局的。

如果認為這樣等待的人是騙子,那就錯了,只要生活在京城的人對這些人都熟悉了,再有消息靈通的,還知道這邊多的是富貴人家的老人,以及致仕的老官員,不過知道也沒有用,不是棋藝高超的,在這裡根本沒有用。

就在其顯樸素些的老員外等的有些不耐,想要收起棋局和鳥籠離開時,一個長相清俊的年輕人卻是已經躇足在棋盤之前,似乎皺眉思考。

「後生對這棋局有興趣?」老員外停下收拾的動作,望著對方開口:「如果你能破這棋局,我便請你到對面的酒樓坐上一坐。」

年輕公子笑起:「我倒是能解出這棋局,只是我恐怕沒有時間讓老人家請我到酒樓r /

「哦?為什麼?」老員外有些好奇的問道。

「我家有位兄弟受了傷,用了葯,卻又染了風寒,昏迷不醒,大夫說只能聽天由命。我到處打聽,才打聽到京城有位神醫能醫治這病症,只是一直打聽不到要找的大夫。這才在這裡停留。」年輕公子微微一頓:「一會去酒樓打聽的小廝回來,我就要走了。」

老員外卻是有些不信:「年輕人,解不了棋局,就解不了,何必找這樣的借口,我不會說什麼的。」

年輕公子眉頭一皺:「若是我解開了,老先生怎麼說?」

「若是你能解這棋局,我就幫你找你要找的名字。到時候你把這名醫的名字告訴我,我便派人幫你去找,這京城之沒有我找不到的有名大夫。」老員外說的很是自信。

年輕公子的目光卻是掃過老楊樹下的某一角,只見那處站著兩個顯得更加年輕的公子,其他看來,卻是對他微微點頭。

「既然老先生都這般說,我若是還不解開這個棋局,恐怕就顯得矯情了。」說著年輕公子蹲下身子,只是幾步間,就在老員外目瞪口呆的目光了。

年輕公子解完棋局卻是站起身子:「老先生如果覺得為難,可以不用幫我找大夫,畢竟我已經轉邊整個京城的葯堂。就是大小酒樓也都打聽了,卻一直打聽不到這個人。」

老員外聽到年輕公子的話,反倒是有些好奇起來:「我說話從來沒有不算數的時候。你先說說你找的大夫叫什麼?」

「我要找的大夫姓柳單名一個榮字。」年輕公子不經意的開口道。

老員外微微一愣,似乎在想在哪裡聽過這個名字一般,又想不起來:「你放心,明日這個時候來這裡等我,我定幫你找到這個大夫。」

「那便先謝過老先生了。」年輕公子說完。那小廝也從酒樓年輕公子又沒找到。

年輕公子不禁失落,但是還是對著老員外謝了謝,確定了一遍約好的時間,對著不遠處的兩位公子點了點頭,才轉身離去。

老楊樹下的年輕公子嘴角一絲弧度微微勾起。

「小姐。這樣做有用嗎?」另一個年輕的公子不禁開口,卻是露出一個女人的聲音:「永城郡主那邊可是傳來消息,張學士府已經派過人到究說的事情可能就是大姐兒親事的事情1

「左庭軒那邊給的消息,這張大人最愛惜名聲,所以也最守信,一旦答應的事情必定會做到。先讓他兩日都找不到這能治病的大夫,再讓人給他透露這年輕公子要找的大夫信息。」卻原來這兩個人正是著了男裝的柳蓉和冬兒。

「小姐。你上哪裡給這大人找到這麼一位名醫啊,我們根本不認得什麼叫這個名字的名醫啊1冬兒說著突然一呆。彷彿想到什麼:「小姐,您不會到時候直接自己出現,說自己就是那個大夫吧,可是……小姐雖然醫術不錯,卻沒聽說小姐你治過這樣的病,也沒有人知道您啊,到時候叫人看出異樣可如何是好?」

「況且,這樣做的話,豈不就讓張學士直接覺察出不對勁的地方?到時候恐怕退親的事情不僅沒能解決,反倒是叫張學士更加堅定退親的想法1說到最後,冬兒忍不住哭喪著臉:「小姐,可不能這樣啊!這次若是不成功,恐怕劉大奶奶會各種對付小姐,以後的日子就麻煩了1

柳蓉笑起:「好了,好了,別這麼著急了。我又沒有說究竟要做什麼,你就這般亂猜,再說我做事,何時出過問題,你慢慢到時候就知道了,只要不出變故,肯定不會有問題的。」

卻原來那下棋的老員外便是張學士府的張學士。

第二天,棋藝超絕的年輕公子在約定的時間來了,見到張學士便詢問大夫的事情,張員外卻是愁著一張臉,那年輕公子說找不到就算了,張學士抹不開面子,攔住年輕公子,讓對方再給他一天時間,一定找到。

如此重複了兩日,卻是叫張學士愁眉苦臉。

早朝路上遇上同僚也沒那麼大的笑容了,也有詢問同僚,卻偏偏沒有人知道,要說年輕公子是杜撰出這麼一個人來的,偏偏對方一天比一天著急。

這一日早上卻是遇到左庭軒。

「張學士,聽說您一直在尋找一個名叫柳蓉的神醫?」左庭軒看著張學士狀似不經意的詢問。

「確有此事,左大人可有消息?這兩日一直尋找這個大夫可把我愁壞了,整個京城我都找遍了,就是不聽有這麼個名醫。」張學士愁著一張臉!

「你還真就問對人了,我不僅認識這麼個叫柳蓉的神醫,我還知道果親王府有個護衛就是這個叫柳蓉的神醫治好的,據說這柳蓉神醫的醫術,就是從邊疆回來的劉老都讚不絕口,忍不住豎大拇指1說到這裡,左庭軒微微一頓:「張學士,您可要見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