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四十五章:威北侯府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眼色,才保持沉默。 大夫人卻是皺眉看著柳芙,面露不喜。 「哦?怎麼說?錦繡坊可是大夏朝最大的繡房,還有錦繡坊做不出的衣裳嗎?」一旁一直沒有開口的年輕婦人不禁開口詢問。 「自然,...

二夫人說完話,柳蓉便見柳芙已經滿面笑容的湊到柳璇跟前,絲毫沒有之前被拋棄的怨恨,有的完全是討好。反倒是柳璇愣了一下,一開始有些不自然,也不知道柳芙說了什麼,竟很快的笑起來,和柳芙竟是完全沒了隔閡的模樣。

柳蓉望著柳芙眉頭不禁皺起,就連上馬車也是冬兒提醒了才反應過來。

「小姐,你怎麼了?」冬兒擔憂的望著柳蓉,她很少見小姐這麼嚴肅,順著柳蓉的眼光,便看到柳芙討好柳璇,不禁撇嘴:「這四姐兒真是的,當初的教訓還不夠么,現在還湊到九姑娘身旁……」

在冬兒心中,當初柳芙根本就是被柳璇利用了,而後來柳芙便當了替罪羔羊。

柳蓉沒有接冬兒的話,只是跟著冬兒上了一輛馬車,上得馬車卻是微微一愣,只見馬車中竟已經坐了兩個人,是大姐兒柳芸,和她的貼身丫鬟鳳嬌。

見柳蓉上這輛馬車,柳芸反應很自然,出乎意料的,不僅沒有因為柳茗的事情對她橫眉冷對,反到是對她點了點頭:「茗兒自小叫母親寵壞了,她沒有壞心的,你不要太在意。」

柳蓉對著柳芸微笑著搖頭,示意自己並不在意,便靠著馬車閉目養神。

伺候柳芸的貼身丫鬟鳳嬌眉頭一皺,就要開口,卻是被柳芸攔住,搖了搖頭。

柳蓉卻是不知道還有這麼一幕,慶幸的是,隨著她們坐好,馬車便緩緩駛動起來,沒有讓柳璇和柳芙也擠在這輛馬車。

不知道過了多久,便聽外面掌事媽媽一聲停車的令下,馬車便在停了下來。

隨即便聽掌事媽媽吩咐下馬車的聲音,隨著冬兒扶她下馬車,便見一對石獅子對立守著一個大約兩丈長的大門,大門頂檐掛著長方形的狂草描金牌匾,上書威北侯府四個字,草書筆畫遒勁有力透出一絲威嚴大氣。

「據說這四個字是第一代威北侯親手提的,是不是看著十分大氣?」就在柳蓉抬頭注意著四個字,便聽溫和的聲音響起。

柳蓉回頭,只見柳芸站在一旁,看柳蓉看自己,還對著柳蓉微微笑了笑,才隨著伺候的丫鬟跟著大夫人一起進威北侯府。

「大小姐還是和以前一樣,總是這麼溫和,可惜就是不得大奶奶喜歡,若是大奶奶和大小姐一樣性格,小姐在府中便好過了。」冬兒不禁嘆氣,不過很快便不再多想,而是緊張的跟著大夫人一行人進威北侯府。

迎客的大堂早就布置好,不過這會時辰還沒到,眾人便被迎進了正院,只見正院的屋中已經坐了一些衣裳貴氣的夫人奶奶,還有那面龐稚嫩的,明顯和柳蓉她們一樣的女兒們。

「這是誰家的姑娘,這身衣裳真漂亮,可是錦繡坊出的新衣裳?」將將踏進屋中,便聽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待抬頭,便見一個一身白色明綢青色蘭花八團比甲,環配叮噹,看起來貴氣的婦人正眉眼帶笑的望著她。

「左大奶奶,這回你不知道了吧,這位是文定侯府的三小姐柳蓉,蓉姐兒,來,快到你甄大姨母這邊坐來。」

聽到這聲回答,柳蓉才注意到這幾個穿著貴氣的婦人中還有個熟人,竟是二奶奶的二姐,甄二夫人,此刻正滿臉笑意的沖她招手,而她身旁坐著一個五官十分精緻少女,正一臉好奇的打量著柳蓉。

一同進來,精緻打扮,卻沒有一人注意的柳璇不禁咬碎銀牙,看著柳蓉的目光也更加怨恨。

她身旁的柳芙卻是微微眯起眼睛,不知道有意還是無意,將甄二夫人打斷的話接了下來:「這位嬸嬸真是有眼光,我三姐這身衣裳一般地方可是買不上的。」

柳璇微微一愣,看向柳芙,便見柳芙對她使了個眼色,才保持沉默。

大夫人卻是皺眉看著柳芙,面露不喜。

「哦?怎麼說?錦繡坊可是大夏朝最大的繡房,還有錦繡坊做不出的衣裳嗎?」一旁一直沒有開口的年輕婦人不禁開口詢問。

「自然,我三姐這身衣裳,可是她自己親手做的,這世間沒有第二件。」柳芙說完,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禁鎖住柳蓉,柳蓉忍不住皺眉,不知道柳芙這葫蘆中賣的什麼葯。

還不等她多想,幾個婦人已經圍著柳蓉打量起來。

「快讓我看看這衣裳……」

「這還真是畫的,這水墨畫風好是不錯,可惜這衣裳料子卻是不太好,但是這牡丹花的紅色卻是怎麼弄的?竟這般好看。」

「沒想到文定侯府還藏著這般才女,一直不叫外門知道,今日左夫人見了,保准喜歡。」

「是啊,威北侯府二小子一直眼高於頂,聽說已經愁壞了左夫人,說不定這一次……」

柳蓉最後是萬般艱難才從這幫婦人們身邊出來,只是在這片刻時間,除了甄二夫人身邊的少女外,其她已經聚坐在一起,而柳芙也在這短暫時間之中,已經帶著柳璇到了那些小姐中,也不知道說了些什麼,便打成一片。

只是隱約之間,有幾個人看向柳蓉這邊卻是目露不屑。

大夫人此刻也已經不在,據說被同輩分的人拉去了,雖然文定侯府敗落了,但是大夫人的名聲還是不錯,所以願意和大夫人相處的人還是挺多的,反倒是劉大奶奶身邊很冷落,卻是坐到這些婦人們原來坐的地方去了。

而柳蓉從一堆人的詢問中出來,便發現自己又被完全排除在這威北侯府新出現的小姐圈子外,好在她並非真的十二三歲的少女,不然到得這麼個陌生的地方,被所有人同齡人無視,恐怕得心底難過死。而現在,她反倒感激柳芙讓她身邊冷清許多,便顧自找了個離這些小姐們不遠不近的地方坐下,這也是為了免得一會宴席開始,她不知道。

「這衣服真的是你自己畫的?你說的DIY又是什麼?」就在柳蓉靠著養神,讓冬兒一旁留意內屋的情景,突然聽到一個滿是好奇的男聲響起。

a

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a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