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十七章:拆線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得喜歡,就全都記錄下來了,沒想到竟然會有用。」 柳蓉說著話,快速抬眼看了一眼二奶奶,見二奶奶眼中將信將疑,最後還是選擇相信她時,才微微鬆一口氣。 這時候李媽媽卻是依舊回來了,將準備好的...

柳蓉卻是走上前撩開二奶奶的衣服,檢查二奶奶的傷口:「當時那麼多人在場,瞞不住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一會拆線會有些疼,二嬸嬸你恐怕要忍著點。」

見柳蓉完全不在乎被人知道她接生的事情,二奶奶忍不住提醒道:「老夫人最在乎侯府名聲,若是知道這件事情傳出去了,恐怕會為難你。」

不是恐怕,是絕對會。

一旁的李媽媽心中替二奶奶補充道。

柳蓉卻是注意力集中,對著二奶奶的傷口附近微微按了幾下,觀察二奶奶的表情,見二奶奶雖然皺眉有些疼,卻並不厲害,才抬頭看向李媽媽:「李媽媽,你去取烈酒和我叫你準備的小剪子來。現在就可以拆線了。」

「蓉姐兒……」二奶奶忍不住再次喚道、

柳蓉知道二奶奶是真心關心自己,對著二奶奶安撫微笑:「二嬸嬸你就別糾結著急了,都是肯定的事情了,又何必多操心著急?到時候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是了,您啊,就安心養身體,這才是最重要的。」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不然以後哪裡有好的體力教養照顧七弟弟。」

「可惜這裡沒有羊腸線,不然根本不需要拆線,二嬸嬸也就不用多受一份苦了。」柳蓉有些遺憾的看著二奶奶的傷口,若是有醫用針和線,這傷口也不會縫合的有些褶皺,以後恢復了也會更好看一些,可惜……

「羊腸線?那是什麼線,我怎麼沒聽說過?」二奶奶的注意力被柳蓉刻意提及的事情轉走,她至今還是很好奇柳蓉這麼一個呆在閨中的小姑娘為什麼會有這麼高超的醫術。

連太醫都醫治不了的,這個過了年才十二的侄女竟可以。

「一種專門用來縫合傷口用的醫用線,不過這種線有一些特殊的地方,那就是會自然的被身體吸收,傷口用了這線,不用拆線,過個三五天,它自己就會在傷口上消失。」柳蓉習慣性的解釋道,說到最後忍不住嘆息:「可惜,這裡沒有這樣的線。」

「蓉姐兒,你究竟是怎麼知道這麼多我們聞所未聞的東西的?」二奶奶突然認真的看著柳蓉問道。

柳蓉一呆,隨即反應過來:「怎麼會聞所未聞呢,只是二嬸嬸不喜歡研究醫術,所以不知道罷了。」

柳蓉說著底下頭,撥弄檢查著二奶奶傷口上的線頭:「不過我所學的東西都是在一本奇怪的歧黃之術的書上看到的,可能世上真的少見,只是當時覺得喜歡,就全都記錄下來了,沒想到竟然會有用。」

柳蓉說著話,快速抬眼看了一眼二奶奶,見二奶奶眼中將信將疑,最後還是選擇相信她時,才微微鬆一口氣。

這時候李媽媽卻是依舊回來了,將準備好的小剪子交給了柳蓉,柳蓉不再說話,清洗了手,用煮沸晒乾的布巾擦乾開始拆線。

相比正常的醫用縫合傷口方法,李媽媽縫合的方式卻是顯得有些粗暴,這樣不僅僅會讓傷口拆線不好拆,也會影響癒合后的傷口外狀,現代的消疤手術,實則更多的是精細的縫合方式,縮小正常的疤痕顯露大校

而且醫用的縫合方式,是用兩根分開的線頭的,一根線是起固定作用,另一個先才是縫合的,這樣縫合后,只要將線頭剪掉,拆線的時候,兩頭牽一下線,便會很簡單的出來,拆的容易,還不會留下異物。

可惜沒有專用的縫合針線,一切都無從說起。不過等拆完線,她決定除了畫實驗青霉素的工具圖外,再加幾樣東西。

「痛1柳蓉拉出一根線,二奶奶忍不住倒吸一口氣。

柳蓉微微頓了下手,狀若不經意的開口:「二奶奶能幫我一個忙嗎?」

二奶奶疼的喘息,聽到柳蓉的話,沒有多想便對著柳蓉回答道:「和……和二嬸嬸客氣什麼?有話直說便是了。」

「聽說我父親新納進來的妾侍懷孕了,我嫡母心中鬱悶……」柳蓉又抽出一段線,大約是被柳蓉引開注意力,二奶奶臉色略白,額頭冒汗,這次卻沒有之前那麼疼。

「李媽媽,有這件事情嗎?」二奶奶微微握緊手,對著一旁伺候的李媽媽詢問道,她畢竟好久沒有出現了,這樣的事情,也沒有以前多了。

「是這樣呢,劉大奶奶氣的夠嗆,卻沒有辦法,大爺就是這種性子,誰也攔不祝」李媽媽微微嘆氣,這侯府怎麼可能好得起來,上樑不正下樑歪,即便下一輩的孩子們出來,有大爺和二爺這樣的榜樣,以後恐怕想要好也艱難。

說話間,柳蓉拆了五針了,雖然傷口還是會有些血溢出,但是並不算嚴重,很少。

「其實嫡母想要籠回父親,以父親的性格,只要在屋中給父親再選一個陪房的,不就可以了嗎。」

柳蓉面上露出笑容,手上卻沒有停頓,說話間,又拆了兩針。

二奶奶和李媽媽卻是忍不住盯著柳蓉,彷彿沒有想到柳蓉會突然說起這樣的事情,說出這樣的話。

柳蓉卻是完全無視兩人的目光,一邊繼續拆線,一邊斟酌著用詞:「我就是想替我嫡母分擔一些家中的事,也免得嫡母那邊鬧的家中不寧。」

李媽媽望著蓉姐兒忍不住嘆息,多好的小姐,好好的嫡女身份,因為母親的緣故失去,發生這樣的事情后沒有一絲怨霾,不僅救治二奶奶,還這麼替家中著想,文定侯府真是之前積累了陰德,才有這麼好的女兒,卻又偏偏不珍惜。

「你說的倒是個辦法,大奶奶每過一些日子就會過來,我到時候給她提提,只是這人選卻是不好眩」二奶奶因著注意力轉移,發現沒有那麼疼了,也忍不住努力的為此事思考。

柳蓉卻沒有立刻說,待得李媽媽說了幾個人選,被二奶奶否掉,她又拆到了低十七針,再有兩針就拆好時,才緩緩開口:「這人選自然要選嫡母最信任的人,我看她最是信任巧兒,巧兒姑娘長的也立正,卻是最好的人眩」

聽到柳蓉的話,一旁的冬兒目瞪口呆,小姐不是討厭巧兒嗎,之前還讓她將巧兒心思不小的事情透給翠兒聽,怎麼這會又在二奶奶面前幫巧兒說話,還是要幫巧兒抬成陪房丫鬟,這不是正稱了巧兒的意嗎?

小姐這究竟是要做什麼?

a

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a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