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十三章:鬼鬼祟祟的冬兒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顧自爬上了小炕,靠在靠窗的牆壁上,只是一接茨溫度,忍不住皺起眉頭。 往日小炕底下會燒些火,多少是有些暖和的,這次奇異的沒有一絲溫度,柳蓉這一坐,只覺得全身一涼,比平常的床還不如。 難道...

天然的抗生素有三種,分別是蒲公英、金銀花、紫花地丁,不過這個季節蒲公英是肯定沒有了,柳蓉便將金銀花和紫花地丁寫給了劉老,讓劉老每日三給董護衛喝,做完這件事情后,又細心囑咐了一番劉老:「如果這湯藥喝了兩天還不見好,你到時候就要想辦法把我從文定侯府里弄出來,我好給董護衛開刀。」

「另外,不可再用水碰觸董護衛的傷口,即便傷口化膿流水,也都盡量用烈酒擦拭,不然傷口會變嚴重的。」

說完這些,柳蓉才離開上官煜的府邸,待得回到文定侯府已經是旁晚時分。柳蓉先去和大夫人請安,編出一堆瞎話掩飾下午發生的事情后,才回住處。

一回到住處,便見冬兒焦急的來回走動,不時的向外看,待看到柳蓉,快速的迎上前來擔心的詢問:「小姐,你可回來了,應天府的事情怎麼樣了,官府可有對小姐做什麼懲處?」

「怎麼?就這麼希望你家小姐出事啊?」柳蓉打趣道。

便見冬兒跺著小腳解釋,結果又是滿嘴的說不清,最後急的差點沒哭出來。

柳蓉忍不住搖頭笑起:「好了,這是逗你的呢,沒什麼大事情,你就放心好了。」

「你想,二嬸嬸一點事情都沒有,官府怎麼可能會懲處我,只是有些事情要進行詢問,以後應天府的人不會再為這件事情再來找我了,一切都已經解決了。」柳蓉說到最後對著冬兒安撫,免得冬,影響到鍾氏,叫鍾氏也跟著擔心。

想到鍾氏,柳蓉趕忙看向冬兒:「我走之後,府邸里可還有什麼事情發生?你沒將應天府招我過去問話的事情告訴我娘吧?」

「沒,我知道小姐擔心姨娘,怎麼可能把這件事情告訴姨娘,只是小姐你走的時候,也不告訴我一聲,我這一下午提心弔膽的。」冬兒說著話欲言又止,彷彿有什麼為難的事情,想要對柳蓉說,又覺得說了不好,想要瞞下。

可惜柳蓉累的精神都有些無法集中了,哪裡注意得到冬兒這細微的表情,只是快速的向屋內走去。

一進屋,柳蓉便顧自爬上了小炕,靠在靠窗的牆壁上,只是一接茨溫度,忍不住皺起眉頭。

往日小炕底下會燒些火,多少是有些暖和的,這次奇異的沒有一絲溫度,柳蓉這一坐,只覺得全身一涼,比平常的床還不如。

難道是房中存的柴火和木炭不足了?府里給的本來就少,恐怕是冬兒見她不在家,擔心以後不夠用,這會節省著沒有燒才會這樣,便沒有對此開口。

「除了這件事情就沒別的事情了?」柳蓉靜坐了一會,覺得全身上下舒服一些,也沒有了初時的疲憊才對著一旁站著伺候的冬兒重複問上一遍。

冬兒的性格大大咧咧,不仔細的去問,或者不斷的去提醒,根本不會注意府邸里的動靜,更不會知道什麼事情需要報,什麼事情不需要報。所以了解了冬兒的性格后,柳蓉便開始提醒冬兒,不時的重複問一些問題,讓冬兒注意到她需要的東西,順便培養一下冬兒對府邸里的事情的重點的把握。

聽柳蓉再次詢問這個問題,冬兒有些緊張,卻沒有之前表現的明確,只是低著頭對柳蓉回道:「沒……沒發生什麼事情,就是常姑姑的課上完后,六姐兒跑到這裡來了,還在這裡呆了一些時間,一直等著你,說是要給小姐一份禮物,但是小姐一直沒回來,最後六姐兒等了足足一個時辰,才叫她的乳娘帶走了。」

柳蓉疑惑的看向冬兒:「你說六姐兒來了?」

「是埃」冬兒一邊給柳蓉倒了一杯茶,一邊說道:「六姐兒看起來很喜歡小姐您,如果不是乳娘一直催促,恐怕非要等你回來不可。」

柳蓉接過冬兒遞過來的茶水:「你說的這事情真是奇怪,我到常姑姑那邊上課便覺得奇怪了,也不知道為什麼,六姐兒當時一心一意的要和我坐一起。」

柳蓉認真的看向冬兒:「你可知道有發什麼事情,叫六姐兒變成這樣?印象中六姐兒應該不喜歡我才是,怎麼突然對我的態起來?」

「沒有,小姐你心那麼好,那日不僅沒有仔細問六姐兒問題,還那麼關心六姐兒,想來六姐兒雖然小,卻也是個知道感恩的人,所以才會對小姐態度突然便好上了一些吧。」

見冬兒這麼回答,柳蓉也覺得只有這麼一個可能了,便沒有再細問,只是確實這一整日折騰的累了,吩咐了冬兒去鍾氏那邊請一下安,自己先行休息了,這一睡卻是直接睡到了轉日卯時。

卻是凍醒的。

再看冬兒,往日這個點已經來伺候她梳洗,開始準備帶著她到老夫人大夫人那邊問安,可今日這個點,竟還沒有過來,柳蓉忍不住皺眉,推出門,望望外面的天色,大致是黑中泛著一點白,冬日看不大出時間,但是她被養成習慣的生理鍾卻不會騙她。

柳蓉到得旁邊的小屋去尋了一下冬兒,竟還是不在,這丫頭一大清早的去哪了這是?

想了想,柳蓉做到屋中靜靜的等待冬兒,待得卯時二刻,便聽外面OO@@的聲音,柳蓉快速的走到屋外,便見冬兒抱著一些炭,小心翼翼的放在靠牆壁處,後來猶自不放心,卻是藏到了桌子下面。

待得都弄好了,才心滿意足的拍拍小手,將衣服也拍了拍,笑著轉身,卻在看到柳蓉站在屋門口愣住:「小姐……小姐你怎麼這麼早就起來了。」

「不起那麼早,怎麼能發現你大清早的出去拿這些東西回來?」柳蓉皺眉看向冬兒:「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我雖然記性不是很好,但是我記得我們這個月領取的木炭雖然少,但應該還沒燒完才是?」

冬兒不安的扭著自己的衣角,彷彿自己做了天大的錯事一般,怎麼都不敢和柳蓉開口。

柳蓉面色一緊:「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你竟然連我也瞞著,是不想在繼續跟我身邊了嗎?」

柳蓉嚴肅的面龐和嚴厲的聲音,打的冬兒個一個哆嗦,眼圈一紅,終於忍不住哭起來:「小姐,你不要不要冬兒,冬兒知道自己是府里最笨的丫鬟,冬兒就不該在小姐不在的時候接待巧兒,被巧兒詢問起月中分下來的用度放在哪裡,就沒多想回了巧兒……」

「結果……結果巧兒說最近府中拮据,帶了壯實的老媽子過來,便將省著還沒用完的東西,全都拿走了1

a

h

ef=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a> a>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