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十八章:白髮老頭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夫人福了福身子,才隨著已經迫不及待,只差沒有迅速拽她離開的劉老離開大堂。 「也不知道應天府怎麼了,沒人可用了嗎?官差現在竟也用這麼老的了……」 柳蓉走出沒多遠,便聽身後隱約傳來大夫人的...

柳蓉心中一急,趕忙催促小丫鬟前面帶路,還好教課的地方,本就在大夫人住的梅園內,離大夫人招待外人的地方並不是很遠。

只不到半盞茶時間,小丫鬟便領著柳蓉到得大堂。便見一個年紀偏大,頭髮花白的老頭老神在在的站在大堂中央。而大夫人卻是面色略青的坐在梨木椅上,顯是和這老頭鬧的並不愉快

柳蓉身旁的小丫鬟剛通報蓉姐兒到了,那老頭快速地轉身,五步並成三步衝到柳蓉跟前,嚇柳蓉一大跳。待定睛看清眼前來的人,柳蓉卻是忍不住無語,來的哪裡是官差,根本是當初一直阻止她給那個所謂的大將軍取箭的軍中大夫劉老。

心中雖然疑惑劉老怎麼突然變成了官差,柳蓉卻是沒有開口,只是乖巧的一旁等著大夫人吩咐。

大夫人見柳蓉沒被莽撞的官差嚇到,暗中滿意的點了點頭,待得柳蓉站定,才緩緩的看著柳蓉說道:「蓉姐兒,這位是應天府派來請你去應天府的差官……」

大約是因為柳蓉昨日便提及過應天府會再次找她的事情,所以對此並沒有驚訝和其它多餘的情緒。

唯有介紹及劉老時,面色再次變得不好。也不知道劉老做了什麼事情,竟將府中脾氣最好的大夫人給氣成這樣。

「左大人派我領你去應天府,你現在便跟我走吧。」劉老卻是聽完大夫人的介紹后,也不等大夫人說完,便迫不及待的對柳蓉開口,完全不給大夫人繼續說話的機會。那模樣是恨不得立刻帶他回應天府。

知道的人,自然明白這劉老恐怕是遇到什麼他解決不了的癥狀了。不知道的人,卻是要覺得他完全不將文定侯府放在眼裡,就比如大夫人。

只見大夫人面色鐵青,卻又不好自降身份和一個官差計較,只得生悶氣。

柳蓉看到劉老這幅模樣反倒安下心來,能這種狀態,說明她救治的人情況應該還好,不然以劉老當初對那個大將軍的態度,就不是現在這種狀態,而應該是來找她拚命了。

確定了情況,柳蓉放下心來,沒有再管劉老著急的模樣,而是看向大夫人,見大夫人沒有從劉老的狀態中發現什麼,才對著大夫人開口:「應天府尹那邊恐怕有什麼著急的,孫女便先跟他們去了。」

「路上小心些。也不知道應天府是怎麼處理案子的,二奶奶的身體都沒有什麼問題了,竟還如此糾纏!叫你受委屈了。」

大夫人望著柳蓉仔細的囑咐道,心底忍不住愧疚,畢竟是是為了救二奶奶才一直被應天府糾纏不清的,明明做的是好事,卻被人一直說是害人,還如此隔三差五的喚去應天府。可蓉姐兒受了這麼大的委屈,一句抱怨也不曾有,怎麼能不叫人心疼。

偏偏家中姐妹也都是些不懂事的,還設計陷害蓉姐兒,好在蓉姐兒是個聰慧的,最後有驚無險。

可惜文定侯府沒落了,不然又哪裡會有這樣的事情,又有誰敢動文定侯府的女兒……

柳蓉不知道自己簡單的一句,引出大夫人那麼多想法。得了答案,便恭敬的對著大夫人福了福身子,才隨著已經迫不及待,只差沒有迅速拽她離開的劉老離開大堂。

「也不知道應天府怎麼了,沒人可用了嗎?官差現在竟也用這麼老的了……」

柳蓉走出沒多遠,便聽身後隱約傳來大夫人的聲音,不禁撲哧一笑,一旁的劉老卻是滿臉尷尬。

「這還不是為了找你,我有個傷患,明明用了和你相同的方式處理,可不知怎麼的,就流水化膿,到得現在發燒昏迷,這才不得不豁出老臉,求了左大人,讓我裝成官差混進來?」劉老低聲對著柳蓉解釋。

柳蓉皺眉,她的方式必須要十分清潔,每一步都要注意消毒,恐怕這劉老只看到縫合的作用,卻沒注意到消毒的重要性,便囫圇吞棗的在病人身上用了。

「你可有什麼辦法治這樣的病,我已經給病人服了銀翹和麻黃的湯藥,卻絲毫不見效果。」見柳蓉沒有說話,劉老繼續絮絮叨叨的問道。

「你是想讓府邸里的人都知道你是做什麼來的嗎?先離開侯府再說。」柳蓉見附近的丫鬟看過來,對著劉老快速的說道。

劉老順著柳蓉的眼神望去,見前往大堂的丫鬟都回頭看著他們,立馬從縮著身子討好柳蓉的模樣變成抬頭挺胸,裝出一副盛氣凌人的官差模樣。

柳蓉被劉老這老頑童的模樣鬧的沒轍,只得跟著快速向外走,免得被更多的人看到,察覺到劉老不對勁。

如此一來,卻也錯過了趁著柳蓉進大堂,如廁回來的冬兒。

依舊是小門出,出奇的,趕車的車夫竟也是上次載著他們離開的那個,一切都沒有變化,可事實上這幾日柳蓉在府里卻是起起伏伏,但似乎也因為這樣,有一些些融入這個時代,留下自己的印記了。

一上馬車,劉老立刻恢復了之前模樣,一個勁拽柳蓉聊醫術上的問題,可一個中醫一個西醫外科大夫,真能在藥物用法上聊到一起,那才有鬼。誰敢想象,一個藥草配方和一個化學公式能對等到一起的?

最後的情況自然變成劉老一個人在說自己對醫術上的認知和了解,柳蓉一旁默默的聽著,卻也稍微了解到一些東西,考慮著要不要乾脆中西結合,在這個時代再惡補一下中醫,免得除了會開刀,其它一問三不知。

畢竟這個時代,中醫才是主流,最重要的是,這裡沒有吊瓶,沒有輸液管,沒有掛針,更沒有消炎的青霉素,開刀是絕逼危險的事情啊!

就這麼想著,馬車卻是到了地方,一下車,便見一個小角門,一看就是大家族的小門,柳蓉也不多想,便隨著劉老走了進去,待到得病房卻是一愣,只見他當初救治的病人正坐在病床前,見她進來,似笑非笑眼光掃過,竟是叫她心中一慌。

a

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a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