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十七章:應天府來人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 柳蓉聽到後面,卻是從漫不經心的狀態,變得表情嚴肅。常姑姑看似說的平常的事情,竟是將一張朝廷後院的關係深入淺出的展現在幾個人面前,雖然沒有說朝前的事情,卻字裡行間叫人看到了前朝。 精鍊簡...

冬兒惦記著鍾氏說的話,第二天一大早,不到卯時便起來,準備好了,便伺候著尤有些迷糊的柳蓉洗漱,就這樣,兩人一起回到住處,大夫人差遣來通知常姑姑授課的人已經在屋外等著。

「蓉姐兒,大夫人吩咐您以後每日辰時到梅園,常姑姑會每天在梅園授課兩個時辰,直到九姑娘入宮為止。」胭脂笑看著柳

「麻煩胭脂姐姐了,竟為此特地來一趟。」柳蓉笑著寒暄了下,便仔細詢問時間,見現在是卯時,時間還充裕,便想先去二奶奶處看看情況,畢竟再過兩日,就該拆線了。

冬兒一見柳蓉還想趁著這中間的時間跑一趟二奶奶處,趕忙阻攔,絮絮叨叨著時間不足,直到柳蓉點頭同意,才鬆一口氣:「小姐,您真是的,難道忘了姨娘的話了,這一次去常姑姑那裡,我們寧可早到,也絕不晚到,以免常姑姑對您印象不好。」

「你再念叨,我就反悔了哦。」柳蓉看著冬兒閑閑的開口。

冬兒面上一緊,哭喪著臉:「別,可別這樣,我不說了還不成嗎,我們趕緊去梅園吧。」

胭脂看著有趣,忍不住一旁捂嘴偷笑。只是笑到最後心底卻微微嘆氣,多好的小姐,可惜是庶出。

隨即同倆人一起去梅園。

大約是下了雪的緣故,梅園裡,梅樹都壓了一層白,行人走過,那枝幹上的雪篩鹽般落下。

柳蓉到梅園的時候,六姐兒已經到了,正乖巧的坐在一旁望著常姑姑泡茶,見她過去,對著她便是一個甜甜的笑容。

柳蓉微微一愣,心底有些納悶,這個一直一聲不吭的小孩,今日怎麼就突然對她有了善意,不過這一點沒有佔住她思緒太久,因為她被常姑姑泡茶的技巧迷住了。

只見那泡出來的茶,竟是花骨朵,之後慢慢散開,竟是從花骨朵開成熟,變成一朵圓潤的牡丹,直到最後才慢慢散去。這個過程美的叫人忍不住屏吸,就連後來大姐兒,二姐兒,五姐兒到了,柳蓉也沒反應過來,倒是六姐兒來她身邊,拽了拽她的衣角,她才緩過神來。

「三姐……三姐和我一起坐。」六姐兒說完有些不自然,微微顫的小裘帽顯示著緊張,彷彿怕柳蓉不同意。

柳蓉心中雖然疑惑六姐兒的轉變,面上卻是微笑:「我正愁著沒有人願意和我坐一起呢,你這麼說,我倒是要感激你。」

一旁二姐兒撇撇嘴,目光露出不屑,庶女就是庶女,也就只能和自己一樣不入檯面的人一起。

常姑姑泡完茶,才掃了一眼眾人,見柳璇還沒有到不禁微微皺眉,正要開口,便見門吱呀打開,吹進一陣寒風,一身白鼠裘披風,帽子下露出一張瓜子臉,好看的丹鳳眼在看到常姑姑露出歉意:「常姑姑,半路上不小心滑了一跤,只得回去換了一身衣裳,卻是耽擱了時間,來晚了。」

跟著柳璇進來的丫鬟,趕忙將門重新關好。

柳蓉微微一愣,對方不開口,她還真就認不出來人,竟是一直沒來的柳璇。她忍不住掃了一眼眾人,便發現幾個姐妹都是一臉習以為常模樣,或許她認知里的柳璇,才並非正常情況下的柳璇。

常姑姑皺眉:「遲到就是遲到,不需要理由。」

「既然你遲到了,其它人坐下,你便站著聽我的課吧。」常姑姑淡淡的開口,完全沒有因為柳璇最受老夫人疼寵而特殊,更沒有因為她是大夫人的女兒,而另眼相待。

「是,常姑姑。」就在柳蓉以為柳璇會拒絕,卻不想她竟是輕巧的應了,臉上虔誠的和昨日,以及那日讓老夫人用自己替代她入宮的狀態完全不同,這,似乎才是真正的文定侯府女兒。

就在柳蓉呆愣住的瞬間,柳璇看了她一眼,眼中露出一絲得意,卻是叫柳蓉心中一緊,再想去琢磨對方眼中的意思,柳璇卻是已經恢復平常模樣,恭敬的等待常姑姑講課。

見柳璇態度還算,常姑姑的眉頭才鬆開一些,掃向另幾個人:「今日我雖然帶著茶具來,卻不是教你們茶藝課,我今日要給你們講的是**妃嬪和朝前命婦們的關係,當今皇后出自文忠侯府,所以皇后同文忠侯夫人關係最是要好,時不時的就會招進宮中陪侍,不過這是皇后才有的權利,當然,也要求入宮之人是命婦。而一般妃嬪要見朝中命婦必須皇后同意方可……」

柳蓉聽到後面,卻是從漫不經心的狀態,變得表情嚴肅。常姑姑看似說的平常的事情,竟是將一張朝廷後院的關係深入淺出的展現在幾個人面前,雖然沒有說朝前的事情,卻字裡行間叫人看到了前朝。

精鍊簡潔,就是好一些的老教授,要將一些政治講的深入淺出,恐怕也就只是這個水準。

第一次,柳蓉對一個古代女人豎然起敬。同時也聽得更加認真,只有多了解這個世界的東西,才能更好的生活下去,至於庶女嫡女身份什麼的,她從來都不覺得有什麼重要,若是一個現代人被這種身份局限了,那才叫可笑。

就當柳蓉聽到興頭上,覺得常姑姑實在是個人物,在這樣的古代宅院,竟也能想到這樣的方式,開闊姑娘的眼界,為此佩服得五體投地之時,屋子的門卻是被再次打開。

冬兒領著一個小丫鬟快步進屋子,見所有人都看向自己,不禁有些局促不安,卻還是快速焦急的開口:「三小姐,左大人……不對,大夫人喚你去見她。」

柳蓉皺眉,對著常姑姑恭敬的行了行禮,才離開,屋中靜坐的二姐兒見柳蓉如此說走就走,卻是愈加看柳蓉不順眼。柳璇卻彷彿完全沒有注意到變化一般,眼觀鼻鼻觀心的靜靜的站著。

唯獨六姐兒面帶疑惑,見柳蓉快要到門口,忍不住開口:「三姐一會還要回來嗎?」

柳蓉腳步一頓,看了一眼冬兒,便見冬兒面色略白,目光焦急無比。

「可能不回來了,六姐兒要認真聽,等我回來講給我聽。」柳蓉說著,便隨著冬兒和那個報信的小丫鬟快步離開屋子。

直到屋門關下,才低聲詢問冬兒:「究竟出什麼事情了?」

「應天府府尹左大人派了官差來,說二奶奶的案子有變化,要立刻官差立刻帶你去應天府。」冬兒說到最後儘是哭音,好不容易過上順當的日子,怎麼這些當官的,就不叫小姐清閑呢,明明和小姐無關的事情……

柳蓉面色一緊,應天府找來,難道那個讓她治療的患者出事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